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转轮证道(仅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八十五章 转轮证道(仅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今天只有一更,求大半天休息时间。

    最近外务略多,猪头体重太大,同样的路程,消耗的热量和功率都比别人大一截,所以想休息个大半天的。

    同时,最近几天的章节会是一个转折的开始。

    一个大的转折,需要多多筹划一下,求休息一下滚烫的脑细胞。谢谢大家了。

    ***

    血魇舰下方,一座仙庭铸造的飞天军城喷吐着浓烟烈火,逐渐向一颗修士星球坠落。

    这座飞天军城是蛮荒仙域外,仙庭最后一道防线。城内驻扎了十二金仙,八百天仙,三千地仙,精锐仙兵十万有余。当血魇舰到达的时候,这座军城的统领悍然带领麾下将士拦截殷血歌一行,却在短短三个弹指的瞬间被击溃。

    幽泉一座冰山砸下,盻珞黑白二色骷髅举起军城一阵乱晃,再加上帝锦手持一柄巅峰道器级的仙剑当头一劈,这座军城就被打得土崩瓦解。

    前方再无阻碍,血魇舰带起一道夺目的血光,轻盈的遁入了蛮荒仙域。

    到了这里,作为冢鬼道祖的亲传弟,殷血歌可以随意的使用斗战万灵宗在这里架设的各处秘密传送阵。也就是三天时间,殷血歌他们就来到了血海神教的地盘上。

    高空,一颗长达二十万里,宽有两万里上下,形如眼眸的天之裂痕悬浮在一头顶,滚滚功德之气倒卷而下,犹如三千条天河粉碎了河坝。带着隆隆天地妙音呼啸滑落。

    一周身功德宝光闪烁,无穷无尽的功德之力凝成了降魔杵、伏魔剑、莲花杖、金刚杵、大明轮、烈火轮、七宝轮、功德轮、火绣球、火莲花、火如意、光舍利等等佛门宝器。乱杂杂的起码有数十万件围绕着她盘旋飞舞。

    在一身后,无穷无尽的血海神教的教众弟犹如潮水一样翻滚而来,他们拍打着黑漆漆的或者暗红色的蝠翼,发出惊天动地的翅膀轰鸣声,大呼小叫着随着一的指挥往来冲突。

    彝宗和妫家派来铲除血海神教的,除开领队的十三位大罗金仙,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仙人、修士上百万。毕竟血海神教盘踞的地盘地域广大,不可能什么事情都由压阵的大罗金仙亲自出手。所以妫家和彝宗还是出动了不少打杂的仙人、修士。

    但是现在这些仙人、修士正在被摧枯拉朽般歼灭。

    没人能够抵挡一的轻松一击,更没人能够承受血海神教弟们潮水一般源源不断的攻击。妫家的党羽,彝宗的门人,他们的防线在短短两天内被打得稀烂,如果不是一并不想对这些土鸡瓦狗出手,他们早就被彻底歼灭了。

    饶是如此,面对血海神教无数血妖的冲击。妫家和彝宗的大队人马依旧陷入了毁灭的边缘。

    当血魇舰带着滚滚血浪凌空掠来,杨鼎带着众多心腹将士从背后给了他们狠狠一击后,这些妫家的党羽、彝宗的门人弟顿时彻底崩溃。

    无数仙人、修士跪倒在半空,诚惶诚恐的乞求殷血歌的宽恕。无数血海神教的弟欢呼雀跃着冲上前去,将这些仙人、修士身上的最后一个铜板都刮得干干净净。

    幸好主事的人是一,这些血海神教的弟还不好意思做得太出格。如果是杨鼎在这里负责的话。估计这些来袭的仙人、修士们的内裤都要被扒得干干净净。

    毕竟修士们也就罢了,这些仙人身上的内裤可都是品质不错的仙器啊。

    殷血歌远远的就向一笑了笑,被无量功德之光环绕的一却连笑一笑的心情都没有。她无比严肃的一个闪身就到了殷血歌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掌:“殷血歌,姑奶奶我这是出什么毛病了?这天地是要崩溃了么?怎么姑奶奶我杀一个小小的地仙。都有无穷功德落下?”

