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亡命小杰(书号:13584

第三百七十二章 亡命小杰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同学来上海了。。。准备出门三陪。。。

    ***

    峤岩星是贫瘠的,但仅仅是贫瘠,并非绝对的死亡星。

    虽然仙人们动用大神通、**力,将整个星球的地脉都梳理了一遍,将其布置成了无数座仙阵的阵基。但是在一些偏远的地方,一些对于仙阵的建造并无用处的地方,一些残破的零碎小灵脉依旧存在。

    这些最长不过三五十里的小灵脉,就可以在地面上滋生出一小片绿色。比如说一小片树林,一小片草原,三五口小池塘,养活一个小小的野兽生态链,或者说,滋养出三五株灵药灵草。

    甚至,如果这灵脉被小心的照顾招呼,不让外力破坏的话,他甚至能够耗费三五千年时间,滋养出一小窝灵石来。虽然数量不多,品质不高,但是这毕竟是灵石,对于峤岩星上数百万平民而言,这就是他们修炼的全部希望。

    凝成金丹,就能加入南北城的城防军,从此得到一份来自仙庭的俸禄,让自己有继续修炼的机会。

    在峤岩星,为了一块下品灵石,死掉三五十个凡人武者,折损三五个练气期的修士,甚至是让几个高阶的金丹、元婴境的修士受伤,这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小杰静静的趴在一丛长草。

    密布着毒刺的长草撕开了他的皮肤,毒液渗入了他的身体,让他的皮肤火辣辣的痛。让他的肌肉犹如抽筋一样轻微的痉挛着。换成普通的金丹修士,这都足以让他们痛得惨嚎起来,但是小杰只是静静的趴在毒草,就好似完全没有感受到身体上的痛苦。

    对他来说,这点痛早就习以为常。

    而峤岩星的凡人和修士都认识这种‘毒蛛草’,被这种毒草划破皮肤后,那种火辣辣的痛苦让高阶修士都消受不起。而这种毒草并无特效的解药,虽然不致命,但是正常人都不会想着让自己去尝试那种可怕的剧痛。

    所以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他们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不会对这种毒蛛草多加关注。在正常人的思维。峤岩星上无论是人类还是野兽,都不会傻乎乎的找毒蛛草藏身。

    但是小杰会。为了生存,为了在这该死的仙界活下去,小杰才不在乎这点痛。

    在大柏林城邦的街头征战求存的时候。小杰在地狱里打过转。和死神共舞过。在碰到他的主人。得到那种神奇的力量之前,小杰的生活比身处毒蛛草好不了多少。有些事情,习惯了。就是习惯了,进而你会无视他的痛苦,从习惯变成一种麻木。

    毒蛛草的前方,是一口池塘,长宽不过百步的池塘。池塘内密密麻麻的生满了类似于鱼腥草一般的植株,两条毒蛇盘绕在一株犹如睡莲的大上,黑白条纹相间的身躯慢慢的蠕动着,他们正在尽情的享受天地间至高的欢乐,等待着那灵肉合一的一瞬间。

    这是两条可以在一瞬间让元婴境的修士都毒毙命的‘百草枯’。所谓‘百草枯’,是因为这种毒蛇的皮肤上都带着强烈的毒素,除开极少几种药性强大的草药,其他的草木被他们碰触到都会枯萎毙命。

    就好像这两条百草枯身体下面的,墨绿色带着银色条纹的‘墨银莲’,他就是可以抵挡‘百草枯’毒液的一种药草。或者,他可以用灵草来形容。

    看这株墨银莲片上密密麻麻的三百十条银色条纹,就知道这一株灵草已经有了千多年的气候。这种特殊的灵药,三年零个月才会长出一条新的银色条纹,而千多年的气候,这足以让他在贫瘠的峤岩星成为最珍贵的财富。

    这样的一株千年灵草,落在顶级的炼丹师手上,就可以炼制出峤岩星特有的‘银莲丹’,可以极大的提升元婴境修士的修为,让他节省大量的时间,快速的凝结元婴,让元婴拥有离开身体随意游走的能力。而元婴一旦能够离体行走,就能飞上高空接受天风天雷的淬炼,踏上更高的境界。

