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唯我第一(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七十七章 唯我第一(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仙庭,七尊大能遗蜕被殷血歌怀疑为金风散人的那具身躯上。

    背负双手悬浮在半空的遗蜕巨大无比,他的身躯远比寻常数个星域加起来还要大出许多。如此巨大的身躯上道痕密布,拥有无数奇异的地点。在这些禁地、秘境,空间、时间被扭曲,天地法则都可能被扭转。

    在这里,冰可能在燃烧,雷霆可能凝固在半空,狂风或许有如石头一样从高空坠落,大雪或许会比流星雨更有杀伤力,而娇艳如花的少女突然踏错一步,就可能直接变成一个苍苍白发的老人。

    只要敢于靠近这具大能遗蜕一亿里,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就会不断的发生。所以就算是仙庭的仙帝们,就算是仙界现在最强大的道祖们,没有必要的话,他们也不会胡乱来到这里探险。

    就在殷血歌踏入青武城的时候,在这可能属于金风散人的遗蜕上,大致在他心口的方位,无数妫家仙人正杀气腾腾的在无边的罡风雷云布成了巨大的仙阵。

    三千百张大罗道器级的天罗地网将四周虚空笼罩得水泄不通,这里的一切天地灵气都被彻底禁锢,所有天道法则都被粉碎,四周虚空都被强大的禁制力撕扯得好似一锅稀粥,彻底转化成了类似于鸿蒙开辟前的混沌状态。

    在这人工造成的混沌之,数百座大大小小的道宫悬浮在雷霆罡风,按照某个特殊的韵律排列成阵势。在这些道宫四周。则是大量方方正正的云团悬浮在那里,无数妫家仙人面色严肃的矗立在云团上。静静的看着前方一座体型微小的山峰。

    曾经有无数仙人大能冒险穷搜这七座遗蜕上下,想要从获取好处。

    好几年前,第一至尊突然提出,他想要带着一伙族人去各处遗蜕上见识见识。尤其是,他想要去那座粉红色的妖娆少女的遗蜕身上,感受一下某些旖旎的气息和场景。

    第一至尊的纨绔嘴脸,让妫家人放松了对他的警惕。所以妫家派出了两位大罗金仙‘保护’第一至尊以及他的数十位护卫,一路陪伴着他在七座巨大的遗蜕上下游走游历。

    在前面座遗蜕上都没有任何的变故。唯独到了这最后一座也是最大的最神奇的遗蜕上,就在这遗蜕的心脏附近的虚空,第一至尊只是念诵了一声咒语,将自己的一滴鲜血喷射了出去,这座小山就突然出现。

    高不过一尺上下的小山,被一层淡淡的烟气笼罩的小山。这座小山的山腰部位有一个小小的山洞,从外面看起来不过芝麻粒大小的山洞。这个山洞喷出一道烟气。裹住了第一至尊等第一世家的族人,将他们拖进了这山峰。

    随后让妫家束手无策的事情发生了,被他们软禁在自家宅院的,第一天、第一地、第一人等第一世家的族人,纷纷莫名其妙的从自己的居所内消失。

    三年后,第一至尊‘哈哈’大笑着。带着大群第一世家的族人从那小山走出。进入那小山前的第一至尊,他只是在妫家的帮助下拥有了巅峰金仙的修为。但是离开了那座小山的第一至尊,短短三年的时间,他已经可以正面和妫家道祖之下的第一大罗正面抗衡还能占据上风。

    除开第一至尊,第一世家的其他族人的实力也都得到了可怕的提升。

    第一狻猊、第一蒲牢、第一囚牛等第一世家的悍将们。他们纷纷拥有了大罗金仙的实力,而且绝对都是高阶大罗的实力。起码第一世家的龙生大悍将联手。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轻松击溃了妫家三十位大罗金仙组成的仙阵,打得三十位大罗吐血逃窜。

