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巡天灭法(仅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九十八章 巡天灭法(仅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周末,求休息一天。就一更咯,也有五千多字,堪比普通3000字小章节的两更了。

    ***

    仙界开始剧烈的震荡。

    三百七十二个小世界已经开始和仙界融合,这些小世界撕开仙界的虚空屏障,逐渐融入仙界的时候,整个虚空都在颤抖。无边流光祥云在虚空拉出数万亿里长的光虹,浓郁的天地灵气在奔涌,小世界独特的极端属性的天地能量不断涌入仙界。

    小世界和仙界的融合正在加速,而仙界的天地法则,则是开始了奇异的改变。

    仙人们惊恐的发现,他们的仙法秘术突然失去了大半功效。他们的雷法威力凭空降低了成以上,原本可以轻松将一颗修士星球熔铸成仙器材料的本命仙火,居然也只能烧破普通的岩石。

    更让仙人们惊惧的就是,他们甚至连腾云驾雾、驾驭剑光的本领都在降低。

    他们飞行的速度凭空降低了数倍,就好像虚空有无形的阻挡物一样,他们要耗费极大的力气,损耗比平时多出数十倍的法力,才能勉强腾云在天空行走。

    所有的传送仙阵都发生了异变,原本可以沟通各处星域,将仙人们自由传送去仙界各处的传送仙阵,他们的空间坐标发生了扭曲。原本可以传递数千亿里远的仙阵,突然变得只能传送出数百里;原本能够横跨三千个仙域超远距离传送的仙阵,现在居然只能在仙域内进行传送。

    更加可怕的就是,传送仙阵还变得极其的不稳定,经常有仙人走进传送阵,然后空间乱流突然出现,将那仙人搅得稀烂的从某个不可测的地方丢出来。

    短短几天的功夫,因为突发的空间乱流而陨落在仙阵的仙人,数量就超过了十亿。

    再也没有仙人敢乘坐传送仙阵四处往来,他们被禁锢在了修士星球表面。以他们如今的遁光速度。他们想要抵达另外一个修士星球,只能耗费数以万年计的蛮长时间往来。整个仙界的交通、交流彻底断绝,仙人们再也无法得到远处的详细信息。

    紧接着,就是仙人们的炼丹术也出现了巨大的问题。

    好似这一方天地不再允许丹药的存在,那些宗师级的炼丹大师们,他们的丹炉一个接一个的自爆。可怜炼丹大师们虽然精通炼丹技巧,但是他们的道行法力并非高绝。仙界大半的炼丹师都在丹炉的疯狂自爆陨落,无数丹方、药方就此断绝了传承。

    包括那些让凡人一步登天,只要服下一粒就能成就仙人正果,能够让凡人拥有无穷寿命的仙丹,他们的所有丹方也就在这样的天灾彻底湮灭。

    仙界彻底大乱,唯独第一至尊建立的人皇势力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在第一世家的带领下。以四大家臣家族的无数族人为辅助,第一至尊建立的人皇势力开始组建规模浩大的军队。他们重新打造上古时代人类横行天地之间的强大器械,在帝喾舰的带领下,组建成了浩浩荡荡的舰队横跨星野。

    人类强者只求自身,不求天地。他们自身自成一方天地,体内蕴藏了强横绝伦的力量。

    天地法则开始改变,仙人们的神通仙术被日复一日的削弱。唯独人类强者强横的**依旧能够粉碎星辰。第一世家的军队犹如蝗虫一样横扫星空,将无数修士星球上的仙族、仙门连根拔起,所有修炼到了长生不死境界的仙人被猪狗一样屠宰一空。

    血曌仙朝的血妖们以无数仙人的血液,举行了邪恶而怪异的祭祀大典。他们以仙人的血液沐浴自身,在血母的带领下,血妖们洗炼了自己体内修炼长生术得到的奇异能力,恢复了太古最本源的纯净血妖血脉。

