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六十四章 镇神仙关(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六十四章 镇神仙关(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舌头肿了。。。肿了。。。肿了。。。

    ***

    接下来的旅途,帝喾舰平安无事。

    原本殷血歌很想在帝喾舰上干掉妫家所有族人,但是知道这次坐镇帝喾舰的仙庭最高官员,居然是冢鬼道祖的亲传弟蒙紫罗,而且还是冢鬼道祖专门安排他来照护自己的人选时,他就放弃了这个计划。

    在帝喾舰上杀人,而且杀的还是妫家这样的豪门仙族的族人,这已经会给蒙紫罗带来不小的麻烦。殷血歌不能再继续做下去,如果就连妫家的长老,都在帝喾舰上折损一批的话,就算殷血歌再怎么颠倒黑白,也无法消除蒙紫罗面临的压力。

    反正现在蒙紫罗已经有了‘正确的判断’,妫家的族人都是妫家的长老们为了陷害殷血歌,为了给殷血歌栽赃嫁祸,所以是妫家的长老们亲手杀害的。

    有了这个结论,加上帝喾舰的特殊情况,蒙紫罗是能向仙庭交差的。殷血歌就不能再节外生枝,将妫仁、妫芍药他们全部干掉了。毕竟栽赃嫁祸这种事情,牺牲一批晚辈族人还是可以接受的,妫仁他们总不至于为了栽赃嫁祸,把自己都杀得干干净净吧?

    所以一路风平浪静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十几年。

    这一日,在帝喾舰的前方,一座悬浮在无边无际的玄黄潮汐的仙关赫然在望。

    黑黄二色的毁灭性虚空潮汐,长宽十万里的镇神仙关静静的悬浮在那里。被七彩光霞一重一重的包裹着,这是仙庭特意设立的一座仙关。这里距离仙界本土还有半年的航程。以帝喾舰的速度,半年的航程对普通仙人来说,那就是一段几乎无法用人力横跨的遥远距离。

    在这里设立一座仙关,就是为了在帝喾舰进入仙界之前,再次对帝喾舰内外进行一次全面的清查——严防死守,严厉杜绝任何拥有神灵血脉的神灵后裔混入仙界。

    帝喾舰会在这里停留一个月,在这一个月,帝喾舰内所有乘客都必须离开帝喾舰。接受最严苛的身份调查和验证。仙庭在这里派驻了大量精干的人手,每一个帝喾舰的乘客都要在这里从内到外的被严苛的严查,一根头发、一滴血、一缕仙识,通过最细致的验证后,他们才能再次踏上帝喾舰。

    带着低沉的轰鸣声,帝喾舰缓缓停靠在镇神仙关向外延伸出来的,犹如一条手臂的码头上。

    长宽十万里的镇神仙关四四方方。通体呈青黑色,在其一座城门,一条宽百里长达三万里的笔直通道向外延伸出来,在通道的尽头,是一座方圆万里的港口。

    这里四周密布着无数的军营,驻扎了大量仙庭的精兵强将。因为这里是通往仙界的最后一个关口。为了防范某些强大的神灵会依仗实力强行闯关,这里驻扎的仙兵仙将全部出身仙界的某些强横种族。

    比如说天龙、凤凰、麒麟、大鹏,乃至血妖一族,驻扎在这里的仙兵仙将,全部是从这些天生就有着强横神通的种族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在道行法力相当的情况下。这些种族的仙兵仙将一个人能够单挑数倍以上的寻常人类仙人,战斗力极其的可怕。

    而且这里驻守的高阶仙人数量也极其惊人。如此一座港口,常年驻扎在这里的大罗金仙就有八百之众,而且据说,这里还有道祖级的存在常年轮流坐镇。

    而且这里还借助几件先天灵宝,布下了杀伤力惊人的仙阵,这些仙阵一旦开启,就算是道祖都会瞬间被扒掉一层皮,很有可能就在这仙阵被打得身死魂消。

    如此阵势,就算是一整支神灵的军队混入了帝喾舰,只要他们在这里被查明了身份,分分秒秒的时间也会被打成一缕青烟。

    巨大的帝喾舰稳稳的靠上了码头,数十条仙力幻化的缆绳慢慢的套住了帝喾舰巨大的身躯,将他牢牢的固定在了码头上。帝喾舰的船舱内,一个洪亮的声音在一遍一遍的颁布着警告,所有乘坐帝喾舰的乘客,不管身份高低,不管实力强弱,所有人必须在限定的时间内离开帝喾舰。