    大惊失色的妫家知道自己完全小看了第一世家的底蕴,完全小看了当年鸿蒙本陆末法之劫前自家先祖们在仙界埋下的暗棋和各种布置。

    妫家现在地位最高的太上长老,同时也是妫家现在实力最高的道祖级老祖一声令下,妫家的精锐力量纷纷秘密潜入这里,布下了妫家最强的‘混沌归元大阵’,将这一片虚空彻底封印。

    妫家封印这里的原因并非是为了阻止第一世家做什么,而是为了防范第一世家在这里做的事情被外人知晓。第一世家和妫家同根同源,第一世家的族人能够从这小山秘境得到巨大的好处,没理由妫家的人就不能从得到好处。

    能够让人在短短三年内,从金仙提升为大罗金仙!

    这是生命层级上的巨大提升,这是天翻地覆般的变化。更重要的,这是实力上的突飞猛涨。

    如果妫家能够通过这座小山,让百万族人转化为大罗金仙,那么妫家就有底气独霸仙界,将其他的各大仙族仙门全部碾成粉碎,让妫家成为鸿蒙万界的唯一主宰。

    所以这座小山秘境的消息,绝对不能透露出去分毫。妫家在这里集了大量的精锐族人,一心一意的死守此处,力求不让这里的消息有任何外泄的可能。

    但是妫家布下这么大的阵仗,却只能防范外人的误入,却对如今固守在小山秘境的第一至尊等人无可奈何。他们只能派出几个能言善道的长者,整天蹲在那座小山门口,向第一至尊循循劝诱,劝说他将小山秘境让开来,让妫家也能享受其的无边福泽。

    身穿一套墨绿色的甲胄,第一至尊盘坐在那座小山秘境的正前方,若有所思的抬头看着天空。对于几个妫家长者的劝说,第一至尊只是满脸冷笑的,就当没有听到他们的废话。

    等得几个妫家的长者,将口水都快说干了,第一至尊这才低下头。冷漠无情的向他们横了一眼:“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什么都不懂。这是一场交易,这是一场让我本家重返巅峰,重掌无上权柄的交易。”

    “这一份荣耀,不属于妫家,不属于第一家,而是属于那个已经被遗忘的,已经,沦丧太长久时间的家族。那是我们的血脉之源。那是我们的祖先,我们的祖辈,曾经浴血奋斗、舍命捍卫的对象。”

    “一些错误,一些不可控的,我们如今都已经模糊不清,几乎彻底遗忘的错误,导致了一些不该有的事情发生。但是这些错误。终归是要被纠正的。而我第一至尊,就是纠正这个错误的唯一人选。”

    骄傲的昂起头来,第一至尊用大拇指向着自己的鼻指了指。

    “我,第一至尊,本家牺牲无数,断绝鸿蒙本陆和鸿蒙万界的所有连接。引发惊天灾难末法重劫,强行抽取鸿蒙本陆所有地脉灵气汇聚一身,抽取鸿蒙万界无边气运加持,注定站在鸿蒙世界之巅的,是我第一至尊。”

    “你们妫家的所有筹谋。所有谋略,都会失败。”

    “因为我是第一至尊。整个鸿蒙世界的唯一宠儿。妫家只是为我而存在的工具,一件工具而已,当你们妄图反抗主人的时候,已经注定你们不会有任何好下场。”

    回头望了一眼那小山秘境,第一至尊缓缓站起身来,向着妫家的长者们冷笑连连。

    “太古之时,神灵掌管天地。”

    “诸神崩毁,人皇治理世间。”

    “人族内乱,仙人取而代之。”

    “第一至尊,今日拨乱反正。”

    “这鸿蒙世界唯一的主人,只能是人,纯正的人,纯粹的人。没有仙人,没有鬼仙,没有妖仙,没有魔仙,没有佛陀,一应修炼者,都将灰飞烟灭。尘归尘,土归土,你们从鸿蒙世界掠夺的,都将还给鸿蒙世界。”

