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跨界转生(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九十九章 跨界转生(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甬道的尽头,是一片玄黄之气凝成的虚空。

    清澈、纯净的玄黄之气,每一丝都厚重异常,头发丝般细小、一尺多长的玄黄之气,就有一方星域那般沉重。这是最本源的鸿蒙气息,是天地间一切生机的源泉,万物都是从玄黄之气凝炼而成。

    蕴藏无穷生机的玄黄之气,同样也无比的危险。玄黄之气复杂多变,唯其复杂多变,故而能够孕育无穷生机,孕化无量智慧种群。玄黄之气不可测,不能测,不可把握,也不能把握。

    神煌战场无量虚空,仙人们之所以必须依仗帝喾舰才能往返,正是因为玄黄之气凝成的玄黄潮汐。那是连大罗道祖稍微碰触,都会被搅得灰飞烟灭的恐怖物事。什么大罗道器,什么先天灵宝,在玄黄之气凝成的潮汐打几个转儿,迟早都要被绞成粉碎。

    但是在这里,有人用逆天的神通,将一丝一缕的玄黄之气凝结得好似水晶一般,整整齐齐的构建成了这一方澄净、宁静的虚空。所有的玄黄之气紧密的契合在一起,这一方虚空的防御力已经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至少现在仙界的所有道祖级人物联手,豁出去性命燃烧仙魂,动用本命道器自爆,也不可能撼动这里丝毫。这一方虚空对于现在的仙界所谓的道祖而言,那就是金刚石铸造成的无上至宝,而道祖们只是弱不禁风的蝼蚁而已。

    梵陀罗他们都是识货的人,虽然他们自己无法凝练玄黄之气,但是他们一眼认出了眼前的虚空是何等存在。他们敬畏的看着这一方虚空,感受着这一方虚空存在的恒古不灭的禅韵道气,一个个哆哆嗦嗦的跪在了地上,向着这一方虚空行跪拜大礼。

    他们感受到了残留在这里的,源自佛门诸多太古大能的气息。

    这一方虚空,应该是太古时代,那些真正的大能者联手铸造而成。也只有他们。才可能完成这么辉煌瑰丽的工程。放在现在的仙界,仙人们虽然数量众多,但是他们是没有这个能力实现眼前这一切的。

    茫茫虚空正,是一座直径超过十万里的巨型大阵。

    明光四射的大阵核心处,镶嵌着三枚金光闪烁的符。刚才殷血歌以时光回溯的手段,展示出了太古时代一场大战的景象。那场大战,三尊金色甲士心脏部位的核心能量构件上。就铭刻了这样的三个符。

    仔细看镶嵌在大阵正的金色符,分明就是从那三具甲士的身上直接取出的。

    他们静静的悬浮在那里,释放出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虽然梵陀罗他们都是如今佛门最强大的存在,在整个仙界都拥有最巅峰的力量,但是面对这三枚符释放出的压力,他们甚至连站直身体的力气都没有。

    一如蝼蚁面对天灾。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不可思议的造物。”梵陀罗由衷的感慨着:“他们,这些灭法者,他们就来自于我们要去的所在?”

    “是。”殷血歌出神的看着这座大阵:“这座大阵,名曰跨界转生大阵。阵眼三枚符,来自那三尊灭法者,他们的气息和那一方天地遥相呼应,能够为你们指出那一方天地的位置。”

    “想不到。真心想不到。”梵陀罗轻轻地摇着头:“这事情,我居然丝毫不知道。”

    “佛主离开的时候,你不过是捧钵的小沙弥。那时候佛门应该还有大能留下,这些事情,应该是由那些大能掌握。”殷血歌讥嘲的冷笑着:“但是很显然,就算是佛陀,也有私心。当他们发现,佛主和其他的大能真个离开了。他们已经是这一方世界的至强者……”

