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七十章 昔日故人(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七十章 昔日故人(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我错了。

    更新时间拖延到现在。

    昨天,三个人晚饭干掉两瓶白酒,晚饭后唱歌,三瓶半洋酒被消灭。

    流窜来上海的风凌天下风妞同学,战斗力很是不弱啊。猪头刚刚从床上爬起来,饿,渴,浑身痒。。。还好,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身边睡着的是老婆,而不是风凌天下,这是最大的安慰。

    ***

    峤岩星,这是央仙域边缘,直径不过万余里,人口不过数百万的一颗小星球。

    在央仙域,峤岩星是标准的‘仙关星’。换言之,这是一颗纯粹为了行军布阵使用的星球。这颗小星球上所有的矿脉都被仙人以大神通搜刮一空,地脉灵气都被人为的重新规划熔铸,整个星球就是一座大阵、就是一副阵盘、就是一件仙器。

    因为地脉灵气都被人工调整过,一丝灵气都不外泄的关系,峤岩星上的自然环境也变得极其怪异。偌大的星球表面就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沙漠,平坦的沙漠下面一座一座连环嵌套的仙阵密密麻麻的重叠着,沙漠表面就连一根杂草的影都没有。

    整个星球都是死气沉沉,唯独南北两个极点,整个星球的大阵阵眼上搭建了两座小城,城内驻扎了规模不大的两支仙军,同时还有一些修士、平民混居在这里。

    这颗星球位于央仙域边缘,唯一的功能就是巡察四方星空,地位相当于仙庭在这一方星空的哨所。因为位置不是很重要。地位也不是很高的关系,峤岩星上的这两座小城也没有个正式的名字。

    南极点的。叫做南城;北极点的,叫做北城。

    如今在南城正的十字街口,一座古色斑斓的酒楼最高一层的雅阁内,醉眼惺忪的第二圣有气无力的趴在一张酒桌上,一只手微微颤着举起一个海碗,将一大碗劣酒慢慢的倒进了嘴里。

    第二圣身上的战裙上尽是酒水和油脂留下的痕迹,他的那张脸看上去脏兮兮的,很像是大街上三五年不洗脸的乞丐。头上的长发也乱糟糟的。不知道结了多少个疙瘩。

    堂堂大罗金仙,此刻却好似一条吃多了酒糟的野狗,有气无力的打着酒嗝,两只眼睛黯淡无光,周身仙力隐隐摇动,就好像悬崖边的一块巨石一般摇摇欲坠,给人一种他的道行法力随时可能从大罗境摔落到金仙境的感觉。

    两个身穿重甲的仙将有气无力的站在雅阁的角落里。双目无神的看着第二圣。

    他们是第二圣的心腹,是他母族派给他的近身死士。为了第二圣,他们随时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但是此刻他们看向第二圣的目光充满了失望,如此颓废的第二圣,让他们的情绪都衰落到了极点。

    在这贫瘠的峤岩星,他们已经镇守了数十年。

    自从当日第二圣追捕殷血歌失败后。妫聖轻飘飘一句‘办事不力、对本家怀有异心’的评语,就将第二圣打入了深渊。他被剥夺了家族的一切权力和地位,所有应有的修炼资源也被废黜,原本在仙庭享有高位的他,被贬到峤岩星。做了南城的城防军统领。

    南城的城防军只有十万士气衰落、修为低微的普通士卒,其修为达到地仙境的军官都不过二十人。其他士卒修为最高的不过是元神境界,甚至有些士卒刚刚凝成了金丹。

    一直以来,峤岩星南北两极两座城池的城防军统领,修为最高的不过是八品地仙的实力。第二圣被打发到这里来,统领这么一支实力可怜的仙军,很显然第二世家已经彻底放弃了他。

    不仅是放弃了他,而且很有一种借此羞辱他,甚至就此废掉他的意味在。

    换成没有身后世家拖累的仙人到了这种境地,他们完全可以挂印辞官,拂袖而去。第二圣怎么也是大罗金仙的修为,这样的修为在央仙域不算什么,但是到了央仙域之外,他完全可以独霸一方,建立自家的宗门势力,聚集巨量的修炼资源,并不会耽误他的修炼。

