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反杀妫炎(书号:13584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反杀妫炎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宽敞的大殿内分成了数十个殿堂,每一间殿堂门前都矗立着十几尊黄巾力士,数十位仙兵仙将。在那些黄巾力士的手上,还紧握着沉重的铁链,上面拴着口涎直流的凶猛妖兽。

    好好的仙家殿堂,硬是在这些人和兽的衬托下,被布置得和阎罗地府无异。

    在身穿红衣的年男带领下,殷血歌走进了大殿最里面的一间殿堂。迈过高有一尺二寸的门槛,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厚达三尺的金属门户就在他身后缓缓关闭。

    殿堂宽丈,深二十余丈,殿堂两侧矗立着两列身穿黑色衣衫,头戴尖顶帽的粗壮仙人。殿堂最深处是一张黑漆漆的长案,后面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莽龙袍,面沉似水的长髯仙人。

    这仙人手持一卷天书,正摇头晃脑的诵读上面记载的天道奥义,听得大门关闭的声音,这仙人慢条斯理的抬起头来,眸里闪过一抹冷厉的寒光:“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殷血歌向那仙人稽首行了一礼。在帝喾舰上二十年,他从杨鼎那里学会了如何辨认仙庭高官重臣的服饰。眼前这长髯仙人身穿莽龙袍,周身有条莽龙盘绕,每一头龙都有五爪,这分明是地位等同于一处仙国仙王身份的仙庭大员。

    仙庭的分仙吏品十八阶,仙官分品十八阶,在正一品的仙庭重臣之上,是拥有仙王、仙尊等封号的超品大员。身披莽龙袍,龙绕身。龙有五爪,这是超品大员地位最高的仙王。

    这样的大人物,在仙庭的地位只比大仙帝略矮了半筹,往往是作为某位仙帝的副手存在。如果那位仙帝略微淡泊一些,手腕略柔弱一些,那么这样的超品仙王,实权和影响力甚至比仙帝更甚。

    所以一见到这长髯仙人身上的袍服,殷血歌就不得不对他表示出足够的尊敬。眼前这仙人,搞不好就是镇神仙关地位最高的仙王,整个镇神仙关都在他的一手掌控下。

    唯独奇怪的就是。镇神仙关的最高掌控者。他为什么会亲自出面,盘问殷血歌这个小人物?

    长髯仙人眯着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殷血歌许久,然后他轻轻的一挥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就是殷血歌?好。好。好,有趣,有趣。有趣……该死,该死,该死!”

    前面说殷血歌‘好’和‘有趣’的时候,堂下数十位身穿黑衣头戴尖顶帽的粗横仙人已经向殷血歌围了上来。当这长髯仙人说出‘该死’一词时,他们默不作声的同时出手,袖里纷纷喷出了手臂粗细犹如毒蟒一般的黑色锁链,化为一张黑色大网向着殷血歌当头落下。

    黑色的锁链上密布着无数犹如龙爪的锋利倒钩,黑漆漆的倒钩上隐隐可见黑、紫、绿、红各色光芒闪烁,而且一股让人头昏目眩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很显然,这些倒钩上都淬了剧毒,能够让镇神仙关的这些仙人使用上的剧毒,显然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

    殷血歌悚然一惊,他周身一震,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呼啸着从他体内喷出,化为一件灰蒙蒙的道袍穿在了他身上。数十条锁链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上,无数尖锐的倒钩同时向他皮肉内钻了下去,但是他身上的这件袍可是先天灵宝级的货色,这些锁链上的倒钩纷纷在道袍上震得粉碎。

    长髯仙人勃然大怒,他狠狠的一拍面前的长案,站起身来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道:“殷血歌,你好大的胆,你勾结神孽,图谋不轨,妄图颠覆镇神仙关,并图谋刺杀本尊,你好大的狗胆!”

