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鸿蒙之舟(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九十七章 鸿蒙之舟(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万佛山上,佛堂之。

    满佛堂上肃立着无数的佛门大德高僧,古佛、佛陀、莲台大菩萨、菩萨、天王、金刚、罗汉。原本不过数丈长宽的小小佛堂,被佛门大能们动用了须弥芥的手段,硬是装下了数以百万计的佛门修士。

    殷血歌盘坐在一座金色的品莲台上,他的对面同样是一座莲台,上面坐着佛门在万佛山地位最崇高的古佛‘梵陀罗’。这是一尊曾经追随过佛门最古老的佛主,在太古鸿蒙战场上走过几遭的古佛。

    当然,当年的梵陀罗只是一尊随侍在佛主身边的小沙弥,但是在如今漫天神佛、太古的仙圣大能都烟消云散不知去向的时代,梵陀罗这尊有着大罗金仙巅峰,实力达到道祖级,而且资历古老异常的古佛,自然就成了佛门的最高领袖。

    生得干瘪矮小,皮肤呈青铜色,隐隐有无数莲花瓣纹路在青铜色皮肤下若隐若现的梵陀罗愁眉苦脸的看着殷血歌,一百零八颗古铜色菩提串成的念珠在他手上轻轻转动着。菩提偶尔相互碰撞,就发出犹如暮鼓晨钟般嘹亮的轰鸣。

    无数佛门大能静静的看着梵陀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万佛山的护山大阵正在崩解,以一种让佛门大能们震惊的速度崩解。无数枯黄色的犹如树纹路的光纹穿透了万佛山的护山大阵,这些光纹轻轻的颤抖着,大阵就发出清脆的‘咔擦’声,不断的爆裂,不断的碎开。

    无穷无尽的幽冥界鬼怪得意洋洋的狞笑着,馋涎欲滴的看着万佛山上无数惊慌奔走的佛。

    佛门大能们超度恶鬼冤魂,换取无量功德。但是佛门大能们的血肉,对于这些鬼怪而言,则是大补的灵丹妙药。尤其对于那些迟迟不能突破的鬼尊、鬼王、魔头、魔帝来说,一颗佛陀的心脏。或许就能让他们突破瓶颈,实力得到飙升。

    而且对于幽冥界的恶鬼们来说,空虚冷寂的幽冥界芸芸众生,他们太渴望得到火辣热烫的血肉滋养身躯了。佛门修士个个修炼了一身至刚纯阳的佛门法力,他们的血肉不仅仅能够让鬼怪们法力飙升、道行大涨,单纯他们血肉的鲜美,就足以让鬼怪们疯狂。

    一旦万佛山的护山大阵崩溃。无数鬼怪蜂拥而上,佛门在万佛山的所有大能只有陨落。

    “施主,没有商量的余地么?”梵陀罗看向了门外,看向了正在崩解的万佛山大阵。他脸上的愁苦之色越发的浓郁,他耷拉着眼皮,低声的咕哝着:“吾等。都有无量功德,施主如此做,就不怕天谴么?”

    “天谴?”殷血歌笑了笑,他伸手向天空指了指,淡然道:“什么是天谴?什么是功德?你们弄清楚了这个问题,再来和我讨论这些。”

    随着殷血歌的手指,万佛山的上空突然多出了百十个直径超过万里的巨大云旋。每一个云旋都是是上下三十三重。一重一重的云旋无数紫色的闪电急速的流动着,散发出让人窒息的天地之威。

    正在围攻万佛山的无数鬼怪同时跪倒在地,包括那些鬼王、魔帝都吓得匍匐在地上不敢动弹。

    这是天谴云旋,这是天罚雷云,这是天地之间最可怕的雷霆灾劫。只有那些杀人无数、作恶多端、惹得天怒人怨的魔头巨擘,才可能受到天谴的惩罚。

    但是这里同时出现了百十个云旋,这是哪位了不起的魔道巨头,他是捅了老天爷的屁股还是怎么的?居然有这么多的天谴云旋出现?这些天谴的威力一旦落下。围攻万佛山的所有鬼怪都会被劈成灰烬。

