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叶功德(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一叶功德(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高峰上,无数朵金莲冉冉飘落。

    一已经到了踏足佛陀境的临界状态,她若是突破心头门槛,就能立地成佛。

    所以她已经有了几分佛陀威能,随着她禅心动处,整个修士星球上所有灵脉全部翻滚起来,无量天地灵气纷纷向她这边汇聚。高空紫气升腾,霞光万里,数量庞大的天地灵气凝聚成一朵朵金莲,每一朵金莲都凝聚了相当于元神境修士苦修十二年才能得到的法力冉冉飘落。

    这手法,就是当年冢鬼道祖对殷血歌做过的手段。

    一如今虽然远不如冢鬼道祖的境界,但是围坐在四周听她讲道的血海神教弟们,他们的实力也不如那时候的殷血歌。每一朵金色莲花飘落在他们身上,他们的身体都微微一震,身体四周突然一阵血气升腾,带着淡淡馨香味的血气冉冉冲上天空,在高山之巅汇聚成一朵巨大的莲花。

    在这些金色莲花,还混杂了一些隐隐带着紫色的莲花。

    这些紫色金色混杂的莲花凌空飘落,逐渐落在那些修为达到了仙人境界的血海神教弟身上。这些莲花每一朵都蕴藏了相当于普通地仙苦修千年才能得到的仙力修为,对于血海神教的天仙和地仙弟而言,这样的仙力提升的机会也难能可贵。

    一每喷出一朵莲花,天地间就隐隐有一缕祥光闪烁。

    一丝一丝只有一自己才能看到的紫金色和苍黄色纠缠的功德之气自天而降,缓缓的融入一脑后的功德光轮。这些年来。一一心一意的为血海神教呕心沥血,不断的想方设法让血海神教发展壮大。

    随着她的施为。天地不断为她降下功德之力,不断融入她的功德光轮。

    短短数十年的时间,一凝聚的功德光轮已经强大得让人震惊。如果她放出功德光轮照耀虚空,她脑后的功德光轮直径足足超过万里,厚达百里上下,内部凝聚的功德之气宛如巨龙一样蜿蜒游动,任何一条功德光龙内的功德之力,都堪比佛门一尊古佛凝聚的全部功德。

    佛门古佛一辈积德行善。普度众生无数人,做了无数好事,所得的全部功德之力也不过和一功德光轮的一条功德光龙相当。而一功德光轮的功德光龙总量何止十万?

    单单以功德而论,现在的一绝对是佛门第一人。问题是一自己都有点惶恐,有点不解,她这些年没做什么事情,她只是为血海神教在出谋划策。偶尔为血海神教的弟们传道**而已。

    想想当年在两仪星仙绝之地,在那幽冥隧道上,一辛辛苦苦好些年,积累的功德寥寥无几。但是她在血海神教才多少年?居然就有了无量功德。

    这功德来得太古怪,来得太离奇,来得一都有点胆战心惊。所以一心头上的那一道儿坎儿。让她无法、不能、不敢、不情愿跨入佛陀境的门槛儿,也有这方面的担心在里面。

    口吐金莲,漫天莲花曼妙,一缓缓说来,为血海神教的弟们剖析他们修炼遇到的各种问题、各种麻烦。为他们指点迷津,指点他们要如何才能更好的修炼。更快的提升自己的力量。

    漫天祥云滚动,高空有紫金色和苍黄色的功德之光化为直径千里的漩涡,一道一道功德光龙宛如飞鸟投林一般,‘哧溜’、‘哧溜’的向着一飞了过来。每一道功德光龙融入一的功德光轮,都有一股玄妙的力量流转她全身,让她的佛门法体越发的精粹强大。

    一苦笑不得的分心感受着自己的佛门法体——她现在依旧是莲台大菩萨的境界,但是她的金身法体在强度上,已经超过了普通的佛门佛陀,甚至一些莲台三品、四品的佛陀,在纯粹的法体上都比她弱了一大截。