    这个声音严厉的警告所有乘客——这是返回仙界前必须的检查,任何人胆敢藏匿在帝喾舰上逃避检查,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推上斩仙台吃上一刀魂飞魄散,而且会牵连亲族,连累他们都被送去神煌战场充当炮灰战兵卖命。

    大队大队的仙兵仙将不知道从哪里涌了出来,他们在各处舱室内进进出出,监视着乘船的乘客络绎走出船舱,踏上外面的港口。

    港口上已经聚集了大量身穿黑红二色仙衣的仙庭官吏,一面灰蒙蒙散发出森森寒光,被头神情狰狞的通明神兽雕像环绕的仙镜高高悬浮在半空,镜面上不断有灰色寒光喷出,笼罩住了帝喾舰的所有出入舱口。

    殷血歌带着大群随从缓步从船舱内走出,灰色寒光照在他身上,他只觉浑身激灵灵一个冷战,这寒光就好像沉重的水银一样从他的每一个毛孔内渗了进去,在他体内急速的转了一圈。

    无上圣体自行运转起来,青黄二色光芒绕着这灰色的寒光转了一圈,双方微微一触,然后泾渭分明的、井水不犯河水的自行其是,没有发生任何的冲动。

    仙镜上头体型巨大的通明神兽冉冉睁开眼睛,慢慢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似乎认可了他的身份,森森目光向着他身后的其他人扫了过去。渗入殷血歌体内的灰色寒光迅速的流了出来,在他身上微微一旋,同样向着其他人流去。

    在相隔十几里的另外一条离开帝喾舰的舷梯上,一名巅峰金仙的怀突然有刺目的神光喷薄而出。这仙人浑身剧烈的颤抖着。他高高的举起双手,厉声高呼道:“这是我在神煌战场上斩杀的神人头颅。我将他炼制成了护心镜,我……”

    刚刚咆哮了几声,两个身高三丈通体霞光荡漾的黄巾力士凭空出现在这金仙身边,他们一把按住了这金仙的肩膀,狠狠的将他按倒在港口的地面上。

    这两尊黄巾力士绝对是品级最高的那一类,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秘术,他们的**力量强大到极点,甚至单纯依靠**力量就足以和大罗金仙的道法神通抗衡。这名巅峰金仙在这两尊黄巾力士的手掌下甚至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就好像一只小鸡仔一样被死死的按了下去。

    ‘砰’的一声巨响,这金仙的身体几乎在地上摔成肉饼,他的满口大牙飞出来了一大半,大口鲜血不断的喷了出来。两尊黄巾力士死死的按住他的身体,一根捆仙索已经从他们袖里窜出,‘哧溜’一声将这金仙捆得结结实实。

    一尊黄巾力士低沉的警告道:“别动,否则你就死了!”

    不等这金仙开口分辨。斜刺里十几个面无表情犹如死人的仙吏快步掠了过来,七手八脚的将这金仙身上的衣衫和各色仙器,以及他手上的储物仙器扒得干干净净。其一个仙吏随手一指,就看到这金仙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和他身躯融合的两件本命仙器,就这么强行被从他体内抽了出来。

    殷血歌看得直咋舌。这种被外力强行将融合在体内的本命仙器抽出来,就等同于心脏被硬生生的抓出体外,那样的剧痛根本不是人能消受的。这金仙痛得嘶声惨嚎,浑身剧烈的抽搐着,大量汗水不断的从毛孔内涌出。

    很快的功夫。这金仙就被扒得干干净净,另外一个仙吏干净利落的取出一柄小刀。一个玉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刀刺进了这金仙的心脏,然后用玉瓶对着伤口微微一晃。

