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开启战火(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七十九章 开启战火(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出门有事,一大早出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第二章或许有,不知道什么时间,大家等待一下。

    ***

    青武城位处仙庭核心腹地,一尊道祖在此陨落,大仙帝和无数仙庭强者纷纷惊动。

    瞬息间无数道仙识笼罩虚空,在虚空往来交错搜寻殷血歌一行人的下落。但是殷血歌等人早就不知去向,任凭大仙帝为首的仙界强者如何搜寻,始终无法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青武城无数仙人目睹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殷血歌、第一至尊等人立刻被挂上了仙庭的通缉榜。同时殷血歌血曌仙朝郡王的身份也被揭发,仙庭一份紧急谕令就通过传送阵,直接跨越漫长的星空,传送到了血曌仙朝的帝都。

    仙庭用极其严厉的口吻,勒令血曌仙朝不许包庇殷血歌,一旦发现殷血歌的下落,就立刻将其生擒活捉,送往仙庭接受严惩。

    敢在仙庭的地盘上当街杀人,敢在大仙帝的鼻下面当街杀人,而且击杀的还是道祖级的人物。大仙帝和无数仙庭强者震惊之余却又恐惧到了极点——道祖陨落,这意味着什么?莫非仙界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变故?

    殷血歌此刻已经坐在了一座精巧的洞府,静静的看着站在面前的第一至尊。

    第一至尊双手抱在胸前,同样皱着眉头看着殷血歌。父两大眼瞪小眼的相互望了许久,终于是殷血歌按捺不住。打破了沉静:“想不到,第一世家有这么多暗地里的筹划。”

    第一至尊用力的点了点头。他沉声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我同样没想到,我的儿,居然会有这样的手段?你杀了妫天渌那老家伙,你居然杀了他?”

    摇摇头,第一至尊用一种不可置信的口吻大声问道:“你杀他之前,和他嘀咕了些什么?”

    殷血歌眯着眼睛,眸里有青黄二色光芒闪烁。他半晌没吭声。

    脑里乱糟糟的,庞大的信息在他的脑海汇聚。血海上二十四天、三千大陆、一上一下两大世界。包括那巨大的道轮回宝轮,此刻都被血海包裹。一株巨大的球状树影的树根浸泡在血海,正在吸收这二十四天、三千大陆释放出的能量逐渐生长壮大。

    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已经消散无形。

    一应神通功法,最终全部汇聚为无上圣体的进阶法门。名字没有变化,或者说,名字对这门奇妙的法门没有任何的意义。吞噬了那位名之为妫天渌的妫家长老的全部精气神,殷血歌只觉得自己的状态好到了极点。

    无论是**还是魂魄。都好得无法言喻的好。

    他现在的魂魄,已经不能用仙魂来形容。吞噬了妫天渌的全部精气神后,殷血歌身体内所有和仙人有关的痕迹都被彻底打散,天道人皇宝箓汇聚妫天渌的全部精气神,化为一道无上狂雷,将他体内的所有仙根仙基彻底摧毁。让他只留下了最纯粹的身体和最原始的魂魄。

    强大无比的身躯,强横无匹的魂魄。

    最纯粹的力量,最本源的灵智,纯粹、纯净的力量化为青黄二色洪流在体内流转,除此之外再无任何的异象。什么满天祥云。什么香风阵阵,这一切仙人、佛陀长有的奇妙景象。再也不会在殷血歌的身上出现——除非他动用无上圣体的某些奇妙法门,故意的模仿某些特定的功法。

    “杀一条老狗,总归也要念诵一篇超度经吧?”殷血歌笑看着第一至尊,缓缓说道:“起码来说,妫天渌,他是叫这个名字吧?他比一条老狗,还是值钱不少。”

    第一至尊歪着脑袋看了殷血歌半天,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老确定,你是老的儿,老都要害怕,你是不是被某个老不死的附身了。你的气息,你,恩,变化很大。”

    “我的变化,的确很大。”殷血歌手一指,天道人皇印就带着淡淡的霞光从他眉心飞出。将印玺递给了第一至尊,殷血歌沉声道:“你,应该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去了。而我,也有我要做的事情。”

    站起身来,殷血歌拍了拍头顶站着的血鹦鹉,淡然道:“鸟爷,给你个好玩的差事。”

    血鹦鹉有点敬畏的蜷缩着身体,乖巧的点着头:“老板,您吩咐?”