    这两天,一真的是痛快并痛苦着。

    她亲手击杀了一群来袭的仙人。但是这些仙人死亡后的状况很是不对劲。如果说击杀一个大罗金仙,这个大罗金仙作恶多端、无恶不作的话,天地降下无穷无尽的功德,对一是一种嘉奖,她倒是能够接受。

    但是她击杀一个小小的地仙,却依旧有数量巨大的功德落下,这简直就太耸人听闻了。

    一个地仙,他哪怕从出生起就无恶不作、就欺男霸女、就横行霸道、就杀人放火,他能杀多少人?能造多少孽?击杀他能有几点功德?

    但是一击杀的那些地仙,有好几个身上甚至还有点点功德之光闪烁,证明他们并非为非作歹之人,反而曾经积德行善有功德随身。但是这些有功德随身的仙人被她杀死后,居然都天降功德,将一的功德光轮推得越发光芒万丈。

    所以一惶恐了,她一见到殷血歌,就立刻冲了上来,抓着他想要询问一个详细。

    看着神色有点不对的一,殷血歌只是笑个不停,他眯着眼很轻松的笑着,笑得一的脸蛋一阵阵的发黑,最后她干脆在掌心凝聚了一颗金色的佛门降魔神雷,作势要砸在殷血歌的面门上。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

    望着一严肃的面孔,殷血歌淡然道:“一,你不是说,你的前世宿慧告诉你,你的证道机缘就在我身上么?这就是你的证道机缘了。机缘到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好害怕的?”

    一不知所以然的看着殷血歌,很久以前,她初见殷血歌的时候,她的前世宿慧的确是告诉她,她的证道机缘就在殷血歌身上。但是当今天,殷血歌确实的点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却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

    证道的机缘?如何证道?

    成就佛陀就是证道么?成就佛祖之位就是证道么?

    这样的道,和仙人的道。和其他流派的道,除了力量的外在表露不同,内在核心却是一般无二。这样的道,有意义么?是她一追求的道么?无数次的轮回,无数次的挣扎痛苦,换来的,是这么稀里糊涂的,不明所以然的证道么?

    一手的降魔神雷没能丢出去。血魇舰内一道奇异的气息涌了出来。

    转轮尊者宝相庄严的缓步从船舱内走出,他向一望了一眼,再向殷血歌看了一眼,然后大声笑了起来:“这位师兄,你着相了。功德来了,收下就是;天下雨了,天放晴了。这是天道;雷霆雨露,都是天恩,只管受着。”

    “我佛门弟,只愁功德不够,谁还怕功德太多?”

    “若是害怕功德太多,你看看那些老贼秃。自从末法之劫后,无数老秃离开仙界,丢下禅林根基,坐镇万佛山,超度幽冥界无数冤魂凶鬼。只求积攒功德。”

    “人家求都求不来的,你唾手可得。这就是你的机缘,这就是你的大道之基。”

    “你害怕什么?彷徨什么?犹豫什么?担心什么?天授不取,反受其害,心安理得,我自居之,世间之事,无不如此。”转轮尊者神色庄严的向一长篇大论了一番,然后他双手一合,从他掌心就有无数柄佛门斩妖剑乱杂杂的飞了出来。

    这些斩妖剑一出,那些跪地投降,纷纷向血海神教众多教徒弟哭喊求饶,差点连内裤都被扒拉下来的仙人修士们,就只看到眼前一道金光闪过,头颅就被飞剑斩下。

    转轮尊者禅法高深莫测,飞剑过处仙人的仙体粉碎,仙魂也被炼化。

    仙体、仙魂纷纷崩解,被一股轮回之力碾压,化为精纯的天地灵气反哺天地。就听得高空一声巨响,那巨大的天之裂痕,无数道功德光龙纷纷落下,迅速没入了转轮尊者的脑后。

    转轮尊者乃佛门败类,是佛门叛徒,他身上是一丝半点功德之力都没有的。他虽然以无上魔功,依旧能够演绎出佛光灿烂无边佛土,但是他的骨髓里都是魔气升腾,实实在在的走入了魔道。