    而且天谴最让人恐怖的,最让人诟病的地方就是——一旦天谴出现,除非被攻击者灰飞烟灭,否则天谴绝对不会消失。也就是说,一旦天谴云旋出现,就肯定有人陨落。

    梵陀罗和众多佛门大能同时瞪大了眼睛,震惊而惊恐的看着天空的云旋。

    这么多的天谴云旋啊。这里是万佛山,这里都是技工行善的佛门大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恐怖场景出现?但是梵陀罗他们还没能惊呼出声,天空紫光闪过。无数道雷柱无声无息的碾压了下来。

    万佛山的护山大阵悄然粉碎,所有阵眼阵基同时爆炸开来,无数正在阵眼附近疯狂往阵眼里填充仙石的大和尚、小和尚被炸得离地飞起,却丝毫无损的轻松落回了地面。

    护山大阵彻底瓦解,万佛山就这么光溜溜的暴露在幽冥界。

    滚滚幽冥之气不断侵入万佛山,阴风阵阵、鬼火森森,万佛山上各处寺院楼阁迸射出夺目的佛光,苦苦的抵挡着幽冥界的阴风邪气。但是最强大的护山大阵都被摧毁,这些寺院楼阁自带的大阵最多也就能够在幽冥界的侵袭下抵挡三五天的功夫。

    “天谴?”殷血歌笑看着梵陀罗:“这才是天谴。”

    “功德?”殷血歌轻轻地摇了摇头:“在我面漆那,不要说功德。”

    “什么是功德?所谓功德,无非是天地的嘉奖,如果你所行的事情符合天地的心意,天地就有嘉奖落下,在你身上标注一份气息。如果嘉奖足够,你就能凝聚功德圣体,就算你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凡人,你也能掌控天地之力,以功德圣体而证道。”

    “如果你的所作所为,不符合天地的心意,就有天谴降落,将你抹杀。至于说你是行善积德还是作恶多端,如果你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对天地造成影响,那么天地哪里有心情理睬你?”

    “你们佛门超度恶鬼冤魂,从谋取无量功德。很取巧的法门,但是你们毕竟在某种意义上完善了不完整的道轮回的法则,让囤积在幽冥界的冤魂能够转世重生,所以你们就有功德。”

    “但是这点功德,并不足以让你们获取天地的青睐。”

    沉吟片刻,殷血歌笑着将脸凑到了梵陀罗的面前:“或者,这么说吧。天地想要和你翻脸的时候,才不管你有多少功德随身。这些功德。天地可以不承认,甚至,彻底剥夺。”

    “你,怎能代表天道意志?”梵陀罗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只觉浑身冷飕飕的,殷血歌的话,以及刚才发生的事情。让他感到了某种极大的恐惧。

    “我就是这一方天地,我为什么不能代表天地的意志?”殷血歌轻叹了一声,然后他轻轻的拍了拍手。

    佛堂内肃立着无数的佛门大能,他们脑后都有巨大的功德光轮闪烁。但是随着殷血歌的拍手声,他们脑后的功德光轮突然急速消散,紫金色和苍黄色混杂的功德明光就好像幻影一样灰飞烟灭。

    所有的佛陀、菩萨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他们在万佛山坐镇无数年,超度了数以万亿计的冤魂怨鬼,积攒了无量功德。但是现在,他们的功德突然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不仅如此,这些佛陀、菩萨的身上,竟然还有黑红色的污浊光芒浮现。

    这是罪孽魔光。这是作恶多端、杀戮无算的魔头身上才会有的罪孽魔光。这些佛陀、菩萨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身边同伴身上突然浮现的浓郁魔光。在这黑红色的魔光衬托下,原本宝相庄严的佛陀、菩萨,居然显得是如此的狰狞而妖异。

    “现在,你们身上没有半点功德,只有无边罪愆。”殷血歌看着目瞪口呆的梵陀罗,淡然道:“现在如果有人还想要积攒功德的,只要击杀你们一人。就能得到无量功德。”

    殷血歌讥嘲的看着梵陀罗:“因为你们现在身上积累的罪愆,简直就和屠戮了数千个星域所有生灵的魔头相当。你们简直是罪恶滔天啊,满佛堂的佛门大德们,你们到底做了多少罪孽?”

