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暴力招揽(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七十一章 暴力招揽(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昨天喝冒了。。。喝得浑身发烫,今天老婆都还能闻到猪头身上的酒味。

    算了一下,大概平均喝掉了两斤多白酒吧。

    ***

    第二圣几乎要疯了。

    他气急败坏的悬浮在半空,无可奈何的看着周身玉光荡漾,头顶三座玉鼎载波载浮,气焰嚣张不可一世的杨鼎。他的双臂剧烈的哆嗦着,两条大腿急骤的颤抖着,体内的骨骼和筋肉差点都被杨鼎身体的反震之力给震碎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用一颗鸡蛋去撞一块石头,石头自然丝毫无损,但是鸡蛋却碎成了一地的蛋清蛋黄。

    第二圣也是体修,他的**极其强大,踏入大罗金仙境后,他甚至可以**强行撞击一颗恒星,直接将一颗恒星轻松撞成粉碎。他更有着金翅大鹏的血脉,他的飞行速度冠绝天下,凭借着强横的**、快如闪电的速度,他从小到大几乎都没被人击败过。

    但是面对杨鼎,他终于明白了杨家的玉鼎玄功到底是多么可怕。

    玉鼎玄功,可怖的玉鼎玄功,虽然没有任何附带的神通秘法,但是玉鼎玄功铸造的玉鼎法体果然强横无匹。看着杨鼎玉光萦绕,就连皮肤都没有丝毫破损的仙体,第二圣就好像一头看到了大海龟的猛虎,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嘴。

    “杨鼎,你,欺人太甚。”看着得意洋洋的杨鼎,第二圣随手一招。就听得‘嗡’的一声,他被击飞的长戟带起一道金光激射而来。被他稳稳的握在了手。

    体内仙力流转,第二圣颤抖的身体很快稳了下来。他背后的金色羽翼急骤的拍打着,带动他的身体化为一道金色闪电,呼啸着穿过了虚空。

    长戟以一种让人崩溃的速度,以一种寻常仙人的仙识都无法捕捉的速度死开虚空,带起一道道寒芒急骤的向下轰落。‘铛铛’巨响不绝于耳,瞬息间长戟劈出数十万击,精准的命了杨鼎的身体各处致命的要害。

    天灵、眉心、双眼、咽喉、心口、小腹。乃至是腹股沟附近的几条动脉所在的部位。

    杨鼎的身体上不断迸射出刺目的火星,在第二圣近乎疯狂的攻击下,杨鼎身上的仙甲粉碎,战裙粉碎,很快他就变得一丝不挂,浑身光溜溜的暴露在众人面前。

    但是杨鼎丝毫无所谓的张开双手,甚至是主动的分开了双腿。任凭第二圣疯狂的攻击他的身体。长戟在他的身上不断的撞击,不断迸射出夺目的光焰,长戟锋利的戟尖逐渐被撞得粗钝,逐渐失去了原本的锋芒,甚至出现了无数的裂痕。

    这长戟是第二圣踏入大罗金仙境后,亲自采集天地间极其稀少的‘太白流云金气’。将飘渺如云、沉重如山的气态金气经过千锤百炼,以自身真火心血温养百万年,融入了一丝攻杀天道气韵后铸造而成的本命大罗道器。

    太白流云金气的性质决定了这长戟速度快捷如风,却又沉重异常,更是锋利无匹。无数年来。第二圣的长戟下已经有数万仙人陨落,无论是仙器、仙体。都是一击而穿。

    在他恐怖的速度加持下,杨鼎身上大罗道器级的仙甲都抵挡不住这柄长戟的穿透,被他硬生生点碎成了无数粉末飘散。但是这长戟碰到杨鼎的身体,居然连他的皮肉都穿不透。杨鼎自己**的防御力,居然比他穿在身上装样的道器级甲胄还要坚固数倍。

    这样的**,真亏了玉鼎玄功是如何淬炼出来的。

    第二圣发动的第二轮攻击在一盏茶的时间后骤然停歇,第二圣几个闪身飞出了近千里,气喘吁吁的站在一座大山之巅,双眸金光隐隐看着悬浮在半空的杨鼎。

    他浑身汗如雨下,双臂又红又肿不断的哆嗦着,不断有粘稠的汗水从他的手臂涌出。他的十指剧痛,指甲缝隙边有大量的血水不断流出,他已经快要握不住长戟了。如果不是害怕在杨鼎面前丢脸,他早就将平日里对他而言轻入鹅毛,现在却比一座大山还要沉重的长戟丢在了地上。

    “你在给我挠痒痒么?”杨鼎讥嘲的向第二圣挑衅着:“圣老二,咱们怎么也都是自家人,怎么见了我就对我下重手?你是脑坏掉了,还是怎么的?”

