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八十七章 逐月道祖(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八十七章 逐月道祖(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继续来点推荐票吧!

    ***

    万法不沾,万劫不灭。

    妫树德、妫树义、大化上人等位道祖几乎要疯了。

    真的是功德圣体,真的是无量功德凝聚的功德圣体。自身没有强大的实力,却和天地融为一体,举手投足就有天地无穷巨力随身,一念一言都能爆发可怕的神通秘法。

    这就是功德圣体,不需要自身有任何道行神通,就自然而然天人合一、掌控天道的功德圣体。

    灭魂天罗无数暗绿色的眸疯狂喷射出惨绿色的光线,犹如疯狂的打在转轮尊者和一的功德光轮上。但是绿色的光线还没碰到他们的功德光轮,只是被功德明光一照,就骤然崩塌粉碎。

    功德明光向四周急速扩散开去,所到之处灭魂天罗喷出的绿色光雾支离破碎急速瓦解,再也不成气候。灭魂天罗感受到了功德明光对自己的强大威胁,他发出凄厉的悲鸣声,摇晃着身躯想要逃走。

    但是妫树德、妫树义同时口诵真言令咒,强行勒令灭魂天罗留在原地,继续发动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但是功德圣体,真的是功德圣体,灭魂天罗恶毒、狠辣的攻击,居然对那两条金灿灿的人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功德圣体,天地赐予无穷功德,凝聚而成的至高法体。

    他们受到整个天地的庇护,所有的天地法则都无法伤损他们分毫。火焰烧不掉他们一根头发,陨星伤不了他们一寸皮肤。大刀利剑刺不进他们的身体,恶毒的诅咒碰触不到他们的灵魂。

    只要是这个天地。这个鸿蒙世界演绎出的天地法则,就无法伤损功德圣体分毫。

    或许传说的鸿蒙大罗金仙,那些道圣级别的大人物,他们有了跳出鸿蒙世界的禁锢,脱离鸿蒙世界的约束,能够扭曲和破坏天地法则的实力。或许只有那种人,才有可能伤损到功德圣体。

    但是妫树德、妫树义他们,显然并没有这样的力量。

    灭魂天罗是先天灵宝。这是来自于先天的强大宝物。但是灭魂天罗也是寄生在鸿蒙树上诞生,他是因为鸿蒙世界的滋生而成型。虽然他是先天灵物,但是他的所有攻击、所有破坏,所有用来杀伤人的道则,其实都烙印在了鸿蒙世界的核心内。

    所谓先天,灭魂天罗依旧是鸿蒙世界的附属衍生品,所以他就无法伤损功德圣体丝毫。

    得到整个天地的庇护。灭魂天罗就算是所有的眼眸都挤干了,所有眼眸都爆裂炸开了,也不可能伤损到转轮尊者和一。

    妫树德、妫树义只是不甘心认输,他们不愿意相信冢鬼道祖有这样的造化,居然有两个凝成了功德圣体的存在来救援他,让冢鬼道祖从他们的手上逃出生天。他们抱着万一的想法。想要继续攻击,想要赌一把,或许这并非功德圣体,他们依旧有杀死冢鬼道祖的希望。

    但是转轮尊者和一脑后功德光轮照彻天地,功德明光所过之处一切绿色光雾全部被转化为纯粹的天地灵气悄然消散。到了最后。功德明光直接找到了灭魂天罗的本体上,温柔的功德明光却好似变成了温度极高的激光一般。烧得灭魂天罗‘吱吱’作响。

    无数绿色的眼眸刚刚睁开,就被功德明光烧得爆裂成漫天绿色的粘稠浆汁。

    灭魂天罗在真言令咒的催动下,不断压榨全部的潜力,疯狂的滋生新的眼眸。但是功德明光正好是灭魂天罗这种邪门灵宝的克星,光芒所过之处,无数眼眸一个接一个的炸开,灭魂天罗发出凄厉的鸣叫声,偌大的灭魂天罗急速的向内坍塌收缩,很快就变成了一张尺许方圆的网罗。

