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九十章 风雨飘零(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九十章 风雨飘零(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来点票吧!!!

    推荐票,月票什么的,都好。

    顺便大家看看猪头发的单章还有公共章节的单章,时间,地点,猪头的活动咯。。。

    ***

    仙庭,花家祖宅。

    花家是官宦世家,世世代代和仙庭牵扯不清,所有家族势力都完全依赖仙庭而来。

    就在帝喾舰大杀四方,罗睺从幽冥界跨界而来的时候,花家耗费了无数财力物力搭建的‘万花城’,花清风、花流云踏着厚厚的血浆,慢条斯理在城内缓缓踱步。

    无数精悍的花家仙人身披重甲,手持利刀,按照名单闯入一户一户人家,将这些宅院内所有的人丁,无论男女老幼,无论是花家嫡系族人还是仆役护卫,全部斩杀当场。

    花家在仙庭繁衍发展无数量劫,单单居住在万花城的嫡系族人就超过三亿,归附花家的仆役、侍女、家丁、侍卫等等,数量起码在这个数字的百倍以上。但是现在,万花城的城防大阵反向开启,整个城池能进不能出,花家最精锐的一支军队,正在大开杀戒。

    几个花家老祖背着手,静静的跟在花清风、花流云的身后,巡视着被厚厚血浆铺了一层又一层的本家祖宅。直到他们走过了大半条长街,一名花家老祖突然侧耳倾听了一阵。

    过了半晌,这花家老祖缓缓点了点头:“不愿意跟我们走的,全部清理干净了。库房所有资源和材料。正在通过传送仙阵,送往那已经挑选好的地点。”

    花清风轻轻的弹了弹手指。很不快的向几个花家老祖瞪了一眼。

    “你们一定要记清楚,你们身上流着我们命运神族的血,你们是我们的嫡系孙。”

    “哪怕你们得以掩饰身份,在仙庭繁衍发展到今天,这始终改不了你们是我命运神族后裔的事实。只有跟着我们走,你们才有前途。而我们,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祸害你们的。”

    张开双手,用力的向着苍天拥抱了一下。花流云无比满足的"shen yin"起来。

    “杀光所有仙人,杀光所有修炼了仙人长生术的神灵,铲除所有长生种,我们可以得到真正的自由……还有,尊严。”

    作为命运神族最古老的神祖,作为所有神灵一族最古老最尊贵的存在,花清风、花流云居然说。他们追求‘真正的自由和尊严’,这样的话听在其他人耳朵里,实在是有点诡异。

    尤其是万花城满地血腥,无数的花家族人的鲜血堆砌在地上,偶尔远处还有濒死的惨嗥声传来。花流云这样的话,更加带着几分诡异和狰狞。但是他们身后的几个花家老祖。则是深有体会的连连点头,显然他们无比赞同花流云的话。

    半个时辰后,万花城内所有的血浆都被花家老祖们用一颗血色宝珠吸走,所有被斩杀的花家族人的仙魂也被收取。地上依旧是厚厚的血浆在流淌,但是这些血浆没有一滴属于花家族人。这里的血浆都来自于那些仆役和侍卫。

    所以花家族人的精血和魂魄,所有心意和花家老祖相悖逆的花家族人的精血和魂魄。都被这颗血色宝珠吸走。花清风、花流云带着花家老祖们,带着那些铁杆的、死心塌地追随他们的花家族人,通过一座极其隐秘的传送仙阵,瞬息间远离了仙庭核心区域。

    这座传送仙阵源自太古时代,阵基是三件顶级的先天灵宝。虽然是大能者收集先天材料炼制而成的先天灵宝,并非真正的天地生成的先天灵物,但是这三件先天灵宝的威力也极其的惊人。