    “回去幽冥界,给你父亲说。我知道他一辈都做梦能够攻入仙界杀人放火,吞噬无穷仙人、佛陀的精血魂魄。幽冥至尊罗睺鬼圣,嘿嘿,幽冥界亿万种族滴血而生的先天魔物。”

    “去,给他说,我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带着幽冥界无数大军,攻入仙界。”

    “不许他杀戮人类和其他所有没有达到仙人境界的生灵。除此之外,无论人、神、妖、魔,无论佛、道、正、邪,无他不可杀之人,无他不可吃之人。只要他敢,只要他能,他可以杀光仙界所有的仙人,无论他出身什么种族,无论他有多高的修为,只要你父亲能做到,他就能杀。”

    血鹦鹉浑身血色羽毛‘哗啦’一下就竖了起来,他瞪大了眼睛大声叫嚷起来:“喂,老板,你说真的?这个,你说真格的?让鸟爷亲爹带领大军攻入仙界,你能做主?”

    “我能做主。”殷血歌饶有深意的看着第一至尊放声笑道:“我不能做主的事情,很少。”

    第一至尊的脸色微微一变,他先是震惊,然后惊骇,进而惊喜,随后他的脸色变得很是风轻云淡,很是轻松的笑了起来:“原来如此?老祖们留下的预言,是这般?老注定是天地所钟之人。老注定成为天地至尊,感情是这个意思?”

    “助我一臂之力吧。”殷血歌笑看着第一至尊:“我能找到通往幽冥界的脉络。但是我现在的力气,不足以打开这条通道。但是,尊敬的父亲大人您,应该能做到。”

    第一至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啊,我能做到,怎么说,我也是继承了起码三尊人皇遗留的全部力量。”

    眯着眼,殷血歌不再吭声。他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的向着面前的虚空一划。

    空气有无数细小的青绿色脉络出现,一条一条脉络错落有致的交织在一起,就好像一株大树的片上的脉,清晰却又充满了生命灵动的气息。随着殷血歌的动作,其一条细小的脉络突然亮起,然后一路亮了下去。

    这条最细小的脉络一路点亮。一路向前延伸,很快光亮就延伸到了一条比较大一点的脉络。这条比较粗大的脉络急速亮起,向着另外一条更粗大的脉络延伸了过去。

    如此一条一条的脉络,一条比一条粗大的脉络不断亮起,这亮起的脉络在虚空无限的延伸,眨眼间就传出去了不知道多少万亿里之遥。

    透过这亮起的脉络。可以看到仙界,看到仙界的屏障,看到仙界之外的一个又一个鸿蒙小世界。这些亮起的脉络穿透了这些生机旺盛的鸿蒙小世界,随后一头扎进了一个黑漆漆的,充斥着无边阴森鬼气的世界。

    一个古老、邪恶。同时又嗜血、狂暴的意识被惊动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突然在殷血歌和第一至尊的身边响起。他狂放的咆哮着:“是哪位道友,有这份能耐,居然能穿透那些秃布下的封印,沟通我幽冥界?”

    第一至尊抓住了面前最细小的那条脉络,然后他体内一股精纯、纯粹的力量轰出,顺着这条脉络一路向前延伸过去。这股精纯、强横的力量所到之处,虚空‘咔擦’有声的裂开,硬生生被撕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

    “鸟爷,去吧,告诉你父亲,给他说一句话——金蝉儿和他的约定,可以履行了。”

    “金蝉儿?”血鹦鹉诧异的眨巴着眼睛,他拍打着翅膀,一头扎进了那条开启的空间裂痕:“好像是个女人的名字。蝉儿,蝉儿,靠,那老不肖的,他在外面养了别的女人?”