    但是有着第二世家的训诫,有着妫家的谕令,第二圣只能枯坐小城,在这里消磨度日。

    数十年来,第二圣没有从第二世家和妫家手上得到哪怕一块大罗道石,甚至天仙石都没有一块。仙庭兵部给峤岩星发放的辎重,只有为数不多的地仙石供城防军的数十位地仙修炼。他们好似忘记了有第二圣这么一个大罗金仙坐镇此处,没有一丝半点对大罗金仙修炼有用的资源补充过来。

    到了大罗境界,天地灵气对于他们的修炼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大罗金仙想要提升修为,他们就必须从大罗道石或者其他的天地奇珍感悟天道奥义,领悟天地玄妙,将其铭刻在自己的仙魂,一步一步的提升自己的道心道韵。

    没有大罗道石,没有天地奇珍,甚至连一颗够档次的仙丹都没有。第二圣在这数十年除了每天酗酒,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好做。

    这数十年内,峤岩星附近就连一个杀人放火的邪道仙人都没出现过,只是偶尔会有一些游历四方的仙人、修士取道峤岩星,在这里休息几天就继续上路。第二圣真正是在这里憋闷了数十年,每日里无所事事,就算他手痒想要教训几个人都找不到对象。

    难不成让第二圣去欺负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或者那些对他而言和凡人无异的地仙不沉?

    第二圣的血脉有着高傲的金翅大鹏的血统,他还做不出那么龌龊无聊的事情。

    ‘当啷’一声,酒桌上的酒坛被第二圣无力的双手打落在地上。质量不坏的酒坛没有摔碎,而是在地上跳了几下。‘咕噜噜’的滚到了房间角落里。艰难的打了个酒嗝,慢的站起身来。第二圣摇摇摆摆的瞪大了惺忪的醉眼,晃晃的走出了雅阁去。

    酒楼的老板一直守在门外,看到第二圣走了出来,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却不敢开口。

    第二圣瞪了胖乎乎的酒楼老板一眼,低声的咕哝了起来:“对了,我上次。上次说,要给你结算酒钱。我有五年的酒钱每结算了吧?嘿,手上,一时不方便。算了,算了,就他吧。”

    胡乱从腰间掏出一块仙光萦绕的玉佩,第二圣在手上将他掂了掂。直接丢给了酒楼老板。

    “福寿佩,也没什么大用,自动吸纳天地灵气,每年可以自动释放十二次‘枯木逢春’仙术。大罗金仙以下,就算是巅峰金仙,只要仙魂没有碎裂。一次枯木逢春术就能让他所有伤势痊愈。”

    第二圣看着目瞪口呆的酒楼老板喃喃自语道:“拿去,卖了,进点好酒过来。你现在卖的酒太,太寡淡,我每次都要自封仙力。才能勉强有点酒意,不够。不够。”

    “爷,您这……”酒楼老板捧着那块福寿佩,吓得浑身肥肉都在哆嗦。

    能够治疗巅峰金仙的玉佩,而且每年自动释放十二次救命的枯木逢春术,这绝对是超过了巅峰金仙器的大罗道器。除了大罗道器,没听说有什么法宝能够有这样的神通威力。

    但是大罗道器啊,不要说他这家酒楼,就是整个峤岩星……不,是峤岩星周边数万颗大小星辰,将这些星球整个卖掉,将星球上的所有活人、死物全部卖成奴隶,也不值一件大罗道器的。

    买点好酒?什么样的好酒值当一枚大罗道器去换的?

    以这酒楼老板的见识,他根本想不到有什么酒水的价值是超过了一块仙石的。捧着手上的福寿佩,他只觉得双手发烫,浑身软绵绵的很想昏厥过去。

    第二圣的两个心腹死士看了看福寿佩,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一言不发的随着第二圣走下了酒楼,来到了外面的大街上。不过是一件福寿佩而已,第二圣已经将他打赏出去了,他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异议。

    来到峤岩星数十年,仙庭按照峤岩星正常的城防军统领的职司给第二圣发放俸禄。

    但是那点俸禄对其他仙人而言数量不菲,对于第二圣来说,这点仙石、灵石就连换取足够他喝醉的酒水都不够。毕竟他是大罗金仙,哪怕他自封仙力,以他强横的体格,他每次都要喝掉一座大湖那等体积的酒水,才能勉强将自己喝倒过去。