    “我们……”梵陀罗瞠目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你们佛门的修士,多少还讲究一点因果报应,明悟了轮回之道。”殷血歌淡然道:“所以我才来和你们说道理。才准备劝说你们自行兵解轮回转世。换成道门和其他流派的那些仙人,我就直接下杀手,根本就懒得在他们身上浪费口水。”

    凝视着梵陀罗那张苍老的面孔,殷血歌淡然道:“你们自行兵解。追随你们的先辈的步伐,踏上那条路。你们还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或许,你们的所作所为,将会为你们赢取,更加辉煌的前途。”

    “但是如果是我出手,那么,你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你们将沦落成凡人,失去所有的记忆,而且你们再也没有机会。”殷血歌凝视着对方,淡淡的说道:“其实长生术什么的,我并不在意你们长生极乐,我并不嫉妒你们万劫不灭。”

    “但是,地方不对。”殷血歌摊开双手,坦诚的看着梵陀罗:“当年你们的先祖和我约定的,可不是这么回事。你们在这一方天地永恒不灭,导致的结果就是,你们抽取了鸿蒙世界太多的灵气,你们甚至影响到了这一方天地自己的繁衍壮大。”

    “鸿蒙,世界,树!”梵陀罗呆呆愣愣的看着殷血歌:“你是,你是……”

    殷血歌反过手去,轻轻的拍了拍幽泉的脑袋:“喏,这是幽泉,我的小侍女。她是幽冥界三生河真灵显化,嗯,必须要承认一点,三生河想要修成人形,真的很不容易,尤其是幽冥界是被提前开辟的,他根本没有发展成熟,就被强行劈开,幽泉吃了很多苦头,才侥幸成人。”

    “而我,更加艰难。”殷血歌无奈的看着梵陀罗:“我的本体更加强大,所以我的真灵想要显化人形,就更加的困难。尤其是,神灵一族和人类一族的大战,他们将我的胚芽都差点崩碎。”

    梵陀罗紧闭嘴唇,半晌说不出话来。

    佛堂内的所有佛门大能浑身裹着粘稠**的罪孽魔光,只觉得浑身一根根汗毛不断竖起,手脚冰冷的倾听着殷血歌的抱怨。

    “我元气大伤,而且修炼长生术的仙人越来越多,每一个仙人都疯狂掠夺天地灵气。你们掠夺的天地灵气,可是我的血、我的肉、我赖以生存的养料。”

    “永恒不灭的长生种,三五百个我可以接受,三五万个我也无所谓,甚至是三五百亿的长生种……我咬咬牙也能承受。”殷血歌面无表情的看着梵陀罗:“但是现在仙界修炼到地仙以上。长生不灭,日日夜夜疯狂抽取天地灵气以为己用的仙人,有多少?”

    “只进不出,天地灵气到了你们体内,就再也不会反馈给这个世界。”殷血歌无奈的叹息着:“这样是不对的。就算我本源雄厚,身躯巨大无边,我也禁不起你们这样的折腾。”

    “我只当。这是一个传说。”梵陀罗终于开口了。

    “我追随在佛主身边,做捧钵小沙弥的时候,我曾经听佛主说过。他在静感悟,得无量大智慧,他说,我们走错了路。”

    “你们当然走错了路。”殷血歌很不客气的说道:“我和你们的先祖有约定。你们在这里繁衍壮大,你们在这里生儿育女,我可以答应。茫茫鸿蒙虚空,我庇护你们一路颠簸流离逃来这里,自然也有几分香火情。我欠了你们先祖一份人情,所以我以孱弱之躯,庇护你们逃来这里。”

    “你们要明白。你们只是租客,你们只是暂居在我体内,借助我的本体作为鸿蒙之舟,庇护你们度过茫茫无边的鸿蒙虚空,逃来这里。”殷血歌翻着白眼说道:“但是你们把自己当做主人,在这里胡作非为,甚至影响到了我的性命,这是我不能容忍的。”