    殷血歌周身青黄二色光芒闪烁,诸天崩毁大手印带着沉闷的呼啸声脱手飞出,身边数十位黑衣仙人被血淋淋的大手印沉甸甸的命胸口,当即吐着血打着滚儿向后飞了出去。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人想要定我的罪,何必用这种借口?”殷血歌冷哼一声,他化身一道血影,骤然向身后那扇沉重的大门撞了过去。

    ‘嗤嗤’声不绝于耳,那扇金属大门上喷射出无数道雷光,有如发狂的魔龙一样狠狠的劈打在殷血歌身上。血光流转,殷血歌一头撞在了大门上,就听得一声巨响,金属大门狠狠一颤,整个大殿都微微颤了一下。

    长髯仙人冷笑了一声,得意的撸了一下胡须:“进了这里,你还想逃跑不成?哼,都是一群废物,你身上这件仙袍,怎没没有让你脱下来?”

    金属大门厚重非常,更有强力的禁制保护,殷血歌摇晃了一下撞得有点昏昏沉沉的脑袋,眯着眼向长髯仙人冷哼道:“倒不是你的爪牙无能,是这件袍,我也无法自如的掌控,所以没有交出来。话说,你不应该给我一个解释么?为何设计我?”

    长髯仙人冷哼一声,他周身喷出一道道犹如长江大河般夺目的红色仙光,整个殿堂顿时化为一片风火呼啸的岩浆世界。他站在无边火焰之上,脚下一座火焰凝成的莲台喷射出无边的光和热。他双手背在身后,头顶一柄长有三尺寸的青紫色长剑冉冉飞出,傲然笑了起来。

    “我是妫炎,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为何在这里等你?”

    冷笑一声,妫炎微微抬起头来,淡然道:“二十年前,本尊主动请缨,来此化外无趣之地镇守。按照仙庭规矩,镇神仙关镇守一任,最短也要在此消磨一百元会。”

    “为了杀你,本尊要在这里空度千万年岁月,殷血歌,你当引以自豪。”

    长啸一声,青紫色的仙剑喷出一道半透明色泽犹如琉璃的火焰,化为一道电光向殷血歌当头劈下。仙剑距离殷血歌还有老远。扑面而来的高温已经让殷血歌浑身滚烫,好似被浸泡在岩浆里一般。

    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放出一片明净的火光,淡淡的火光环绕着他的身体,那仙剑喷出的火焰刚刚碰到殷血歌,就立刻被水火风雷袍吞噬一空。妫炎的脸色微微一凝,他随手一指,仙剑骤然分化成无数道剑光,几乎是同时劈在了殷血歌身上。

    ‘嗤嗤’声不断,殷血歌身体微微颤抖着,妫炎的修为极其可怕。他的这柄仙剑分明是一柄威力绝大的火属性飞剑。虽然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恰好克制住这柄飞剑。将他杀伤力最大的火焰彻底吞噬,但是单纯剑光上附着的穿透力就极其可怕。

    每一剑劈下都好似一座大山砸了下来,饶是殷血歌此刻无上圣体已经小有成就,足以和大罗三品的体修仙人对抗。以他的**力量。依旧被震得立足不稳。好似飓风的小舟一样被劈得满天乱飞。

    五脏腑不断受到剧烈的震荡,无上圣体内一道一道的青黄色流光不断闪烁,所有伤势都在瞬间愈合。但是殷血歌自身的血气却是在不断的消耗。

    如果不是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防御力惊人,是真正先天灵宝级的防御至宝,这柄仙剑早就将殷血歌的无上圣体劈得四分五裂。

    毕竟妫炎的修为太惊人,他头顶一片火云团水缸大小的火红色莲花冉冉飘荡,每一朵火莲不断喷射出一点一点粘稠的赤红色仙光,单单望一眼,就有一种仙魂好似都要焚烧起来的错觉。

    妫炎是一尊巅峰境的大罗金仙,他已经将火焰一脉的天道法则参悟到了极致。除开火焰法则,他更是掌控了先天戊土、青木神风两脉天道法则和火焰相互融合后衍生出来的道则。

    有了青木衍生而出的风系法则,火借风力、风助火势,妫炎的火系仙法威力凭空就暴涨了十倍。加上先天戊土和火焰融合衍生出的岩浆、火山之类的火焰变化,这更是让他的仙法威能大涨,更加难以防范。

