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十二章 祖产(书号:13584

第十二章 祖产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强弓,主体微黑,弓弦银亮。

    魔牛角为弓身,大蟒筋缠绕而成。强弓自重十二钧,这个世界平民健康男平均有一钧之力,单纯这张弓,就要十二人才能合力抬起。

    如今这弓,就在阴幽手上。

    他上下把玩抚弄弓身,沉重长弓犹如柳絮,在他手上荡起一抹残影。

    抚弄了一阵,阴幽掏出一张淡黄色灵符往弓身一贴,然后轻喝了一声咒语。

    灵符燃烧起来,一抹幽光从灵符灰烬扩散开,迅速覆盖了弓身表面。弓身内就有一道极淡的光芒荡漾出来,淡红色的寒光,隐约可见条刚健有力的雷霆状符。

    “哼,下了不少本钱。”

    “这张牛角蟒筋雷鸣弓,居然铭刻了条法纹,比官府烈风弩还要强出许多。”

    “弓身牛角核心,是一截三万年寒潭阴沉檀香木芯。这张弓现在的威力,仅仅是他最强威能的一成不到。只要不断在阴沉檀香木芯上绘刻新的法,这张弓的威力还会继续增强。”

    “渭北阴家,这次下了好大的本钱,下了好大的心思。”

    阴幽轻声感慨,他的正对面,跪坐着阴雪歌。

    这里位于阴家宗学最深处,四周林木森森,万杆青竹,竹木参天,春阳只能勉强投射进来几条光线,衬托得这一方小小空间幽深至极。

    林木环绕,是一眼池塘,大概有三五丈见方。池塘四周用青苔斑驳的石块砌边,池塘内飘荡着极多细小浮萍,数十条七彩锦鲤在水往来游荡。偶尔跃出水面,溅起几点水光。

    这些锦鲤都是蛮荒异种,据说都有蛟龙血脉,养在宗学池塘也不知道多少年了。

    其最大的一条锦鲤头顶,已经有两条小小的鹿角生出。如果不是渭南古城有专门克制山精水怪、幽灵鬼魅的法阵。这条锦鲤若是在野外,不定早已化龙而去。

    这池塘就是化龙池,将他修在宗学最深处,就是取一个好兆头。

    挖掘这片池塘的阴家先祖,自然是希望阴家的弟们在宗学能潜修苦行,未来化龙飞升。将阴家带到一个崭新的高度,脱离渭水南郡这一方小小的池塘。

    只不过很不幸的是,千年来第一个跳出渭南郡的阴家弟,就是被视为叛徒的,渭北阴家的老祖。

    池塘边有一座凉亭,造型古朴厚重。用黑色檀木板拼成的地板擦拭得纤尘不染。

    阴雪歌就跪坐在凉亭,对面不到三尺远,隔着一张小方案,就是家主阴幽。

    身材颀长,气质潇洒飘逸,眉目带着几分阴气的阴幽一直在把玩这张牛角蟒筋雷鸣弓。阴雪歌击杀了阴风浪,这张有着极大进化潜力的强弓。自然就成了他的战利品。

    阴雪歌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阴幽,看着他手上轻盈舞动的雷鸣弓。

    如此一刻钟后,阴幽突然将弓放下,然后指了指阴雪歌面前的茶盏。

    “喝茶。这是你父亲最喜欢的,火蕊红莲。”

    “这茶,气质阳刚,蕴藏元气炽热难当,和阴家《阴风诀》不合,所以我极不喜欢。”

    端起面前橙红色的茶水。阴雪歌抿了一口。

    一如阴幽所言,火蕊红莲产自地窟火眼附近,茶阳刚醇厚,蕴藏元气炽热异常,一口茶水入腹。就好似在三伏天躺在太阳下喝热汤,浑身当即汗流浃背。

    额头上一滴滴热汗流下,顺着下巴滴落在光洁的黑檀木地板上。

    阴雪歌放下茶盏,看着蓄了一部飘逸美须的阴幽轻轻一笑。

    “我父亲喜欢的,我自然是喜欢的。我是他儿!”