    一道血箭喷射了出来,恰好注入了玉瓶。随后这仙吏不断的取出新的玉瓶,从这金仙的身体各处抽取了五脏内的精血,抽取了四肢骨骼的骨髓,然后还将他身上各处的毛发刮掉了不少。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这金仙简直就好似被凌迟碎剐一般,吃了无数的苦头。

    他身上各处皮肤被切掉了一百零八片,每一片都是瓜大小;他身上各处肌肉都被切掉了一小条,每一块肌肉都被切掉了一丝;他的每一块骨头,同样也被取走了一部分的样本,每一块骨头都被刮掉了黄豆大小的一块骨粉。

    最终这金仙的仙魂被强行抽出,他的仙魂也被切掉了一块,然后丢进了一面万魂幡镇压,等待仔细的分析检验。就是这么一块儿仙魂被切掉,这巅峰金仙的道行硬生生掉落了一品,从巅峰金仙被打回了八品金仙的境界。

    “我,我只是用一个神灵的头骨,炼制了一面,一面护心镜!”

    这倒霉的金仙有气无力的在地上"shen yin"哀嚎,但是这些手脚麻利的仙官仙吏根本就不听他的分辨。一张灵符被贴在了他的天灵盖上,死死封印住了他全身的仙力流动,随后一名高阶仙官厉声喝道:“将这厮的所有同行同伴全部带走,押入大牢配合调查审讯。”

    大队顶着龙头、浑身披挂着金色龙鳞,显然是出身天龙一族的强悍仙兵呼啸而至,他们举起手上长枪长戟,将这倒霉的金仙身边数十位面色难看的仙人围了起来,强迫他们跟随自己离开。

    殷血歌看得连连摇头,好森严的镇神仙关,好倒霉的仙人。

    被这里的仙庭官员带走配合调查,他们肯定是赶不上一个月后启航的帝喾舰了,他们想要返回仙界,就必须等下一次帝喾舰返回仙界的时候才能搭乘顺风船离开。但是帝喾舰下一次从仙界去神煌战场,再从神煌战场返回这里,那是四十年后的事情了。

    “真够蠢的。”杨鼎歪了歪嘴,低声咕哝道:“这些家伙肯定是得罪了人,所以被人故意坑了一把。在斩神城登船的时候,应该有人提醒他们。身上不能携带任何从神灵身上取下的材料炼制的仙器,但是他们居然将一个神灵头骨炼制的护心镜带到了这里。这绝对是得罪人了。”

    殷血歌回头看了看杨鼎,杨鼎认真的点了点头:“他们的皮都会被扒掉一层,祖宗十八代的**勾当都会被拷问出来。而且在镇神仙关留了案底,他们在仙界的家族都会被仙庭监视很长一段时间,只要仙庭怀疑他们家族有任何的异动,就是毁家灭族的下场。”

    咧咧嘴,殷血歌摇了摇头,看来这些倒霉家伙是真的得罪人了。否则怎么会被人这么收拾?

    一行人缓缓的走下舷梯,殷血歌故意在舷梯下停留了一会儿。他看着花清风、花流云兄弟两带着大队随从大咧咧的从船舱内走了出来,那面灰色的仙镜洒出的寒光罩在了兄弟两人的身上,然后寒光突然凝聚,从镜面上喷射出了两道刺目的光柱,将兄弟两人裹在了里面。

    ‘咔擦’一声,港口上无数的仙兵仙将同时祭起了手上的兵器。他们身上一道一道仙光流转,披挂上了沉重的仙甲。远处更有大群仙兵仙将腾空而起,他们背后或者是挥动着沉重的肉翅,这是来自血妖一族的仙人;或者是有金色、红色的羽翼凌空飞舞,这是来自大鹏和凤凰一族的仙将。

    整个港口的气氛骤然变得无比肃杀,一道一道强横凌厉的大罗仙识从四面八方扫了过来。全都集在了这一对儿兄弟的身上。

    花清风、花流云这对儿命运双显然早就已经预料到了眼前的景象,他们同时举起了双手,放声大叫起来:“不要动手,不要动手,我们是花清城的儿。”

