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五章 轻松取胜(书号:13584

第五章 轻松取胜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春天,太嫩,所以天色也嫩得很善变。

    律法课时春光灿烂,漫天阳光温煦。阴雪歌一提出赌斗,渭水那边就飘来了一片薄薄的云彩,淅淅沥沥的春雨就落了下来。

    这一小片儿雨云,恰恰就笼罩了整个渭南城,透过雨云的边缘,还能看到远处滑落的光线。一根一根的淡青黄色的光从高空洒落,很清晰,很透亮,就和蛋清一样。

    不知道渭南城哪家富贵人家的小公,养了两只白翅膀的麻鹰,正经是冬天的时候才熬炼熟了,翅膀里的骨髓才长坚实的小鹰崽,这时候正盘旋在阴家宗学上空。

    虽然稚嫩,但是已经初有长空霸主味道的鹰啼声从高空飘落,阴家宗学苍松翠柏间,数以千计的大小鸟儿就全闭上了嘴,没有一个敢吭声的。

    苗天杰的笑容在脸上僵硬,他看着阴雪歌不敢吭声。

    就算阴雪歌这七个月来被他连下暗手,不断的拖延他的修炼。但是七个月前,他就有了八十钧的力量,而且无论阴家宗学秘传的阴风步、阴风掌,都比常人厉害许多。

    而他苗天杰,依靠大量资源才堆砌了八十钧的力量,步法、拳法样样稀松。要是在云榻上比‘枪法’,他敢说是独步渭南城,可是真个实战,他就是垃圾一团。

    “五钱黄金而已。”

    阴雪歌笑得很温和,但是目光却阴冷如刀。

    “苗大公,不敢?或者说,你对《学律》上的律法,不满?”

    很轻松的,一个大帽就扣了下去。苗天杰顿时吓得浑身冷汗直冒。这是要害死他么?

    当今天下,谁敢对上古圣人制定的《律》不满,唯有满门抄斩、株连族、祸及四邻。

    若个阴雪歌扣下的罪名被人当真,真有人‘乐意’相信苗天杰对《学律》不满,那么就连他姐夫林惊风满门老小。连带着渭侯满门,都会被斩草除根不留任何遗患。

    面色惨白,嘴唇发青,本来生得尖嘴猴腮很是难看的苗天杰,硬是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按《学律》。”

    冯不平说话了。

    “苗天杰身体不适,你看他脸色如此憔悴惨淡。他能抱病参加宗学课程,何言对《学律》不满?”

    轻轻咳嗽一声,在阴家宗学厮混这么多年,冯不平对《学律》内各项条款煞是清楚。

    “遵循《学律》,学生有病,无法接受赌斗。”

    阴雪歌双眉如刀高高扬起。然后重重落下,冯不平都觉得眼球一痛,好似被他浓烈的双眉劈了一刀。

    冯不平和附近的几个师范同时皱眉,这阴雪歌的眉头果然如同那些族人传说一般,真正好大的煞气,果真是天生的杀胚面相,他的父母。或许……

    “妙哉,妙哉。《学律》有云,若是学抱病,无法参加赌斗,可以由他人顶替。”

    阴飞熊丢开阴飞飞,大步闯出人群,他横身拦在了苗天杰面前,双手傲慢的抱在胸前。

    “我顶替苗少爷,和你赌斗。阴雪歌,只管放马过来。”

    “我赌斗五钱黄金。你若要代他,快取二十两黄金来!”

    阴雪歌将金豆丢回锦囊,重重的丢在了地上,然后大声呵斥。

    “二十两黄金,拿来。拿来,速速拿来!按《学律》,你要顶替赌斗,莫非还不敢拿钱?”