    但是这些功德光龙不断落下,迅速在他脑后交织出一道功德光轮。浑厚纯净的功德之力涌入转轮尊者的身体,犹如滚烫的铁水冲进了冰冷的冰雪雕像,转轮尊者的四肢百骸不断有黑色的粘稠气流喷出,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大片冷汗不断从他毛孔渗出。

    可怜转轮尊者,功德之力等于是在彻底化去他这些年的苦功,将他的魔、佛兼修的功法基础消融一空。他已经距离道祖境界只差一步,他的所有修为根深蒂固,和他完全融为一体。

    这种强行将他的修为从他体内洗练出去的痛苦,无疑是敲骨吸髓,远比抽空他的骨髓带来的痛苦更甚。

    但是转轮尊者满脸是笑的长声诵佛,他不断的念诵佛门的功德经,任凭一道一道紫金色和苍黄色纠缠的功德之力在他体内进进出出,将他体内无边无际的佛魔交缠的黑气金光冲刷出来。

    渐渐地,转轮尊者的**上出现了大片的老人斑。

    他的道行和法力修为正在被功德之力洗去,而他正在主动配合,主动吸纳功德之力冲刷身体,将他无数年来苦苦修持而成的无上神通化去。因为道行法力不断流失,他正逐渐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而到了他这个年纪,他其实早就应该骨肉成泥了。

    失去了佛门禅功,失去了无边佛力,转轮尊者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而普通人类,是不可能活上无数个量劫的,短短百年,他们就尘归尘、土归土。

    但是转轮尊者丝毫不畏惧的双手合十,静静的念诵着经。他的形容越发的枯槁,他的生命力正犹如风烛火一般急速消散。他微微笑着,他身边突然有无数朵莲花绽放,每一朵莲花都有一处佛国,每一座佛国都有无数的信众和佛正在念诵经。

    “原本以为是证道的基础,今日才知道。是无量的负担。”转轮尊者看着一朵朵绽放开的佛国,微笑着向殷血歌五体投地的跪拜了下去:“今日。拜托给道友了。”

    殷血歌看着转轮尊者,突然‘嘿嘿’一笑:“你倒是聪明。”

    转轮尊者温和的看着殷血歌,他淡然道:“妫家道祖都陨落了,青丘家的老祖宗也被击杀,那两位招惹不得的老怪物都从域外返回,这天地间的大变,贫僧也有几分神通,多少领悟得。”

    “看看佛门那群老贼秃。他们这些年几乎放弃了在仙界的争权夺利,就连仙庭根基都放弃了,一门心思跑去幽冥界超度亡魂积攒功德。哈哈哈,我终于知道了他们在干什么。”

    转轮尊者站起身来,手舞足蹈的笑道:“他们想要无穷功德,天地巨变,他们要以功德为舟。驮负着他们的不坏金身,度过那无穷无尽的苦海深渊。但是这事情,如何可能呢?”

    “所谓功德……只是这鸿蒙世界的认可。”转轮尊者沉声道:“所谓功德,就是这鸿蒙世界最根本的本源之力。”

    “有无穷功德,就有无穷之力。有无穷功德,就有无穷寿命。”转轮尊者双手合十。向那些佛国莲花望了一眼,淡然笑道:“贫僧已经找到了证道根基,虽然取巧,却是正道。只是可怜贫僧这些信众。”

    殷血歌看了看那些佛国密密麻麻天数字般的信众和佛,他们已经失去了肉身。只是单纯以灵魂的形态存在于佛国之。而且他们被佛国庇护,却也被佛国禁锢。他们无法转世轮回,除非佛国泯灭。

