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血曌血皇(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九十一章 血曌血皇(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冢鬼道祖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被尊同级别的道祖堵在新开辟的老巢门口,托庇在他羽翼下的散修死伤狼藉,数十万颗修士星球所有生灵被灭魂天罗绞杀一空,就连他在蛮荒仙域的数十名记名弟都被余波触及魂飞魄散。

    这个亏,吃大了。冢鬼道祖以战入道,性格暴躁如火,吃了这么大的亏,自然要报复。

    尤其他是第一世家在仙界留下的暗手之一,和第一世家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殷血歌救了冢鬼道祖,连同逐月道祖一并斩杀了大化上人等尊道祖后,冢鬼道祖就飘然而去。

    他要返回斗战万灵宗的老巢,召集自己门下弟,和妫家的仙人好好的干上一场。

    死气沉沉的虚空,就剩下了殷血歌站在血魇舰的船头,和逐月道祖大眼瞪小眼的对望着。在逐月道祖的身上,殷血歌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他似乎对逐月道祖有点印象,但是那印象太过于久远,以至于他已经将着家伙忘到了霄云外。

    逐月道祖笑呵呵的向殷血歌稽首行了一礼,低声说道:“逐月,逐月,顽石上野草一株,夜夜望月,汲取月光精华而生。曾经,曾经有缘,听过金蝉老前辈的几声名叫。”

    逐月道祖的笑容很古怪,他的笑容分明带着一股特殊的味道——我们是自己人,所有的事情,所有的前因后果我都心知肚明。你可以放心大胆的把事情交给我去做。

    “顽石上的野草一株?”从崩解的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游离出庞大的信息,在这些信息。殷血歌找到了关于逐月道祖的记忆。

    很模糊的,很久远的记忆。

    一片小小的旷野,最纯粹的天地灵髓所化的万亿里长风呼啸着吹过。一株高有万里、树冠成半球形的巨木矗立在天地之间,小小的旷野上只有这一株青黄二色相间的巨树。

    在树梢头,一只巴掌大小的金色蝉儿,正在努力的褪去一层透明的蝉蜕。

    这是金色蝉儿的第三百十八次蜕皮,一旦他蜕皮百十次,按照他自己的计算。他就能化身为人。而人形,是天道最适合修炼的形态,一切生灵,只要是非人形的,他们最大的理想就是化身为人,从此他们就能踏上修炼的坦途。

    小小的旷野上,一株巨树。一只金蝉,这是天地间仅有的两个……

    不,这是天地间仅有的三个生物之二。在巨树下,一方通体晶莹比美玉的材质还要胜过千万倍的先天灵石上,一株红干绿,高有三尺三寸三分三厘的野草正随风轻轻的摇曳着。

    一树。一蝉,一野草。这一方鸿蒙清浊未定,玄黄未开,处于天地开辟临界状态的世界,只有这三样生灵相依相伴。

    三物。显然以这株巨木为首。他的每一条树杈、每一片树都放出淡淡的苍黄色光芒,定住了四周的无穷虚空。狂暴的虚空能量肆虐。天地未开,地水火风都还是一片浑浊,是这株树维护着这一方小小天地的安宁。

    甚至这一株巨木还在四周浑浊的地水火风形成的背景天幕上,按照血脉的某些记忆,投射出了日月星辰的虚影。所以这一方小小的旷野,看上去就多了几份灵性。

    这一株野草就静静的扎根在灵石上,一缕极其细微的灵智在野草静静的孕育着。每当那虚假的天幕上,一轮皓月慢慢升起,投射出无量月华照彻虚空的时候,这野草就轻盈的舞动起来。

    能够将先天灵宝都吹成粉碎的万里长风无法让这株野草动摇分毫,但是每当皓月当空,这野草就兴奋的舞动。他不多的几片,就好像指南针一样,坚定毫不动摇的指向皓月。如果他有腿儿的话,他一定会拔地而起,追上那一轮皓月一亲芳泽。