    数十尊周身散发出可怕气息的黄巾力士带着滚滚香风。悄然从虚空走了出来。他们默不作声的围在了兄弟两人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那一面仙镜的反应。

    这仙镜只是将全部的威能集在了兄弟两人的身上。但是在他们身上并没有其他的异象,所以这些黄巾力士并没有动手。如果他们兄弟身上,和刚才的那个倒霉金仙一般,有奇异的神光喷出的话,他们现在也已经躺在地上了。

    “防御森严啊。”殷血歌‘呵呵’笑了起来,回头和杨鼎、转轮尊者等人交换了一个诡异的眼神。

    不知道这命运双会怎样避开这镇神仙关的调查呢?

    看看刚才那倒霉的金仙吧,皮肤、肌肉、内脏、血液、骨骼、仙魂,全身上下、里里外外的一切都会被取走样本进行最严苛的分析。这两位可是命运神族的王,他们经得起调查么?

    “要不要……”杨鼎低声问了一声。

    殷血歌沉默了一阵,这是一对儿命运神族的王,对命运神族似乎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杨鼎询问的,是要不要在这里揭发这两位,可是揭发了他们,对殷血歌他们有什么好处呢?

    没有任何好处,而且以镇神仙关这里摆出来的架势,或许他们自己都会卷入天大的麻烦里面——起码有一点是无法避免的,如果殷血歌他们暴露了命运双的身份,镇神仙关肯定会调查殷血歌他们为什么会知道命运双的真正身份来来。

    偏偏有些事情,是不能曝光的。

    比如说殷血歌和穆德的交易,比如说殷血歌从命运神族那里得来的鸿蒙胚芽的残片等等。

    虽然说在那种情况下,殷血歌是被逼无奈和穆德进行交易,但是毕竟他和命运神族有了牵连。按照神煌战场的规矩,他虽然是被逼无奈,在暴力威胁下才和穆德有了交易,但是交易就是交易,这就是死罪。

    如果不揭发兄弟两个,如果他们能够通过镇神仙关的审核,平安的进入仙界,或许未来还有用得上他们的机会。

    深深的看了一眼命运双,殷血歌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循着悬浮在面前的仙力标识,向着远处的一处大殿走去。在那里,殷血歌一行人会受到最严苛的询问和审查。

    血鹦鹉懒洋洋的蹲在殷血歌的肩膀上,歪着脑袋看着站在舷梯上不敢动弹的命运双。

    幽泉紧随在殷血歌身边,周身散发出森冷的气息,一副生人莫近的模样。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着那座大殿走了过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这座通体呈黑红二色,造型古朴简单,隐隐透着一股肃杀血腥味的大殿前。无数气息强横的仙兵仙将矗立在大殿四周,目光冷漠无情的凝视着殷血歌一行人。

    如果真的是内心有鬼的人,单纯这股肃杀的气息,就足以让他们坐立不安了。

    同样的大殿在这港口上整整有一万座,帝喾舰的所有乘客会分成一万批,挨个接受严苛的盘查和质询。直到确定他们和神灵一族没有任何的瓜葛牵连了,他们才会被允许返回帝喾舰,进而回到仙界。

    在大殿门前站了一小会儿,很快就有一个身穿血色长袍,面色冷厉冷酷的年男快步走了出来。

    他向着殷血歌一行人望了一眼,然后狠狠的向殷血歌指了一指:“你,进来。将所有随身仙器交出来,对,全部放在这里。”

    大殿正门左侧,数十名气息森严的仙将矗立在这里,他们身边是一个硕大的仙池,四四方方的仙池内净水荡漾,隐隐有仙光、佛光和各色宝光瑞气从荡漾出来。

    殷血歌一言不发的将血歌剑以及几件血海灵宝掏出,将他们丢进了池塘。

    整个池塘瞬间化为一片血色,那年男不由得惊愕的望了殷血歌一眼,低声咕哝道:“好小,这些仙器可真不得了。只不过看他们模样,仙界周天万灵榜上并无他们名字,真不知道你从哪里淘换来的。”

    冷哼一声,大袖一甩,这年男就带着殷血歌走进了大殿。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