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七十五章 今时今日(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七十五章 今时今日(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下官礼部大鸿胪寺少卿青丘乐,见过郡王殿下。”

    身穿紫红官袍,满脸是笑的仙官向殷血歌肃然行礼,举止之间法度森严,挑不出任何瑕疵。

    青丘乐身后的数百随从官僚纷纷手持玉芴,向殷血歌深深鞠躬下去。他们是仙庭正臣,虽然殷血歌来自血曌仙朝,而且血曌仙朝也行通传仙庭,此次代表血曌仙朝进贡的,是血妖一族的一位郡王,位高权重不可忽视。

    但是他们毕竟是仙庭正臣,跪拜之礼是不可能有的,有这么鞠躬一礼,已经是极大的优待和礼遇。

    殷血歌笑着向青丘乐还了一礼,然后很是亲热的笑问道:“青丘大人,莫非出身青丘域那个青丘家?”

    青丘乐眯了眯眼,神色间自然有一股老狐狸的奸猾精明味道油然而生。他‘呵呵’笑了几声,向殷血歌笑道:“难不成郡王殿下,和我青丘家是旧交?敢问郡王殿下,您……”

    殷血歌看了看青丘乐身后的随员,将一缕声音传入了他耳朵里:“在下殷血歌,青丘盻珞,是我弟;青丘炎,是我旧交老友,当年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过的交情。”

    青丘乐的眼神就微微一变,然后他的笑容里就凭空加了几分亲密。刚刚他对殷血歌的亲近亲热,只是公事公办做出来的嘴脸。但是现在他的亲近和亲热,那就是真正的好朋友之间才有的。

    他一把抓住了殷血歌的手腕,笑着叫道:“还有这种事情?妙呵。青丘炎那小,可是我嫡亲的大侄儿。啧。盻珞,盻珞,嘿嘿,我青丘家之外的族人,知道这名字的也没有几个。可见你真是我青丘家的好朋友。”

    随手掏出一块玉牌丢给了身后的属官,青丘乐大咧咧的说道:“血曌仙朝的贡品,样式、数量,都绝对不会有错的。尽数入库就是。挑选天字号的营地,让血曌仙朝的兄弟们驻扎下来,从乐舞司挑一批姿色好、知情识趣的可人儿,给血曌仙朝的兄弟们送去做向导。”

    用力晃了晃殷血歌的手臂,青丘乐笑道:“郡王殿下么,就是本官亲自接待了。这几天,也不用让上面给我安排别的事情。那些乱七八糟的进贡队伍,让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去接待就是。”

    兴匆匆的吩咐了一番,青丘乐带着几个随行的护卫侍从,拉着殷血歌驾云就走。

    幽泉、血鹦鹉急忙叫了一声,连通着殷血歌身边一群亲近心腹,急匆匆的跟在了后面。

    血曌仙朝的诸位将领重臣相互望了一眼。老老实实的在仙庭官员的监督下,将三万条巨型战舰慢慢的驶向了仙庭的库房。在这三万条巨舰,他们只能开回去三千条,其他两万七千条巨舰自身,也是血曌仙朝向仙庭进贡的贡品。

    仙界虽然总体看来繁荣昌盛、太平无事。但是仙界很多地方还是时不时的有各种争端争执发生。比如说当年的玄天府,神人突然入侵。就摧毁了玄天府的绝大部分军辎军械。血曌仙朝进贡的除了仙石、灵石和各种天才地宝,这两万七千条特制的巨型战舰,也将作为军械补充给仙庭兵部。

    不提血曌仙朝的进贡队伍和仙庭交接的事情,殷血歌在青丘乐的带领下,一路腾云驾雾,向着虚空那几尊巨大无比的人形飞去。

    远远看着,那几个人的体型就是如此的巨大,越是向他们飞近,反而越是无法感受到他们的体型有多么的可怕。以殷血歌的速度,加上仙庭在虚空架设的数十座超远距离的传送阵,离开了进贡船队后,殷血歌他们依旧耗费了七天时间,这才真正的踏足仙界的领土。