    就在野草快乐的扭动着身躯的时候,金蝉脱去了蝉蜕,稚嫩的新生的翅膀在风逐渐的坚硬,金蝉快乐的摩擦翅膀,发出了尖锐的蕴藏了无穷大道奥秘的蝉鸣声。

    殷血歌的脑海,这一幕一闪而过。

    他笑着指向了逐月真人,他笑盈盈的说道:“是你,那株野草!可是你体型,变化真大啊。”

    当年那株野草,纤细苗条、灵秀逼人,殷血歌坚定的认为,如果这一株野草幻化为人,一定是一个玉树临风、潇洒逼人的俊朗少年。但是眼前的逐月真人么,面容慈祥和蔼,分团团的身躯就好像一颗元宵丸,亲热透着一份让人放心的仁和味道。

    逐月真人有点尴尬的笑了起来,他用力的摸了摸脑袋,‘嘎嘎’笑道:“尊者玩笑了。嘿嘿,逐月现在是仙界散修联盟的太上大长老,这身材圆润一些,亲和力多一点,比较方便忽散修仙人加入我们嘛。”

    很潇洒的甩了甩袖,逐月真人曼声道:“散修联盟么,就是咱们手上一柄刀。反正仙人迟早要被灭杀,所以,多点炮灰总归是好的。”

    殷血歌默然,他下意识的看向了站在逐月真人身后的几个衣饰打扮各不同的道人。这些道人都是逐月真人带来的同伴,而且个个都有着接近道祖级的实力。

    “他们?不用担心他们。”逐月真人神气活现的一挺肚皮,笑着向殷血歌点了点头:“尊者放心,他们都是我的孩,和我心心相通,最是靠谱不过。”

    “孩?”殷血歌骇然看着逐月真人:“你成亲了?你当年不是说,你只要天上那一轮朗月么?”

    逐月真人极其狼狈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他回头看了看身后几个道人。干笑着压低了声音:“草籽,草籽啊。我本体是一株草。这结出草籽来,是我的天赋神通嘛。找一块先天灵土,将草籽种下去,这些孩,都是从地里长出来的。”

    “你在春天种下一把草籽,在秋天,你就有了一大群孩!”殷血歌神色诡异的看着逐月真人。

    “这样得来的孩,放心啊!”逐月真人理直气壮的看着殷血歌:“我们要做的事情。那些道祖、大罗们,还不把我们恨之入骨?只有这些娃娃,我才敢放心使用嘛。他们和我心意相通,几乎等同于我的分身,我要掌控散修联盟,就凭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呢?”

    ‘嘿嘿’一笑。逐月真人凑到了殷血歌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其实,尊者您似乎,也可以吧?”

    殷血歌默然,然后神色转为漠然。因为他看到了血魇舰的船舱内,幽泉、盻珞和帝锦三个小丫头。正探头探脑的倾听着这边的动静。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一把抓过了逐月真人的耳朵,凑到他耳朵边低声咕哝起来。

    逐月真人倾听着殷血歌的吩咐,然后他认真的点了点头,出神的向着天空望了一眼。

    “金蝉儿比我们早走了一步。也不知道现在如何了。等这里的事情忙完了,我也该追着他去了。尊者。你什么时候动身呢?”

    沉吟片刻,殷血歌笑着向逐月真人稽首一礼:“很快,很快。等这里的事情忙好了,我也该动身了。毕竟,他们不仁,我不能不义。我答应过他们的事情,总归要为他们做到。”

    笑了笑,殷血歌淡然道:“而且,他们自己的事情,终归要他们自己解决。我只是承情,帮他们一把。”

    “这一把,可要了我们兄弟的老命喽。”逐月真人长叹了一声,他用力的摩擦了一下肚皮,仰天叹道:“不说金蝉儿,就说我吧,一把野草,好容易化身为人,修炼得有了点气候。为了这散修联盟,我多少次被烧得粉身碎骨?幸好我只是一把野草,所谓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殷血歌笑看着逐月真人,然后他手指一划,四周虚空无数淡青色的脉络凭空涌出,这些脉络刺进了逐月真人的身体,一道一道精纯无比的生命气息不断注入了他的身体。

