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八章 雷霆如火,狠辣(书号:13584

第八章 雷霆如火,狠辣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渭水之南,太守府。

    春雨呼啸,一改前些日的温柔缠绵,犹如发狂的野牛一般践踏着太守府的花苑。

    盛开的百花失去了颜色,残红遍地,落英缤纷,悬挂在游廊下的鸟笼,几只五颜色的巧舌灵鸟惊恐的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游廊尽头,精舍之,大片明净珠光如水。

    生得一模一样俏丽无方,面孔就是一个模里印出来,衣饰打扮都是一般无二的四胞胎小丫鬟身穿青罗长裙,悄无声息的站在屏风后面。她们双手垂在身边,静静等待主人的召唤。

    精舍清香馥郁,这是来自东海深处无忧岛的极品龙脑香,十斤黄金才能换来一两香沫儿。整个渭南古城,偌大渭南郡,舍得日常使用这等极品熏香的,也只有风流雅致的太守林惊风。

    香烟从窗棱下,一个小小的香案上,一口五彩合金铸造的灵蟾望月香炉口冉冉喷出。

    屋正的屋檐下,一条丝罗带挂着一个透明的皮囊,里面是整整一升南海夜明珠。不是寻常的珠蚌明珠,而是传说的万年老龟肋甲剖出的龟龙珠。

    作为一个合格的风流雅士,林惊风是见不得烟火气的——除了极品龙脑香,什么蜡烛、灯盏在他这里都不用。故而他只用珠光照明,到了夜里,他附近的所有房间,都只能被夜明珠照亮。

    穿着一条粉青色长裙,胸口袒露着大片白花花细腻柔滑皮肉,慵懒的搂着一只斑纹豹猫,斜斜躺在清心玉竹贵妃椅上的苗渺渺轻轻的叹着气。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趴在地上挣扎的苗天杰。

    犹如粉牡丹一样高贵艳丽的脸上,没有半点儿怜惜。

    苗渺渺看苗天杰的模样,就好像主人看怀的宠物一般,根本不像是一个姐姐在看自己的弟弟。

    往日里风流俊雅,举止从容。从来不带丝毫火气的林惊风绷紧面孔,面皮气得铁青,犹如地狱里闯出来的恶鬼一般,用足了力气狠狠的一脚一脚踢打苗天杰的软肋。

    苗天杰的身体剧烈哆嗦,林惊风穿着一双鳄龙皮的靴,头部镶嵌着两块儿闪闪发亮的蓝宝石。这宝石可比人骨头坚硬许多。每一脚踢在他软肋上,都踢得他肋骨‘咔咔’作响不断碎裂。

    胸前肋骨被一根一根慢慢的踢断,然后断开的肋骨被缓慢的一脚一脚踢得碎裂。这等酷刑,让苗天杰如何受得?但是提打他的人,是太守林惊风,他的姐夫。他忍不住,也得忍。

    “够蠢,真够蠢。”

    苗渺渺一点都不心痛的向苗天杰望了一眼,叹了一声。

    “既然要谋人家的恩袭,暗地里下手就是。你还每天耀武扬威的在人家面前挑衅,唯恐不知道是你在谋取一个为国朝牺牲的法尉恩袭的官职?”

    “就算有夫君为你撑腰,这事情一旦传出去。夫君也扛不住律府的追究。”

    “向人挑衅也就罢了,居然还和人赌斗;就算赌斗吧,你能赢么?赢呀!”

    轻轻抚摸着怀肥胖的豹猫,苗渺渺无奈的摇头"shen yin"了一声。

    “输了!”

    “输了!你居然输给了一个父母双亡,就连本家家主都已经为了利益兑换而放弃他的孤儿。”

    “二十两黄金,你居然就这么输给了他!”

    林惊风一脚踩在苗天杰后颈上,用力的向下碾压他的颈骨。苗天杰的颈骨发出不堪重负的‘咔咔’声,眼看就要被林惊风踩死当场。

    看到这等场景,苗渺渺也紧张的闭上了嘴,不敢再说一个字。毕竟苗天杰。是她弟弟。

    感受到苗天杰的脖随时可能断裂时,林惊风这才阴沉着脸,低声咆哮起来。

    “不是黄金的事情,二十两黄金对那些草民而言算是巨款,却真正算得什么?”