    殷血歌的脸色骤然一黑,金蝉儿居然被血鹦鹉说成女人?很好奇,金蝉儿知道这话后,会把这头臭嘴鹦鹉怎么办呢?是一根一根的拔掉他的毛炖了吃,还是把他做成叫花鸡烧了吃?

    摇摇头,殷血歌手指一晃,亮起的脉络逐渐的黯淡下来。

    那个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我的儿,罗睺魇摩,你这个小-杂-种,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如果你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我会去毒打你母亲一顿。”

    殷血歌和第一至尊默然相对,过了许久许久,第一至尊才摇了摇头:“那扁毛畜生,不像是一个孝顺的儿。他的母亲是否被自家父亲毒打,他肯定不会放在心上。”

    “溺爱害人啊。”殷血歌心有戚戚然的感慨着:“分明是自己儿犯错,但是不舍得打儿,反而去打自己的妻。这位罗睺大魔王,实在是非常有个性。难怪他能教出鸟爷这样的混蛋。”

    父两肃然相望,过了好久好久,殷血歌才肃然向第一至尊跪拜了下去,他向第一至尊磕了三个头,无比严肃的说道:“父精母血,铸我肉身,这份恩情,我时刻铭刻在心。”

    第一至尊有点头皮发麻的抓了抓脑袋,他看着跪在地上的殷血歌,苦恼的叹了一口气:“这么说来,我倒也当得。只不过,哈哈哈,这里面的因果纠缠,嘿嘿,两清了吧。”

    嘴里说着莫名的话,第一至尊的表情却是爽得不行。他得意洋洋的昂着头,差点就眉飞色舞,差点就要手舞足蹈了。很显然,第一世家的祖先们留下了一些话题,而第一至尊,却是知道这些话题的。

    殷血歌站起身来,他拍了拍膝盖附近的长袍,正要开口说话,突然有人暴力推开了洞府的门户。

    在鸿蒙本陆曾经和第一至尊作对。并且在第一世家内部同样拥有极大话语权,同样被当做精英来培养的第一天骄闯了进来。第一天骄的眸里闪烁着疯狂的怒火。闯进洞府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拔出一柄长刀,狠狠的向殷血歌的头颈劈了下来。

    第一天骄手持的长刀是一柄巅峰金仙器,他手臂上的劲道也很是强横,实力也达到了金仙巅峰的水准。这一刀换成刚到仙界的殷血歌,绝对会被砍得骨肉成泥。

    但是第一至尊抬起手来,两根手指轻轻巧巧的夹住了第一天骄的大刀。他愠怒的瞪着第一天骄厉声喝道:“天骄,你发什么疯?你作死么?”

    第一天骄怒视第一至尊,厉声喝道:“你们才是作死!难不成你们认为。就凭借我第一世家区区之力,能够抵挡本家妫家的雷霆之怒?妫聖公刚刚向我传达了谕令,殷血歌必须死,你们必须自缚出门磕头请罪。”

    殷血歌冷眼看着第一天骄的表演,他刚才和第一至尊一番长谈,已经知道了第一世家发生的事情。

    第一至尊等第一世家的核心族人,已经开启了当年第一世家的祖先们留下的后手。得到了太古传承下来的,历代人皇遗留在这里的力量。但是有资格获取这份力量的,只是第一至尊以及和他站在同一个阵营的第一世家的族人。

    至于说第一天骄,以及以第一天骄为代表的,亲近妫聖等妫家族人,以妫家为正统。并且对妫家的谕令唯命是从的第一世家的族人,他们则是被丢弃在一旁,并没有从秘境得到任何好处。

