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公主驾到(书号:13584

第三百六十六章 公主驾到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别人家的狗,叫得好欢乐!

    ***

    妫炎灭杀,殿堂内的火海、岩浆等异象纷纷崩解,气温也直线下降。

    殿堂隔壁的侧厅内,传来了数十声凄厉的哀嚎声。一道道仙光不断闪现,近百名身穿各色长袍,却都是做仙界寻常仙人装束,并非仙庭制式仙袍的仙人纷纷从侧厅窜了出来。

    这近百名仙人,有二十几个人散发出的气息达到了大罗境,其他人全部是巅峰金仙的实力。这么些人的气息融为一体,威势比刚才的妫炎还要强横许多。

    他们一出面,就一声不吭的,纷纷祭起各色仙器向殷血歌当头打下。毫无疑问,他们是妫炎带来这类的妫家族人。妫炎为了方便斩杀殷血歌,所以他牟取了镇神仙关城主的职司,但是他坐上这个位置后,就要在镇神仙关值守最短一百个元会。

    为了击杀殷血歌,让妫炎这样的大人物枯坐镇神仙关一百元会,这对妫家而言已经是不小的损失。所以妫炎带来的这些妫家族人,他们没有必要和妫炎一样傻乎乎的呆在这里。

    所以妫炎是镇神仙关的城主,掌握了镇神仙关最高权柄。而这些妫家族人则都是他的客人,只是暂时居住在这里。只要妫炎带着他们斩杀了殷血歌,他们就会立刻离开镇神仙关。

    其实以妫家人的认知来说,妫炎一人就足以杀死殷血歌,之所以还让这些妫家人随同他一并来往。与其说是让他们辅助妫炎斩杀殷血歌,还不如说是为了妫炎的面——妫炎在妫家也算是核心圈里的大人物,他来镇神仙关行事,总要有几个族人随从吧?

    这数十位妫家族人原本以为,他们根本不需要出面,妫炎一人就足以完成任务。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凶悍如斯,居然用莫测的手段击杀了妫炎。所以他们按捺不住,纷纷出手。在他们看来,殷血歌就算用某些邪魔手段杀了妫炎。他也肯定是元气大伤。正好是斩杀他的大好时机。

    妫炎苦修无数量劫,已经站在了大罗金仙境界的巅峰,他只需要一个契机,就能成为大罗境内无底的大罗道祖级的人物。这样的强大仙人。他的仙魂和仙体充斥着庞大无匹的天地灵气。他一个人的仙体仙魂转化成的天地灵气。就比寻常数十位大罗金仙还要强出许多。

    如此庞大的天地灵气充斥全身,殷血歌的血海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血海浮屠经正一步一步的自我衍化,自行推演到更高的层次。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那一眼小小血池剧烈的荡漾着。无边奇思妙想纷纷涌出,其涵括了仙、佛、鬼、魔、妖、邪等诸般道法神通的奥义。

    三千血海大陆剧烈的震荡着,无数血海鬼卒在大陆上狂奔乱舞,发出尖锐的诵经声。

    道轮回宝轮内无边无际的大道气韵翻滚而出,大道之气已经凝成了肉眼可见的道纹,不断的铭刻在三千座翻滚的血海大陆上。血海上无数绽放的青黄二色莲花枯荣变幻,莲花一会儿绽放,一会儿凋零,生死枯荣之间,演绎出了无穷的奥秘。

    骤然间所有血海大陆同时震颤,每一座血海大陆的核心区域都冲出一道血光,同时冲上了高空。在道轮回宝轮的照耀下,三千道血光融为一体,然后慢慢的分化成二十四团宛如太阳般光芒万丈的血色光团。

    在这巨大无比的血色光团,二十四方虚空冉冉成型,他们悬挂在三千血海大陆上空,每一方虚空内都有远比血海大陆更加广大百倍的世界,其也有山有水,有江河湖泊,有森林草原,诸般自然天象无不齐备。