    在仙界其他的星球,这样的丹药不值一提,区区元婴修士增进修为的丹药,对仙人们来说就和土疙瘩没什么两样。但是在峤岩星,为了一颗银莲丹死伤三五百人,那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小杰静静的趴在毒蛛草从,冷冷的看着那两条吐着黑色信,身躯疯狂蠕动的长蛇。

    当这两条歹毒的玩意儿进入天人合一、灵肉相容的境界时,他们体内会喷射出大量的汁液。墨银莲这种灵草,却必须吸收了这种毒蛇在这种特殊场合下喷射出的汁液,才能最终的成熟。而墨银莲对于百草枯这种毒蛇而言,也是他们孕化新生命的最佳辅助品。

    他们必须得到墨银莲药气的滋养,才能在母蛇体内结下胚胎。

    两者相生相成,缺一不可。

    池塘附近插着几根血淋淋的告示牌,上面挂着几个风干的腐烂的头颅。告示牌上用人血书写了几个狰狞的大字——‘罗家禁地,靠近者死’。

    罗家,这是峤岩星北城的地头蛇,北城内绝大多数的武官职,包括城防军统领一职都被罗家的族人掌控。毕竟峤岩星这种贫瘠荒芜的小星球,脑正常的仙人都不愿意来这里任职,所以大力的栽培、任用本土修士,这就是仙庭对峤岩星这种小星球的最常见手段。

    毕竟像第二圣这样的倒霉蛋,堂堂大罗金仙被送来峤岩星担任城防军统领的,自从峤岩星设立了央仙域的仙关哨所以来,也就只有第二圣这么一人罢了。

    两条百草枯的身体突然剧烈的蠕动着,他们的身体疯狂的抽搐着。伴随着‘嗤嗤’的声响。一股浓烈的刺鼻腥味散发开来。百草枯的身体相连的地方,有大量白色的粘液喷射而出,墨银莲的片吸收了这些白色的汁液后,片变得更加的肥厚油亮,同时有一股刺鼻的辛辣、辛凉的味道飘散开来。

    两条百草枯心满意足的躺在墨银莲的片上,气喘吁吁的抽搐着。过了好一阵,两条足足有成年人胳膊粗细,长有丈许的长蛇慢的离开了墨银莲的片,分道扬镳的向远处蜿蜒游走。

    池塘里,墨银莲的片一分一分的扩张开。越发浓烈的药气不断飘出。

    就在墨银莲的片扩张到最大的时候。墨银莲的片上三百十条银色丝线好似有了生命一样跳动着,在阳光下荡起了大片银光。这代表墨银莲已经彻底成熟,已经完全可以成为银莲丹的主药。

    天空传来细微的破空声,一对儿身穿白色道袍的青年男女驾驭清风。从远处向这边轻盈的飞了过来。这一对儿男女男的生得有七八分俊朗。女的也有七八分的颜色。乍一看去端的是一对儿珠联璧合的玉人儿。

    但是无论男女,他们脸上的骄傲、骄狂之色想要遮掩都遮掩不住。他们差不多是鼻孔朝天的左右顾盼,就好像两头羽毛华美的孔雀在招摇过市。

    小杰屏住了呼吸。他手上一张隐匿符静静的碎裂开,放出一丝奇异的气息将他存在的全部痕迹彻底遮盖起来。他静静的趴在毒蛛草从纹丝不动,借助那张隐匿符的帮助,在一刻钟内,就算是元婴境大乘的修士也无法用神识发现他的存在。

    更不要说,这一对儿男女不过是刚刚结成元婴,气息都还没有稳定。

    尤其是,这一对儿男女出身北城罗家,是罗家现任家主的一对儿龙凤双胞胎姐弟,他们向来骄狂自大,在北城有着‘净街虎’的美名。以他们的行事风格,他们根本不会放出神识来观察四周。

    对他们来说,在北城周边的地域,哪里有人敢对他们下手?