    “我记得你了,先天冥月紫青一气芝。”殷血歌看着逐月真人,笑呵呵的连连点头:“我真的,记起你了。”

    逐月真人看着殷血歌,眼角一点水光一闪而过。他‘嘎嘎’大笑着,带着身后几个道人化身一轮皓月,急速跳跃着穿过了无尽星空,向着远方疾驰而去。月光闪烁,他丢下了一个闪耀着淡淡光晕的锦囊悬浮在殷血歌的面前,在这锦囊,赫然是数以万计造型各异的飞天法船。

    “我这就去调动散修联盟的人手,我们这里,也该有点动静了。”逐月真人长叹道:“尊者,你可真够艰难的。我当年就说过,人情债,难还,尤其是欠了‘‘人’情债’,更加难还哪。”

    “难还,也得还啊。”殷血歌背着双手轻声长叹,双眸有无穷光芒闪烁:“而且这天地之间,没有了‘人’,这是多么寂寞的事情?”

    幽泉悄步走到了殷血歌身边,悄悄的伸出手抓住了殷血歌的袖。

    殷血歌回过头来,笑看着幽泉,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幽泉,我也记起你了。你还不记得我,但是不要紧,很快,很快你就能记起来了。幽冥界的命脉,三生河?呵呵,我记起你来了。”

    血魇舰喷出一道道血光,急速向着血海神教的徒众们占据的星空驶去。

    一个月后,血魇舰出现在了血曌仙朝的边境线附近。在血魇舰的身后,跟随着一百条体积庞大的飞天法船,这些飞天法船的长度都在百里上下,船体上青色的狂风缠绕,显然是极度追求速度的极端性法船。

    如果有对仙界散修联盟比较熟悉的仙人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一百条飞天法船,是散修联盟特有的‘飓风星舟’。这种法船的防御极弱,攻击力等于零,内部空间也不大,但是他对速度的发挥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底部。

    不过相当于极品天仙器的飓风星舟。却能和普通的飞行类大罗道器比拼速度,这是散修联盟的炼器师们一项创举。偌大仙界,也只有散修联盟有这样的极端仙器。

    血魇舰带着一百条星舟快速的逼近血曌仙朝的边境线,数以万计的强横仙识瞬间汇聚在了这一支小小的船队上。一颗直径万里,纯粹由金属铸造的血妖一族巡天秘宝带着滚滚血光,立刻破开虚空,挡在了血魇舰的前方。

    血妖一族秘制的巡天秘宝,通体铭刻了无数扭曲的怪异妖。

    殷血歌见到这颗血光缠绕的巡天秘宝,当即想起了鸿蒙本陆上。殷家发射的那颗血鹦鹉。

    据说殷家的血鹦鹉,所有的炼制秘法就是从血曌仙朝的某位大妖那里得来。但是血鹦鹉的直径不过数百米,和这颗直径万里的巡天秘宝相比,真个是小巫见大巫,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数千名张开了巨大的本命蝠翼,通体血气翻腾的血妖踏着血云、裹着狂风,从巡天秘宝上腾空而起。快若闪电般迎到了血魇舰的前方。

    这些血妖身披精美华丽的血色轻甲,手持制式的丈二长枪,一个个皱着眉头看着血魇舰。

    殷血歌走出血魇舰,站在船头向这些血妖颔首示意:“诸位道友,我殷血歌,特来求见血曌仙朝监国长公主太平公主殿下。”

    血妖们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殷血歌。他们目光蕴藏了极其古怪的神色,好奇、不屑、讥嘲、鄙夷,各种复杂的神色混在一起,让殷血歌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恶意。

    他皱起了眉头,向这些一言不发的血妖冷笑道:“不管怎样。远来是客,诸位起码要向上通传一声。”

    “通传?”一名有着下阶金仙修为的血妖讥嘲的笑了起来。他手上长枪一振,指着殷血歌冷笑道:“这位道友,你开玩笑吧?监国长公主何等人物?末将和她老人家之间,隔了没有一百级,起码八十级的官衔总是有的。”

