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九十二章 血皇归心(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九十二章 血皇归心(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血妖一族尽是俊男美女,拥有太古第一头血妖最纯正血脉的血妖皇族,更是个个生得好似艺术雕像一般,俊美、俏丽得简直不似生灵。

    这些环绕在殷血歌身边的血妖们,胸口佩戴着血妖皇族的徽章,摆明了都是皇族最核心最嫡系的禁卫军。而且他们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皇族血统,一个个比那些神灵一族的战士生得还要俊朗许多。

    当无数血妖将殷血歌一行人包围起来后,一声低沉的钟鸣声从最先出现的巡天秘宝传来,一道粘稠的血云慢慢的飘起,托着一座血色宝座慢慢的向殷血歌这边飘了过来。

    数百名实力达到了高阶大罗境界,男阴柔俊朗、女倾国倾城的血妖围绕着宝座,簇拥着一个生得细皮嫩肉,比在场所有的血妖都要俊美许多的红发青年,慢慢的飘到了殷血歌的面前。

    端坐在宝座上的红发青年双眸犹如红宝石一样闪闪发光,他静静的看着殷血歌,突然冷笑起来;“胆敢行刺本皇,这是对整个血曌仙朝的挑衅。你死定了,除非你母亲,愿意将她手上所有权力交给我。”

    殷血歌无奈的看着这看起来不过十五岁的红发青年,这一代的血曌仙朝的血皇,血曌仙朝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这分明是一个心性都没有成熟,做事完全凭借冲动和热血行事的小家伙嘛。

    难怪太平公主会是血曌仙朝的监国长公主,看来血妖一族的那些老家伙。也不放心将大权交给他。

    摇摇头,殷血歌淡然道:“我母亲的权力。和我没关系,我这次来……”

    “你这次来,是想要行刺我。”血皇手里把玩着一根权杖,很不屑的斜着眼睛看着他:“虽然我知道,你是在外面犯了事,所以逃来血曌仙朝避祸的,但是你行刺本皇,你就死定了。”

    幸灾乐祸的笑了几声。血皇慢的说道:“自从仙庭对你的通缉书送来血曌仙朝后,我已经在这里,等候你很久了。话说,你从央仙域赶来这里,需要这么久时间么?”

    看着这个一见面就将黑锅一个接一个扣在自己头上的血皇,殷血歌只能无奈的摊开了双手:“血皇陛下,你弄错了一件事情。我来血曌仙朝……”

    “是向你母亲,以及向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求救嘛。”血皇一脸一切尽在把握的表情,笑着向殷血歌吹了声口哨:“但是,我敢发誓,他们绝对没有让你来刺杀我。你自作主张,想要帮我姐姐谋朝篡位。是不是?我再说一次,你,死定了。”

    “这小毛崽,佛爷超度了他。”转轮尊者皱着眉头,缓步从殷血歌身后走了出来。

    殷血歌对转轮尊者的话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思索了一阵,然后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血妖一族。他们身上也是有……有天道庇护的。后人不争气,但是他们的祖先,起码我承他们的一份情,所以,不要杀戮太甚。”

    不要‘杀戮太甚’,这是殷血歌对转轮尊者的唯一要求。

    转轮尊者点了点头,他身上突然有无边佛光喷吐出来,好似一轮七彩太阳,照亮了四面八方的虚空。无数血妖发出惊恐交集的怒吼声,他们身上喷吐出浓郁的血光血云,汇聚成一片厚重的血色氤氲,团团将殷血歌一行人包裹在内。

    但是得到无上功德后,转轮尊者一身佛法虽然全部被化去,但是他却得到天地大力加持,一身法力近乎无穷无尽,比其他曾经最巅峰时刻的力量,更加的强大了百倍。

    无量佛光犹如潮水一样向四周冲击,血妖们放出的血光血云好似堤坝一样艰难的抵挡着佛光的汹涌拍击。但是佛门禅法本来就是血妖一族最大的克星,一尊佛门小沙弥,都有击杀血妖一族仙人的辉煌战绩,更不要说是转轮尊者这曾经站在现今仙界佛门最巅峰的存在。