    立足仙庭本土之后,那巨大的人影已经化为无边无际的天幕笼罩四野,无边星辰的反光从这些巨大的人影身上反射出来,令得天幕繁星点点,反而已经看不清这人影到底是什么模样。

    青丘乐是个自来熟的性,赶路的七天时间内,他已经一五一十的将那几尊盘坐在虚空的人影来历,向殷血歌解说了一番。

    这几尊人影,他们并非虚影,而是某些太古强横存在的遗蜕。他们修炼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也壮大了现在的仙人无法理解的层次,那些莲花就是他们领悟的天道法则的具体演绎。

    他们的灵识,或者说他们的灵魂,他们的神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或者他们陨落了,或者他们已经到了另外一个不可测的世界,或者他们超脱到了另外一个和现在的仙人无法接触的层次。

    他们的身躯并无丝毫的灵智,但是这些身躯依旧存活。

    每时每刻,这几尊身形都直接从仙界的虚空抽取无穷无尽的仙气,然后汇聚成仙云、仙雨释放出来,滋养仙庭内无穷无尽的仙人,供他们生活修炼所需。

    从他们手上的各色法宝滋生出的莲花,也时刻有无穷无尽的天道韵律释放出来,凡是在这里居住的仙人,就算他们什么都不做,他们在这里道行、法力都会时刻精进。一个资质最普通的凡人,如果让他居住在仙庭,那么最多百年,他绝对能够顺利的踏入地仙境。

    所以这几尊上古大能的遗蜕是仙庭真正的统治基础。

    哪怕历史上好几次仙庭被外力逼迫到几乎崩溃的境界,只要仙庭控制的区域内凡人没有死绝,只要他们能坚持百年时间,他们就能调集无数凡人居住在仙庭,然后他们就能在百年后获取无数的地仙境的精兵。

    就算是一个资质愚笨的凡人,他们只要居住在仙庭,他们就能百年而地仙,千年到万年而天仙。万年到十万年的时间。仙庭特殊的环境、特殊的仙气、特殊的天道波动,就能让一个资质最蠢笨的凡人成为金仙境的存在。

    而那些仙界的仙族豪门。他们的孙后代本身资质就极其妖异,加上他们耗费无数的天才地宝滋养滋补,所以他们的嫡系孙往往数百年数千年就成长为高阶金仙,成为大罗金仙的概率也比普通草根家族的修士仙人高出数百数千倍。

    至于说这几尊人影,他们的来历一如他们的衣饰打扮。

    一道人,一佛陀,一魔头,一血妖。一鬼修,一女妖,外带一个就连现在的大仙帝以及已经卸任的无数仙帝都说不出来历的,但是修为显然最高深莫测的年男。

    这七尊人影,几乎也就代表了现在仙庭最强势的几大势力的组成。道门、佛门、魔修、血妖、鬼修、妖修。血妖一族本来属于妖修一脉,但是因为他们在这仙庭,有这么一尊太古的血妖大能的遗蜕的关系。血妖一族几乎**于妖族之外,和妖族同气连枝遥相呼应,却又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统属。

    也正因为这血妖大能的遗蜕,血妖一族强势到在仙庭的兵部,**出了血战部这一强大的军团。

    殷血歌一路随着青丘乐向前飞行,一路出神的看着那身躯最高大。气息最莫测,始终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却怎么都看不到他正面模样的年男。他身上的气息让殷血歌感到很熟悉,甚至就有这么一丝气息正存在于他的体内。

    大罗金风蝉突然在殷血歌的仙魂高声鸣叫起来,他很是快乐的鸣叫着。就好像一头和主人分离了数万年的小狗,突然遇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主人一般。他快乐的在殷血歌的识海跳动着。不断散发出淡淡的、足以掩饰殷血歌全部存在痕迹的奇异气息。

    那背负着双手,傲然站立在仙庭核心区域的高大身躯微微一颤。

    外人无法感知到他的异动,就连高高坐在云霄之端的大仙帝,都没能感受到他们的屁股下的仙帝宝座所依仗的根基发生了异动。

    一百零八朵说不出什么色泽的莲花上仙云升腾,一丝一丝外人根本无法感受到,但是在殷血歌眼里却是清晰可见的气韵犹如一场飓风、海啸一样从那一百零八朵莲花上涌出,迅速的灌入了殷血歌的身体,流入了大罗金风蝉。