    “我第一至尊将为人皇,鸿蒙万界将重新融汇一体。鸿蒙本陆也好,仙界也好,幽冥界也罢,但凡鸿蒙胚芽开辟的世界,最终都将重归于一。”

    “我第一至尊将为人皇,重归的鸿蒙世界,将由我人族独占。人族有生,有死,有轮回。此乃真正的天地大道,你从鸿蒙世界获取多少,你最终就要返回多少。尔等仙人,只有掠夺和索取,却无丝毫回馈,这就是仙人注定灭亡的根本。”

    妫家的长者们听得浑身战栗,他们哆哆嗦嗦的指着第一至尊破口大骂,纷纷咒骂他过于狂妄。

    伟大如斯的妫家,怎可能就此灭亡?就算妫家可能灭亡,偌大的仙界,无数仙族仙门,无穷无尽的仙人,还有那高高在上的数百道祖,他们难道也要随之灭亡么?

    第一至尊居然还胡说八道什么‘交易’,让人皇一脉重返世界巅峰的交易?

    谁和谁制定了这样的交易?谁和谁拟定了这样的条款?又是谁和谁签署了这样的协议?

    妫家的典籍,并没有只言片语留下来,第一至尊你凭什么在这里胡说八道?虽然你在辈分上,的确是现在妫家正儿八经的老祖宗,但是从年龄上来说,来自鸿蒙本陆末法时期的第一至尊,你也不过是百多岁的年纪,你居然敢用这样的口吻说话?

    “荒唐,荒谬。”妫家的长者们愤怒的咆哮着:“简直不可理喻,第一至尊,你们第一家到底发什么疯?”

    “难道我妫家就辱没了你们?难道我们妫家的安排,就对不起你们?”妫家的长者们痛心疾首的望着第一至尊:“难道说我们的安排,妫聖孩儿,就没资格继承本家的基业?”

    “妫聖是仙人。”第一至尊冷漠的看着妫家的长者们:“你们都是仙人。”

    “而我们第一世家的所有族人,只要是修炼了天道人皇宝箓的,都是人,纯粹的纯正的人。”第一至尊淡然笑着,很狂放的笑着:“只要修炼了天道人皇宝箓,哪怕我们的外在表现是仙人,但是我们依旧是纯粹的人。有血有肉,有感情,有生有死,有轮回的人!”

    右手向后方的小山秘境指了指,第一至尊淡然道:“第一世家进入秘境的所有族人,都改修了天道人皇宝箓。凡是不愿意改修的,包括那些长老。都已经被诛杀。”

    “现在的第一至尊,是鸿蒙世界唯一的人皇家族。”第一至尊双手抱在胸前,似笑非笑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妫家长者们:“我们甚至不是同一个种族了,不死不灭的仙人,和有生有死的人类,我们是两种不同的物种。你们居然还说,妫家和第一家,是同根同源的本家么?”

    妫家的众多长者失魂落魄的看着第一至尊。

    他们第一次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可控。完全不可控。

    他们只是从祖先们的遗言得知,第一世家在鸿蒙本陆执行某个计划,一旦计划成功,他们重返仙界,就是妫家成为鸿蒙世界主人的伟大日。

    妫家注定成为鸿蒙世界唯一的主人,这是在太古时代,某些了不起的大能就已经决定的事情。

    但是如果要妫家的族人。用这样的方式,用第一至尊所说的方式成为周天世界的主人,谁乐意呢?

    有生有死的族人?和凡人一样生死轮回?这种日,怎么能够忍受?只要成就地仙之位,就能长生不死,就能永远的存在下去。逍遥长生。享受无边,谁愿意死掉?