    血光、血云坚持了不到一刻钟,就被无量佛光冲击得支离破碎。

    数千血妖大罗同时嘶声怒吼,他们纷纷祭出自己炼制的大罗道器,想要联手对抗转轮尊者。但是殷血歌轻轻的拍了拍手,无数枯黄色的,犹如树脉络一样的细细纹路从这些血妖身边涌了出来,迅速延伸到了他们祭出的大罗道器上。

    这些从仙界各处千辛万苦采集了珍稀异常的先天级材料,用本命血炎熔铸而成,在身体内温养起码一个量劫以上的漫长时间,最终成型的大罗道器被无数枯黄色的光丝缠绕。他们的气息骤然衰败,就好像秋天树枝上最后一片浅绿色的片,在金风的摧残下急速的枯朽崩坏。

    数千件大罗道器悄然无声的化为乌有,滚滚浓郁的鲜血精气不断从崩解的道器喷薄而出,反馈给了这一方天地。这些威力绝大的大罗道器崩解的速度是如此的快,以至于这些血妖的大罗们都没能回过神来,他们就大口大口的吐起了血。

    这些大罗道器在短短几个弹指间就彻底消散,一如他们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

    血皇的笑脸骤然僵直,他惊恐的看着殷血歌,哆哆嗦嗦的坐在宝座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瞠目结舌的指着殷血歌,脑里瞬息间转过无数的念头,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出正确的应对手段。

    他借助血曌仙朝的传国玉玺,镇压了血魇舰,让血魇舰服从他的意志,将殷血歌的随从们都从血魇舰丢了出来。他给殷血歌扣上了行刺血曌仙朝皇帝的黑锅,想要好好的炮制一番殷血歌,让殷凰舞跪在他的面前,哀求他放过自己的宝贝儿,并且将自己手上的全部权力交出来。

    这些天。太平公主不知去向,据说是去了某个绝密的潜修禁地一心一意的突破瓶颈。

    血皇不知道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有什么好突破的。她不是已经到了近乎大罗极限的境界么?她还想要突破?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这是一个好机会,这是一个他彻底收复血曌仙朝所有权力的好机会。太平公主不知去向,只有殷凰舞坐镇朝,如果血皇能够将殷血歌生擒活捉,并且扣上一个罪大恶极的罪名,他不愁殷凰舞不就范!

    他真的,很想很想,真正的手掌整个血曌仙朝的权力。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要听太平公主的。

    但是转轮尊者的实力超乎他的想象,殷血歌动用的神通手段更是让他难以理解。什么样的神通,能够让数千大罗金仙的本命道器同时崩毁?就算是道祖都做不到这一点,对于这个,血皇是有把握的。血妖一族也有几位道祖坐镇,他深知一尊道祖能应付的大罗金仙的极限在哪里。

    数千大罗联手。就算是道祖都只能闻风而逃,毕竟道祖也不过是大罗金仙极限水准,他们本质上依旧是大罗金仙,无非是底蕴格外雄厚,对法则的领悟格外精深而已。

    但是数千血妖大罗,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血皇的脑里一阵空白,根本无法理解眼前的事情。

    一片淡绿色的脉络纹路在殷血歌身边浮现,他的身形一晃,直接跨越虚空,轻松的避开了血皇身边数百大罗的拦截。来到了血皇的面前。他双手按在血皇有点枯瘦的肩膀上,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血皇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差点没大声尖叫起来。

    “你的长辈很英明,知道给你安排一个监国长公主,不然依你的性格,嘿。”殷血歌用力按住了血皇的肩膀,恐怖的力量禁锢住了他的身躯,让他坐在宝座上丝毫动弹不得:“如果我是来找血曌仙朝麻烦的,就你刚才的那举动,我可以屠灭你整个血妖一族。”

    “你也是,你也是血妖一族的后裔。”血皇哆哆嗦嗦的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盯着殷血歌:“难道,你身上没有血妖一族的血脉?”