    血妖们的寿命漫长,但是他们不再是永生不灭的长生种。他们虽然有数以万年计的漫长寿命。但是当他们的寿命走到尽头,他们就会走进坟墓,迎接死亡的到来。

    放弃了永恒的生命,血妖一族得到了天地的眷顾。他们没有受到逐渐改变的天地法则的局限,他们依旧保持着强大的力量,甚至他们的力量比之前更加强大。

    在修为境界没有任何改变的前提下,血妖们的速度、力量、杀伤力。比起天地异变前增强了十倍不止。

    血妖同样组成了规模巨大的军团横扫虚空,和人皇势力、神灵联军、幽冥大军联手,对正统的仙人势力张开了全面的大清洗。仙人内部,散修联盟掀起了血雨腥风。加上他们失去了仙庭的领导,他们再也无法组建起统一的军队迎战。

    在天地的削弱下,在可怕敌人的打击下,仙人们的消亡指日可待。

    一个又一个小世界不断的和仙界融合,鸿蒙本陆所处的虚空也正在向仙界漂移过来。虚空剧烈的震荡着,天地法则随时随地发生着奇异的变化。

    茫茫虚空,一条暗金色的古老虚空甬道向着无穷无尽的远方延伸着。殷血歌拉着幽泉的小手,静静的行走在这条无比漫长,密布着无数奇异古老花纹的虚空甬道。

    在甬道的两侧,每隔数十丈的距离,就矗立着一座造型各异的莲台。一尊又一尊依旧散发出强大气息的身躯盘坐在莲台上,脸上带着一丝奇异的、大彻大悟之后特有的明净光芒。

    这些人有的做佛门弟打扮,有的是道门修士的装束,更有妖魔鬼怪,各色各样的种族都有。

    他们的身躯都很高大,比如说殷血歌刚刚路过了一尊佛陀装束的男身躯,他的一根手指就有百里长短。通体暗金色的古佛身躯横卧在巨大的莲台上,周身散发出无量的七彩佛光,强横异常的躯体内依旧保持着强大的生命气息,但是他的灵智已经不知去向。

    留在这里的,只是一尊**,但是他的灵魂早就已经和**脱离。

    梵陀罗等所有在万佛山坐镇的佛门大能,古佛、佛陀、菩萨、金刚、力士,他们按照修为高低,排列着整齐的队伍。跟在殷血歌身后缓步行走着。他们震惊的看着甬道两侧这些太古大能留下的身躯,他们已经从刚开始的震惊,变成了彻底的麻木。

    一尊又一尊在佛门的壁画上、经卷无数次出现的太古佛门大能,就这样静静的或坐或卧,犹如雕像一样陈列在这里。他们刚刚经过了几尊盘坐的古佛身躯,那几尊古佛在佛门的历史上地位崇高,他们是天地间第一尊佛的亲传弟。号称佛门‘七贤佛’的至高存在。

    他们全都是鸿蒙大罗金仙极致的存在,他们的一根汗毛蕴藏的力量,或许就能彻底扫荡现在的佛门所有的佛陀、菩萨。在这些太古的尊崇存在面前,梵陀罗他们只是一群没有长大的小娃娃。

    梵陀罗认识他们,因为他曾经是天地间第一尊佛,尊贵无比的佛主身边捧钵的小沙弥。他曾经见过七贤佛。他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出身来历。当梵陀罗只是一个修为低微无比,刚刚踏上修炼道路的小和尚的时候,七贤佛已经是鸿蒙大罗境的至高存在。

    大罗金仙,掌控天地法则,明白天地奥义,举手投足就有无穷威力。

    混元大罗金仙,扭曲、融合天地法则。可开天辟地,于无边鸿蒙开辟属于自家的小世界。他们可以让万年玄冰燃烧,让流动的铁水阴寒刺骨,更能让狂暴的雷霆犹如羊羔一样温柔。

    而鸿蒙大罗,他们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他们在扭曲、融合天地法则之外,他们已经可以破坏、粉碎、肆意的将天地法则重组。他们心念一动,就能夏天飞雪三丈,而且这就是新的天地法则。夏天就必须积雪三丈深;他们在开辟小世界之余,他们还能创物。

