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十章 春山含情,谁是饵(书号:13584

第二十章 春山含情,谁是饵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春天的山林,总是美。

    山也美,再嶙峋的悬崖被肥厚的青苔覆盖,都带上一点小妖娆。

    树也美,再凶残的嗜血妖树披挂上新片,看上去都摇曳生姿。

    更美的是谁,山崖上垂下来的瀑布,山脚下流过的溪流,汇聚而成的小河,顺着山势呼啸而过宽达数丈却不过半尺深的湍流。

    所有的水都干净得让人不忍触摸,清澈纯洁和水晶一般无二,在阳光下荡起无数点粼光。

    人雅客舍不得破坏如此柔美自然的水景,只有逃命的野兽才会狠狠砸进去,张开嘴疯狂的灌上几口。

    带着沉闷破风声,吓跑了几头蹲在小溪边啃噬嫩草的野兔,阴飞熊真个犹如被捅了屁股的野熊,腾空跃起十几丈高,斜跨二十几丈距离,歪歪扭扭的撞在了小溪荡起的水湾边。

    两尺宽的小溪走累了,在这里稍微歇歇脚,就屯下了方圆丈许的小水湾。

    水不深,一尺左右,清可见底。水有白沙,有水草,有半透明的鱼虾游动。水草嫩绿,鱼虾还活着,所以水没有毒。至少在四绝岭,没有那种只毒杀人,不毒杀鱼虾的毒。

    鱼虾活性很高,几条一寸长的小鱼甚至还跃出水面一尺左右嬉戏玩耍,所以,水也无类似软骨藤的枝、麻人草的草汁之类的祸害玩意。

    看到小水湾的第一眼,阴飞熊就根据阴家宗学传授的知识,判断出了这一湾清水可以饮用。

    仓皇的向四周张望了一眼,一头埋在水,深深的吸了一口。

    十五钧**力量,比普通成年男丁强壮十五倍,一口下去,小水湾顿时浅了一寸。清澈清凉、沁人心脾的溪水带着几条鱼虾流进肚,焦灼的口渴当即缓解。

    鱼虾也被强大的肠胃几个蠕动搅得稀烂。阴飞熊满足的抬起头,好似野兽般打了个响鼻。

    解渴时,还能附带吃点小点心,这感觉还真不坏。

    满足的笑容在脸上只持续了一个弹指的时间,阴飞熊四肢同时用力,犹如飞天的大乌龟一般原地腾起。一支箭矢带着刺耳的破空声从他身下划过,几乎贴着他的肚皮射了过去。

    小溪对面一株碗口粗的黑心铁木发出‘咚’的巨响。纯钢狼牙箭洞穿树干,急速旋转的箭矢在树干上破开了拳头大小的透明窟窿。

    冷汗从发际线上不断涌出,阴飞熊怪叫一声,身体刚刚落地就一个翻滚,顺着小溪的方向带起一道恶风狼狈逃窜。一头孤狼刚刚靠近小溪,就被他一脚踏在头顶。踩得骨断筋裂当场暴死。

    两个身穿劲装的渭北阴家青年从山林急速跃出,他们一言不发紧随阴飞熊,手上强弩不时锁定阴飞熊的后心。幸好阴飞熊不断变向变速,借着树木掩护向前逃窜,两个青年才没有继续攻击。

    粗壮的身躯狼狈的在山林穿梭,远比常人高大魁伟的身躯,根本不适合在山林的快速追逃。

    阴飞熊力大无比。他擅长大力开山拳,对于阴家诡异灵动、变幻莫测的阴风步,他并没放在心上。他一直认为,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他就能轻松碾压一切敌人。

    但是在山林挣扎逃命时,浑身大汗淋漓的他才突然觉悟,阴家的祖先是多么的睿智。

    阴风步,阴风步。这是真正保命的东西。当你碰到无法应付的敌人的时候,只有逃命才是最好选择。碾压敌人?那也要你的力量足够碾压对方才行!

    身后两个渭北阴家的青年,虽然没有破开窍穴,但是他们的**力量起码都淬炼到了一百五十钧左右,远胜阴飞熊的十五钧。

    而且他们两人联手合作,阴飞熊更不是他们的对手。

    三人一碰面,阴飞熊就开始了狼狈心酸的逃命过程。到今天已经是第三天。

    三天,他好几次险死还生,如果不是运道好,他早被对方斩杀或者射死。

    “春狩大祭。该死,我阴飞熊有大好前途,我为何来这里?”