    “或许,曾经有吧。”殷血歌笑看着血皇,无数浅绿色的脉络纹路从他的掌心渗出,慢慢的钻进了血皇的身体。血皇剧烈的颤抖起来,他能感受到有异样的力量渗透进了他的身体,但是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他的仙识无法发现任何东西,他的身体,根本无法杜绝这种力量的侵蚀。

    “你,你……”血皇吓得嘶声尖叫,他想要祭出血曌仙朝的传国印玺攻击殷血歌,但是他的仙识都被禁锢了,根本无法催动这件血曌仙朝的国运重器。

    数百名贴身护卫血皇的血妖大罗同时发出了尖锐的鸣叫声,殷血歌就在血皇身边,他们唯恐动用大威力的杀伤性法术,会对血皇的身体造成同样的伤害,所以他们几乎是同时动用了裂魂蝠音这本命神通,绵绵声波不断的对着殷血歌的魂魄发动了进攻。

    裂魂蝠音是血妖一族的天赋神通,这是他们的本能,只要他们愿意,裂魂蝠音就不会伤害到攻击范围内的同族。在战场上,需要发动大范围覆盖性攻击的时候,血妖一族的强者经常使用这种能够让敌人的魂魄四分五裂的恐怖神通。

    但是殷血歌的身体纹丝不动。

    他的头顶有一团青黄二色的灵云出现,一株通体浑圆、枝繁茂的大树被无数重烟云包裹着,慢慢的从那灵云冒了出来。殷血歌的本命仙魂就盘坐在大树的核心部位,被无数繁茂的枝环绕在正。

    数百道足以将虚空都粉碎的裂魂蝠音冲击在这株大树上,数十片纤细小巧、上面附着了无数树纹脉络的树轻轻的抖了抖,这些裂魂蝠音就纷纷碎裂,根本无法伤损到殷血歌的本命仙魂丝毫。

    “当年,血妖一族的始祖托庇在我树荫之下,他曾经发誓,血妖一族的后裔,他们永远无法加害我一指。血妖一族,将永生永世充当我的扈从护卫,由我的树荫,为他们遮蔽可以摧毁他们身体和灵魂的阳光。而血妖一族,则是为我清扫那些……寄生的、贪婪的。长生种。”

    回头向众多目瞪口呆的血妖护卫望了一眼,殷血歌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记起了很多事情。但是你们。好吧,不能怪你们,这要怪你们的老祖宗,没给你们留下一言半句么?”

    看着依旧没能从自己的进攻丝毫没有任何成效的惊恐回过神来的血妖们,殷血歌轻叹了一口气:“好吧,好吧,你们这群家伙。我再解释一次,当我逐渐恢复了我应有的记忆。血妖一族,是不可能对我造成任何伤害的了。这是你们血脉,就已经打进去的烙印,你们,不可能伤到我一根头发。”

    一名不信邪的血妖大罗尖啸一声,他飞扑到了殷血歌身上,张开嘴巴。露出了四颗尖锐的獠牙,狠狠的向殷血歌的脖咬了下去。

    殷血歌干脆将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收起,不让他保护自己的身体。他歪着脑袋,摆出了一个最方便这位血妖大罗的姿势,静静的等待着……

    一声惨嚎,殷血歌的等待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血妖大罗锋利的犬牙狠狠的刺在了殷血歌的皮肤上。但是当他的牙齿接触到殷血歌身体的时候,他足以将虚空都啃出一个窟窿的尖锐牙齿,突然凭空粉碎。