    抓出一条长袍,胡乱的裹在了身上,杨鼎仙识放开,瞬间笼罩了整个峤岩星。

    如此小巧、贫瘠的星球,不过数百万常住人口,以及南北两座城池内数量稀少,实力低微,衣甲装备只能用寒酸来形容的仙兵仙将。杨鼎很快就明白了第二圣面临的困境,他指着第二圣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

    “圣老二,你怎么惨到了这种地步?这种小星球,你负责坐镇这里?你甚至还不是这颗星球的主将,你仅仅是两座城池城防军统领之一?你还不是这颗星球的最高将领?你简直给你第二家丢脸。”

    杨鼎笑得大槽牙都露了出来,他指着第二圣疯狂的笑道:“难怪你和吃错药了一样,我们的座舰也没招惹你,只是闯进来想要顺路半点事情而已,你就发疯一样的攻击咱们。”

    “感情你被第二家发配到了这里?你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虽然你的修为比起我还是差了一大截,但是必须承认,你小的天赋、神通都还是很不错的,你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让你第二家把你打发来了这儿?”

    杨鼎絮絮叨叨的询问着,但是第二圣阴沉着脸蛋,只是怨怒的看着他,丝毫没有回答他问题的意思。

    南城的城内传来了低沉的战鼓声,城内的仙兵仙将组成了不甚严密的军阵。踏着白云,撑起了座天仙器级别的天罗地网。放出无数道金光向着血魇舰迎了上来。

    但是血魇舰内数万名大罗金仙、金仙境的血妖飘然而出,这些血妖个个都是俊男美女,而且都是一对一对的结伴出现。他们的气息森严、凛冽,连成一片血云化为无形的大山向着南城的仙兵仙将压了下去。

    这些仙兵仙将只有二十几个地仙级的将领带领,其他的仙兵都是一些凡人修士。面对大罗金仙级的血妖释放出的威压,他们当即吓得屁滚尿流,本来就不是很严整的仙阵当即崩溃。

    南城的仙军四散迸逃,二十几个地仙级的仙将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想要将那些吓得灵魂都快要崩解的下属召集回来。但是他们刚刚叫了几声,在那些血妖强者的威压下,他们的仙魂也犹如飓风的烛火一样被压制得几乎熄灭,他们全都趴在了地上,浑身汗如雨下再也不敢动弹。

    眨眼之间,南城的军队灰飞烟灭。

    第二圣看到这场景,气得他眼珠都发绿了。一张阴鹫、枯瘦的面孔更是变得青带紫好不难看。

    杨鼎再次抱着肚大笑起来,他指着第二圣声嘶力竭的叫道:“圣老二,你怎么也曾经是仙庭兵部的领军大将,麾下战将如雨、悍卒如云,现在你手下,就这么一群垃圾货色?”

    歪着脑袋。杨鼎得意洋洋的向自己的鼻指了指:“我都不忍心对你说,我在神煌战场立了多大的功劳,要被提拔成多高的仙官了。哎,哎,这说起来。真有点欺负你了。”

    “对了,给我说说嘛。”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杨鼎笑着对第二圣笑问道:“给哥哥我说说看,你到底犯了什么事情,怎么被打发来了这里?给哥哥我说说看,如果你犯下的不是什么大事,搞不好我还能给你求求情,让你从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调走呢?”

    第二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目光阴沉的看着杨鼎,冷声笑道:“你要充好汉?”

