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击杀道祖(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七十八章 击杀道祖(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道祖,道祖就了不起么?道祖就能决定一切?”

    第一至尊狂放的挥动双拳,将头顶那一方粉碎的虚空打得彻底化为虚无。仙界的空间结构本来就稳固无比,这一方粉碎的虚空无法伤损第一至尊些许毫毛,四方空间流回,当即将这粉碎的空间修复如初。

    “大胆。”悬浮在头顶的妫家道祖轻轻一掌按下,胸膛枯萎塌陷的妫聖哀嚎着化为一道清风,被那道祖强行接引了回去。同时道祖哼了一声,鼻孔内两条金色气流带着‘嗖嗖’脆响犹如两柄利剑当头刺了下来。

    第一至尊长笑,他看着那两条犹如长虹的金色气流正要出手,殷血歌已经化身枯黄色的流光直冲高空,朝着那两条金光劈手就是一拳轰下。

    死亡寂灭之力充斥虚空,在道祖惊愕的目光,他千锤百炼在双肺炼成的两道先天太白庚金剑气,居然在殷血歌的拳头上撞得‘咔擦’作响。寻常大罗道器被这位道祖的先天剑气斩,都会砍瓜切菜般剁成碎片,但是这两道先天剑气,居然无奈殷血歌的皮肉分毫。

    殷血歌只觉拳头上隐隐有锐痛袭来。

    他‘呵呵’笑着,双手犹如风车一般急速挥动,不断轰击着两条剑气。‘咔擦’声绵绵不绝,在这妫家道祖还没来得急收回剑气的时候,两条先天太白庚金剑气,居然硬生生被殷血歌的拳头砸成了四段。

    枯黄色的寂灭之力侵入了剑气,金色的剑气急速的黯淡无光。哪怕是先天锐金之气,面对寂灭之力的侵蚀都会急速的衰老枯萎。也就是几个喘息的功夫。两条无坚不摧的剑气,硬是被殷血歌摧成了漫天碎片。

    “无知小儿,你好大的胆。”妫家道祖气得眼珠乱跳,他声嘶力竭的怒啸一声,再也不肯留手,反手就是一道暗金色的大印当头向着殷血歌拍下。

    这枚造型古朴大方的印玺上铭刻了四个古老的花鸟虫鱼篆,正是‘生杀寂灭’四个字。很显然这位妫家的道祖参悟就是生死轮回之道,他追求的也是对于生死轮回、生命和寂灭两种极端力量的掌控。

    大印一出手。就立刻化为方圆千里大小,带着让人窒息的恐怖气息当头砸落。

    青武城内无数仙人嘶声惊呼,他们纷纷瞬移逃窜,再也不敢在青武城停留。殷血歌等人则是被一股可怕的禁锢之力死死的压制在原地,他们身边的虚空被禁锢,根本不容他们逃走。

    帝锦艰难的抬起头来,深吸了一口气后长啸道:“我是帝罗仙帝之女帝锦。我家老祖乃帝晟道祖,你敢伤我?”

    妫家的道祖面色阴郁的看着帝锦,他低声咕哝道:“杀了,也就杀了,有什么杀不得的?帝罗仙帝如何?帝晟那老不死又怎样?终有一天是要被我们妫家斩杀的,你们帝家的嗣。莫非就杀不得?”

    呼啸的大印急速落下,恐怖的压力让帝锦和盻珞的俏脸齐齐色变。她们身边的虚空同样被禁锢,而且有恐怖的空间压力向她们周身袭来,逼得她们身上的护身法器纷纷迸射出夺目光焰。

    “老狗!”殷血歌和第一至尊齐声大吼,殷血歌奋起全部力量。狠狠的向上一窜,想要用双臂托住这枚恐怖之极的大印。在大印的威压下。整个青武城的所有建筑已经彻底夷平,青武城的城墙都已经灰飞烟灭,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达百里的四四方方的印痕。