    阴幽没想到他会从阴雪歌这里得到这样的答案,他端着茶盏,怔怔的看了阴雪歌好一阵,这才慢慢的,好似喝汤药一般,好容易才将一碗茶水喝了下去。

    放下茶盏,用手帕摸了摸额头上莫须有的汗珠,阴幽歉然一笑。

    对着阴雪歌这个后生晚辈,阴幽很‘歉然’的笑了笑。

    “可是我是家主,我不能凭借自己的爱好来做事。”

    “我要协调整个家族的利害关系。修炼《阴风诀》的族人,都喜欢喝云雾雪心,所以我一直喜欢云雾雪心。哪怕我已经喝了两百七十八年云雾雪心,闻到他的味道就想吐,我还是得喝。”

    “因为我是家主。我,不能**特性。”

    将手上洁白的丝帕放在方案上,阴幽有点惆怅的看着阴雪歌。

    “往日里,你虽然天赋惊人,但是除开修炼天赋,你在其他方面资质平平。”

    “待人处事,言谈心性,都只是寻常。我阴家,不缺修炼上的天才,反而是天才太多,有时候家族资源都不够让这些天才无忧无虑的修炼下去,所以……”

    阴雪歌看着阴幽,很是理解的点了点头。

    “所以,家主想要将我家这一碗火蕊红莲,换成云雾雪心。”

    “我就算修炼的天赋再好,阴家也不缺我这么一个天赋好的弟。虽然我在七个月前就修炼到了八十钧之力,按照我的进度,我现在就应该突破一鼎之力。”

    “但是因为我在其他方面表现平平,所以,家族多我一个少我一个,无所谓。”

    拎起茶壶,给阴雪歌和自己都满上了茶水,阴幽将雷鸣弓放在了阴雪歌手边。

    他的眸里一阵光芒闪烁,然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太守答应,如果我能帮他,逼你无法恩袭你父亲留下的官职,就助我阴家,拿下绿波湾。”

    脑里无数信息闪过,阴雪歌想到了绿波湾是什么地方。

    那是距离渭南古城五百里,归属渭南郡治理的一处河湾。那里是渭水十几条小支流汇聚之地,绿水缠绕,波峦起伏,故名绿波湾。

    那附近有十几座大小山头,都是成熟富饶的药山药田。每年从出产大量药草和蕴藏浓烈天地元气的粮食瓜果。若是单纯贩卖药草和粮食瓜果,就能带来将近两万两黄金的收益。

    如果将那些药草炼制成固元丹、风露丹等丹药,则这些药草的价值会飙升二十倍,为阴家带来每年数十万两黄金的纯利润。

    数十万两黄金,现在阴家每年的总收益只是其一个零头,不过区区三五万两黄金而已。

    当然阴家没有自家的炼丹师。同时也没有官方的炼丹许可,只能采摘药材贩卖材料,可是每年两万两黄金的收入,也足以让阴家的实力增加一倍以上。

    “绿波湾,我记得那是,本郡赫伯家的产业。”

    抚摸着精巧的茶盏薄如纸的口沿。阴雪歌皱起了眉头。

    赫伯家在渭南郡的实力,仅仅比阴家弱了一筹,但是赫伯家在渭南郡的历史,却还在阴家之前一点。绿波湾是赫伯家现在最大的财富来源,他们怎可能放手?

    “太守承诺,你恩袭的官职,只是一个添头。”

    “本家和太守合作。铲除赫伯家,绿波湾将由阴家出面打理,每年利润,太守成,阴家四成。”

    抬起眼来看着阴雪歌,阴幽曼声微笑。

    “不要觉得四成很少,太守承诺为我们介绍三位炼丹师,给我们办法丹药贩卖的许可。由此一来,我阴家从绿波湾得到的利润,就会数十倍的增加。”

    阴雪歌明白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苗天杰一次一次的暗算自己,阴家却始终无动于衷。