    “天~道~人~皇~宝~箓~!”一位妫家长者浑身战栗着看着第一至尊:“本家的典籍,天道人皇宝箓,是天地间第一本修仙之术。”

    “骗你们的。”第一至尊掏了掏耳朵,用力的吹了一下手指上黏着的耳皮:“天道人皇宝箓。天地间的第一本修仙之术?啊,那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天道人皇宝箓。是人皇之根源,天地间第一本……让仙人重新转化为人,舍弃漫长生命的逆修法门。”

    耸耸肩膀,第一至尊淡然道:“修炼这门神通,可以让人类变得和太古神灵一般强大,但是强大的只是力量,而不是寿命。的确强横的力量,可以让修炼者拥有漫长的寿命,但是终归是人,终归是会死亡的。”

    第一至尊看着目瞪口呆的诸位妫家长老,突然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早知道,我就应该骗你们一把,让你们集体改修天道人皇宝箓,那一定很好玩?”

    “好玩?”妫家的长者们气得浑身烈焰熊熊,他们声嘶力竭的祭出各色飞剑法宝,向着第一至尊狠狠的劈了下去。

    第一至尊长啸一声,他突然耳朵一抖,冷声喝道:“好大的狗胆,居然敢为难老的儿?嘿!”

    身形一晃,第一至尊冲天而起,化为一道夺目的光虹直冲高空。

    三千百座大罗道器级天罗地网组成的封禁被第一至尊一掌粉碎,完全无法阻碍他分毫。

    这些天罗地网禁锢了天地灵气,但是第一至尊的力量根本不依靠任何天地灵气;这些天罗地网禁锢了大道法则,但是第一至尊的力量同样不依靠任何天地法则。

    这是人的力量,这是属于人皇的力量。

    这力量源自他自身最深处,是最纯粹的生命力量。灵气的匮竭,无法阻止他的发挥;天道法则的崩毁,无法阻止他的存在。生命的力量,生命的欲-望,纯粹磅礴的生命力犹如春夜的竹笋冲天而起,将所有屏障一掌粉碎,震得无数妫家仙人口吐鲜血四处奔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第一至尊猖狂跋扈的扬长而去。

    青武城内,妫聖背着手,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一般俯瞰着殷血歌:“我这么做,我就这么做了,我陷害你,我打击你,我一次一次的派人谋杀你。我想要取代你的位置,我想要继承第一至尊的全部,我要剥夺你身边的一切。”

    妫聖得意洋洋的指着自己的鼻:“我就这么做了,你能怎么的?”

    悬浮在妫聖头顶的道祖虚影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妫聖的所作所为虽然有点小家气,但是这都得到了妫家道祖们的支持和允许。

    在妫家道祖们的眼里,无论妫聖做了什么,这都是他们精挑细选出来的,继承妫家家业的最佳人选。

    而殷血歌么,一个半妖野种,就当是妫聖的一件玩具吧!

    所以这位道祖笑得很轻松,笑得很闲散,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远处一抹流云,就当没听到妫聖嚣张的话语。

    殷血歌就在道祖放松的心态下突然一拳轰了出去。

    无上圣体内青黄二色流光轰然爆发,他的拳头上笼罩着一层枯黄色的死寂之力,势如破竹般轰碎了妫聖身上的十几件大罗道器的护身仙光,径直轰进了他的身体。

    死亡寂灭之力犹如毒龙涌入妫聖的身体,他胸口大片血肉骤然枯萎粉碎。

    上空的道祖虚影尖声怒啸,他双眸如电狠狠的向殷血歌一瞪,殷血歌头顶的虚空就突然崩溃。粉碎的黑漆漆的空间就好像一柄大锤,狠狠的砸向了殷血歌的头顶,就要这样将他砸成粉碎,砸成肉饼。

    殷血歌仰起头来看着那道祖。

    堂堂道祖,真的亲自出手了?

    就在这时,一道强光凌空掠来,第一至尊突兀的闪身到了殷血歌身边,他双手托向了天空,雄伟的身躯犹如一座大山,将那粉碎的虚空稳稳的托在了双掌之间。

    “周天万界,唯我第一。”第一至尊双眸精光四射,仰天看着那道祖,‘嗤嗤’冷笑着。

    “总归,不是你妫家。”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