    而且这里是罗家的禁地,是罗家圈占的山林。这方圆三百里的一片山林内,一草一木都是罗家的私产。眼前这一口池塘,就是罗家专门用来培养墨银莲的灵穴。他们每年按时播种,恰到好处的控制着每一年他们都能收割一株成熟的墨银莲入药。

    罗龙、罗凤狂傲的踏着清风从高空落下。

    能够御气飞行,而不需要借助飞剑或者其他的法宝飞行,这是元婴境修士和金丹境修士的最大区别。罗龙、罗凤虽然刚刚凝结元婴不到百日,气息浮动、境界不稳,但是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御气飞行,就是为了向所有见到他们的人宣告——他们是元婴境的‘大修士’了。

    趾高气扬的从空落下,罗龙背着双手,掏出一条手绢,厌恶的捂住了鼻。

    “阿姐,你去收取这墨银莲罢。想想那两条畜生在上面刚刚做过的好事,真是让人恶心。”

    轻轻的拍了拍袖,罗龙皱着眉头冷哼道:“这男男女女,公公母母的凑在一块儿,就有这么大的乐?我看到那些雌货就浑身难受,真是……太肮脏了。”

    不耐烦的抽了抽鼻,罗龙眯着眼,很是回味无穷的笑了起来:“还是那些清秀俊俏的孩童好看。洗得白白净净、香喷喷的,那小屁股够弹,那小胳膊小腿儿,摸上去才叫做一个光滑细嫩。”

    ‘噗嗤’一笑,罗龙目光迷离、面孔晕红的低声说道:“要不,那些高大威猛的壮汉,其实更加和我胃口。我就喜欢被他们搂在怀里,被他们爱抚的感觉。好温暖,好温馨,好温柔哦。”

    “臭男人有什么好的?”罗凤无比厌恶的看着罗龙:“要姐姐我说,还是那些水灵灵、娇滴滴的小丫头可爱。哎,男人都是臭泥混出来的,只有女儿家才是干净清白的莲花,嗯……”

    低沉的**了一声,罗凤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体,她的两条长腿突然剧烈的抽搐着,很快她的身体下就出现了一滩水迹。她面孔晕红,狼狈的夹紧了双腿:“小弟,阿姐不行了。你去采了这墨银莲罢。唉哟,想到昨天晚上梳笼的那一对儿小丫头,阿姐我不行了。”

    轻声的呼喊了一声,罗凤窈窕的身体就这么颤巍巍的倒在了池塘边的草地上,她气喘吁吁的用双手捂住心口,嘴角有一丝涎水慢慢的滑了下来:“赶紧,把墨银莲收了。我得赶紧回去,那两个小丫头,哎,我离开了她们。可怎么活?”

    罗龙昂起头。犹如见到世界上最肮脏的生物一般看着自己的姐姐:“真丑,真脏,你们这些臭女人,真是……唉哟。如果你不是我孪生的亲姐姐。我早就一剑杀了你。省得你这么肮脏,整天污我耳目。”

    娇滴滴的跺了跺脚,狠狠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罗龙娇嗔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姐姐,无可奈何的从袖里取出了一柄玉刀,小心翼翼的避开池塘边百草枯爬行过去留下的枯黄印痕,慢慢的靠近了那一株成熟的墨银莲。

    罗凤躺在池塘边,低声的**喘息着,她漫不经心的说道:“好了,好了,赶紧把墨银莲收好,你回去找你的壮汉,我回去找我的小可爱。唉哟,我说,你前些日看上的那个叫做小杰的奴隶,你还没把他弄到手?”

    罗龙的身形骤然一停,他的目光迷离,显然陷入了某些奇妙的遐想。

    “那小是后天的血妖,飞行绝迹,一不小心,被他逃走了。只不过,他身边的三具受到重伤的僵尸,已经被我丢进了族大牢里。听说,这些年这家伙卖命得来的钱,都用来维持那三头僵尸的性命了,他肯定舍不得让这些僵尸就这么被我处理掉。”

    “这不是为了突破元婴境,所以我们闭关了大半年么?”