    无穷无尽的懊悔在心头翻滚,阴飞熊一头撞在一株大树上,他顾不得疼痛,甩甩昏沉沉的脑袋,继续向前疯狂逃窜。山林有无数坚韧的毒草,边缘毛毛拉拉尽是毒刺。

    锋利的毒草撕开他暴露在外的肌肤,毒汁不断渗入他的身体。

    这些毒草不至于致命,但是被划破的地方不断红肿、剧痛,或者发麻发痒。好像有一万只蚂蚁钻进血管里乱抓乱咬,阴飞熊很想死。

    他更恨死了宗学的师范们,他们说什么参加春狩大祭,好好教训渭北的那群叛逆,只要有所收获,家族就会不惜重奖。金银钱财,店铺宅院,灵丹妙药,甚至是美丽娇娃,只要你要,家族就给。

    阴飞熊看上了族一少女,已经到了梦寐以求、辗转反侧的程度。

    他自认他是阴家宗学这个年龄段唯一的天才,他是最强的一个。

    上次被阴雪歌击溃,他认为那只是自己粗忽大意,被人暗算了。

    所以他自动请缨,要求参加春狩大祭。

    宗学的师范也确实对他优渥有加,专门为他从家族求来几颗灵药,治好了他被阴雪歌打出的伤势,甚至还让他的**力量有了突破,短短几天内,他的力量就到了十五钧。

    心酸的泪花在眼眶酝酿,阴飞熊倾听着后方又快又稳丝毫不乱的脚步声,吓得快要痛哭失声。

    渭北阴家的那些家伙,居然这么变态?

    两个一百五十钧**力量的人联手,欺压他这个十五钧的可怜虫。

    按捺不住心头的恐惧,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阴飞熊突然尖叫起来。

    好似深夜巷,被几条粗野的大汉逼到墙角的柔弱少女,阴飞熊放声尖叫。

    “救命,救命,救救我!”

    “我是渭南阴家,阴飞熊,哪位世交好友。哪位本家兄弟,救命啊!”

    渭北阴家两个青年听到阴飞熊大声呼救,他们当即放慢了脚步,相互对视一笑。

    “渭南之人,都如此愚蠢?早就该求救了。”

    “看这厮的模样,就不是什么聪明人。亏我们追杀了他三天。”

    “三天没杀死他,他早就应该明白。我们是在用他做饵,他早就该呼救了。”

    “现在也来得及。只要渭南有人敢救,我们就敢杀。”

    两人笑得无比快慰,渭北阴家和渭北郡诸多世家有约,若是渭北阴家弟这次春狩大祭得利,最终取胜。渭北郡众世家所得利益,渭北阴家将抽取一成为利。

    一成利益,几乎能再建个渭北阴家。如此厚利,渭北阴家诸弟,如何能不拼命杀人?

    阴飞熊跌跌撞撞在前狂奔,一路大呼小叫,惊动满山禽兽。

    禽兽奔走。林木摇曳,偶有几头不开眼的野兽冲到身后两个渭北阴家弟面前,还没来得及亮出爪牙,就被两人一刀斩杀。

    滚烫兽血发出刺鼻腥味,混杂凛冽煞气随风飘出。

    满山禽兽依旧胡奔乱走,血腥味、煞气只是惊动了满山禽兽,却吓得阴飞熊尿了裤。

    两条裤腿**的,阴飞熊瞪大茫然无神的双眸。犹如疯魔一般向前狂奔。他已经跑得精疲力尽,到了油尽灯枯的程度,他眼前甚至有幻象出现,被斩杀的野兽发出的血腥味,却被他当做了自己身上流出的鲜血味道。

    “救命,救命啊,你们这群见死不救的杂种!”

    阴飞熊五脏腑都在翻滚。他一头撞在一株数人合抱的老树身上,头昏目眩的他张口就大口呕吐。嗓眼里一阵甜气冲出,他一边呕吐,一边吐出大口鲜血。

    连续逃命三天三夜。就算他**力量再强,面对比他强大许多的敌人,他的**已经到了极限。

    头昏目眩,踉跄着向前有气无力的挣扎,平日里在宗学骄横不可一世的他,此刻却好似野鸡崽面对老鹰的扑击一般无助。

    “救命啊,谁能救我?”