    殷血歌和妫炎之间的道行差距,就好似婴儿和成年人一般。

    两人之间的仙力差距更是天差地远。殷血歌虽然有三千万元会的法力修为,但是妫炎踏入大罗金仙境界的时间就不止三千万元会,他的仙力修为比起殷血歌,底蕴起码强大了百倍。

    如果不是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防御压力实在太强,殷血歌的**又实在是足够强横,数十道剑光落下,妫炎早就将殷血歌斩杀当场。

    一刻钟时间眨眼过去,殷血歌蜷缩成一个肉球,被无数道青紫色剑光劈得漫天乱滚。妫炎原本还在淡淡冷笑,但是当他发现自己动用了本命仙剑,疯狂攻击了一刻钟都还没能杀死殷血歌,他的脸色也不由得变得无比难看。

    “好难缠的小,难怪……”妫炎沉沉的吐了一口气:“只不过遇到本尊,你是在该死。”

    仙剑继续向着殷血歌狂轰不止,妫炎双手结了一个法印,嘴里默默的念诵着玄奥的咒。他身体四周的无边岩浆、火海剧烈的翻滚起来,恐怖的火焰灵气迅速的向着他汇聚过来,逐渐在他的头顶凝成了一团方圆百丈的火云。

    粘稠的火云剧烈的蠕动着,一股一股可怕的热气不断从火云喷射出来。妫炎阴沉着脸,强大的仙识死死地锁定了殷血歌,然后他随手一指,从那一团火云一柄长有二十几丈的红色巨斧呼啸着盘旋飞出,狠狠的劈在了殷血歌的身上。

    这柄巨斧温度极高,蕴藏了极其可怕的热力。

    但是妫炎使用这一招仙术神通,看重的不是他的热力,单纯火焰之力,无法攻破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对一切火属性灵气的克制。妫炎看重的,是这柄他以巨量火属性天地灵气汇聚而成的巨斧,还凝聚了海量的先天戊土之力。

    这柄巨斧极其沉重,单纯从重量上而言,妫炎凝聚的这柄巨斧,就比三百颗修士星球加起来还要重数倍。巨大的斧头急速盘旋着,带着可怕的重量和势能,狠狠的劈在了殷血歌的身上。

    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完美的吞噬了巨斧上附着的火焰之力,两者接触的那一瞬间。原本赤红色的大斧头甚至瞬间变成了黑色,那是大斧内的所有火气都被吞噬,温度直接降低到了零度导致的变化。

    但是巨大的重斧可怕的重量,巨大的势能,却只是被先天一气水火风雷袍吸收了成久!

    换言之,这相当于有三颗修士星球的重量,在妫炎的仙法催动下,快若闪电般撞在了殷血歌的身上。

    这是实打实的物理冲击,殷血歌的无上圣体突然爆发出刺目的青黄色强光。他的皮肤下面无数宛如大树脉络一般的青黄色符闪烁,在他身体内组成了数以万计的一重一重犹如树皮的防御层。

    低沉的爆裂声不断从殷血歌体内传出。他体表的青黄色光芒一层一层的黯淡粉碎。然后不断的重新生出。殷血歌只觉身体被劈的地方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痛传来,一股可怕的冲击力轰入了他的身体,正疯狂的冲破无上圣体的防御,将他的身体撕成无数碎片。

    无上圣体拥有让寻常人无法相信的自愈能力。殷血歌的身体一次次的粉碎。却又一次次的重生愈合。他被这一斧头劈得飞起。重重的撞在了雷光呼啸的金属大门上,一股可怕的力量压榨着他的身体,将他牢牢地固定在了大门上。好似一张画挂在了墙上。

    艰难的抬起头来,殷血歌强忍着身体内的剧痛。

    沉重的打击差点将他整个身体崩成了粉碎,但是妫炎毕竟是太小看了殷血歌,他根本不知道世上还有无上圣体这种变态的体修法门。换成普通的体修仙人,就算是一位八品大罗金仙,挨了妫炎这一击也会被打成肉酱,但是殷血歌的身体不断重生,硬是从这打击撑了下来。

    剧痛让殷血歌双眸充血,他现在看出去,眼前都是朦朦胧胧的,根本看不清任何东西。

    他只是深吸一口气,然后体内三千血海大陆上,无数血海鬼卒转生而成的生灵同时仰天长啸,他们的身体骤然萎缩干瘪,体内所有灵魂力量化为庞大精纯的念力,急速投注在了道轮回宝轮上。