    “等这次回去了,我就把那三头僵尸悬挂在城门口,我看他是不是舍得丢下那三头僵尸。”

    “嘻嘻,只要他到了我手上,给他灌三杯‘狂-抽-猛-干-浆’,我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往他面前一站,以我的风韵,还不迷得他昏天转地的?只要让他尝到了我的滋味,他还能舍得离了我?”

    罗龙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慢慢的笑道:“那次在军营,见到了他光着膀在为那些仙兵保养战具,唉哟,见到他身上一条一条钢筋一样的肌肉,我就入迷了呢。”

    草丛的小杰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他咬了咬牙,突然发出一声尖啸,一柄通红的飞剑从他掌心喷出,带着一声尖锐的唿哨声瞬间就到了罗凤的身前。

    双腿正在抽搐,已经软得浑身没力气的罗凤尖叫了一声,根本没有任何防范心思的她身体一抖,飞剑已经洞穿了她的丹田,将她元婴一击重创。

    刚刚凝结的元婴极其脆弱,这一剑差点就将罗凤的元婴打散,差点就将她击杀当场。幸好罗家的家大业大,罗凤身上的护身法衣在那一瞬间爆发出一道刺目的强光,勉强抵消了飞剑上的大部分威力,这才避免了罗凤惨死当场。

    小杰已经冲了出去,他背后蝠翼张开,带起一条血色的火焰,几个闪身就已经到了罗龙的面前。

    罗龙瞪大眼睛,欣喜若狂的看着冲杀而来的小杰放声大笑:“小杰,你终于回来找我了?我就知道,没有男人可以拒绝我罗龙的魅力!你看我的皮肤,看我的身段,听我甜美的声线……”

    小杰冲到了罗龙面前,没有做出任何防御姿态的罗龙被小杰一个肘突狠狠的顶在了喉咙上。

    罗龙的喉头脆骨发出清脆的爆裂声,他张开嘴,喷出一道血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不等他还手,小杰袖里一条黑色的绳索犹如灵蛇一样流出,带着细细的破空声迅速缠绕在了罗龙的身上,将他捆得结结实实。

    右手一招,插在罗凤小腹上的飞剑一个腾空飞起,被小杰一把接在手,然后狠狠的一剑穿透了罗龙的丹田,同样将他的元婴一击洞穿。

    罗龙惨嚎一声,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和罗凤一样,他也迅速陷入了濒死的边缘。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小杰的速度快得让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就连已经降临峤岩星,正在将第二圣强行转化为血妖后裔的殷血歌,将整个峤岩星都笼罩在仙识下的殷血歌,都被小杰快速的突袭弄得目瞪口呆。

    一声尖锐的长啸声从北城传来,一股暴躁的仙力波动瞬间传遍整个峤岩星。

    峤岩星北城的城主府,一尊天仙腾空而起,一个闪身就到了小杰的面前,放出庞大的仙威向小杰笼罩了过去。

    小杰抓住了罗龙的脖,右手紧握剑柄狠狠的扭动了一下。

    罗龙当即痛得惨嚎一声,身体剧烈的抽搐着,不断有汗水从他身上涌出。小杰怒视着那天仙,这也是峤岩星罗家唯一的一尊天仙,罗家至高无上的太上老祖罗山。

    虽然只是天仙一品的修为,但是罗山在第二圣被流放到峤岩星之前,他可是峤岩星实实在在的第一高手,是峤岩星的无冕之王,无论南城、北城,所有的仙人、修士都得给他几分脸面。

    狠狠的一指小杰,罗山收回了身上的仙威,厉声呵斥起来:“斗胆狂徒,速速将龙儿放开。”

    深吸了一口气,罗山厉声道:“你斗胆打伤我罗家龙凤,你死定了,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小杰紧握剑柄,做出了一副随时可以将罗龙斩杀的姿态,他厉声喝道:“老狗,放出我的三个同伴,送我离开峤岩星,否则,我就和你的这一对儿狗种同归于尽。”

    罗山勃然大怒,他身形骤然向前一倾,但是小杰手腕一动,飞剑已经彻底洞穿罗龙的身体。

    罗龙嘶声惨嚎,罗山神色惊惶的急忙停下了动作。(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