    他更加明白了,为什么阴家的所有族人,都会这么轻松被阴幽说服,除开阴飞飞。没有一个族人站在自己身边。

    绿波湾的所有出产,三个炼丹师,贩卖丹药的许可证,这一套组合拳,可以将阴家所有人,从潜修的长老到各地的执事们都砸得昏头转向,砸得他们俯首顺从。

    “好大手笔,真正好大手笔。”

    阴雪歌只能由衷的感慨,这位太守大人果然是敛财有术。

    “你还年轻,好些事情,没有对你说。”

    阴幽无奈的叹息着。

    “赫伯家一支精锐人马偷偷潜入西疆,妄图开辟一方新的基业,结果全军覆没。”

    “这支人马,就包括了赫伯家七位呵气成风的长老,甚至据说,赫伯家一位太上,堪堪要吐气如雷的老祖,也在无穷无尽蛮兽围攻下殒命。”

    冷冷一笑,阴幽幸灾乐祸的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所以,这是灭掉赫伯家最好的机会。太守府和我阴家联手,赫伯家何足道哉?”

    双眸寒光闪烁,阴幽凝视着阴雪歌,语气变得无比沉肃。

    “家族大计当前,你一个不是很出色的年轻弟,就算牺牲你,也不算什么。”

    阴雪歌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他抚摸着茶盏光滑的表面,缓缓的点了点头。

    “家主说得对,虽然不甘心,我必须承认这是正确的选择。”

    阴家的族人在渭南郡,自然还有族人出任了其他的官职。但是只有阴雪歌还没拿捏到手的巡街法尉的官衔,才是最好下手的。他父母双亡,嫡亲的祖父、曾祖父也都故去,至于他曾祖父的父亲虽然还活着,但是那位老爷势必不会为阴雪歌说话。

    对于那位老爷来说,掌心掌背都是肉,他能帮谁呢?

    装聋作哑,这是阴雪歌高祖老爷最好的、唯一的选择。

    “你也知道,你在族名望不好。”

    阴幽很不客气的指着阴雪歌的两条浓眉。

    “浓眉如刀,你曾祖父先是冲穴走火,爆体而亡。”

    “你祖父在两年后,野外历练,被无名妖兽斩杀。”

    “你父亲,你父亲更是凄惨,居然误流箭而死。”

    “所以你要明白,之所以你这几个月如此倒霉,之所以谋夺的是你的恩袭官职,之所以想要逼你将恩袭官职主动交出来,因为你那时候最软弱可欺。”

    如此袒露的、血淋淋的话语。世家的无情,豪族的冷血,门阀的利益至上,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世家,豪族。门阀,这都是用利益和血脉联系起来的怪物。

    很多人生于斯,长于斯,他们依仗这个怪物攫取利益,他们"yun xi"这个怪物的血肉,同时被这怪物吸取血肉。到了最后。绝大部分的世家、豪族、门阀的弟,都再也离不开这个怪兽。

    阴幽向阴雪歌解释这些,不是因为他多喜欢阴雪歌,而是他发现阴雪歌有了更大的价值。

    演武场击溃阴飞熊,这是一桩。

    雨夜击杀三个蟊贼,这是一桩。

    结交了法相司马相。这是一桩。

    实力悍然突破一鼎,这是一桩。

    胆敢在演武场杀人,这是最后一桩。

    这短短几天阴雪歌表现出的手段、胆气和敢于杀人的煞气,这都让阴幽无比的欣赏。

    阴雪歌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可以牺牲的渺小族人,而是一个值得大力栽培的的精英族人。

    尤其听说律府法相司马相对阴雪歌赏识有加,甚至为了他的事情亲自出面和林惊风交涉后,阴幽就知道。这个小小的阴雪歌,是必须要大力笼络的了。

    阴雪歌在演武场上杀人,连杀渭北阴家两大精英,阴幽都亲眼目睹。

    有杀人的能力,阴家不缺有实力杀人的族人。

    但是敢在众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悍然对人出手,出死手。

    这种勇悍的族人,是任何一个豪族、门阀的财富。这个世界不是说你有了多少金钱就能站在上位,你有多大的拳头,才决定了你这个家族在整个天下的地位。

    如果你这个家族有一个天下第一高手。那么你这个家族,就是天下第一家族。

    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欣赏的看着阴雪歌,阴幽身体微微前倾,向他轻声询问。

    “以前种种。既往不咎如何?”