    甚至第一天骄他们虽然获准进入了这处秘境,在秘境拥有了落足之地,但是他们连这处秘境到底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换言之。第一天骄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处秘境有什么用处。

    从险死还生的妫聖那里得到了谕令,自以为奉旨行事可以压过第一至尊的第一天骄当即闯了过来。气焰嚣张的想要直接击杀殷血歌。

    但是第一天骄做梦都没想到,曾经实力和他相当的第一至尊,居然用两根手指就轻轻的夹住了他的长刀。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第一至尊,半晌都没说出一个字来。

    “在本家,有些族人不知道事情的前后因果,他们认为,和妫家合并,彻底服从妫家的命令,这才是最好的选择。”第一至尊无奈的叹息着:“这种族人,数量不少,大概占了本家族人的两成左右。他们身上流着本家最正统的血脉,所以……”

    殷血歌一掌拍出,一击将第一天骄轰成了粉碎。

    他淡然看着第一至尊,低沉的说道:“你们不愿意下杀手,可以让我来。你知道,我杀他们,并无压力。”

    沉默良久,第一至尊不动声色的掏出一块玉简,一指头点在了玉简上。

    一道淡淡的毫光冲起,蒙蒙幽光出现了一座大山的详细图解。可以看到这座大山内密密麻麻的挖掘了无数的甬道,通向了数十万个大大小小的洞府。其在大山的角落里,有三万多个大小洞府,被标注成了血色。

    “他们,居住在这里面。”第一至尊沉声道:“他们进入仙界后,和我们一样,由妫家族人为他们灌顶输功,他们的修为最强的不过是金仙,最弱的还是地仙水准。”

    长叹一声,第一至尊转过身去,不再看殷血歌。

    殷血歌的手向着虚空抓了过去,无数细细的青绿色脉络在他面前出现,这些细如蛛网的脉络迅速的向四周延伸了过去,很快这些脉络就延伸到了地图上那一片被标注为血色的洞府外。

    ‘噗嗤’一声,在那一片洞府内,二十几万正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偷偷摸摸低声商议着某些议题的第一世家族人,他们的身边同时有无数极细的青绿色光线喷出。

    就好像无数细细的锯在他们身上拉过一般,这些第一世家的族人的身体和仙魂同时被斩成了粉碎。

    虚空一股浓郁的青绿色灵气喷出,这些第一世家的族人身体和仙魂被转化为纯正的天地灵气,慢慢的融入了四周的虚空。

    第一至尊缓缓点了点头,然后他大步走出了父两议事的洞府。

    他一边走,一边大声说道:“既然开始动手,就全盘发动吧。时间到了,时机到了,一切都该开始,一切都该有个结果。我人皇一族的荣光,今日重现;这个天,这个地,也该恢复本来的模样。”

    看着大步走出的第一至尊,殷血歌缓缓笑了。

    “是,该开始了。我也该开始了。有些事情,我能帮,我就帮了。怎么说,我起码也是第一世家的族人。第一世家的心愿,我也该努力为你们达成。”

    身形一闪,殷血歌突兀的出现在了正坐在一起低声交谈的幽泉和盻珞身边。

    盻珞立刻一跃而起,团身扑进了殷血歌的怀,甜甜的笑了一声:“师尊。”

    殷血歌笑看着盻珞,他拍了拍盻珞的小脑袋,淡然道:“盻珞,我听说,你在青丘家里,有了些麻烦?”

    盻珞的小脸蛋微微一变,她犹豫了一阵,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盻珞可怜巴巴的看着殷血歌:“有人说,我是半鬼半妖之身,是大不吉的人。有些爷爷、曾爷爷、太爷爷他们,就盘算着要把盻珞嫁给那些很讨厌的人。比如说妫聖,他就是其一个呢。”

    轻轻地抚摸着盻珞的长发,殷血歌沉声道:“放心,我们这就去解决这些麻烦。”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