    大罗金风蝉舒舒服服的哆嗦着,他的身体放出一道道明暗不定的光芒,在那气韵蕴藏了无数极其细小的,以大罗道祖的仙识都无法感知到的细小微粒。

    这些细小微粒蕴藏了无穷的先天道韵,他们慢慢的渗进了大罗金风蝉,慢慢的融入大罗金风蝉的每一个角落,然后以一种让人目不暇接的恐怖速度,疯狂的提升着大罗金风蝉的品阶,修复着他在末法之劫受到的惨重伤害。

    脱胎换骨、彻底更新。

    大罗金风蝉散发出无边的奇异道韵,暖洋洋的道韵气息犹如一汪温泉,将殷血歌温柔的浸泡在里面。

    “青丘大人,你可听说过‘金风散人’这个名字?”殷血歌回过头来,笑问青丘乐。

    “金风散人?”青丘乐呆滞了一阵,他皱了皱眉眉头,眸里无数道金光闪烁了一会儿,然后他笑着点了点头:“啊,这名号,在仙庭的周天群仙录有记载。金风散人,成道于大罗熳渺太黄正武仙帝年间,生性淡薄,与世无争,是仙界有名的老好人。”

    “鸿蒙本陆末法之劫前,金风散人在荧惑道场上修建了一座道宫,也没有收录门徒,就是带着几个供香奉茶的道童在内闭门清修。末法之劫后,金风散人回归仙界,然后就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

    摊开双手,青丘乐笑道:“有人说他陨落了,有人说他晋升了道祖境。但是谁说得清呢?”

    掐指一算,青丘乐笃定的是说道:“金风散人从一介散修成就大罗境界,只耗费了不到三个元会,在散修算是极其凌厉的人物。但是他总共在仙界出现,也不过一百个元会,来去匆匆,无影无踪,算得上极其神秘的人物。”

    殷血歌惊讶的看着青丘乐,他赞叹道:“青丘家的族人果然名不虚传。传闻青丘家一个垂髫孩童,都能将仙界的无数典籍秘闻倒背如流。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抬起头来,深深的向那背着双手的男背影望了一眼,殷血歌在心里暗笑不已。

    “神秘的金风散人么?如果没弄错的话,金风散人不过是眼前这太古大能的一缕分身转世投胎而成。如此说来,这些将遗蜕留在仙界,成就了仙庭根基的太古大能们,他们其实。或许并没有陨落?”

    大罗金风蝉突然尖锐的名叫起来,一道道热流不断从他体内涌出,不断注入殷血歌的身体。

    这就转变成了,那男遗蜕涌出的大道气韵和神秘的力量,直接补充进了殷血歌的身体。

    无上圣体疯狂的运转着,天道人皇宝箓也不受控的自行运转起来,青黄色流光在他体内不断的往来鼓荡。然后被天道人皇宝箓一次一次的轰击锤炼,变得更加的精纯,更加的坚固坚韧。

    血海内二十四天、三千大陆同时鼓荡,道轮回宝轮内无数血海鬼卒轮回转世的频率越来越快。庞大的道韵气韵流散开来,冉冉的笼罩了殷血歌的全身。

    二十四天、三千大陆的无数生灵同时赞叹,在这两类世界之下。在三千大陆的最下方,一处黑漆漆带着森森阴气的世界悄然开辟,无数鬼哭狼嚎的鬼啸声不断从那世界涌出。

    幽冥十八禁囵塔发出一声尖锐的"shen yin",他的身形突然崩解,无数塔狱内囚禁的恶鬼纷纷被那个新生的世界吞噬。就连十八尊镇狱鬼王都身不由己的向下飞去,沉入了逐渐分成十八层的世界。