    阴飞熊的脸色一阵狼狈,二十两黄金?他只是一个没成年的阴家弟,二十两黄金的巨款,不要说他,就是他父母都一时半会筹措不齐。为了供应他修炼,他父母可是连家底都掏了出来。

    但是苗天杰立刻恢复了活力,他志得意满的冷笑了一声,从袖里慢条斯理的掏出了四个小小的金锞。金光灿灿的金锞在他掌心相互对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不以为然的将黄金丢在地上,苗天杰犹如打赏乞丐的王一般傲然抬起了头。

    “若你赢了阴飞熊,只管拿去。就当,就当我赏你的。”

    细雨纷纷,不知道哪里的柳絮被大风吹了过来,飘飘荡荡的无数点细小柳絮飘进了校场。细雨让柳絮逐渐湿润、沉重,这些轻飘飘的白色绒毛,就慢慢的落在了地上,落在了众人的头顶、肩头。

    “请!”

    阴雪歌也不啰嗦,他看了一眼阴飞熊,身形一晃,踏着阴家秘传阴风步,身形飘忽不定的带着一道小小旋风向后急速腾挪。同时他双掌一前一后交错,轻飘飘的护在了胸前。

    阴家《阴风诀》,在渭水之南都是鼎鼎有名的上品功法。

    这门功法走得是阴沉绵柔的路,奠基的步法、掌法也是讲究一个绵绵不绝、阴柔缠绵,以柔和力量滴水穿石般,逐渐的淬炼**肉身。这样淬炼出的**虽然爆发力欠缺,但是持久力极长,无论长途奔袭还是长时间作战,都有极大的便利。

    阴飞熊看着身形飘忽难以捉摸的阴雪歌,他的脸色就变得很是难看。

    他心知肚明阴雪歌的资质比他高出一截,阴雪歌父亲未曾去世前,有着巡街法尉官职在身的阴父家底很是丰厚,每月上面拨发的丹药,倒是有一半进了阴雪歌的肚皮。

    故而阴雪歌根底扎实,而且他悟性颇高,拳脚上的手段比自己高出一大截。

    如果不是这七个月来,因为某些特殊缘故,阴雪歌的修为停滞不前,他阴飞熊哪里敢对阴雪歌出手?更不要说主动纠集讲堂的本家弟,孤立乃至是围攻嘲讽阴雪歌了。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大吼一声,身材比阴雪歌高出一大截,犹如一头大熊的阴飞熊同样踏着阴风步,挥动阴风掌,恶狠狠的向阴雪歌打了过去。

    一旁的冯不平等师范一见阴飞熊这般动作。就同时皱起了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

    阴飞熊单纯看**力量,那真正是一把好手。但是看他的步法掌法,那简直是不堪入目。能够将飘忽莫测、疏忽往来、阴柔缠绵、至死不休的阴家基础步法和掌法打得犹如猛虎下山,这真是奇葩一个。

    “前途堪忧。”

    冯不平等师范迅速对阴飞熊下了一个结论。

    阴飞熊在阴风掌、阴风步上造诣堪忧。他对《阴风诀》的领悟就势必出纰漏。搞不好他在《阴风诀》上会浪费许多时光,最终只能改修阴家收集的其他功法。

    但是阴家收集的其他功法,尤其是那些刚猛有力的法门,可远远不及《阴风诀》。

    “可惜了他这**资质。”

    冯不平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目露惋惜的向阴雪歌望了一眼。

    看着犹如猛虎一样扑面而来的阴飞熊,阴雪歌原本想要借助阴风步避开他的冲劲。但是转念一念。他身形一晃,主动向前迎了上去。

    双掌一错,阴雪歌运足全部力量,以阴风掌的化、融二诀,封住了阴飞熊的双掌。

    一声闷响,一股巨大的力量扑面而来。阴雪歌的身形一晃,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阴飞熊的**力量只是比阴雪歌高出三钧,但是这只是静态的死力。阴飞熊体格高大粗壮,带起的冲击之势何止三钧?他全力扑击上去,带起的额外冲击力怕是三十钧都不止,这一扑一拍,阴雪歌只是化去了一小半冲劲。融掉了一小半掌力。

    剩下的力量当面轰下,阴雪歌只觉胸口一阵滞闷,双臂一阵酸麻,脚步踉跄向后不断倒退,再也稳不住身形。阴飞熊得势不饶人,他大笑出声,笑声如雷,‘呵呵’连声挥动重拳,疯狂向阴雪歌打下。