    梵陀罗沉默良久,然后缓缓点头:“佛门有几次,好些圣地的藏经阁突然一把大火,将众多太古典籍焚烧一空。那时候贫僧懵懂不谙世务,现在想起来……”

    “毁尸灭迹,将佛主、道圣们留下的那些记载全部毁掉。从此他们就是这一方天地的主宰者,他们甚至建立仙庭。制定周天世界的规则。”殷血歌淡然冷笑。

    “其实,如果他们不屠天,而是任凭我生长壮大,他们也不会被逼到那一步。”殷血歌回头望了一眼那条漫长的空间甬道。那盘坐在莲台上纹丝不动的遗蜕:“也或者,他们不是被逼,而是他们有了更大的野心?谁知道呢?反正,他们走出了这一步。”

    一道淡淡的影在那座大阵悄然浮现。

    一裘青衫,仙风道骨,周身隐隐有清风盘绕。梵陀罗看着这道装年男,轻声感慨道:“秋风散人。号称周天万界最神秘的散修道人。他,居然留下了一缕分神在这里?”

    “连分神都算不上。只是一缕气息,一点信息而已。”殷血歌看着那淡淡的人影,然后笑着向他稽首行了一礼:“老友,许久不见,你现今可否安好?你这气息还存在,想必你还没死吧?”

    秋风散人朦胧的面孔上一缕笑意浮现,他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清朗清越的声音然响起:“老木,你可算是摆脱了本体,修成了人形。只是,我等不及,已经动身了。”

    “当年种种,我们虽然尽心尽力的筹划,但是多有纰漏。我一直担心,你或许会出什么问题,毕竟你的根本伤损太甚,就算是魂飞魄散,我也不奇怪的。”

    “但是你终归是凝成了人形,可喜可贺,真是一件好事。”

    “一如你所见,我们都动身了。这些家伙,当年他们妄图屠天,想要杀了你,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主宰。等他们发现实际上他们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我就很欣赏他们的野心了。我只是稍稍诱导,他们就踏上了这一步,真个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任何的迟疑。”

    “或许他们当有大智大勇、大仁大义者,但是我觉得,他们更多的还是野心吧?”

    “反正,不管这么多。你能循着我留下的气息来到这里,证明你起码成功了。那么这一方天地的法则。就要重新制订了。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我现在既然还能和你见面,还能将这些话说给你听,就证明我还活得好好的。说不定,我正在哪里风流潇洒呢?你知道,我一直是一个很有情调的风流才。”

    秋风散人挤眉弄眼的向殷血歌做了个鬼脸:“反正,我们几个老朋友当。要说气度、气质,我可是排第一的,比你这根老木头,还有那根野草要好太多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我活着,而且。应该活得还不错,这就,这就很不错了。”

    很认真、很严肃的看着殷血歌,秋风散人迟疑了许久,这才低沉的说道:“但是,风险真的太大了。你,其实。你能保住他们的血脉繁衍,这就很对得起他们了。信守承诺什么的,有我出手,和你出手没什么两样。”

    “你只是一根木头,一根死木头,死心眼的死木头。”

    “你,没必要信守诺言。因为,真的。真的,太,危险了。”

    一块直径百丈的淡金色玉碟从秋风散人的袖里飞了出来,上面有无数细小的光点在闪烁。其绝大部分光点都是黯淡的银白色,只有极少数的,大概百多点光点是淡金色。

    秋风散人看着玉碟,慢慢的说道:“我们出发的时候。所有光点都是淡金色。但是现在,只有百多个人还活着了。我不知道谁活了下来,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不知道他们碰到了什么。但是。三千大道,八万四千天道,一道一鸿蒙,无数混元、大罗,无数门人弟,现在只有百多个人了。”

    “老木头,你缺心眼。你若是活得好好的,就不要来了。”