    以天地精华为材料,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些鸿蒙大罗,就能凭空制造出一个崭新的物种。只是这等行径大受天忌,一旦施行就有不可测的天谴降临,就算是鸿蒙大罗。也并不敢轻易施为。

    以上所言,只是梵陀罗对鸿蒙大罗所掌握的无穷伟力的一点印象。他深知这些鸿蒙大罗的恐怖,深知这些太古的存在有多么的可怕。但是现在,这些太古时代横行天地之间的强横生灵。他们都静静的待在这里,他们的真灵已经不知去向。

    虽然他们的身躯依旧保留着强大的生命力,但是他们却早就已经死了。没有了真灵的**,只是死物。

    殷血歌缓步在虚空甬道行走着,他看着左右两侧那些太古大能留下的遗蜕,轻轻的点了点头:“他们倒是明白人,还知道要遵循诺言。只是你们这些后辈啊,连自家先祖留下的话,都不理睬了。”

    梵陀罗苦涩的笑了起来,他低沉的咕哝道:“很久以前,我们还能通过秘法秘术和这些先祖取得联系,或者得到他们的指点,或者得到他们赐下的宝物。但是已经有很多个量劫,我们没有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的信息了。”

    “妫家也是这样。”殷血歌歪了歪嘴,低沉的笑着:“妫家本来还能从自家先祖联络上的时候,妫家的后辈们对鸿蒙本陆的本家,还是挺照顾的。但是自从几个量劫前,他们从自家先祖那里得到了最后一次谕令,然后再也联系不上那些先祖后,他们的心思可就活络多了。”

    “他们,成功了?”梵陀罗谨慎的看着殷血歌:“他们,都成功了么?”

    “我不知道。”殷血歌坦白的叹了一口气:“或许成功,或许失败了吧?谁知道呢?距离太遥远了,谁知道呢?但是他们必须走这一步,你们也是。因为……”

    手掌一挥,一片血色光幕在身边浮现。

    光幕出现了一座悬浮在鸿蒙之的道宫,这正是当年殷血歌在两仪星旁边,和几位道祖一起踏入的那座道宫。但是现在道宫的景象,却是很多很多年前发生过的,道宫覆灭时的场景。

    三尊身穿亮金色甲胄,通体不见一丝皮肉露出的高大甲士,犹如巨魔一般横行在道宫。

    无数仙人前仆后继的向他们冲了上去,但是就算是道宫的主人,那位最强大的道尊倾尽全力使出的雷法,也只是在这三尊甲士身上留下了一丝半点微不足道的痕迹。

    甲士手持造型怪异、花纹古朴厚重的短矛。每一击都好似雷霆一般,将一个一个的仙人轻松洞穿。面对他们的攻击,仙人们就好似屠刀下的小鸡崽,没有半点儿反抗的力量。

    最终道宫的所有仙人都被击杀,就连那道尊都被砍下了头颅,用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杵在了地上。

    三尊只是身上多了一些伤痕的甲士在道宫内草草搜刮了一番,将一些材料熔解后修补了一下身上的甲胄。就直接离开了道宫。

    光幕的光影闪烁,可以看到这三尊甲士横行在仙界,所过之处鸡犬不留。他们每到一个修士星球,就倾力一击将整个星球彻底粉碎,将上面的所有生灵全部抹杀。

    更让人惊悚的就是,他们从粉碎的星球内部提炼出各色各样的珍稀矿石。用某种奇异的炼器手法,制造出外形和自己一模一样,但是力量弱小一些的金色甲士,在他们的带领下屠杀四方。

    到了最后,这些金色甲士已经组成了一支数量过百万的庞大军队,一个又一个星域被他们彻底毁灭,无数的仙人、修士、凡人被他们击杀。他们不说一句话。和外人没有任何的交流,他们所过之处,就是为了单纯的毁灭和杀戮。

    最终,仙界那时候的大能们被惊动,他们聚集在一起,和这些金色甲士展开了决战。

    地仙天仙犹如猪狗,金仙就是稍有价值的炮灰,大罗金仙犹如雨点一样陨落。混元大罗大片大片的被击杀,就算是鸿蒙大罗金仙在那最强大的三尊金色甲士面前,也被是稍一接触就被重创吐血。