    阴飞熊只恨自己不是女人,现在他若是能得救,他绝对愿意以身相许!

    斜刺里传来草木破浪声,有人分开草木急速靠近。昏昏沉沉的阴飞熊回头看去,惊喜的发现平日里和自己最熟惯的阴飞鹰正快步本来。

    “飞鹰!”

    阴飞熊欢声大吼。

    “熊哥?你怎么回事?你大叫救命,碰到谁了?”

    很显然三天,阴飞鹰并没吃到什么苦头。四绝岭如此巨大的面积,极少有人正面碰上,开始血腥厮杀。虽然所有人都有法符随身,但是好些人经验不够,他们并没有注意手腕上那法符的异变。

    阴飞鹰完全没注意到,除开阴飞熊,就在他们身后大半里的地方,还有两个要命的凶神。

    “!”

    一声大吼从后方传来,尺半长的柳飞刀带着刺耳啸声宛如雷霆袭来。

    一百五十钧的恐怖力量在山林发挥了应有的威力,特制合金铸造的柳飞刀重一钧半,上面铭刻了一条粗暴的、宛如握紧的拳头一般的法纹。

    飞刀急速旋转,粗暴撞碎七颗大树的树干,呼啸着逼近阴飞鹰的身体。

    阴飞熊身形枯瘦灵巧,阴风步虽然不如阴飞飞,在宗学也足以排入前十。

    飞刀近身,他本能的一个腾挪,身形轻飘飘向后弹射。

    但是飞刀如雷霆,瞬息百十丈,阴飞鹰反应极快,但是依旧不够快。

    凄厉的惨嗥声传遍方圆十几里的山林,吓得无数鸟兽越发疯狂奔走。

    大片血水喷出,阴飞鹰左臂齐肩被飞刀砍断,断裂处骨肉经络碎裂如粉,飞刀上蕴藏的一百五十钧巨力,将他的半个胸膛都震碎了。

    “熊哥,救命!”

    阴飞鹰一把抓住阴飞熊的手臂,嘶声尖叫。

    “救命啊!”

    阴飞熊吓得再一次裤裆浇湿,他带着两条腥臭的大腿,一脚踹飞了阴飞鹰,继续向前逃窜。

    同族之谊,兄弟感情?

    去你娘的!

    真有兄弟感情这种东西,阴飞熊、阴飞鹰会为了苗天杰的一旦银铜钱,去故意孤立甚至是围攻阴雪歌?兄弟之情这种东西。在这世上或许有,但是总要看谁跟谁。

    起码这一头熊,一头鹰,于他们而言,兄弟感情就是一个屁。

    “阴飞熊,你这个狗娘养的!”

    阴飞鹰踉跄倒地,他绝望的看向了身后那株十人合抱粗的万年古木。这是一株斑纹铁骅骝树。是四绝岭最坚硬的木头,万年铁骅骝,比世俗凡人常用的钢铁还要坚硬百倍。

    但是那飞刀,斩碎了他半边身体的飞刀,却深深没入了这株万年古树,起码没入了一丈深。

    “狗日的阴飞熊。你招惹了谁!”

    阴飞鹰破口大骂,将阴飞熊的亲爹和父母骂得狗血淋头。他也只能咒骂阴飞熊的爹娘,而不敢涉及到他的祖父、曾祖,因为他们同一个祖父,咒骂阴飞熊的祖父就是侮辱自家先人,他会被《族律》严惩。

    两条黑影一闪而过,一名渭北阴家的弟掠过阴飞鹰。反手一刀刺进他的心口。

    凄厉的惨嚎声直冲云霄,然后戛然而止。

    渭北阴家两个弟得意的‘嗤嗤’冷笑。

    “就是这样,多带点不知道死活的人过来,就是这样。”

    “初期,是最容易猎杀的时刻,这些家伙,还没学会如何在这山林活命。”

    “可惜阴风波、阴风浪兄弟,他们也是好手。虽然不如我们,怎么就死了?”