    妫树德手一招,灭魂天罗带着浓浓的绿烟,一路翻滚着落入了他的手。

    妫树德感受着灭魂天罗发出的哀鸣,感受着他受到重创的本体,他声嘶力竭的怒吼谩骂。但是他的咒骂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两条功德光龙带着惊天的龙吟声向他撞了过来,狠狠的撞在了他的手上。

    一声凄厉绝望的惨嗥,灭魂天罗被撞得支离破碎,在妫树德的手上迅猛的炸开。

    先天灵宝被彻底摧毁,瞬间爆发出的威力化为一团惨绿色的小太阳,将妫树德的身体整个笼罩在内。妫树德凄厉的尖叫着,他的身体剧烈的蠕动着,一重一重的护身仙光不断冒出,却被绿色的强光一层一层的腐蚀吞没。

    堂堂道祖级的存在,就连最后一样保命的本命道器都还没来得急祭出,就被灭魂天罗吞噬,和崩解的灭魂天罗同归于尽。妫树德的身躯在墨绿色的强光悄然消失,强大的仙魂也随之灰飞烟灭。

    一道道长达万亿里的精纯灵气从妫树德陨落之处飘然扩散开来,化为长风呼啸着吹过了蛮荒仙域的虚空。闪耀着淡淡灵光的灵气长风所过之处,被灭魂天罗掠夺一空,已经化为荒漠的修士星球上,无数绿草纷纷生长,更有树苗从地下钻出,短短几个呼吸间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这一方被摧毁的虚空,除了不见活人的影,花草树木和自然环境,已经在急速的恢复。

    “树德!”妫树义嘶声尖叫起来,他惊恐的看着妫树德陨落之地,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冢鬼,这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树德堂兄他苦修三千量劫,这才跻身道祖之境。”

    “不得不说,他的修炼速度够慢的。”冢鬼道祖冷笑连连的嘲讽着:“三千量劫,一头野猪都能修成道祖的,他耗费这么漫长时间才踏足道祖之境,你还好意思吹牛?”

    妫树义气得火冒三丈。他怒啸一声祭起了一柄光芒四射的血色长剑,正准备和冢鬼道祖拼命。但是他看了看转轮尊者和一脑后的功德光轮。感受了一下他们身上散发出的和天地隐隐相通的恐怖气息,妫树义一个转身,带起一道流光就走,甚至顾不得招呼大化上人和另外三尊道祖。

    在妫树义看来,冢鬼道祖居然有两位修成了功德圣体的人相救,这事情远比自己留在这里拼命来得重要。他必须将这个重要的情报汇报给自家的那几位真正主事的老祖,甚至唤醒那几位已经闭关苦修了好些年,对妫树义而言都属于老怪物级别的活祖宗。

    妫家要掠夺第一世家的本家气运。掠夺人皇血脉凝聚的无上气运,从而登上万界巅峰,成为整个鸿蒙世界至高无上的统治者。这等丰功伟业不能有任何的意外出现,妫树德的死,灭魂天罗的毁灭,这就是意外。妫树义必须将这些意外汇报给本家,他必须离开这里。

    至于说大化上人和另外三尊道祖的死活么……

    他们又不是妫家人。他们的死活和妫树义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群闻到了香味,想要凑上来讨几根骨头啃的走狗,这种走狗,哪怕是道祖级的走狗,妫家也不觉得他们有多珍贵。