    “这个蠢货。输了二十两黄金,居然想要找人将金抢回来!居然夜闯民宅!”

    收回脚,右腿快若闪电般一弹,被打得快变成死人的苗天杰就飞出了敞开的精舍大门,飞进了花苑,摔倒在一株芍药花下,被狂风暴雨弄得浑身湿透。

    “法丞司马相已经被惊动。这事情,必须彻底抹平。”

    林惊风阴沉着脸,狠狠的向苗渺渺瞪了一眼。

    “三年来,渭南古城,渭南郡,物价略微涨得高了些,司马相已经在暗查证。”

    “若是被他找到了些许把柄,我这太守之位保不住,甚至还要被送回侯府圈禁。”

    “我完蛋了,你们还有好日过?你们还能锦衣玉食,还能高屋华宅的享受么?”

    愤愤然一甩袖,林惊风狠狠的指了指苗渺渺,他想要说点什么,但是看到苗渺渺潸然泪下的可怜模样,却又将到了嘴边的凶狠话给缩了回去。

    沉默了半晌,林惊风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

    “渺渺,你这弟弟,多熬炼些年数,再想办法为他谋取官职吧。”

    “就他现在这狗才模样,给了他好处,他也只会招灾惹祸找死。”

    走到苗渺渺身边,拎起豹猫顶瓜皮,随手将肥胖的豹猫丢去了精舍角落,林惊风的手已经顺着苗渺渺胸前白嫩细腻的丰盈抓了进去。双手犹如灵蛇一般,灵巧的将那一对弹力惊人的丰盈扭成了各种模样,在苗渺渺迷离的眸光,林惊风阴恻恻的笑了。

    “好几个月心思白费,这小,有点运数。”

    “想要恩袭?好,我让你恩袭,你就来罢!”

    轻轻的哼了一声,林惊风转过头,向屏风后的四位少女低声呵斥了几句。

    四位少女身上青罗长裙突然滑落,露出了她们矫健有力的纤长身躯。她们转过身,从背后壁橱,取出了漆黑如墨。比蝉翼还要薄上数倍,弹性惊人的紧身衣衫,飞速的穿在了身上。

    这紧身衣将她们全身裹得密不透风,就连双眼的部位都蒙上了一层棱形的黑色水晶。

    她们化身为黑夜的幽灵,轻巧的窜出了精舍。一阵狂风暴雨扑面而来。她们的身体诡异的化为半透明的水色,轻巧融入了风雨之。

    初始还能看到几条半透明的朦胧身影在雨水快速前行,地上还能看到几个浅浅的足形水印。但是几个呼吸后,这些影就彻底消失,完全和疾风骤雨融为一体。

    阴雪歌家宅正堂上,司马相肃然端坐在堂上。

    他手持阴雪歌击杀蟊贼的烈风弩。轻轻的抚摸着上面被鲜血染红的三条箭矢状法印痕迹。

    “果然是,父亲英雄,儿好汉。”

    把玩了一阵,司马相往侍立在一旁的阴雪歌望了一眼。

    “杀人的时候,怕不怕?”

    随行的律府法卫已经勘测清楚,三个蟊贼。只有一人被箭矢击杀当场,其他两人都是被重伤后,由阴雪歌枭首、穿心斩杀当场。

    一个十岁的孩童,没有经历过任何的风雨考验,面对三位雨夜闯入自家的蟊贼,能够提前知晓贼人的动静,并且冷静的拿出兵器一击得。

    不要说阴雪歌。就算是渭南城内的巡街法役们,有多少人是真正碰到过人命的?

    “怕,当然怕。”

    司马相只是好奇的问一句,但是阴雪歌却是很认真的回答。

    “只是,再怕也要杀。我不杀他们,他们就杀我。”

    “我到也就罢了,家里还有一个蠢丫头,舍不得。”

    司马相呆了呆,他倒是没想到阴雪歌会这般说。

    换成其他家的少年郎,有了在他面前表现的机会。哪个不会慷慨云天的吹嘘几句呢?