    第一至尊抢在殷血歌前面,身形化为强光冲上了高空,他身上墨绿色的甲胄突然迸射出一层一层流转的光芒,这甲胄上面一圈一圈的年轮流转,这分明是一件用木头雕刻而成的木甲。

    虽然是木甲,却有着无穷的神异,墨绿色的光芒流动,四周方圆百万里内的天地灵气纷纷向着木甲流了过来,被木甲不断吞噬了进去。第一至尊的身体被一层厚重的墨绿色光晕笼罩,他‘桀桀’怪笑着,一拳狠狠的轰在了大印上。

    一声巨响,第一至尊的拳头沉重无比,妫家道祖砸出来的本命道器,居然被他一拳轰飞了数千里,犹如一颗逆行的流星笔直的冲向了高空。

    木甲上迸射出无数墨绿色的光点,这些拇指大小的墨绿色光点飞射四方,迅速扩散成了一团一团浓郁的生命灵气四处奔涌。这浓郁的生命气息犹如泉水,‘汩汩’拥入了盻珞、帝锦等人的体内,滋养得她们面皮白里透红,精气神骤然一振。

    幽泉眯着眼睛,很是享受的点了点头:“是……鸿蒙树本源生气,这甲胄……”

    妫家道祖不可置信的看着第一至尊,他怒声咆哮起来:“这甲胄,是用鸿蒙树的树心锻造而成。但是天地间,何曾出现过这样的甲胄?鸿蒙树心,鸿蒙树心,这等材质锻造而成的甲胄。”

    整个鸿蒙万界,都是依托鸿蒙树而成。无论周天万界,对于鸿蒙树而言不过是他一片片滋养出的小世界而已。仙界、幽冥界,那是上古大战,神灵们、仙人们用鸿蒙胚芽强行开辟出的世界。

    可想而知,在整个鸿蒙万界,最珍贵的材料,就是来自于鸿蒙树的材料。

    无论是他的树、树枝、树干,都是最珍稀、最罕见、最强大的先天材料。但是鸿蒙树心,鸿蒙树的树干最核心的那一点精华,才是鸿蒙树心,这几乎可以视为整个世界的本源。

    恒古以来,从没有任何一个大能接触过鸿蒙树的核心,自然也无法得到鸿蒙树心这样的材料。妫家的道祖也只是从这件木甲居然自行的吞噬天地灵气,还能瞬间释放出如此庞大的鸿蒙本源生气。才大胆猜测这是传说的玩意儿。

    “你懂什么?老狗!”第一至尊放声大笑,他径直冲向了妫家道祖。抖手拔出了一柄枯黄色的,同样密布着无数年轮的枯黄色长戟向妫家道祖当头劈了下去:“本家的机密,岂是你们这些外围旁支族人能揣测的?”

    妫家道祖语气一滞,差点没被第一至尊的话气得昏过去。

    本家的外围旁支族人?第一至尊说出这句话之后,妫家道祖这才突然醒悟——在末法重劫之前,在鸿蒙本陆和仙界的联系没有切断之前,留在鸿蒙本陆的第一世家的族人,才是真正的妫家正统。

    留在仙界默默发展的妫家。的确只是本家的旁支和外围族人。从血脉上来说,从血统上来说,妫家现在的族人,的确和当年制定了庞大计划的本家遥远得多。

    在仙界,妫家已经繁衍了数万代,来自先祖的血脉已经极其的稀薄、单薄。

    但是在鸿蒙本陆,第一世家只是在鸿蒙本陆流逝的数千年间繁衍数十代人。从血脉的亲密度上来说,第一世家的这些族人,他们随便挑选一个族人出来,都比妫家的族人更加的纯正。

    妫家道祖哑然,他气急败坏的看着第一至尊,很想出口呵斥些什么。但是他实在无话可说。

    第一至尊说得有理有据,的确他们才是正统。

    枯黄色的长戟带着一股万物凋零、世界枯萎的气息,已经劈到了道祖的头顶。妫家道祖轻叹了一声,他的头顶有一朵紫色的莲花冉冉喷出。这朵莲花集了妫家道祖一成的本命元气,集了他对于天地法则一成的感悟。