    一次传送,让花清风、花流云他们从位于仙界央部位的核心仙域,来到了仙界最偏僻的西南角。

    这里仙域面积无比广大,修士星球无比繁多,修士、平民的数量极其惊人。但是这里的仙人极少,而且极少数的几个仙人,他们的实力也实在是有点不入流。

    在这一片被仙庭的高官显贵们称之为‘西南蛮荒’的仙域,一尊地仙就能掌控一方星系数百个修士星球,一尊天仙就能操控一个星域数十个星系。至于说金仙,这一片西南仙域广达数万个仙洲的面积,金仙加起来不过三位数,实在是稀少到了极点。

    就是在这样偏僻的,仙庭只是象征性的设立了一些郡、府治所的仙域,花家却在很多年以前,就在这里花费极大的力气,建设了一个极其隐秘、储存了无数物资的秘密基地。

    这是一颗被七颗太阳和三十五颗月亮环绕的修士星球,这颗修士星球比殷血歌曾经暂住的两仪星巨大百万倍以上。在这颗星球最大的一座陆地上,花家的族人在这里平整出了一块儿方圆千万里的平地。

    花家无数年来从仙庭库房贪污得来的天数字级的材料,此刻都花费在了这里。

    方圆千万里的平地,全部用价值堪比极品金仙石的灵玉铺满。花家族人的手笔极大,这可不是薄薄的铺上一层灵玉,而是整整铺上了三百里厚的灵玉。

    这种蕴藏了巨量纯净的天地灵气,价值和等重量的极品金仙石相等的灵玉,铺满了方圆千万里之地,而且铺上了整整三百里厚。就算花家是仙庭户部的大总管,这也掏空了他们无数年来的所有库存。

    平坦如镜的灵玉地基上,堆积如山的各种品质接近于先天材料的仙金、宝银、玄铁、乌钢之类的珍稀材料浇灌出了一个浑圆形,直径千万里的巨大阵基。

    在阵基上,密密麻麻的镶嵌了无数珍贵至极的空间属性的宝珠、宝玉等材料。每一颗空间属性的宝珠宝玉旁,都布置了一座专门的防御空间潮汐反噬的仙阵。帮助这些空间材料抵挡撕裂空间的反震力道。

    琳琅满目,珠光宝气。花家为了这座举行的大阵耗费无数,花家无数年来积攒的全部家当,都砸进了这一座大阵。甚至他们趁乱,趁着帝喾舰击杀诸位仙帝,击杀众多道祖,引得仙庭大乱的机会,搬空的整整三千座仙庭宝库的所有材料,也都砸在了这座大阵上。

    在这座规模大得惊人的空间阵法核心。赫然是一千零八十件顶级的空间属性的大罗道器作为阵眼。而核心的阵基,则是十八件灵宝级的空间属性的至宝。

    整整八百名花家的高阶大罗金仙带着数量众多的金仙盘坐在大阵正,他们负责掌控这座大阵,控制这座大阵的法力流动。这些仙人清一色都对空间仙法有着极其精湛的造诣,他们是花家对空间仙术掌握最为精深的仙人。

    当花清风、花流云来到这里的时候,整座大阵都已经布置妥当,他们从花家库房取出的最后一点材料。也都填进了这座大阵,终于让这座大阵功德圆满。

    集了数亿花家族人本命精血和仙魂的血色宝珠被放置在了大阵核心处,花家的血脉隐藏了命运神族的血脉,这些精血和仙魂将作为某种空间道标,找到极其遥远的地方和他们遥相呼应的存在。

    在距离神煌战场大概有帝喾舰半个月的航程,一处面积极其广大的浮空大陆上。无数的神灵和他们的后裔密密麻麻的站在广袤的大地上。在他们的前方,是一个边长万里的血池,血池血浆翻滚,无数命运神族的神灵后裔被斩杀,他们的全部血浆都被注入了这个血池。

    血池内有一颗血色宝珠在熠熠发光。这颗宝珠闪烁的频率,和极其遥远的仙庭西南仙域另外一颗血色宝珠的频率一模一样。二者就好像一颗心脏在跳动。释放出让人心悸的邪魅力量。

    “总算要开始了。”花清风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他淡然道:“命运神族,预言神系,还有和我们交好的,在那份契约上签署了名字的三十七个神族。”

    “至于其他人,爱死就去死吧。”花流云冷厉的冷笑着,他低沉的咆哮着:“当年就是因为他们的贪婪,才导致我们连带着他们一起被驱逐。无穷无尽的寿命?整个天地的掌控权?”