    敢直言自己很害怕,却不得不拼命,这份坦诚就极其难得了。

    而且,居然还为了一个小丫头拼命?卖身为奴的小丫头,在这个世界。可无甚地位。

    青蓏傻呆呆的站在阴雪歌身后,不时好奇又小心,带着几分敬畏的偷看司马相一眼。

    律府是个很可怕的衙门,法相更是比太守更让人恐怖的存在。曾经有人说,州牧、太守之类的官员,那是‘牧民官’,是‘父母官’;而州郡的法相么,他们是‘屠民官’。

    一个‘屠’字,一切尽在不言。

    青蓏或者去市集买菜,或者去药铺给阴雪歌买各种制作药膳的药草,和左右邻舍的三姑婆也是亲近的老朋友。对于‘屠民官’一词,她是深深记在小脑袋瓜的。

    只是今天见了司马相,这位年大叔可不像市井传说那等可怕就是了。

    “有趣,有趣。”

    司马相笑看了阴雪歌一眼,对于阴雪歌杀贼的勇气,对于他现在应对的从容,他很欣赏。

    至于青蓏么,这个枯瘦如柴,长得和猴一样的小丫头,实话说,他真心没甚兴趣。

    阴雪歌‘舍不得’这小丫头?这也是有趣的事情。以青蓏的姿色,自然是牵扯不到男女私情的份上。也就是说,阴雪歌这娃娃,对这小丫头居然有一份‘血肉亲情’在里面?这就很难得了。

    卖身为奴的下人,主家将他们当做物品看待,凭空打死的事情都有,这都是符合律法的。

    能够如此善待自家下人,这样的一份宅心仁厚,在这世间,不算太珍贵的东西,但是也的确罕见。

    ‘哐当’一声,大堂的正门被推开,一道狂风卷着雨滴就喷了进来。两名浑身湿漉漉的红衣法尉大步闯了进来,将一份厚厚的,用暗红色牛皮袋装着的案卷交给了司马相。

    司马相结果牛皮袋,取出其案卷,一目十行的扫过上面的资料,然后很是不屑的笑了笑。

    抖了抖手上案卷,司马相望着阴雪歌点了点头。

    “这几个月,本官失察了。嘿,这等见不得人的龌龊手段,居然……”

    一句话还没说完,又是两名红衣法尉闯了进来,他们双手抱拳向司马相行了一礼。语气干涩的开口了。

    “大人,三位贼人的来历已经查清,他们都是渭南城水龙门帮众。”

    “我们找去他们家时,他们满门老小,都已经服毒自尽。并且留下了罪书。”

    一名法尉从袖里抽出了三份罪书,恭谨的递到了司马相的手上。

    司马相拿着罪书,也不翻阅,只是手一抖,三份罪书就化为灰烬。

    他笑看着阴雪歌,将手上的灰烬一甩袖。全部丢出了门外。

    “阴雪歌,你说,本官为何不看这三份罪书?”

    阴雪歌故作沉吟,他沉默了好一阵,这才双眼一亮,笑了起来。

    “大人烛照万里。这等睿智,是小民比不上的。”

    “这三份罪书,不看也罢。那三位贼夜闯我家宅,他们家人怎会知晓?”

    “就算他们家人知晓此事,又怎知道他们会失手被杀?又怎会畏罪自尽?”

    “所以,这三份罪书,定然是伪造的。没有任何的用处。”

    司马相的眼睛就好像两颗小灯盏一般亮了起来,他深深的看了阴雪歌一眼,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他指着阴雪歌,向站在一旁的李业、赵佶连连点头。

    “想不到,渭南城,遗珠在此。”

    欣然笑了几声,司马相连连抚掌。

    “可不是这般道理?他们三个淬体有成的贼人联手对付你一少年,怎会失败?”

    “他们不管来做什么,自然能将痕迹遮掩得干干净净,他们家人。怎会自尽?”