    “我本来就是好汉!”杨鼎得意的挺起了胸膛,他的胸部肌肉跳动了一下,发出沉闷如雷的巨响。

    “我得罪了妫聖。”第二圣歪着脑袋,斜着眼看着第二圣冷笑道:“你有种,你去给妫聖说,让他把我从这里调走?嘿,你有这个种么?你敢招惹妫家未来的家主?”

    殷血歌将第二圣的话听在耳朵里,他挑了挑眉头,从血魇舰内飞身飘了出来。数万名血妖同时向殷血歌行礼觐见,那些男纷纷单膝跪地,而女则是屈膝行了宫礼,所有人对纷纷高呼‘参见郡王殿下’!

    第二圣的眼角剧烈的跳动着,他神色呆滞的看着殷血歌,不敢置信的挖了挖自己的耳朵。

    他没听错吧?血魇舰上飞身而出的血妖,起码有两百大罗,而且其起码有三十位血妖拥有七品以上的高阶大罗的实力。其他的数万血妖,则清一色都是高阶金仙的实力,而且没有一个实力在八品金仙以下。

    血妖一族,也是仙界极罕见的在速度上可以和金翅大鹏相提并论的种族,他们邪恶的吞噬他族精血以强大自身的天赋能力,更是让仙界的无数种族闻风丧胆或者忌惮无比。而血妖一族独特的繁衍后裔的方式,更是让这个变-态而妖异的种族拥有极其可怕的种群数量。

    在仙界,如果不是佛门的压制,血妖一族甚至有可能凌驾在人类之上,成为仙界最强大的势力。这样的一个可怕的族群,这么强大的势力,他们建立了一个大一统的仙界皇朝血曌仙朝。

    而血曌仙朝的‘郡王’地位极其崇高,他们的身份等同于仙庭独掌一方的仙国国君身份,是血曌仙朝最核心的统治阶层。偌大的血曌仙朝,如今拥有郡王身份的强者,加起来也不过两千余人而已。

    殷血歌,居然被这些强大的血妖称之为‘郡王殿下’?

    第二圣用力的用刚刚挖了耳朵眼的双手揉动了一下眼睛,他定睛向殷血歌望了过去,没错啊,是殷血歌,的确是四十年前被第二圣带兵围攻过,后来被妫聖以家族势力打压,强行扣了罪名流放去神煌战场的殷血歌。

    第二圣甚至还知道。妫聖正是以殷血歌的性命做要挟,这才逼迫第一至尊收下了他这个便宜儿。如果不是第一至尊发怒。不惜和妫家决裂也要保住殷血歌的话,妫聖其实是想要以雷霆之势将殷血歌斩杀的。

    恒古至今,自从神煌战场建立之后,除开各大仙族送去历练的后辈,从没听说有流放过去的罪囚在万年内积攒足够的军功平安返回的。相对的是,流放去神煌战场的罪囚,一万人内有千百十个人死在了那里,真正能平安回来的也就是一个幸运儿而已。

    这才四十年啊。帝喾舰往返一次的时间而已,殷血歌居然积攒了足够的军功返回了?

    “你,怎么可能?”第二圣心知肚明妫聖的手段,妫家在神煌战场有着强大的势力,在他们的阻扰下,殷血歌只会被送去最危险的地方卖命,而且他绝对不会积攒任何功劳。

    他为什么能回来?那些妫家在神煌战场安插的高官重臣。都是死人不成?

    “你见到我,似乎很吃惊?”殷血歌笑看着第二圣,他的仙识也扫过了整个峤岩星。一如杨鼎所说,这里还真是一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第二圣怎么会被发配来这里?

    “你怎么可能从那里回来?”第二圣忽略了杨鼎,他很不敢置信的看着殷血歌:“妫家安排在神煌战场的人都是死人么?他们绝对不会让你积攒足够的军功洗清罪名回来的。没有洗刷掉身上的罪名。帝喾舰怎可能让你登船?”

    殷血歌笑了,杨鼎也笑了,气喘吁吁拎着大斧头刚刚飞回来的乌木也笑了。

    血鹦鹉趴在殷血歌的脑袋上,歪着脑袋看着第二圣冷笑道:“看你这傻-叉模样,咱们老板能从那鬼地方回来。当然是……妫家在神煌战场的人,都是死人了喽。”

    死了?全死了?第二圣瞪大了眼睛。无比惊诧的看着殷血歌:“你,你,你怎么做到的?”