    一股铭刻在血妖大罗血脉最深处,占据了绝对统治地位的血脉烙印突然发动,这个烙印感受到了殷血歌身上的气息。所以他自行发动了。他发动的结果就是,血妖大罗身上最坚硬、最坚韧的四颗犬牙。没有受到任何攻击的时候,就这么突然粉碎。

    血妖大罗痛得眼前金星乱闪,他抱着流血不止,鲜血犹如喷泉一样喷出的嘴巴,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双手按在血皇的肩膀上,殷血歌温和的笑着:“我做过一段时间的血妖,感觉,还不错。”

    他温和的看着目瞪口呆的血皇,淡然说道:“芸芸众生,抽取我的血液、我的精气,供他们繁衍生息,供他们修炼长生。那么我自然有理由,从他们身上吸回一点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

    “一还一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才是天道。”

    “他们吸取我的精气神,我就化身血妖,从他们身上抽取回来。这就是,天道。”

    “这就是我的,道!”

    “你开什么,玩笑?你,说梦话么?你,烧得脑袋糊涂了?”血皇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他看着殷血歌头顶悬浮着的那一朵灵云,看着灵云上那一株枝繁茂的通体浑圆犹如一颗球的大树,看着盘坐在树根最核心处的殷血歌的本命魂魄,再倾听着殷血歌的话,他只觉浑身的血管都在燃烧。

    那是一种极大的震惊,不是恐惧,而是震惊。

    作为血曌仙朝的皇帝,他自然知道血妖一族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最机密的那几句话。

    “我,只是,想要争夺一下血曌仙朝的皇权。”血皇哆哆嗦嗦的看着殷血歌:“我甚至,连加害长公主的意思都没有。我只是,憋得太久了,想要试试随心所欲做皇帝的感觉。”

    “我只是,我准备立个皇后,但是皇后的父亲,他的爵位不高,我想赐封他一个亲王的头衔。”

    “所以我想,趁着长公主闭关冲破瓶颈的关头,我先把皇权给拿到手,然后,然后再想其他的事情。”

    “我没想过,没想过,没想过……”

    望着殷血歌头顶的灵云,望着他头顶灵云上那一株大树虚影,血皇浑身冷汗犹如泉水一样不断的流淌。

    “哈,我们,等了,很多年。”血皇结结巴巴的压低了声音,很是惊慌的向殷血歌嘀咕着:“我们,真的,等了很多年。但是,我没想到,会是我,碰到,碰到……”

    “不能怪你们。”殷血歌轻轻的拍打着血皇的肩膀:“末法之劫降临,仙界和鸿蒙本陆的时间流速,差异太大。鸿蒙本陆只是过去了万八千年,但是仙界。呵呵。你们起码还能记得这件事情,这就很好。”

    “至于说,一些细节上的偏差,比如说你很倒霉的碰到了我,这不是你的错。”

    “因为不是你,就是你的父亲,或者你的儿,总而言之,就是这几年的时间。”

    血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抬起头来,眸里闪耀着坚定的血光:“先祖承诺的事情,血妖一族,誓不敢忘。血妖一族,永生永世为您扈从,为您清洗天地之间,一切长生种。”

    “作为我们忠心耿耿为您效命的回报,我们当有享受天地间一切生灵精血的权利。”

    “他们"yun xi"您的精血为生,那么我们就有权从他们身上抽取精血,反哺于您。”

    血皇的眸光越发坚定,他站起身来,肃然向殷血歌行了五体投地的跪拜大礼。

    所有血妖都惊悚而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他们的血皇陛下,年轻的、喜欢声色犬马、不谙朝政的血皇陛下,难道他疯魔了么?虽然这位年轻的陛下并非一个合格的皇帝,但是起码平时他表现得并不蠢,他为什么要向敌人行这样的跪拜大礼?

    但是血妖们的疑问没有得到解答。

    血皇手一招,血魇舰带着滚滚血云喷射而来,他亲自邀请殷血歌,带着众人登上了血魇舰,然后风驰电掣般向血曌仙朝的皇都驶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