    “如果不是人皇一脉还有几分人性。他们愿意遵循太古的盟约,帮我行末法之劫……嘿嘿。”

    殷血歌的语气变得很怪异:“我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因为,在我集全部神智,准备借人皇血脉凝聚人体的时候,有人动用大神通,伤害了我的灵智。”

    “屠天。”梵陀罗的额头上有冷汗潺潺而下:“太古之战。神灵一族被驱逐之后,有三千鸿蒙大罗道圣联手,他们每人手掌一条天道,集三千大道之力。屠天。”

    “杀我。”殷血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想要磨灭我的真灵,想要宰了我。”

    “我真该把你们全部都干掉。”殷血歌凝视着浑身汗如雨下的梵陀罗,咬牙切齿的说道:“只不过,我毕竟欠了你们先祖太多人情。在我还是一颗鸿蒙树种,还没来得及发芽滋生的时候,我欠了人情。”

    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梵陀罗光溜溜的脑门,殷血歌淡然道:“我已经逐渐恢复当年的记忆,这要多谢命运神族的那两个小家伙的安排,他们果然顺利的将我自己的一块胚芽送到了我手上,这让我开始了恢复自己的记忆。”

    “那些妄图屠天的小家伙,他们没能屠了我,虽然重创了我,但是却让我有了发动末法之劫,借助人皇血脉凝聚真形的机会。”

    “我现在,在这里,我要对你们这些秃说,自行轮回吧。”

    “你们佛门重在修心,你们还愿意讲道理,所以,我就和你们讲道理。”

    “自行轮回,或者,你们可以追随你们的前辈,踏上那条路。”

    殷血歌冷漠的看着梵陀罗:“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你们没有决定,那就真的是天谴了。”

    高空,紫光闪耀的百十个天谴云旋慢的向下压了下来,万佛山剧烈的震荡了一下,跪在地上的无数鬼怪魔头同时发出了惊恐的怪叫声。

    “贫僧已经有了决定。”梵陀罗双眸卍字佛印急速旋转,他淡然道:“一具臭皮囊,随时可以丢开。贫僧只是好奇,当年佛主他们去了哪里?而您所说的,太古的约定,又是什么?”

    “这个,这说起来,就话长了。”殷血歌沉吟了片刻,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长话短说吧,我欠你们先祖,不是你们认知的先祖,而是……比你们所谓的人类始祖更加古老的那些先祖一份人情。”殷血歌慢的说道:“那时候,我还很弱,他们让我避开了杀生之劫,所以,他们面临血脉断绝的大危机时,求到了我头上。”

    “我呢,面嫩。”

    殷血歌耸耸肩膀,叹了一口气:“所以,我就,带上了重器‘万生鼎’,庇护着你们遁入了鸿蒙虚空,逃命。”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只是一条船。当然,我的样奇怪了一点,但是我起到的作用,是一条船。”

    “我带着万生鼎一路逃跑,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多久,等我实力足够的时候,我就在体内衍化虚空开辟一方世界,然后激活万生鼎的原种,让你们的血脉逐渐的繁衍开来。”

    “神灵一族是最先出现的,因为他们是你们先祖制造的‘器’,他们天生就掌控大道法则,他们生而就有巨力,所以他们是最好的护卫。我首先唤醒他们,就是因为人类会太孱弱,他们需要护卫,仅此而已。”

    殷血歌娓娓说来,无数佛门大德环绕在他身边虔心听讲。

    太古的秘闻,真正的、残酷的历史,在他们面前逐渐掀开。

    所谓的太古鸿蒙战争,所谓的争夺天地霸权的战争,一切的真相,就这么血淋淋的呈现。

    而殷血歌在这其的作用,一如他所言,他只是一条船而已。他依靠无比强横、足以抵挡鸿蒙虚空无数年疯狂冲击的本体,庇护着人族和亿万族群远遁鸿蒙。

    他做得仁尽义至,不能再有任何苛求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