    秋风散人随手将那玉碟往外一丢,然后身形悄然碎裂开,化为无数的光点悄然消散。

    “我佛慈悲。”梵陀罗的脸色一阵变幻莫测,他扭头看向了殷血歌。

    “大吉大利,功德无量。”殷血歌回头向梵陀罗望了一眼,淡然笑道:“你们没有回头路。要么跨界转生,要么,被我灭门。如果你们跨界转生,那么佛门苗裔不断。如果你们选另外一条道,天道之下,再无佛门。”

    伸出手,轻轻的拍打着梵陀罗光溜溜的脑门,殷血歌轻声道:“你们知道,我能做到。我也有足够的理由去这么做。只要人族苗裔不绝,我就算是履行了承诺,至于说你们是修道还是参禅,这些东西是否存在,和我的承诺没有任何关系。”

    “我佛慈悲。”梵陀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径直走上了那座巨大无比的大阵。

    无数道流光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一道道玄黄之气宛如刀锋一般切割在梵陀罗的身上。他的金身法体当场崩溃,只有三十颗拳头大小的古铜色舍利悬浮在他魂魄上,簇拥着他的魂魄向那三枚金色的符纹狠狠的扑了上去。

    虚空微微一震,在这一瞬间,三枚符箓无数道极细的光芒流转,虚空被切开了一条细小的甬道,通向了不可测的极其遥远的鸿蒙深处。

    梵陀罗的三十颗本命舍利护着本命真灵向那甬道飞了进去,色流光微微一绕,他的本命真灵当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秋风散人丢开的那块玉碟上,赫然多了一个淡淡的金色光点。这金色光点急速的闪烁着,犹如一颗心脏在玉碟上轻轻的跳动。

    “我佛慈悲。”梵陀罗的几尊弟,同样拥有佛陀头衔的亲传弟缓步走上了大阵,他们的身体同样在玄黄之气的包裹下崩解,然后本命舍利簇拥着一丝真灵,投入了三枚金色符箓开辟的虚空甬道。

    梵唱声绵绵不绝,一个又一个佛门大能神色自若的踏上了跨界转生大阵。无论是佛陀、菩萨,或者是罗汉、金刚,这些佛门大能一个接一个的走上大阵,沉稳沉静的放出舍利护着自身真灵投入虚空。

    在这过程,没有一点儿杂音,只有最纯净的梵唱声绵绵不绝。

    殷血歌看着一尊一尊的佛门大能没入大阵,感受着大阵金身法体崩解释放出的浓郁天地灵气,不由得轻轻的点了点头:“我就说,你们佛门之人比较好打交道。呃。如果是那些仙人,怕是现在早就对我下杀手了。”

    没人搭理殷血歌,无数来自万佛山的佛门大能之士不断没入大阵。

    那块直径百丈的玉碟上,很快就有数千万淡淡的金色光点在闪烁,然后光点的数量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殷血歌看着那块玉碟,他淡然说道:“只不过。转世轮回,这也是你们佛门的老本行,所以你们没什么心理压力,这是可以理解的。至于说道门仙人,想要他们兵解,这没法和他们说道理。只能动拳头了。”

    右手轻轻一挥,后方无比漫长的空间甬道内,一尊一尊太古大能的遗蜕连带着他们的莲台纷纷飞起。在殷血歌的掌控下,这些太古大能的遗蜕和莲台也被丢进了大阵。

    玄黄之气就好似巨大的石磨盘,不断的将这些投入进来的遗蜕和莲台碾成粉碎,化为最本源的天地灵气。滚滚天地灵气向四周喷涌开来,虚空的天地灵气密度大增。很快就到了浓烈犹如实质的地步。

    虚空甬道微微震荡,一道犹如水晶柱一般的天地灵气从甬道的尽头喷了出去,注入了无边无际的仙界虚空。这些太古的大能,他们体内储存了无比巨量的天地灵气,此刻他们的身体被重新净化为天地灵气,整个仙界的灵气浓度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打着滚儿向上飙升。