    一声感慨齐齐传来,三千血海大陆上,所有实力达到了地仙境以上的生灵踏着血色云团飞上高空,分别住入了了这二十四天之。

    从此在这血海世界,就有了新的阶层分化。修为达到仙人境界的,就能进入二十四天内居住,而其他没有突破仙人境界的生灵,就只能留在三千血海大陆上。

    道轮回宝轮放出无边道韵,将这新生成的二十四天逐渐推开。这二十四天就慢慢的飘到了血海世界的边缘,静静的悬挂在三千血海大陆上方极高处,任凭大陆上存留的生灵供奉膜拜。

    殷血歌隐隐有了一丝明悟,这血海世界的衍化过程,似乎有着和鸿蒙万界相仿的经历。

    当二十四天凝成的时候,殷血歌的法力凭空飙升十倍,同时他头顶一片青黄二色庆云,一座浮屠宝塔已经在一座宝光四射的莲台上凝成了实体。凭借妫炎的一身精气,凭借玄妙莫测的血海浮屠经,殷血歌居然硬生生的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将自身道行法力推演到了大罗境。

    ‘当当’巨响绵绵不绝,数百飞剑、飞刀、绣球、铃铛、绳索等仙器轰在了殷血歌身上。就看到青黄二色仙光绕着殷血歌身体一晃,他双手结了一道法印,二十四天、三千大陆同时震荡,青黄二色仙光在瞬间就剧烈的震颤了数万亿次。

    数百仙器同时粉碎,无论是金仙器还是大罗道器,一应仙器纷纷炸成无数细碎的尘埃。

    近百名妫家族人同时七窍喷血向后急退,他们不可置信的看着殷血歌,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不可能,这野种,他怎么,他才多少岁,怎可能突破到大罗境界?”

    “大罗境啊,大罗境,我苦修亿年,也不过是金仙巅峰,他怎能是大罗?”

    “如此年轻的大罗境,除开他父亲第一至尊,我妫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整个仙界……”

    妫家的这些仙人已经说不出话来,百岁以下的大罗境,在仙界漫长的历史上倒也有过,而且数量不少,加上前几年在妫家秘境已经证道的第一至尊,再加上眼前的殷血歌,这样的怪胎在仙界历史上也有超过百人之多。

    但是偌大仙界,自从开辟已经有无数量劫的漫长岁月,每一量劫都是五十几亿年。而仙界有无量仙域。每一仙域都有无边星空,下辖数以万亿计的修士星球,拥有恒河沙数的仙人、修士和凡人。

    如此漫长的时光,如此广袤的仙域。百岁以下得证大罗境的怪胎加起来不过是一百多人。绝对不到两百人!

    平均起来。大概三五千个量劫的时间,才会有一个百岁以下得证大罗的怪物。

    而这样的怪物,他们无不是天地灵秀所钟的天道宠儿。无不是得到了太古某些神秘的传承遗泽。他们的气运之隆简直让人绝望,甚至有人在茅房内拔一根稻草塞进嘴里,那根稻草就偏偏是一件鸿蒙灵根,硬生生能将那人从一介凡人强行推到了金仙境界!

    这样的怪胎,这样的气运,他们的事迹往往被仙界的仙人当做神话故事来传说。

    而这样的神话故事,却在这些妫家的族人面前活灵活现的上演。刚刚散发出的法力波动不过是区区一下阶金仙的殷血歌,居然在击杀妫炎,将他的仙体以莫名的仙法轰成粉碎后,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得证大罗金仙!

    虽然只是最低阶的一品大罗!

    但是这是一品大罗金仙啊,站在仙界的食物链顶端,俯瞰无数生灵的大罗金仙!

    而且殷血歌凝成的大罗异象居然是如此的怪异,一座莲台上矗立着一座浮屠宝塔。莲台是仙、佛、魔、邪诸般流派都经常使用的象征物,但是一般而言道门仙家和佛门和尚最擅长使用,而这浮屠宝塔表面有无数雕像若引入线,这就分明是佛门的标示。

    如果说那莲台是道门的象征,这浮屠宝塔是佛门的标识,换言之殷血歌是佛道兼修?