    现在阴飞熊使用的,已经不是阴家阴风掌。而是他父亲专门为他淘换来的大力开山拳。

    这门大力开山拳粗浅粗暴,但是最适合阴飞熊使用。说白了,这门拳法不需要动脑,不需要领悟各种运劲的法门,阴飞熊一到手就迷上了这门拳法。完全将阴风掌丢去了一旁。

    冯不平等师范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身为阴家精英弟,不使用家传阴风掌,却使出了这江湖上粗鲁武夫才视若珍宝的下三滥的外门拳法。阴飞熊这完全是在丢人,是在阴家列祖列宗的脸上吐吐沫。

    几个师范下意识的将法尺捏得‘咔咔’作响,就算阴飞熊获胜,他也逃不过一顿惩戒。

    巨响声,阴雪歌接连了几拳,他昨夜后脑勺受伤,今天的状态本来就不够完美,一身实力最多能发挥出七成左右。加上阴飞熊本身实力就已经胜过了他,几拳砸下,阴雪歌被打得头昏目眩、五脏腑都在颤抖,嗓眼更是一口甜甜的热气快要冲了出来。

    接连倒退了数十丈,阴雪歌退到了校场边缘。

    后背突然剧痛,后方再无退路,他已经被逼到了一株五人合抱的龙爪松前。

    身体紧贴龙爪松,粗糙的树皮甚至磨破了衣衫,紧贴在了他皮肉上。阴雪歌一愣神间,阴飞熊欢喜大笑着欺近,一个右肘狠狠轰在了他面门上。

    犹如金锤贯顶,阴雪歌眼前金星乱闪,他的脖发出不堪重负的"shen yin",一口热血喷出,全吐在了阴飞熊的衣袖上。这一肘差点打晕了他,让他全身再无任何力道。

    “赢了!”

    苗天杰得意的挺起了胸膛,枯瘦的小脸蛋上突然带上了一层红晕。

    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柄折扇,苗天杰得意的摇了摇,笑着开口。

    “冯不平师范,你们阴家宗学,虽然有些不成器的败类,但是也有三五精锐,堪为大用。”

    傲然昂起头来,苗天杰得意洋洋的笑着。

    “日后,我苗天杰若是有所成就,当提拔阴飞熊这样的阴家俊彦,以为臂助。”

    不知不觉的,苗天杰已经将阴雪歌身上那个恩袭的巡街法尉的官职,当成了自己的。

    阴雪歌吐了一口血,身上舒服了一点。他瞪大了昏花的双眼,看到阴飞熊狞笑着。双手握拳,一个"shuang feng"贯耳向着自己的左右双耳打了下来。

    不能被打,否则"shuang feng"贯耳,耳膜碎裂,头颅受到重击。起码一个月爬不起身来。

    诸般零碎念头电光石火般闪过,刚才腹一晚汤药还在发挥出强大的作用,这样一碗汤药蕴藏的力量,可比早上的两个鸡蛋强大得多。

    身后的龙爪松所有的针同时颤抖了一下,一道头发丝般细小,但是绵绵长长没有尽头的青气从树干喷出。绵绵泊泊注入了阴雪歌体内。

    阴飞熊几个重拳打出的伤势急速愈合,浑身上下重新充满了力量。

    与此同时,体内那一碗汤药的力量正在急速化去,短短一刹那的功夫,一碗汤药就化去了五成。

    破风声‘呼呼’响起,"shuang feng"贯耳重拳已经迫近双耳。被打得焦头烂额没有反抗之力的阴雪歌突然低下头来,轻松的避开了阴飞熊的重击。

    阴飞熊在大力开山拳上也是造诣粗浅,能发不能收。

    为了重创阴雪歌,他拿出了吃奶的力气,眼看着阴雪歌的脑袋突然低了下去,他的双拳结结实实的撞击在了一起,左右双拳连带着冲劲。都有着近百钧的力道。沉重双拳对撞在一起,就听得一声惨嚎,一声巨响,阴飞熊的双拳所有骨头同时炸裂。