    殷血歌笑了笑,他伸手将血鹦鹉从自己脑袋上拎了下来,放在了转轮尊者的秃头上,然后他的身形一晃,他背后突然多了一对巨大无比、翼展达到了惊人的一万米的血色蝠翼。

    无上圣体吸收了殷血歌体内的血妖血脉,但是无上圣体玄妙无穷,当他的修为突破到大罗境之后,无上圣体随时能够激活被吸收的血妖血脉,并且将其转化为一种比现在的血曌仙朝最尊贵的皇族血脉更加古老、更加神奇、更加强大妖异的血脉。

    在这一刻,殷血歌的身体内,从骨髓到骨骼再到五脏腑和所有的经络、神经、血管,全部变成了纯粹的没有丝毫杂质的血色。他的眼睛、头发、皮肤,也都变成了犹如血水晶一样晶莹剔透的血色。

    他身上的血色是如此的浓郁,以至于他身体四周的空气都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

    古老、威严、神圣、肃杀的气息从殷血歌身上散发出来,他的每一根头发丝上都充斥着无数的血色符,扭曲的血色符,代表了血妖一族最高天道奥义,代表了吞噬、掠夺、吸收、转化其他各族所有血脉力量的天道法则。

    所有的血妖五体投地的跪倒在半空,他们战战兢兢的跪在那里,包括那些实力最强大的大罗境血妖都惊恐却又激动,惊慌却又狂热的跪在了那里。

    如此纯正的血妖气息,纯正,无比的纯正,比现在血曌仙朝的最高统治者太平公主拥有的血妖气息更加古老,更加纯粹,更加纯净,更加醇厚的血妖气息。

    一如所有血妖的源泉,一如所有血妖的根源,所有的血妖,哪怕是大罗境巅峰的血妖在这样的气息笼罩下都毫无反抗之力。他们静静的跪在那里,有的血妖已经是泪流满面。

    他们只是略微感受了一下殷血歌身上散发出的血妖气息,就感觉自己的道行瓶颈突然松动。他们隐隐触摸到了血妖一族的最高奥秘,知道了血妖一族进化的最佳道路,知道了最完美形态的血妖到底是何等模样。

    就好像佛门和尚突然明澈了‘禅’的蕴意,就好像道门道士突然透彻了‘道’的蕴意。

    在这一刻,血妖们终于明白了‘什么是血妖’、‘血妖为何存在’、‘血妖的终极’等等。

    实力最强的几位血妖也已经泪流满面,他们瞬间丢弃了他们的效忠对象,他们完全忘记了对太平公主的忠诚。他们的灵魂、血脉瞬间融入了殷血歌的气息,从此他们只会对殷血歌完全的忠诚。

    在这诡异的气息,殷血歌好似一团燃烧着的血液一样激射而出。

    快,无法形容的快,几乎崩碎了时间和空间的快。一种让殷血歌自己都无法掌控的快让他瞬间出现在第二圣的面前,殷血歌自己的脑里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拳头已经带着刺耳的尖啸声轰了出去,以恐怖的频率轰了出去。

    瞬间,百万拳。

    殷血歌的护体仙衣被震得粉碎,第二圣身上的甲胄、战裙粉碎,他浑身的骨骼被打得崩碎崩解,差点整个仙体都被瞬息间的百万拳砸成了一缕儿青烟。

    甚至当第二圣的身体被打飞百里,一连撞碎了数百座大山,最终在地上犁出了一条深深的沟渠后,第二圣都还没能感受到身上的痛苦。

    太快了,一切都快得让人无法接受,第二圣的痛觉神经直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将痛苦传入他的大脑。

    殷血歌已经闪身到了第二圣的身边,他一把抓起了第二圣,嘴里突然生出了四颗尖锐的獠牙,深深的刺进了第二圣的脖颈。

    “我不会和你有任何解释,我只需要你的服从和效忠。”

    “一如杨鼎所说,你的天赋和实力真的不错,所以,你是我的人了。”

    第二圣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他的双眼突兀的变成了一片深邃不见底的血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