    如果殷血歌是佛道兼修的大能——这样的大能往往比纯粹的仙人和佛陀更加难对付。

    那么谁能告诉这些妫家的仙人,那浮屠宝塔上无数的雕像是怎么回事?那雕像分明是血淋淋的地狱轮回图,十八重地狱无数恶鬼正被刀山剑林挣扎嘶吼,在血海岩浆痛苦挣扎,在石磨大锯下惨叫**。

    一般而言,这种血肉模糊的狰狞场景,是某些鬼道修士和魔道大能的最爱。

    难道说殷血歌兼修佛道之余,他还辅修魔道邪法?

    可是他身上青黄二色仙光浓郁醇厚,尤其是那青绿色的仙光清新自然,带着一股浓郁的生命气息,这哪里是魔道妖孽能够拥有的气质?

    无论是哪一个流派的仙人,只要是大罗金仙,他头顶庆云凝成的大罗异象,都能透露出他的根脚来历。比如说杨鼎头顶庆云三座玉鼎载波载浮,这就是外人绝对模仿不来的,杨家玉鼎玄功的独特异象。

    可是殷血歌头顶庆云的这复杂、怪异的异象,完全让人看不懂,完全让人看不透,而且还透着无边的神圣、庄严、邪恶、狰狞等等怪异的感觉。这就好像一位窈窕出尘绝美倾国的仙女胯下,突然生长出了一条带着倒刺的狰狞虎-鞭,怎么看这异象都让人惴惴不安,隐隐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妖孽,野种,你……”

    一位妫家的大罗指着殷血歌头顶庆云,声嘶力竭的吼叫着。

    血海浮屠经所化的那一眼血池在识海微微一晃,殷血歌眉头一挑,他淡然一笑,缓缓点了点头:“我佛慈悲,这,有什么不对么?”

    随着殷血歌肃然的声音,他头顶庆云那一座浮屠宝塔突然塌陷,化为一颗拳头大小的白色舍利悬浮在庆云内缓缓旋转。那血色的莲花同样塌陷了下去,化为一缕纯正精粹的白色仙光围绕着舍利冉冉浮荡。而他无上圣体特有的青黄二色流光则是化为明净澄澈犹如水晶的白光,凝成灵芝状庆云裹住了这一颗舍利和一缕仙光。

    原本稀奇古怪让人完全摸不清来历的大罗异象,骤然变得纯正醇厚。明眼人一见就知道,殷血歌修炼的是最纯正的佛门、道门的神通秘术,走的是佛道兼修的路。

    “妖孽,真是妖孽!”

    所有妫家族人同时嘶声怒嚎,他们亲眼看到了殷血歌的大罗异象从那等妖异邪恶的场景变得如此纯净醇厚,他们不是傻,自然明白能够将自身气息掩饰到这种程度,这绝对是盖世妖孽老魔头级别的手段。

    或许,只有仙界传说的几个曾经惑乱天下,差点将佛门、道门的正统传承摧毁的老妖魔。才有这样的手段。那几个老妖魔也是和今日的殷血歌一般。平日里浑身道气充溢、宝相庄严,哪里看得出半点儿邪祟?

    “妖孽?”殷血歌摇了摇头,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也很是不满的卷起了几个小小的漩涡。

    “我是否妖孽,岂能是你们能定的?”

    冷笑一声。殷血歌身形一闪。快若闪电般向这些胆气已经被自己粉碎的妫家族人冲了过去。凄厉的惨嗥声不绝于耳。妫家众人的仙法、仙器不断落在殷血歌身上,但是被他无上圣体一震,这些仙器、仙法全部粉碎。

    所有仙器的碎末都被血海灵宝大禁宝箓彻底吸收。转化为精粹的原材料,拿去祭炼血海灵宝。

    而这些出手的仙人,则是被殷血歌轻松的撕碎了仙体,震毁了仙魂,全部变成了最纯粹的天地灵气,不断的滋养殷血歌的仙体仙魂,帮助他迅速的夯实了刚刚踏入的大罗境界。

    短短半刻钟后,殿堂内再无一个活人。

    连带着那数十位身穿黑色衣衫,头戴尖顶帽的粗横仙人,也都被殷血歌击杀,全部被寂灭之力转化为天地灵气。

    将这些仙人身上的所有宝物、财富搜刮一空,殷血歌回头望了一眼这深邃的殿堂,阴冷的一笑,缓缓的推开厚重的金属大门,慢慢的走了出去。

    或许是妫炎不想让自己亲自出手击杀殷血歌的事情被外人知晓,这间殿堂外并没有人值守。而不远处其他殿堂门口值守的仙人们,则是只关心他们负责的殿堂内的动静,根本没人往他这边望一眼。