    冷笑一声,司马相仰天放声笑了起来。

    “真个是小觑了我。只是,既然他们家人都被灭口了,这事情……”

    大袖一挥,司马相向那些法尉扫了一眼。

    “水龙门。区区在渭水上航运为生的民间势力,约束门人弟不利,祸乱民间。”

    “抄了吧,所有浮财,没入官,所有地产,当众官卖。一应水龙门所属,连带亲眷族人,正好西疆一代开辟蛮荒领地,需要大量人手补充,全部流放去西疆听用,永世不得返回渭南。”

    一应法尉恭声应诺,当即就有两人大步闯了出去。

    水龙门在渭南郡,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以渭南古城为心,渭水上下千里的水运,尽被水龙门把握,是一个富得流油的大势力。

    但是司马相一声令下,水龙门全部资财都归官方所有,水龙门数百徒众,过万亲眷族人,全部都被发配去了不知道多远的西疆蛮荒之陆。那等刚开辟的蛮荒山林,去了一万人,能有一人活下来就不容易了。

    更不要说,司马相判罚他们永世不得返回渭南。

    他们只能世世代代,在那西疆之地做野人去了。

    律府,监察百官,监督市井,有先斩后奏之权,负责维护《律法》森严。他直属州牧府,就连渭城太守林惊风都只是和律府平起平坐。太守总管渭南郡一应民生、军事等等,律府只管《律》之一道,但是就是这个《律》,就足够司马相稳稳压制林惊风一头。

    惩戒一个小小的水龙门,他甚至都不用和林惊风打半声招呼,林惊风反正也管不到这一块儿。

    风雨声大作,又是四名法尉闯入了大堂,身穿红衣的法尉举起手上托着的木盘,两枚纸符残骸正端端正正的摆放在木盘上。

    阴雪歌瞪大眼睛,好奇的向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见到的灵符忘了过去。

    灵符已经燃烧过大半,只有小半符体残留。

    这小半符体,就只有三寸左右,色泽如桃木的符纸很是光滑,被大雨洗刷了许久,却不见丝毫污渍。符面隐隐有朱红色扭曲的符,虽然已经使用了,却依旧有一丝丝奇异的元气波动扩散开来。

    这一丝元气波动,就连阴雪歌这种没有踏入练气境的人都能清晰的感知到。

    屋里的空气都随着这一丝元气波动转动起来,隐隐带起了一丝一丝细小的风,‘飕飕’的从窗棱吹了出去。

    司马相眸一凝,他从袖里摸出了一面巴掌大小,背面雕刻了镇海灵龟纹路的青铜镜,放出一道毫光往符体上照了照,就有一丝一丝灰黄色的光晕在符面上浮动起来。

    司马相冷笑一声,将青铜镜收了起来。

    “又是渭北黄家,他们这两年,到底犯了多少纰漏?”

    “那这两张残符,去给渭北郡律府法相欧阳希说,让黄家赔偿一千两黄金出来。”

    “本官不管他们是管理不善,让这两张灵符流了出来;还是被贼人偷走了,本官只要他们赔偿一千两黄金。”

    “阴雪歌差点死在这两张灵符下,这一千两黄金,就是他们赔偿给阴雪歌的汤药费了。”

    阴雪歌都不由得骇然向司马相望了过去。

    一千两黄金?这可是一注横财,足以让寻常人家三辈吃喝不愁的横财。

    他居然要渭北郡的那个黄家,一口吐出一千两黄金来?可怜那黄家要贩卖多少灵符,才能囤积这么大一笔财富?只不过这一千两黄金,足够支撑阴雪歌未来好长一段时间的修炼了吧?

    他向着司马相深深的鞠躬了下去,由衷的感谢他的雷霆手段。

    “法相大人英明,小民感激万分。”

    司马相‘哈哈’大笑了一声,用力的拍了拍手。

    “既然雪歌都这般说了,作为渭南郡的法相,我总不能不给治下良民撑腰。”

    “恩,给黄家家主说,除开千两黄金,我还要他亲手打断和这灵符有关的主管人的手脚。”

    “必须是核心嫡系族人,不许拿旁支族人充数。”

    窗外,风雨骤歇,漫天雨云散去,七轮明月高悬青天之,明净的月光照得天地如洗。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