    虚空在震荡,随着这些大能的遗蜕不断的崩解,殷血歌体内的青黄二色的流光开始急速的滚动。鸿蒙世界树尽情的吞吐着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整个世界的生机活力正在急速的增长。

    相对应的,殷血歌的实力也开始突飞猛进。无上圣体的急速飙升,眨眼间就突破了大罗阶的水品,突破到了大罗高阶的实力。进而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殷血歌的实力突破了大罗巅峰,达到了大罗极限的道祖境界。

    鸿蒙世界、万千小世界有三千大道,八万四千天地法则。如今这三千大道、八万四千法则同时向殷血歌的身体汇聚而来,在他身上汇聚成了一条条形如年轮的青黄二色的纹路。他的气息突然飙升,自从末法之劫后,仙界再也没人突破的混元大罗境界。被他轻轻松松的突破。

    体内光流运转如龙,随着一尊尊强横无比的遗蜕在大阵不断的瓦解,殷血歌的实力正在急速增长。

    这些太古的大能生存在天地之间,他们寄生在鸿蒙世界树开辟的虚空之,他们修炼所需的天地灵气,就是鸿蒙世界树的精血,就是鸿蒙世界树的养料。他们每吞噬一点天地灵气,鸿蒙世界树得到的营养就少一分,偌大的鸿蒙世界树就会衰弱一点。

    无数太古的大能,他们无数年来从鸿蒙世界树的身上掠夺了无量的天地灵气。此刻随着他们的遗蜕不断的被粉碎,这些天地灵气正急速的涌回殷血歌的身体。

    鸿蒙世界的空间结构越来越稳固,天地法则正在急速补充完全,被神灵一族用大神通扭转、变幻的天地法则,正迅速恢复到他应有的面目。

    而殷血歌的修为则是越来越强,他身上的气息也是越来越飘忽不定。

    当最后一尊佛门大能踏上大阵,当殷血歌将最后一尊遗蜕和莲台丢进大阵,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也就是他的本体真身所能容纳的极限。

    鸿蒙世界树并没有完全长成,他能容纳的力量有其极限。此刻殷血歌的实力,就达到了这个世界所能容纳的极限——鸿蒙大罗金仙巅峰大圆满!

    “感觉,真心不错。”

    看着前方光芒闪烁的跨界转生大阵,殷血歌的仙识瞬间扫过了整个仙界。

    他看到了在妫家的祖地附近,第一至尊正率领无数大军围攻妫家最核心、最重要的一颗星球。妫家方面居然冒出来了八十几位道祖级的存在,布下了大阵和第一至尊纠缠不休。

    “好雄厚的实力,好多的寄生虫啊。”

    殷血歌微微一笑,他的念头动处,妫家核心星球附近的虚空突然一扭、一弹。

    偌大的一颗星球直接被挪移到了这一方虚空,妫家无数的嫡系族人嘶声怪叫着,连带着他们的祖地,他们生活的星球,被殷血歌随手一巴掌丢进了跨界转生大阵。

    星球崩毁,无数妫家族人连带妫聖在内,瞬间就被玄黄之气绞成了粉碎。他们的仙体崩解,释放出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反馈仙界,而他们的仙魂则是不受控制的投入了三枚金色符之,顺着空间甬道向着无穷远的鸿蒙深处急速飞行了过去。

    “希望,你们能撑到转生完成的那一天。”

    殷血歌耸了耸肩肩膀,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妫家,自从他在神煌战场融合了那一块来自自己本体的胚芽碎片后,妫家就再也不是威胁。

    他盘坐在大阵附近,仙识扫过整个仙界。

    一颗一颗聚集了无数仙人的星球被他凭空抓了过来,无数的仙人被他丢进了跨界转生大阵。

    “去吧,去吧,希望你们还能保留一丝灵智。”

    “去吧,去吧,你们先祖的仇怨,还等着你们报复呢。”

    “那一方天地,才是你们的天地。你们是那一方天地的主人……”

    “嗯,曾经的主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