    妫树义施展开妫家秘传的飞火流星遁法,身形化为一道夺目的流星。带起一条长有万里的流光,眨眼间就横跨大半个星域,眼看就要消失在茫茫虚空。

    但是斜刺里殷血歌掌控着血魇舰,以远比妫树义快出十倍的速度呼啸着撞了过来。

    血魇舰是血妖一族的传承灵宝,除开体积没有帝喾舰巨大。防御力和攻击力没有帝喾舰恐怖以外,单纯从速度上而言。血魇舰甚至比帝喾舰还要快了许多。

    这种传承自太古时代的灵宝,曾经作为鸿蒙道圣级别存在的座舰,他的速度根本不是现在的大罗金仙,哪怕是自称为道祖的大罗金仙所能比美的。

    带着滚滚血浪,血魇舰发出兴奋的啸叫声,带着浓郁的血光狠狠的撞在了妫树义的身上。

    虽然比帝喾舰的体积小了许多,但是血魇舰毕竟也是长达百里的巨舰,妫树义被血魇舰狠狠的撞击,就好像一颗大西瓜砸在了一粒芝麻上。

    一声惨嚎,妫树义的护身仙光纷纷粉碎,他身上的大罗道器抵挡不住先天灵宝的撞击纷纷粉碎,那些已经滋生出灵智,和生人无异的大罗道器无不发出凄厉的哀嚎声。

    作为一个纯粹的法修,妫树义的**可不怎么结实。但是就算妫树义是一个依靠锻炼**而证道的体修道祖,他的身骨也没办法和先天灵宝相提并论。

    血魇舰重重的撞在了妫树义的身上,他的仙体就好像铁锤下的一块棉花,轻易的扭曲变形,偌大的身躯被挤压成了一片薄薄的血肉,几乎将整个血魇舰的船头都包裹了起来。这一片薄薄的血肉很快炸裂开,无数紫金色的血肉漫天飞洒,然后在恐怖的冲击力的撕扯下彻底雾化。

    “饶命!”妫树义的仙魂还勉强存在了万分之一个弹指的瞬间,他的仙魂被血魇舰船头的血光死死的禁锢着,他惊恐而绝望的抬起头,看着站在血魇舰船头的殷血歌,嘶声哀嚎着。

    殷血歌静静的看着妫树义的仙魂,万分之一个弹指的瞬间对于凡人而言根本无法感知,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境界的存在,只要他们愿意,他们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进行极其复杂的交流。

    “血歌老祖,饶命啊!”妫树义已经顾不得体面,顾不得体统。从血脉辈分上而言,殷血歌的确是比他高出了两万多代的老祖宗。但是一直以来,仙界的妫家族人们,他们何曾将来自鸿蒙本陆的第一世家的族人当做自家人?

    更何况是殷血歌,这个身上流动着血妖血统的混血儿,妫树义更是曾经讥嘲殷血歌的存在是对整个妫家的极大侮辱。妫聖一次一次的对殷血歌下杀手,这其就少不了妫树义的推波助澜。

    但是面对着死亡的阴影,妫树义直截了当的哀求殷血歌这位‘老祖宗’饶命。

    为了活下去,妫树义甚至可以跪在殷血歌的脚下痛哭流涕。哪怕为他做一条狗?

    修炼到今天,拥有无穷无尽的寿命。拥有无穷无尽的奢华享受,高高在上享受亿万仙人的膜拜,一言可以主宰漫天星辰的生死存亡。这种感觉,太美好了,妫树义不愿意死。

    “老祖,你是在叫我?”殷血歌耸耸肩膀,轻松的笑了笑:“我还年轻,一百多岁呢。你都修炼了几千个量劫了,一个量劫就是五十几亿年,哇,你比我老好多。你叫我老祖,我受不住啊,会折寿的。”

    讥嘲的笑了几声,血魇舰的船头向前碾压了下去。妫树义的仙魂突然炸开。

    殷血歌眸里枯黄色的灵光闪烁,血魇舰船头前的天地法则突然扭曲。所有的最基础的五行法则,所有最根本的法则体系都荡然无存,只有最纯粹的死亡寂灭之力存在。

    妫树义的仙魂崩解,他的所有记忆、所有知识都化为一缕青烟,再也不复存在。他庞大的仙魂化为一道道精纯的天地灵气。化为长达万亿里的灵气狂风,呼啸着吹遍了整个蛮荒仙域。

    蛮荒仙域内无数个星球上的天地灵气的浓度骤然飙升了数倍。

    一尊道祖,他漫长的修炼过程,他体内每一个细胞囤积的天地灵气,都堪比数万颗修士星球所能产生的全部灵气。当一尊道祖陨落。当他体内的所有灵气全部反馈天地,他陨落附近的星空。就能得到极大的好处。

    蛮荒仙域上草木滋生,飞禽走兽雀跃欢呼,他们都感受到了自然界的美丽变化。那些修士星球上的凡人更是突然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他们浑身清爽健朗,他们体内所有的病根都被洗荡一空,他们筋骨强健的走出了家门,下意识的看向了道祖陨落的方向。

    “妫道友!”大化上人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

    妫树德、妫树义居然这么轻松就被斩杀,大化上人更是认出了血魇舰,他的心不由得一阵慌乱。

    血魇舰,居然是血魇舰。大化上人深知血曌仙朝的恐怖,这可是仙界有数的大势力,是仙界最顶尖的妖族势力。血魇舰几乎就是血曌仙朝的象征,难不成有血曌仙朝的核心存在,卷入了这一场风波?