    “那些在宗学冒犯你的小辈,老夫会让他们好生明白友爱兄弟的意义何在。”

    阴雪歌沉默了一阵,他轻轻的拍了拍袖,很无所谓的笑了起来。

    “他们,罢了,我都忘得差不多了。”

    这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当那一闷棍砸在他的后脑勺上后,阴飞熊他们是如何孤立、为难、围攻他的事情,他真的没怎么记在心上,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但是听在阴幽的耳朵里,这就是识大体、知进退、知道做人的表现。

    他欣然看着阴雪歌,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他从袖里掏出了一块令牌,轻轻的放在小方案上,慢慢的推到了阴雪歌的面前。

    “有了一鼎之力,去武阁领取一应所需吧。”

    “先把《阴风诀》记在心,然后等**淬炼得再强悍一点了,再来修炼。”

    “我认为,除开《阴风诀》,你当挑选一门辅修的体术。《鬼王白骨身》就很不错,骨骼强壮了,骨髓自然强横,新生骨血就蕴藏更大力量,骨血滋养肉身,肉身也就逐渐强悍了。”

    手指轻轻的在令牌上敲了敲,阴幽若有所指的看着阴雪歌笑了。

    “记住,只有这块令牌,才能让你同时得到《阴风诀》和《鬼王白骨身》。”

    “其他弟,没有为家族历下五大功,是不可能得到第二门功法的。”

    “这是,老夫对你的一点点补偿,以及一点点的奖励。”

    深深的看了阴幽一眼,阴雪歌抓过令牌,放进了袖里。

    然后他抓起雷鸣弓,缓缓直起身体,向阴幽欠身行了一礼。

    阴幽跪坐在地上,微微低头向阴雪歌致意,然后他突然补充了一句。

    “你曾祖父这一支,留下的那一座药山,这几年都有族人打理着。”

    “那些灵药,都还好好的长在药田里,还没有收割。”

    “倒是一些瓜果、粮食之类,已经收割贩卖了。一百亩田地所产,每年得银一万千两。这三年来,一共是四万八千两白银,我做主让他们兑成五百两黄金,你稍后去账房一并领了。”

    阴雪歌微微一怔,自家父亲、祖父、曾祖父留下来的那一座山地,除开药田外,开辟的元气田合计一百亩。百亩田地所产,每年能得银一万千两,看来这几年出产都还不错。

    显然阴家代管自家祖产的那些族人,他们将田地照料得很是不坏。

    这也是应有的道理,那些人怕是已经将那一份祖产当做了他们自家的财富,哪里有不精心侍候的?

    怕是某些人这几年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了那一百亩元气田上,这可比自己粗枝大的父亲、祖父、曾祖父三人还在的时候,那百亩田地每年得到的收益高出了两三倍去了。

    想到某些人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模样,阴雪歌毕竟是少年心性,他‘哈哈’一笑,向阴幽鞠躬行了一礼。

    “还请家主,替我多谢着几年为我家代管药山之人。就说,以后有空了,做侄儿的请他们喝酒。”

    大笑了几声,阴雪歌背起雷鸣弓就朝外走去。

    走出了几步,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也不回头,低沉有力的在那里询问。

    “这次春狩大祭,可有什么章法?”

    阴幽眉头一挑,他露出了一丝‘早就在预料’的得意笑容,满意的点了点头。

    “奖赏极高,奖励极重。”

    “渭北阴家,拿出了两座精心耕耘侍弄了五百年的药山,作为春狩优胜者的悬赏。”

    阴雪歌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修炼一道,财侣法地,有钱才能进步如飞。

    “这两座渭北药山,以后就是我这一支的,祖产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