    与此同时。在那二十四天之上,一处祥光隐隐,无量功德之光普照的世界同样成型。

    这就是世界的雏形——殷血歌突然有了这样的感悟。

    而这些大大小小稀奇古怪的世界就这么悬浮在殷血歌的身体,无穷无尽的被青黄二色莲花覆盖的血海环绕着这些世界。而这个血海的背后,隐隐有一颗通体浑圆的大树虚影若隐若现。

    殷血歌识海,他的仙魂寄托的那一株大树虚影,由鸿蒙胚芽所化的鸿蒙世界树的虚影,就这么悬浮在了新生的两个小世界、二十四天、三千血海大陆以及巨大的道轮回宝轮的后方。

    周身气韵浑然一体,血光血气和青黄二色气流已经开始交融汇合,两者之间同根同源,逐渐相互转化,逐渐相互熔炼,逐渐的演化为一股代表了生命之极致和毁灭之极限的极端之力。

    但是在品质极大增强,甚至已经远远超越了大罗道器品阶的大罗金风蝉的遮护下,殷血歌体内没有任何气息散发出来。他一如常人的跟在青丘乐身边,两人说说笑笑的,踏着云彩慢的顺着一条玉光皎洁的大道向前飘行。

    只有幽泉和血鹦鹉心有所感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

    和殷血歌朝夕相处,幽泉、血鹦鹉都感受到了,殷血歌在这一瞬间,突然有了一丝不同。

    “血歌啊,你问那金风散人,到底是有用处?”青丘乐好奇的看着殷血歌,他对殷血歌的称呼也亲密了不少:“我对这些没有影响过仙界大势的仙人并不关注,但是我青丘家有些族人,天生喜欢考究集案,他们对仙界无数仙人留下的记录熟记在心,或许你找他们询问,会更有收获。”

    “无他,好奇。”殷血歌淡然道:“我在鸿蒙本陆,曾经得到过他的一点遗泽,仅此而已。”

    “哦?噢!”青丘乐不再询问这个问题。殷血歌来自鸿蒙本陆?这个回答让青丘乐觉得有点惊悚——鸿蒙本陆,末法之劫,到了现在,鸿蒙本陆和仙界之间的联系还没有回复,鸿蒙本陆的修士依旧无法按照正常的飞升法则飞升到仙界来——殷血歌,他是怎么混到仙界来的?

    如果他是,真正的出身鸿蒙本陆,他怎么能来到仙界呢?

    前方一处华美的大殿门前,突然有愤怒的呵斥声传来:“妫聖,不要像狗皮膏药一样的黏人行不?”

    “盻珞不会喜欢你的,你再纠缠盻珞,小心我帝锦打掉你满口大牙!”

    殷血歌循声看了过去,就看到那座造型古朴,门前挂着的幌显示这是一间灵宝阁的殿堂门口,七八个侍女正环绕着盻珞、帝锦,两女正气呼呼的冲着一个衣饰华美,满脸带笑的青年呼喝着。

    虽然已经有近百年不见了,但是殷血歌依旧一眼认出了盻珞。

    这小丫头的个也没长多少,依旧是那般长相,而且周身气息阴柔、清冷,摆明了是她先天阴鬼体带来的影响。当年在两仪星,她就能一个人出去狩猎,养活了重伤不起的父亲,由此可见盻珞的天性那股彪悍勇悍的味道。

    此刻她正双手插在腰间,气鼓鼓、气汹汹的瞪着那青年。

    “妫聖,不要以为你长了一张小白脸,就以为天下的女人都会喜欢你。”

    “我和帝锦姐姐早就在姐妹圈里传播开了,你就是一人面兽心的恶棍。”

    “我们姐妹圈里的所有姐妹,没有一个人会嫁给你的。”

    “所以,不要做美梦了,我盻珞连你一根毛都不会喜欢上。你再敢纠缠我们,小心我揍你。”

    虽然盻珞在生气发怒,但是她依旧是那样的清冷美丽、可爱迷人。

    妫聖笑吟吟的向前凑了一步,他轻笑道:“哦?那么盻珞妹,你准备怎么样呢?”

    ‘啪’的一声巨响,妫聖身体下方的玉石界面上,突然有一只白骨粼粼的白骨手掌飞射而出。

    ‘啪’的巨响声,措手不及的妫聖下身被那白色手掌命,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双手抱着下身飞窜起来有数十丈高。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