    仙界的仙人无穷无尽,他们拿出了太古之战和神灵一族抢占天地霸权的劲头,在无数鸿蒙道圣的领导下,依靠人海战术慢慢的将金色甲士大军消耗一空。

    最终只剩下了三尊金色甲士,最强大的三尊金色甲士。

    他们犹如魔头恶鬼一般在无数的道祖、道尊、道圣之间往来飞射。手上短矛犹如闪电,轻松洞穿一个又一个强横仙人的身体,夺走他们的生命。

    强大的道圣们被逼无奈,他们只能自爆自己的本命灵宝。将天地开辟时滋生的那些珍惜灵宝一件接一件的爆炸开来,这才勉强创伤了这三尊甲士。

    “帝喾舰、血魇舰他们能留到现在,真不容易。”殷血歌看着光幕血战的场景,轻轻的摇了摇头:“难怪仙界现在的先天级灵宝数量如此稀少,那一战都耗费光了。”

    梵陀罗等人脸色惨白,他们惊恐的看着那不可思议的惊天血战。

    “佛主,他们曾经,和这样的敌人战斗过?”梵陀罗低沉的咕哝着:“就连贫僧,都是不知道的。”

    他沉吟了片刻,然后缓缓点头:“难怪,以佛主的修为,在佛主突然在佛门消失匿迹之前数十万年时间,他居然时不时的咳血。佛主,是留下了《本意大寂灭经》之后,这才离开的。”

    “本意大寂灭经?”殷血歌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本经藏,佛门至高秘典,只有你们这些佛陀才有资格参悟。看看他受到的伤害吧,能在那一战后再坚持数十万年,他也真不容易了。”

    光幕变幻的光影突然慢了下来,所有佛门修士都看到了,光幕三尊被打得破烂不堪的金色甲士突然逼近一尊身高三丈尺,通体莹白如玉的青年僧人的身边。十二柄短矛带着狠戾的闪光,狠狠的洞穿了这青年僧人的身体。

    在这青年僧人的身边,七尊佛陀口吐金血,有气无力的倒在虚空挣扎。

    青年僧人唱诵佛号,他身上突然有四条手臂伸出,他幻化三头臂真身,强行抱住了三尊金色甲士。

    四周无数被重创的鸿蒙大罗道圣一拥而上,铺天盖地的先天灵宝在这三尊金色甲士身上纷纷撞碎,就好像一群蝼蚁啃食山石一样,一寸一寸、一分一分的将这三尊金色甲士碾成了粉碎。

    他们的身躯,没有血肉,只有精密无比的傀儡构件,上面雕刻了无数繁复、复杂的符纹路。

    比起仙界传承的上古符符箓,这些符更加复杂、更加庄严、更加古老、更加大气,其辉煌瑰丽华美之处,远比仙界传承的任何一脉神、仙超出千百倍。

    毫无疑问,这些符来自一个比现在的仙界强大无数倍的明。

    “他们,只是三尊傀儡?”可惜梵陀罗他们都没有头发,否则殷血歌一定能看到他们头发一根根竖起的惊悚景象。所有目睹这三尊金色甲士被击毁一幕的佛门修士,都只觉浑身一股寒气差点将他们的五脏腑都冻结了。

    “灭法者。”殷血歌淡然说道:“我还记得这个名字。”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这是你们先祖的敌人,制造的巡弋虚空,扑杀异端的灭法者。”

    冷冷的扫了一眼梵陀罗等人,殷血歌低声咕哝道:“如果不是你们强行抽取我的本源精气,灌注进那些没有彻底成熟的先天灵宝用来杀敌,整个人族早就被灭杀了。”

    耸耸肩膀,殷血歌向着前方指了指:“快到了,就要到地方了。”

    “不要这样愁眉苦脸的,我又没有灭绝你们的苗裔。”

    “你们的教派,依旧能传承下去。而且,你们要做的事情,是多么的伟大、神圣?”

    “高兴一点,你们都要学着笑一笑。”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