    狠狠的跺了跺脚,花流云阴声道:“一群连自己的来历,连自己的根源,连自己身上背负的仇恨都能遗忘的蠢货。他们真的把自己当做了神?一群不知道死活的东西,就让他们在无边无际的鸿蒙凋零吧。”

    花清风笑得很残酷,他眯着眼,淡然道:“算算时间,没有世界本源气息的注入,没有一个世界本源生命力的补充。用不了多少年,那些留在鸿蒙之的蠢货,都会彻底枯朽。天人五衰,彻底灭绝,真是可怜。”

    花流云抬头看着天空,他出神的看着天空,看向了无穷远的地方。

    他的目光越过了远在无穷鸿蒙虚空的神煌战场,远远的超过了神煌战场所处的距离。

    那是一个极其遥远,遥远到无法形容的距离,遥远到就连帝喾舰都要花费量劫级的岁月,才能赶到的地方。那样的遥远,那样的莫测,这样的距离就算是他们这样古老而强大的神祖,都会感到绝望。

    “他们忘记了,我们的希望不在这里。”花流云轻叹了一声。

    “开始吧。”花清风轻轻的哼了一声:“杀光所有的仙人,杀光所有的……长生种。”

    巨大的法阵开始颤抖,这颗修士星球附近的七颗太阳同时喷出夺目的强光,七条粗有万里的炽烈火柱从太阳核心处喷了出来,沉甸甸的没入了法阵核心。

    空间剧烈的震荡着,强大得让道祖都不敢靠近的空间波动向四周扩散开,虚空立刻被撕开了一条高有百万里宽有万里的裂痕。血色宝珠急速的闪烁着,一根极细的血色光线从宝珠内射出,穿透了虚空,向着彼岸的另外一颗血色宝珠,向着另外一颗囤积了无数命运神族血脉之气的血色宝珠延伸了过去。

    虚空被撕开,血色光线在无穷无尽的虚空向前延伸了整整七天七夜。最终血色的光线碰触到了另外一端的血色宝珠。两颗宝珠同时爆裂开来,一团血色的强光扩散开来。一片血色在大阵撕开的空间甬道扩散开来,让整个空间甬道都染上了一层浓郁的血雾。

    以命运神族的血脉之力为指引,以这座耗费无数的大阵为基础,花清风、花流云借用花家的力量,在无穷无尽的鸿蒙虚空,开辟出了一条从神煌战场直达仙界的单程通道。

    虽然早就有了成算,但是花清风、花流云真个看到这条甬道成型的时候,他们依旧觉得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两下。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他们相互望了一眼,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一如所料,果然成功。天要诛仙,他们,只能被灭。”

    神煌战场旁的那一片大陆上,无数神灵和他们的后裔同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他们兴奋欲狂的举起了无数的兵器,排列着整齐的队伍。向着面前的宽达万里的空间裂痕走了进去。

    血色的空间裂痕就好像一张怪兽的大嘴,轻轻松松的将无边无际的神灵大队人马吞没。

    花清风、花流云静静的等待着,静静的等待着。

    他们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被流放去鸿蒙虚空的神灵一族……不,不是神灵一族,仅仅是命运神族以及另外三十七个神族的回归。

    他们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等待了一天一夜,随后伴随着沉闷的战鼓声,命运神宫慢的从那空间裂痕飞出。无数的命运神族的神王、神帅、神将站在命运神宫上,感受着仙界浓郁的天地灵气,同时发出了疯狂的呐喊声。