    但是转轮尊者并没有达到那种真正普度众生的地步,他的佛国泯灭,这些佛、信众,也都随之寂灭。

    “毕竟是左道旁门。”殷血歌晒然一笑,他体内一道青黄二色的幽光喷出,这些佛国尽数被他吞入体内。滚滚血海被那一株越发膨胀的树影禁锢在树根附近,二十四诸天、三千大陆、两大世界的力量都在滋养这颗大树的生长,此刻转轮尊者献出的无数佛国的无量佛、信徒,他们也都被纳入了血海。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血歌体内的大树虚影一阵明亮,隐隐有凝成实质的征兆。

    而殷血歌的灵魂,则是逐渐和树干相容。在他的灵魂边缘,有一枚树果的虚影悄然出现,好似要将他的灵魂装进这树果一般。

    转轮尊者满意的叹了一口气,他的金身法体突然崩解,他千锤百炼的不坏金身崩溃,化为滚滚天地灵气融入四周天地之间。无量功德注入他的身体,用功德之力为他凝聚了一具气息和凡人相似,但是隐隐有功德金光流露出来的功德金身。

    转轮尊者手舞足蹈的大笑起来,他看着一笑道:“得了,得了,那些老贼秃千辛万苦不能得的东西,贫僧得了。哈哈哈,真正的功德金身,被天地认可的功德金身,由天地加持的功德金身。”

    “天地不灭,金身不毁;天地不崩,真灵不灭。”转轮尊者傲然笑道:“什么大罗,什么混元,什么鸿蒙。若他们超脱不了这一方天地,在贫僧面前,都是土鸡瓦狗,都是笑话一般。”

    一呆滞的看着近乎疯狂的转轮尊者,她皱着眉头,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转轮尊者的法体崩溃,道基崩溃,按理说他应该是死了的。但是他以功德之力凝聚功德金身,虽然这功德金身的气息和凡人一般强弱,但是他的功德金身内,却又隐藏着一股让人恐怖的恢弘力量。

    这不是转轮尊者自身的力量,而是来自于……

    一突然明白了,她的前世宿慧告诉她的机缘是什么。她也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在这个门槛上卡了这么多时日,却怎么都不愿因轻松跨越过去。

    “真是,这么多次轮回,为谁辛苦,为谁忙?”一看着天空那巨大的天之裂痕,皱着眉头轻轻的摇了摇头:“虽然不明其由,但是……我心说,如此,甚好。”

    一点点金光不断从一体内流淌出来,一的金身法体也开始崩解,她的道行禅力正在急速消散。

    金身法体、禅力修为纷纷蜕化为最精纯的天地灵气,不断补充进四周的虚空。

    殷血歌看着一,看着点点功德之力为她凝聚功德金身。她的功德金身虽然和凡人气息一般,但是她一举手一投足,天地似乎隐隐相合,和她对面的人,都似乎感觉整个天地都向自己碾压了下来。

    “这才是,天地正道。”殷血歌笑看着一,他向一欠身行了一礼:“多谢道友,终于大功告成。”

    一皱了皱眉眉头,她感受了一下由功德之力凝成的功德金身,突然笑道:“我曾经在佛门秘藏见过,似乎太古的某些人皇,他们就是因为积攒功德,所以凝聚功德金身。”

    “但是人皇最终陨落,那都是仙人为之。”殷血歌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周身金光灿烂的转轮尊者和一,回头向着冢鬼道祖卖面的市集方向望了一眼:“两位道友,闲话少说,我回来后,还没来得急向冢鬼道祖请安,不如我们联手走一趟?”

    转轮尊者笑得无比灿烂,他双眸金光四射,狞声笑道:“贫僧正有此意。贫僧现在的状态,很奇怪,似乎浑身空荡荡的,但是似乎又有无穷精力。贫僧很想,找几个不开眼的人狂抽一顿,过过手瘾。”

    一双手合十,宝相庄严的笑道:“降妖除魔,惩恶奖善,本是正理。”

    血魇舰喷吐出一道血光,急速向着冢鬼道祖的方向驶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