    生性高傲的第二圣,又做不出贪墨军饷的事情,单凭着他那点俸禄,他也只能在酒楼挂账。

    大罗金仙的时间观念和寻常仙人、修士迥异,每隔五年结账一次,这对第二圣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酒楼老板,这就是一笔巨大的负担。偏偏第二圣却又没有这么多灵石、仙石付账,这积欠是越来越多,以至于他今天干脆将自己护身的福寿佩丢了出去。

    走在人气稀少的大街上,第二圣犹如乡下的冬烘老夫一样佝偻着腰杆,双手揣在袖里,有气无力的向前一步一步的挪着步。他深知自己是不可能得到家族的宽恕的,只要妫聖还在,他就必须蹲在这贫瘠的小星球,蹲在这荒芜的城池内永久的待下去。

    大罗金仙的寿命有没有极限,第二圣不知道,反正他没听说过有老死的大罗金仙。

    或许他必须这样待下去,一天一天的待下去,寡淡无味的待下去。他不知道自己未来的结局如何,是终有一天忍受不住这样的日拔剑自尽,还是干脆叛出家族,逃到一个家族找不到他的地方去逍遥度日。

    但是偌大的仙界,有妫家找不到的人么?

    就算是殷血歌又怎么样?他有冢鬼道祖的庇护,不是照样被妫聖打发去了神煌战场?

    抬起头来,茫然的看着天空灰白色没有什么热力的太阳,第二圣突然看到一条血色的艨艟巨舰撕开了峤岩星的大气层,撞碎了数十重罡风云气。带着刺耳的唿哨声慢慢的向地面迫近。

    “什么人,胆敢直闯峤岩星?”第二圣狠狠的摇晃了一下脑袋。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峤岩星的职务。他略带着一丝狂喜的兴奋,背后一对儿金光四射的羽翼呼啸着张开,带着他的身体一个瞬移就到了这条血色巨舰前方。

    金色的羽翼一抖,无数羽毛状金光从他羽翼上激射而出,化为无数的剑光犹如一场暴雨倾泻了过去。

    突然闯入峤岩星的血色巨舰,正是殷血歌乘坐的血魇舰。

    按照血曌仙朝进贡船队规划的前进路线,殷血歌一行人本来不需要经过峤岩星,而是应该在距离峤岩星还有数千万里的星域掠过。但是在靠近峤岩星的时候。殷血歌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心灵上的联系,他突然想起了这心灵上的联系属于谁。

    无比激动的殷血歌当家下令进贡船队调转了方向,直接朝着心灵联系传来的方位前进。

    三万条装满了贡品的巨舰悬浮在峤岩星的大气层外,血魇舰在殷血歌的命令下,带着滚滚血光,犹如一颗血色太阳直接闯进了峤岩星,来到了南城的上空。

    但是血魇舰距离地面还有数百里之遥。第二圣就呼啸而起,无数剑光乱杂杂的向血魇舰当头劈下。

    殷血歌端坐在血魇舰的船楼纹丝不动,性格暴躁的乌木已经一马当先,拎着他的那柄大板斧冲了出去。带着一丝儿银光,乌木发出巨大的狼啸声,一个纵跳就到了第二圣的面前。巨大的板斧扰动了漫天风云,狠狠的劈向了第二圣的头颅。

    “鸟人,吃你狼爷爷一斧头罢。”

    巨大的板斧呼啸而下,板斧上带着一层浓郁的银光,犹如一轮冷冽的银月从高空笔直坠落。

    无数道羽毛状的金色剑光和那银月斧光撞在一起。乌木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震荡着,他的大斧头上厚重的音色光芒被剑光撕碎。无数剑光打在斧头上发出沉闷的爆鸣声,一股巨大的力量冲进乌木的身体,将他打得高高飞起。

    “我干你-娘亲!”乌木愤怒的嘶吼咆哮着,他庞大的身躯瞬间被数千枚剑影命,他身上的甲胄喷射出夺目的月光,牢牢地裹住了他的身体。金色剑光撞在甲胄喷出的月光上,银白色的月光荡起了无数点涟漪。乌木被震得浑身乱颤,犹如风的落被剑光打得飞起来有数千里高,直接被打出了峤岩星的大气层。

    “实力不够,换一个!”第二圣兴奋得仰天大吼,他看着眼前的这座血色巨舰,确定这并非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仙界豪门的座舰。虽然这条血魇舰散发出的气息,比起第二圣见过的很多豪门仙族的家主座舰更加古老、更加浓郁、更加强大,证明血魇舰的来历非同小可。

    但是已经沦落到眼下地步的第二圣,他才不管血魇舰内坐着谁呢。

    他已经到了眼前的局面,还有什么会比眼下更糟糕的?