    而且普通的佛陀金身法体都是用自己的禅功佛力凝炼而成,哪里像是一这样,纯粹用无穷无尽的功德之力堆砌而成?从品质上而言,一的金身法体,可比普通的佛陀高明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真是,莫名其妙啊!”一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继续集精神,向围绕在高峰四周的无数血海神教精挑细选的精英弟传授大道妙理。

    猛不丁的,一想起了当初在玄天府,气急败坏的殷血歌发誓成立血海神教时的景象。殷血歌赌咒发誓成立血海神教,于是天降无量功德加注其身——但是殷血歌自身已经有无量功德,这再来一份无量功德,与他也没有丝毫的补益。

    或许这一切的根源,都在殷血歌的身上?

    正在一凝神思索的时候,一声低沉的狞笑从高空传来:“这里就是殷血歌那小的老巢。他瞒得过别人,岂能瞒得过我们?这里就是血海神教,他的走狗党羽尽聚在此。”

    另外一个阴测测的笑声遥遥传来:“看似有‘高僧大德’在此讲经论道?奇怪也哉,高僧大德,怎么会和这邪魔外道混在一起?”

    “哪里有什么多废话?全部剿灭了,杀他一个鸡犬不留,灭其党羽,铲其根基,然后屠戮其人,我们就大功告成。”一道紫色仙光在极高的天空一闪,一名身穿猩猩红色道袍的年男凭空闪了出来。

    这道人一出现,他身体四周无数窍穴,就有无数道极细的强光射出。这些细细的强光在高空一阵流转交错,很快就化为一张长有一万两千里、宽三十里的巨大符箓。

    通体犹如美玉雕成晶莹剔透、流光溢彩的巨大符箓一出现,漫天的灵气、仙气纷纷向这符箓涌了过去。一对天地灵气的掌控当即被这一道符箓彻底剥夺,从这巨大的符箓释放出一股可怕的、大罗金仙级的威压。恐怖的压力犹如一座大山当头落下,狠狠拍在了所有血海神教弟的心头。

    无数道血箭喷出。正沉浸在一精妙大道的血海神教弟们措手不及之下,没能来得急有任何的防御,就被这股巨大的压力打得七窍喷血,好不狼狈的倒在了地上。

    那红袍道人是大罗金仙,而且是大罗金仙极其厉害的人物,血海神教的这些门人弟在他看来,就是土鸡瓦狗一般的存在。他只是放出了体内藏着的一道本命仙符,就镇压得无数血海神教弟动弹不得。

    “干脆。连这颗修士星球一并摧毁。”这红袍道人得意洋洋的看着无数在地上翻滚挣扎的血海神教弟,他得意的笑道:“这可是血海神教的老巢,所有凡人,都是他们党羽,都罪该万死。”

    数十道身影从高空逐一闪现,所有身影都散发出大罗金仙特有的气息,他们冷厉的看着地上哭喊挣扎的血海神教弟们。除开红袍道人,其他人没有一个人出手。

    巨大的符箓卷起无边云烟,犹如一颗陨石缓缓的向下方拍下。这是集了一位高阶大罗金仙的全部力量,以他的实力祭出的本命仙符,足以轻松碾碎这一方星空,就不要说这一颗渺小的修士星球。

    所有血海神教的弟都毫无反抗之力的倒在地上。他们甚至连抬头向那大罗望一眼的力气都没有。唯独一抬起头来,她的脑后突然有一道明光闪过,她毫无保留的将她的全部功德明光释放了出来。

    重重叠叠的功德宝轮在一脑后翻滚盘旋,内外共分一百零八重,每一重都有数千条功德光龙翻卷起无数的琉璃天花急速流动。直径超过一万里。厚达百里的功德光轮一现,顿时周天一阵颤抖。所有天地灵气的流动,所有天地法则的运转,都被这佛门前所未有的巨大功德光轮镇压。

    巨大的仙符凭空悬在了那里,再也无法压下去分毫。

    出手的红袍道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脑后那一轮光芒四射,将整个由数百颗修士星球组成的星域都照得纤毫可见的功德光轮。他哆哆嗦嗦的看着那光轮,举止失措的大声问道:“敢问,敢问哪位古佛尊者当面?晚辈,晚辈彝宗大方散人,奉命,奉命……”