    数以万亿计的血海鬼卒庞大的念力融入殷血歌的仙魂,他的仙魂所盘坐的那一株形如鸿蒙树的大树喷射出无边瑞气,树干直径急速飙升,眨眼间就膨胀到了千里方圆。

    殷血歌的仙魂力量直线飙升,眨眼间就突破到了大罗金仙品巅峰境,随后直接粉碎了大罗金仙巅峰极限的瓶颈,踏入了另外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

    如此狂暴的提升,殷血歌的仙魂表面突然出现了无数的裂痕,眼看就要被这股庞大的精神念力撑爆。

    但是那株奇异的大树分泌出一道道瑞气祥光,不断的注入殷血歌趋于爆炸临界点的仙魂,硬生生将他的仙魂从碎裂的边缘抢救了回来。

    殷血歌浑身毛孔喷射出无数条极细的金光,这是他的仙魂内恐怖的念力不断外泄形成的异象。这些念力精纯异常,几乎凝成了实质,让殷血歌看上去就好像一头刺猬一样浑身带刺。

    “老狗,死!”

    双眸凝视妫炎,殷血歌口诵咒,诸天崩毁大手印没有动用血海仙力,而是纯粹以精神念力凝聚,化为一只金光灿灿的大手印,带着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向妫炎打了过去。

    妫炎的身体骤然一僵,他只感觉在灵魂层面上,有一股让他绝望的毁灭性力量呼啸而来。他的仙魂好似毒蛇面前的一只小青蛙,浑身僵硬冰冷,丝毫动弹不得。

    妫炎惊恐的看着当面拍下的金色手印,艰难的吐了一道真言,一面小巧的仙旗喷吐着云烟从他眉心喷出,放出无数道细细地烟云环绕住了他全身。

    这是妫炎专门为了抵挡仙识攻击而千方百计找到的一件大罗道器。

    到了妫炎这种境界,一旦仙魂受损则修为大退,甚至有可能造成终身难以弥补的缺陷。所以到了他这种层次的大罗强者,无不对仙魂无比看重,而仙识攻击,也是他们最后压箱底的拼命手段。

    为了抵挡同级别强者的仙识攻击,仙魂防御类的大罗道器就极其的珍贵。而拥有这种功效的道器极其稀少,以妫炎在妫家的身份地位,以他在仙庭掌握的权势、资源,他耗费了好几个量劫的时间,坑蒙拐骗、巧取豪夺各种手段层出不穷,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这一面‘太真云烟罗’。

    动用压箱底的大罗道器护住了自身仙魂,妫炎的心神大定。

    他仰天长笑道:“殷血歌,你还有什么手段,只管使来!”

    话音未落,一声巨响,环绕妫炎全身的七彩云烟纷纷碎裂,金灿灿的诸天崩毁大手印势如破竹的轰入了他的眉心,径直撞进了他的紫府识海,轰在了他的仙魂上。

    殷血歌这一击乃他血海世界无数血海鬼卒燃烧自身大半血气,将全部灵魂力量抽调一空后,加上殷血歌自身全部仙魂力量凝聚而成。

    数以万亿的血海鬼卒,其更有神煌战场陨落的命运神族无数神王级强者的神魂之力,这么多人的念力汇聚在一起,已经让殷血歌在这一瞬间的仙魂力量突破到了现在仙界传说的混元大罗境。

    妫炎的仙魂发出一声悲鸣,‘轰’的一下被撞得粉碎,他的头颅也是一震,彻底爆炸开来。

    殷血歌长啸一声,他强忍着体内剧痛冲到了妫炎身边,双手散发出枯黄色光芒,狠狠刺进了对方体内。

    死亡寂灭之力发动,妫炎仙体、仙魂同时被逆向转化为精纯无比的天地灵气,汩汩注入殷血歌的身体。

    ‘嗡’的一声,殷血歌身体内一道青黄二色云烟冲起,云烟一块朦胧的浮屠宝塔矗立在一座莲台上,正在缓慢的凝成真形。(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