    以道祖的实力。这么一成的元气,一成的天道法则的感悟。就堪比一件顶级的大罗道器,真正是金刚不朽、万劫不坏。寻常数十位大罗金仙联手,都无法撼动这紫色莲花分毫。

    但是枯黄色的长戟劈下,就好像利刀斩下了一朵脆弱的花朵。妫家道祖的七窍鲜血狂喷,他的身形一晃,不可置信的向第一至尊看了过去:“这长戟,到底是……”

    紫色的莲花冉冉飘散,化为精纯澎湃的天地元气急速消散。一朵巨大无朋的,由紫色烟气组成的莲花在青武城的上空绽放开,滚滚紫烟喷薄四方,仙庭四周的仙气浓度骤然飙升,虚空突然有仙气凝结的淡紫色雨水呼啸而落。

    妫家道祖的精气神瞬间掉落了一个台阶,被斩掉了一成的本命元气,这让他的法力修为受到了极大的损失。但是更可怕的,是他寄托在这一朵紫色莲花上的天道感悟。

    他已经站在了大罗金仙的极限,他半只脚已经触摸到了不可测的混元大罗的境界。给他足够的时间,他有信心突破那冥冥的瓶颈,顺利踏入一个崭新的境界。

    但是一成的天道感悟被削去,他的实力骤然被打落到了大罗八品的水准。他从高高在上的大罗道祖,瞬间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八品大罗金仙!

    虽然高阶大罗在仙界的地位依旧崇高,实力依旧可怕,但是一万个八品大罗加在一起,也没有一尊道祖来得重要。整个仙界只有三百余道祖,这是仙界所有大小势力的所有道祖加在一起,只有这么点人数。

    而如此广大的仙界,八品大罗金仙的数量不会太多,但是也不是很稀少。大罗金仙的寿命绵绵无尽,只要不遭**,大罗金仙就永生不灭。所以无数年来,仙界积攒下来的八品大罗相对于普通仙人显得格外稀少,但是各大仙族仙门加在一起,八品大罗金仙的数量也在十万以上。

    三百分之一和十万分之一的区别,这就是金疙瘩和黄泥的差距。

    妫家道祖几乎疯魔了,他声嘶力竭的嚎叫着,亡命的一把将重伤的妫聖丢在了一旁,张口就是连续三口本命精血喷了出去。虚空刚刚被第一至尊打飞的大印突然染上了一层浓郁的血色,带着刺耳的呼啸声,裹挟着惊天动地的庞大压力,这尊大印呼啸着向下方砸了下来。

    第一至尊长啸,长笑,然后放声谩骂:“一群小杂碎,胆敢窥伺本家神器,尔等都该死!”

    第一至尊所谓的胆敢窥伺本家神器。就是妫家强迫第一至尊收下妫聖当便宜儿,想要让妫聖成为第一至尊全部权柄继承人的事情。要知道。在太古时代,在末法之劫前,第一世家和那些可怕的存在达成协议,作出某种妥协的时候可是约定——第一至尊,注定在这个时代出现的第一至尊,他将重新登上人皇之位。

    第一至尊胆敢以至尊为名,就是他注定成为人皇!

    这是天道铁律,这是整个鸿蒙世界的意志。天地法则规定,在这个时代会有第一至尊出现,他将成为新一任人皇,成为整个鸿蒙世界芸芸众生之主!

    妫聖强行成为第一至尊的儿,这是妫家染指第一世家权柄的阴谋!

    对于第一至尊以及整个第一世家而言,这是背叛,这是一群旁支远亲图谋本家基业的叛乱。这是大逆不道。这是逆天而行,在第一至尊和第一世家所有族人的心——妫家,罪该万死!

    所以第一至尊长啸怒骂,带着墨绿色的强光化为一颗流星笔直的冲向了那枚巨大的印玺。

    殷血歌背后巨大的血色蝠翼张开,他的脑里突然有一些奇异的信息流淌出来,他一个闪身就到了重伤的妫家道祖面前。双手被枯黄色的死寂之力笼罩着,轻轻巧巧的就刺进了妫家道祖的胸膛。

    “从何而来,回哪里去;欠的,要还债;借的,要归还;天地有轮回。万物有生死,这才是天地正道。”

    殷血歌脑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渐渐化为一道流光。缓慢的融入了他的血海。他看着震惊、绝望的妫家道祖,突然笑道:“你们给妫聖撑腰,让他一步一步、步步紧逼,想要杀死我的时候,一定没想到今天吧?”