    走,快走,用最快的速度逃走。大化上人顾不得他和冢鬼道祖一辈的恩怨纠缠,他头顶一道本命仙符荡起无边灵光,卷起无边祥云瑞霭,一路飘飘荡荡的向彝宗老巢的方向直线遁去。

    冢鬼道祖哪里肯放过大化上人,这个和他纠缠了一辈的老对头,居然纠集妫家的道祖,带着灭魂天罗这样的歹毒灵宝来埋伏他,差点将他大的魂飞魄散,这种事情如何忍得?

    长啸一声,冢鬼道祖踏着一朵小小的云团,一个跟头翻了出去,眨眼间就追到了大化上人的身后。

    大化上人的遁光固然是仙气萦绕、宝相庄严,大有一派宗主应有的风范,但正是因为他的遁光太过于繁复、繁琐,所以他的遁光速度并不是很快。而冢鬼道祖脚踏云团,简简单单的飞身追来,他的遁光简单到了极点,所以他的速度远比大化上人快得多。

    几个闪身腾挪,冢鬼道祖追到了大化上人身后,尊分身抓起种仙兵,狠狠的砸向了大化上人的仙体。大化上人惊怒交集的大声呵斥:“冢鬼,你莫非真以为我怕了你?”

    手拂尘左遮右挡,大化上人一边逃跑,一边施展仙法勉强抵挡着冢鬼道祖的攻击。

    但是他本身就比冢鬼道祖弱了一截,加上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着逃跑,哪里还能抵挡得住?

    几个眨眼的功夫,大化上人就挨了好几下重的,他身上裂开了好几条深可及骨的伤口,大量鲜血不断喷出。冢鬼道祖得意的放声大笑,他厉声喝道:“大化,你刚才的嚣张劲儿呢?”

    大化上人吓得脸色铁青,他加快了遁光,收起了遁光的诸般异象,倾尽全力的全心全意的逃走,再也顾不得摆弄他那道祖的仪仗威严。但是冢鬼道祖紧紧跟着他,丝毫不落后的一路狂攻猛打,打得大化上人苦不堪言。

    另外三位围攻冢鬼道祖的不知名道祖也想遁走,但是他们刚刚一动,转轮尊者、一就已经迎了上去。无边功德明光照耀周天,无数功德光龙向着他们缠绕了过去,四周一切天地法则都被功德之力驱散,三尊道祖无奈的咆哮了一声,就被无边无际的功德明光彻底淹没。

    极远处,一轮直径千里,明净如玉的月光微微一闪,一个闪动就跨越了整个星域,一个跳动就好几个星域被丢在了后面,以一种让人惊悚的高速向着这边赶来。

    隔着极其遥远的距离,隔着数百个星域的距离,这一轮月光却是让人清晰可见,就算是凡人都能清楚的看到这一轮月光的身影。

    “是你?”大化上人惊慌的大叫了起来:“我彝宗和你们散修联盟……”

    “无冤无仇嘛。”那一轮月光一闪而过,瞬息间掠过了大化上人的身体。

    月光一道长达千里的玉色长虹席卷而出,将大化上人的头颅一剑绞了下来。

    一个圆乎乎、胖墩墩的老道人从那突然收敛的月光跳了出来,一把拎起了大化上人的头颅。

    “冢鬼老鬼,你还没死啊?早知道你不死,我就懒得赶这么快奔命了。”

    “嘿,嘿嘿,仙庭已经乱了,我们,也该让仙庭更加乱一把了吧?”

    冢鬼道祖深深的看了老道人一眼,缓缓点了点头:“逐月道祖,你倒是来得及时。也该,乱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