    细细的骨头渣刺穿皮肉,从皮肤表面弹了出来。

    甚至有些碎裂的骨头完全飞出了体外,远远的飞出了好几步远。

    这两拳,如此沉重,如果落在阴雪歌的头颅上,或许他的头颅都会如此炸开。

    微微抬起双眼,双眉如刀。映照进了阴飞熊惊恐的双眼。

    阴雪歌微微一笑,阴飞熊大吼大叫痛哭流涕的时候,他一个干净利落的前肘突击,右手肘狠狠的顶在了对方的胸椎剑突上。

    这是人体上半身最脆弱、神经节最集的部位。

    阴飞熊惨嚎,他张开嘴。却连呼吸都无法呼吸。他瞪大茫然惊悚的眼睛呆呆看着阴雪歌,然后仰天向后一倒,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昏厥过去。

    好似无意的踉跄了一步,一脚踏在了阴飞熊下体狠狠一踩,阴雪歌身形一晃,然后站直了身体。

    他回过身,在那株龙爪松上轻轻的拍了拍,又是一道细细的青气流入了体内。这一次,将青气散去全身各处,顿时浑身肌肉、骨骼都感到微微的酥痒,同时有一种清澈的凉意传来。

    **力量微微增长了一点儿,大概三五百斤的力道。但是整个身体的感觉,和方才完全不同了。

    刚才的身躯感觉只是**凡胎,但是现在,有一种身体变成了青翠树苗,有着无穷生命的感觉。

    苗天杰已经彻底傻眼,他哆哆嗦嗦的不断向后退,脸上那层淡淡的晕红,再次变成惨淡的青白。

    冯不平等师范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皱起了眉头。

    阴雪歌最近几个月遇到的麻烦,他们都心知肚明。在他们看来,阴雪歌受到如此打压,他的修为只能原地踏步,不会有任何的进展,甚至有所衰退,也是正常的。

    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阴雪歌居然能够在正面赌斗,击溃阴飞熊。

    不是击败,而是击溃。看看阴飞熊几乎粉碎的双拳,想要将他的拳头治好,这只能奏请家主,动用那些价值高昂的灵药灵膏。

    阴雪歌没有理睬冯不平等人复杂的目光,他快步走到了苗天杰面前,将那四个金锞捡起来,装进了阴重赠送的锦囊。四个金锞,一个金豆,他们在小小的锦囊相互撞击,清脆的声音让人很满足。

    “多谢苗大公。”

    阴雪歌笑容可掬的向苗天杰抱拳行了一礼。

    “日后雪歌若是修为有任何进益,都是苗大公今日的恩情,这一点,雪歌绝不会忘记。”

    苗天杰脸色阴沉得厉害,他狠狠的瞪了阴雪歌一眼,想要说些话,却又不敢当众太过分。

    沉默片刻,苗天杰点点头转身就走。

    阴雪歌看着仓皇犹如败家之犬的苗天杰,不屑的冷然一笑。

    换在昨天之前,刚刚年满十岁的阴雪歌,自然面对如此困境无可奈何,只能被人吃干抹净。

    但是感谢那打在后脑勺上的一棍,真心要感激那出手的人。

    等阴雪歌以后找到了昨天打他闷棍的人,他绝对不会让对方魂飞魄散,只会让他重归轮回。

    微微一笑,阴雪歌转过身,抱拳向冯不平欠身一礼。

    “师范,按《学律》,我有伤在身,加之赌斗之后,伤势更重。”

    “故,我请假半月,稍作疗养,还请师范答应。”

    冯不平沉默许久,他和其他几个师范交换了一下眼神,再看了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阴飞熊,缓缓点头。

    有伤在身,请假半月,这是《学律》规定的律法,谁也阻挡不得。

    倒是阴雪歌今天居然击溃了阴飞熊,最近几个月实力突飞猛进的阴飞熊,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冯不平他们隐隐觉得,或许,有些事情有点不受控制了。

    他们隐约觉得,自家家主阴幽,为了家族利益,和林惊风达成的某些默契,或许是一个大错误。

    阴雪歌这样的精英天才,才是家族的根基命脉。

    至于阴飞熊这样的莽撞蠢货,就算死伤七八十个,对家族根基也没有丝毫伤损。

    或许,真的错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