    大方散人说不下去了。

    他能说他是奉命来诛杀血海神教的么?他刚刚可是亲眼目睹了,一正在给血海神教的众多门人弟传授大道妙理,显然一和血海神教是一伙儿的。

    如果一只是一位普通的佛门菩萨,杀了也就杀了,以大方散人品大罗的实力和地位,就算佛门再护短,就算佛门再喜欢纠缠不清,他们也不会为了一尊菩萨和一位大罗金仙翻脸。

    但是看看一放出来的功德明光吧,直径超过万里的功德宝轮,彝宗的列祖列宗在上啊,这是佛门的哪一尊大佛啊?功德之力极其难得,佛门用尽了无数的心力,尤其是最近几个量劫来,佛门近乎走火入魔的使用各种方法收集功德之力。

    但是佛门无数佛陀联手,收集起来的功德之力,怕是都没有一脑后的功德宝轮这般巨大吧?

    大方散人和他身边的数十位大罗金仙瞠目结舌,根本不敢说话了。

    是,他们身后有妫家撑腰,有彝宗指使,他们是来屠灭血海神教的。单纯一个血海神教,灭了也就灭了。但是如果血海神教和佛门勾搭上的话,就算是现在的妫家,他们也不愿意和佛门纠缠上。

    一缓缓站起身,随着她的动作,功德光轮一阵摇晃,顿时四周天地天旋地转、日月无光,天地间所有的光线都被这一**德光轮彻底占据。她静静的站在高山之巅,看着那些手足无措的大罗金仙们,只觉周身佛力翻滚如龙,无穷无尽的佛力正顺着功德光轮不断注入体内。

    虽然境界依旧是菩萨境,依旧是前世已经达到的菩萨境,但是一在功德光轮的加持下,她现在可以发挥的力量,绝对达到了佛门古佛的境界。

    轻轻吐出一口淡金色的香风。一身边凭空出现了碧海蓝涛,出现了无边金竹。出现了海天祥云,出现了无边莲花。诸般佛门胜景一一出现,香风缭绕隐隐有一过往无数次轮回凝聚的金身法体的虚影出现。在庞大佛力的加持下,一过往诸世的金身法体已经快要凝成实体。

    “此乃贫僧道场,血海神教,乃贫僧护法,尔等意欲何为?”

    一看着那悬浮在高空不得下降的仙符,右手向着身后的功德光轮一抓。十条功德光龙呼啸着冲来,纯粹的庞大的功德之力在她掌心凝成了一具宝光四射的降魔杵,然后狠狠向着仙符砸了下去。

    一击之下,光芒四射,漫天莲花乱飞,红袍道人身体一颤,七窍当即有鲜血喷出。

    “佛祖手下留情!”顾不得妫家的命令。顾不得彝宗的谕令,红袍道人声嘶力竭的大吼起来。这一道本命仙符是他全部修为所寄,他一辈的全部修行都在这一道本命仙符上,其他的仙器法宝被摧毁了对他来说没什么大碍,但是本命仙符一旦出事……

    一手持降魔杵,一声不吭的连续一百零八杵砸下。

    此刻她周身佛力无穷无尽。金身法体禅力充盈,在无穷尽的功德之力加持下,她已经达到了佛门至高的万劫不坏、万法不沾的境界。虽然只是莲台大菩萨的境界,但是对佛门修士而言,功德之力就是一切的根本。有了无穷尽的功德,就算一个普通小沙弥。也能立地成佛,和佛祖对坐论道。

    一百零八杵砸下,这威力就堪比一尊真正的佛祖亲自出手。

    万里长短的本命仙符上裂开了无数痕迹,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般巨响,就听得红袍道人一声惨嚎,他的身体也随着裂开的仙符轰然爆炸开,只有一缕残魂狼狈的哀鸣着,用尽全部的力量向远处遁逃。

    “哪里走?”一双眸凝视着那一缕微弱的残魂,低沉的喝道:“既来之,则安之,当贫僧这里是什么地方?任凭你恩客大爷随意进出的青-楼窑-么?”