    血魇舰并没有按照正式的通关程序向自己报备,没有发令信要求进入峤岩星,就这么直接闯了进来——虽然这是仙界很多大势力的头面人物经常的做法,他们从来不把仙庭的地方城防军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是第二圣负责南城的防御,现在他才是南城的统领,他偏偏又不认识血魇舰,证明这血魇舰内的人并非他的熟人。

    既然不是熟人,那就好好的教训对方一顿。

    长笑了一声,无数道剑光将乌木打飞之后,第二圣手上金光一闪,一柄金色长戟凭空冒出,带起一道金色闪电狠狠的劈向了血魇舰的船头。

    “那头狼妖太弱,没有更强一点的人么?”

    “圣老二,好久不见,你小猖狂起来了么?”杨鼎看清了第二圣的模样,他惊讶的挑了挑眉头,然后一个闪身冲出了血魇舰,同样一柄长戟刺了出去,狠狠的和第二圣手上的金色长戟撞在了一块儿。

    杨鼎的修为远比第二圣强横,杨家的玉鼎玄功号称仙界顶级的体修功法,比原版的转玄功修炼出的仙身法体更强数倍,杨鼎的**力量哪里是第二圣能相比的?

    可怕的力道呼啸而来,第二圣抓捏不住手上长戟,双手虎口被震得粉碎,长戟带着一道儿血光从他掌心飞出,被杨鼎一击震飞了起码有数万里。

    双臂骨骼发出可怕的"shen yin"声,浑身骨骼都被这股可怕的力量震得‘咔咔’作响,第二圣张口喷出一道血箭,惊骇的叫道:“好大的力气,你认识老?”

    杨鼎团身向前扑去,玉鼎玄功修炼出的仙体极其强横,但是神通变化就少了许多,他并不擅长斗法,最喜欢的就是**实打实的攻击。右肘撕碎虚空,带起雷鸣般的爆响狠狠撞向第二圣的胸口,杨鼎放声狂笑道:“你连老都不认识了?当年老打得你满脸流鼻血的时候,是谁哭着去找你爹告状的?”

    第二圣脑里电火石光半闪过了很多年前的一些画面,他的身形一闪,轻飘飘的带着无数道残影从杨鼎的身前飘过。他轻巧的避开了杨鼎的重击,仰天长啸道:“杨鼎,是你这家伙?当年你是大罗境界,欺负我刚入金仙境,你还好意思夸口?你比我大多少岁来着?”

    身体一晃,第二圣在虚空带起了无数道残影,犹如鬼魅一样绕着杨鼎转起来。

    他厉声笑道:“那时候我们修为相差太大,但是现在,你看看你能否打到我一根毛?”

    “你杨家的玉鼎玄功再厉害,但是速度是你们致命的弱点,你打不到我,你力气再大又有什么用?”

    杨鼎的眼前一花,无数个第二圣的影在他身边骤然浮现,‘哒哒哒哒哒哒’的巨响声连成了一片,眨眼间第二圣就在杨鼎身上命了起码十万拳、狂踢了他二十万腿。

    但是杨鼎的身形稳如泰山般悬浮在半空,第二圣足以崩毁一颗太阳的攻击,打在他身上就好像清风吹过一般。

    “圣老二,你再快,打不动老,你说个鸟毛啊?”

    杨鼎周身玉光浮动,他得意洋洋的双手抱在胸前,放声狂笑起来。

    第二圣狼狈的在数十里外显出了身形,他的手臂、大腿都在剧烈的颤抖着。他狂殴杨鼎数十万击,杨鼎毛都没有伤到一根,反而是第二圣自己的胳膊和大腿差点没被震碎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