    命运神宫悬浮在这颗修士星球的上空。天地灵气不断的注入这座巨大的宫殿。

    这是命运神族在太古时代,为了对抗仙人联军而锻造的最强的战争工具。经历了无数鸿蒙、混元级大能的疯狂进攻,这座命运神宫依旧维持了一小半的战斗力。

    此刻,在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补充下,命运神宫表面斑驳的、残损的部位开始闪烁出刺目的光芒。命运神宫开始了神奇的自我重生,那些残缺残损的建筑通过吸收天地灵气,就这么凭空生长了出来。

    那些身负重创,无数年来在鸿蒙之没有任何回复希望的神灵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仙界的天地灵气,一股崭新的生命力在他们的体内突然滋生。

    ‘嗤嗤’声不绝于耳,神灵们的体表有各色光芒流转,他们的皮肤下有大量的污血带着刺鼻的腥味喷射出来,一层一层的死皮不断的从他们身上脱落,他们就好像蛇蜕皮一样回复了生机。

    “世界的本源之力。”花清风看着这些正在急速恢复的神灵,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种滋味,真好。”花流云同样出神的看着这些急速恢复的神灵:“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感受到这种快乐,这种重生的快感的。”

    “嗯,我相信,有这么一天。”花清风淡然道:“我们都犯下了错误,我们都违逆了曾经的许诺。”

    “我们一族,背弃了我们的诺言,所以我们被驱逐去了鸿蒙虚空。”

    “而人类们,他们同样背弃诺言,所以现在轮到他们来接受惩罚。”

    “我们要恪守本分,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都要遵守规则。”

    “毕竟,我们只是这一片天地的过客,我们只是客人,我们托庇于这一方天地,我们并非这天地之主。”

    兄弟两轻轻的感慨着,他们背着手,看着命运神宫越飞越高,逐渐的飞出了这颗修士星球的大气层。

    “我们一族,其实,我们连自己的命运都无法把握,我们怎么敢奢谈‘主人’这个词?”花清风讥嘲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我时刻在提醒我自己,我们只是……”

    “我们只是造物。”花流云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兄弟:“我时刻谨记这一点。所以当我族被驱逐的时候,我答应了金蝉儿的条件。所以,我族才有机会,重返这一方天地。”

    “世间有永恒不灭者,但是绝对不是现在的我们。”花清风讥讽的看向了远方,看向了仙庭的方向。

    “这些仙人不懂这个道理,所以那些高高在上的鸿蒙强者,消失了;那些强大无比的混元强者,消失了。”

    “所以现在的仙界,就连大罗金仙极限的存在都越来越少。他们的前方,已经没有路了,他们,再也找不到前进的道路。”

    “他们还有一条路,但是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乐意去走。”花流云握紧了双拳,大声的咆哮着:“那些仙人绝对不会选择这条路,所以,我的孩们,命运一族的……不,托庇在命运法则之下,依靠盗取命运之力苟延残喘的‘造物’们啊,让我们帮助那些仙人,选择他们的道路!”

    黑白二色神光冲天而起,花清风厉声喝道:“所有‘造物’一族的战士们,冲出去,杀!”

    “杀光你们所见的所有‘长生人’,杀光你们所见的所有‘长生种’,杀光你们所见的,所有的灵魂修炼者!”

    “杀光他们,彻底消灭他们。”

    “捣毁他们的宗门,摧毁他们的家族,毁灭他们的传承,灭绝他们的苗裔。”

    “但是谨记住,我们只是这一方天地的清洗者,我们不能伤害任何一个‘人类’。”

    “谨记住我们曾经的教训。”

    “不要伤害任何一个人类。”

    帝喾舰在仙庭大杀四方,罗睺带着无边魔军闯入仙界。

    在仙界销声匿迹无数年的神灵一族的联军,突兀的从仙界西南地域冲出,以洪水之势,横扫仙界。

    仙界群仙闻风丧胆,仙界顿时有山雨欲来、风雨飘零之势。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