    “那个叫阴雪歌的家伙,一定要死在我们手上。”

    “家主有令,杀阴雪歌者,得三粒辟穴丹。”

    渭北阴家的少年一闪而过,山林只剩下死不瞑目的阴飞鹰,他瞪大双眼。茫然看着头顶的枝。

    阴飞熊为何不救他?

    他可是听到了阴飞熊的求救声,才来救援的。

    最后的一点灵光熄灭,阴飞鹰彻底沦入黑暗。

    阴飞熊依旧踉跄着向前奔跑,他狼狈的逃窜着。突兀的前方一亮,他居然窜出了山林。

    这是两山之间,一条河谷,宽有三丈的小河‘哗哗’流过,河谷宽有数十丈,河道两侧尽是鹅卵石。

    两名身穿渭南阴家黑色劲装的青年坐在河边大石上,一个在上游,一个在下游,相距有二十几丈。

    阴飞熊鬼哭狼嚎逃出山林,这两个青年冷漠的抬起眼皮瞥了一眼,不屑的摇了摇头。

    “跑啊,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

    “你,真的想死么?”

    两个渭北阴家的青年一左一右的从山林追出,他们看着阴飞熊放声大笑。

    刚刚笑了两声,他们猛不丁的见到了河边大石上坐着的两个渭南阴家青年。

    两人的脸色惨变,他们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可怕的空气鸣爆声犹如雷霆,空气剧烈震荡,将阴飞熊掀飞起有二十几丈高。

    一柄龙头大刀,一柄鬼头重剑,两件起码重达三钧的兵器原本插在两个渭南阴家青年的面前,插在柔软的河道泥土。他们的身形纹丝不动,两柄兵器突然腾空飞射,带起刺耳的啸声破空百步,凌空斩杀两位渭北阴家弟。

    最少重一鼎的法器凶兵,起码开辟五十窍穴的元气修为,以气御刀,杀敌百步,这是炼气士才有的力量。

    从高空坠落,昏昏沉沉摔在河道边,阴飞熊狼狈挣扎而起,呆滞的看着两个族人。

    两人目光如刀,不屑的看着他。

    阴飞熊双膝一软,下意识的跪在地上,向着两人磕头如蒜。

    “兄弟阴飞熊,多谢两位兄长相救。”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叹息摇头。

    “兄长?不敢,我也才十岁零个月,或许你比我更大一点。”

    其一位娃娃脸青年冷笑了一声,手指一勾,沉重的鬼头剑呼啸飞回。

    一把握住剑柄,青年冷声呵斥起来。

    “阴飞熊?你简直丢尽了本家面目,你还有脸见人么?”

    “区区两个淬体大成的蝼蚁,和你同为蝼蚁,你居然不敢应战?”

    “你在山林大吼大叫,哭喊求饶,已经丢光了本家脸面。”

    另外一名冷肃如剑的青年轻轻咳嗽,同样将龙头大刀召回。

    “罢了,这厮如此胆小,也有用处。”

    “你今后就跟着我们,专门引诱其他各家弟上当。”

    “你故意撩拨他们,让他们来追杀你。然后,我们护着你。”

    “你只管放心去做,你这熊样,他们不会怀疑。当他们追杀你的时候,我们正好将他们斩杀。”

    两位不知名的阴家青年笑得很和气。

    阴飞熊只觉心头一股凉气腾了起来。

    做诱饵?

    他听懂了两位同族兄弟话里的意思,但是作诱饵是这么好做的么?

    刚才那两个渭北阴家的青年,如果不是故意放纵他做诱饵,他早就被人杀了。

    做诱饵,就要有随时被人吃下的觉悟。

    “我,我不想死!”

    阴飞熊哆哆嗦嗦的看着两个同族兄弟,说出了自己的心底话。

    “啊呀,谁想死呢?”

    娃娃脸青年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他一跃而起,腾空横跨百步,一脚踹在了阴飞熊的脸上。

    阴飞熊眼前一黑,面门好似被重锤轰击,满口大牙同时喷出。

    “但是你不听我们的,现在就要死啊!”

    娃娃脸青年放声狂笑,他掐住阴飞熊的脖,将他一把按进了河水。

    他歇斯底里的放声咆哮。

    “现在死!”

    “或者做诱饵,死!”

    阴飞熊痛苦挣扎,他嘶声尖叫,犹如被强暴的少女般哭泣求饶。

    “诱饵,我做,诱饵!”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