    讥嘲的冷笑了一声,一的手掌一翻,一道金色光龙呼啸而出,光龙头顶一枚卍字佛印急速旋转着,迅速追上了那一道残魂,将红袍道人最后的一点残魂一口吞了下去。

    一声惨嚎,红袍道人就此身死道消,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滚滚功德之力犹如潮水一样从高空坠落,不断融入一身后的功德光轮。这一次从高空坠落的功德之力,却是让那些大罗金仙看得清清楚楚。

    数十位大罗金仙吓得手脚发软,可怜的彝宗大方散人,他到底造了多少孽?以至于一斩杀了他,才有这么庞大的功德之力不断落下?

    这些大罗金仙也曾经行侠卫道过,他们也斩杀过一些魔头妖孽,但是就算是曾经屠戮了好几个星域的老魔头被他们击杀时,天降的功德之力相对于一眼下得到的功德,也不过是牛一毛。

    难不成大方散人居然是一个隐藏得如此之深的天字一号大魔头?

    难不成最近几千万年来,仙界最出名的数百件灭门血案都是大方散人做下的?

    莫非最近一个量劫,仙界好几次席卷了数百个仙域的魔劫、妖灾都是大方散人背后主使的?

    如果不是的话,一击杀大方散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功德善果?

    “来了,就留下吧。贫僧慈悲,特意超度尔等。”一也被大方散人陨落后她得到的功德之力吓了一跳。这是开玩笑么?杀了一个大方散人,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功德之力降下?

    这大方散人,到底是做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啊?可见彝宗,不过是一个藏污纳垢的所在。

    摇摇头,一拔出了前世她身为屠龙师太时炼制的屠龙刀,十条功德光龙注入屠龙道,这柄弯月状的屠龙刀当即喷射出无边瑞气。她手指向着刀身一点,就听得一声脆响,屠龙刀带起一线寒芒,轻盈的飞向了前方数十位大罗金仙。

    佛门禅功得到功德之力加持,威力凭空暴涨无数。

    数十位大罗金仙,几位修为最低,不过是一品二品境界的大罗金仙闪避不及,被屠龙刀一击斩杀,就连仙魂都被霸道凌厉的屠龙刀灵一口吞了下去。

    惨嗥声,滚滚功德之力不断从高空坠落,比大方散人陨落时天降的功德之力更多了数倍的功德之气从天而降,不断注入一脑后的功德光轮。

    原本直径超过万里的功德光轮,此刻突然就飙升到了直径一万两千里。

    数十位大罗金仙神色麻木的看着一,她脑后的功德光轮,就这么在他们的眼前突飞猛进,这简直就是噩梦一般。

    “你,你。”

    一名三品大罗吓得浑身发软,他看着气势再次飙升的一,吓得话都说不全乎了。

    一长笑,她手指屠龙刀漫天乱射,十几位大罗金仙顿时血洒长空。

    天空一声巨响,一道长达十万里,宽有万里,形如眼眸的天地裂痕出现在虚空之。紫金色和苍黄色混杂的功德之气犹如泛滥的潮水一样冲了出来,不断注入一脑后的功德明光。

    “这,这,天道崩溃了!”残留的大罗金仙们声嘶力竭的哀嚎起来。

    肯定是天道崩溃了,否则一怎么随便杀个人,就有无量功德灌体?

    现在谁还敢和一作对?谁动她一根手指头,就有可能被天地反噬,谁还敢动她一根头发?

    只有一周身光龙环绕,无量功德化为无数佛门宝器,犹如雨点一样向着数十位大罗金仙呼啸打去。

    一刻钟的功夫,妫家和彝宗派来屠灭血海神教的十三位大罗金仙全军覆没。

    那天地裂痕,骤然更是膨胀了一倍有余,滚滚功德好似不要本钱一般呼啸注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