    所以殷血歌随手关上了那扇厚重的大门,神情自若的缓步走出了这座大殿。在大殿门前的水池边收回了血歌剑等仙器,殷血歌向刚才杨鼎等人所在的位置望了一眼,却发现杨鼎他们都已经不见。

    很显然,在殷血歌之后,杨鼎他们也都被带进了大殿接受询问,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受到刁难。

    就在这时候,大殿内突然传来刺耳的叫骂声,血鹦鹉带着一条弧线,狼狈的被人一脚从大殿内踹了出来。骂骂咧咧的血鹦鹉好容易稳住了身形,用爪指着大殿破口大骂:“一群混蛋,我给你们说,你们惹上大麻烦了,你们招惹天大的麻烦了,也不看看鸟爷的主是谁,你们敢动幽泉的歪念头?”

    ‘哗啦啦’的水浪声传来,大片水波从大殿内呼啸而出,幽泉踏着水波冲了出来。

    一名面色阴冷的白面青年紧跟在幽泉身后,控制着一张硕大的罗网不断的向幽泉罩下,显然是想要生擒活捉幽泉。幽泉借助着水波之力,不断的在小范围内躲闪挪移,但是那罗网放出森森禁光,眼看着幽泉能够挪移的范围是越来越小。

    这白面青年兴奋的大声吼叫着:“妖女,本座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你有勾结神孽的嫌疑。还不速速随本座回去,接受调查?”

    殷血歌眉头一挑,这白面青年如果不出意外,他分明也应该是……

    就在这时候,那座大殿突然整个被掀飞了起来,一轮佛光冉冉升起,佛光转轮尊者宝相庄严的盘坐在一个蒲团上,高声吟唱着佛号:“我佛慈悲,和尚一心清修,向来行善积德,从不为非作歹。说和尚我勾结神孽,要将和尚我就地擒拿后斩杀,这是何等道理?”

    在转轮尊者的身体下方,一枚硕大的卍字佛印死死地镇压着数十位身穿黑衣,头戴尖顶帽的仙人,以及一位身穿红袍,显然地位尊贵的仙官。卍字佛印冉冉旋转着,这些仙人就好像被巨石碾压一样,不断的发出凄厉的惨嗥声。

    巨大的大殿轰然粉碎,头顶一团白光冲起来数十里高,内有三座玉鼎急速旋转的杨鼎手持长戟,怒吼着将数十名浑身是血的仙人打飞了数百里远。

    杨鼎嘶声怒吼道:“放肆,本将军斩杀神族神王数以百计,立下盖世功劳,说本将军勾结神孽,图谋不轨,你们真正是无耻到了极点!想要构陷本将军,找别的罪名罢。”

    殷血歌的眼角一阵跳动,很显然妫炎不仅仅是下手对付他,就连幽泉他们也都分别有人应付。

    但是妫炎分明弄错了一件事情,他对殷血歌的实力估计有误,自己在殷血歌手下魂飞魄散。而殷血歌身边的这些人,可都不是善茬儿。

    不说转轮尊者这佛门败类老魔头,不说杨鼎这在神煌战场尸山血海杀出来的大将军,单说幽泉她在鸿蒙胚芽旁边闭关修炼数十年,她如今的实力就已经提升到了一个让殷血歌都不愿意轻易尝试的境界。

    想要用这么粗浅的手法算计殷血歌和他身边的人,妫家的这些蠢货莫非真的以为,借助仙庭的权势就能为所欲为不成?

    就在这时候,高空的玄黄潮汐突然炸开,一条通体血色,被厚达数里的血光环绕的巨型艨艟,呼啸着冲碎了玄黄潮汐的阻隔,迅速的逼近了镇神仙关的码头。

    一名生得俊美妖异,肤色雪白如银的血衣青年站在艨艟的船头,尖声尖气的呼喝着。

    “一群蠢货,血曌仙朝监国长公主太平殿下驾到,镇神仙关的城主呢?滚出来迎驾!”(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