    枯黄色的死寂之力犹如长江大河,滚滚流淌进了妫家道祖的身体。

    殷血歌的皮肤下,青黄二色流光组成的大道痕迹逐渐融合,渐渐地在殷血歌的皮肉形成了无数青黄二色相合、形如年轮的痕迹。无上圣体的强度在突飞猛进,他的识海响起了大罗金风蝉欢快欢乐的鸣叫声。

    一声一声的蝉鸣声同样传入了妫家道祖的识海,震得他的仙魂疯狂颤抖,根本无法掌控自身半点儿仙力。妫家道祖的脸色变得惨淡无比,他惊恐的看着殷血歌,嘴唇微微蠕动着,低声哀求着:“饶命!可怜我一生修行,无数量劫才有了今日的修为。”

    “你们没感受到么?”殷血歌淡淡的笑道:“你们这些仙人,没有感受到么?天地法则已经变了。太古时代,一个大罗金仙的出现并不困难,所谓的道祖,也就是大罗金仙极致的存在,只要根基禀赋足够,万年时间就能诞生一个道祖。”

    “但是现在,你们要耗费无数个量劫的苦功辛苦挣扎,历经千惊万险才能成就道祖之位。”

    “人性本恶,人性贪婪;但是仙人的贪婪,却又在人类的千万倍之上。当仙人背弃了诺言,当仙人背叛了盟友,当仙人遗忘了他们以本命写下的誓言,他们就自然受到天地的反噬。”

    “你说什么?老夫,听不懂。”妫家道祖惊恐的看着殷血歌。

    “你当然听不懂,听得懂的人,要么离开了;要么陨落了;要么轮回了;要么,彻底灰飞烟灭了。”

    殷血歌识海的那一眼血池,正急速的和他的血海融合。血海,青黄二色的莲花摇曳生姿,无数莲花逐渐的融合,渐渐的化为一株圆形大树的虚影。

    “可是,我不想和你解释什么。”殷血歌眯着眼睛,他感受着自己身体内不断传来的恢弘力量,感受着自己正不断提升的强横身体,微笑着连连点头:“这种感觉,不坏。”

    他的双眸变成了血色,他的嘴里有血色的四颗獠牙探了出来。他慢慢的凑到了妫家道祖的脖颈边,然后重重的咬了下去。

    “金蝉儿的提议不坏。”殷血歌含糊的咕哝着,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妫家道祖的鲜血。

    “你们仙人掠夺天地元气,就是在从鸿蒙树上抽血。那么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们对鸿蒙树做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出现在你们的身上呢?所以,血妖一族的血脉,真的很有趣。”

    妫家道祖的瞳孔缩小成了针尖大小,他惊恐的哀嚎起来,身体剧烈的抽搐着。

    但是天地法则正不断离开他的身体,他体内已经形成的道则、道纹不断的崩溃,他的精血不断被殷血歌抽入体内,他的力量正在急速消散。

    “你,你,你……”

    妫家道祖哀嚎着,他的眼角有大颗大颗的眼泪流下:“让我进入轮回,我宁可重新为人,留我,一缕,残魂……”

    “幽泉乃冥河所化,她为了化身为人,吃了多少苦头呢?”殷血歌含糊的咕哝着:“冥河的本源,并不是很强大,起码比我记忆的很多存在,要弱小许多。就她想要化身为人,都这么困难。”

    “从冥界开辟以降,幽泉在百多年前才化身为人。”

    “难,真难,本体禀赋越强大,化身为人越困难。”

    “真的,真的,真的好难啊。”

    妫家道祖的精气神彻底被殷血歌吞噬,他庞大的底蕴都融入了殷血歌的身体,急速推动他的实力直线飙升。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