    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血妖将领曼声道:“通传?末将可没办法把你的事情通传给长公主殿下。”

    殷血歌的脸色一怔,血妖们的态度不对啊,这是摆明了要为难他的意思。

    但是这事情绝对不正常,他已经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不说‘殷血歌’这个名字在仙界有多响亮,起码就凭着‘殷’字,这些血妖也不该、更不敢如此怠慢。毕竟殷凰舞现在是血曌仙朝的正相,在太平公主的授权下,负责掌控血曌仙朝的一应武政事。

    单纯凭借自己的姓氏,这些血妖就不该是眼前的表现。

    更不要说血魇舰了,这是太平公主的座舰,是血曌仙朝的镇国重器,这些负责守卫血曌仙朝边境线的将领可以不知道殷血歌,但是他们绝对要认识血魇舰才是。

    “诸位道友莫非是在玩笑?”殷血歌皱着眉头冷笑了一声。

    话音未落,血魇舰突然喷射出夺目的血光,一股巨力轰出,血魇舰内的所有人,包括幽泉、盻珞,以至于转轮尊者、杨鼎等人,都被从血魇舰赶了出来。

    血魇舰表面无数扭曲的血色妖闪烁,这条搭载殷血歌从央仙域赶到蛮荒仙域,又带着他从蛮荒仙域来到血曌仙朝边境的座舰,居然自发的启动,向着那颗巨大的巡天秘宝急速飞了过去。

    殷血歌心头一紧,他急忙掐动殷凰舞传授的控制血魇舰的法印。

    但是血魇舰没有任何的反应,一路以来如臂使指随意操控血魇舰的法印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殷血歌顿时大急,这是殷凰舞和太平公主借给他的座舰,如果血魇舰出了什么问题,就算是太平公主也交代不过去。毕竟这是血曌仙朝的镇国重器,在血曌仙朝的地位,堪比仙庭的帝喾舰。

    他当即一把向血魇舰抓了过去,一只绿光缠绕的大手呼啸而出,方圆千里的巨掌一把拍下,死死地抓住了血魇舰,就要拖拽着他强行返回。

    但是巡天秘宝上一颗巨大的血色印玺呼啸而出,狠狠的撞在了殷血歌的绿色手印上。

    这股血色印玺同样是一件顶级的先天灵物,蕴藏了无穷的威力,殷血歌仓促之下出手,凝聚的力量并不是很大。血色印玺轻轻松松一击将他的手印轰碎,喷出一道血光牵引着血魇舰直接飞进了那颗巡天秘宝敞开的一条甬道。

    血光闪烁,巡天秘宝上开启的那条甬道悄然闭合,巡天秘宝表面再也没有丝毫缝隙,血魇舰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殷血歌震怒,他向面前的数千血妖厉声呵斥道:“尔等意欲何为?”

    那金仙级的血妖体内的妖力波动突然节节飙升,他的气息骤然间就提升到了金仙巅峰,然后轻松跨越了大罗金仙境界。他头顶血色庆云翻滚,一朵、两朵、三朵血色莲花不断浮现,最终他的头顶庆云出现了朵血色莲花,每一朵莲花上都有一只面目狰狞的吸血蝙蝠若隐若现。

    这血妖将领也脸色一变,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斗胆狂徒,焉敢袭击我血曌仙朝血皇座舰?来啊,将这胆大狂徒捆了。若有反抗,一律诛杀当场。”

    四周虚空微微一弹,另外十二颗巡天秘宝几乎是一个挨着一个的从虚空跳了出来,团团将殷血歌等人包围在了一个方圆不过数万里的小小空间。

    这些巡天秘宝上无数的血妖拍打着翅膀冲天飞起,其单纯大罗金仙级别的气息,就超过了五千道。

    更让殷血歌骇然的是,这些血妖身上的甲胄胸口部位,分明佩戴着血曌仙朝皇族的徽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