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严厉警告(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严厉警告(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妫仁的本命仙剑寒气升腾,两柄仙剑一黑一白,犹如两条毒蛇激射而来。

    殷血歌并没有太多思考的余地,他要么动用无上圣体的真正力量抵挡这一击,要么他就必须装样到底,任凭妫仁的飞剑重创他的身体。

    但是杨鼎已经代替他做出了反应——杨鼎头顶一道玉色仙光喷出,三座玉鼎在仙光急速旋转,他的皮肤变得好似玉石一般晶莹剔透,身形一闪就挡在了殷血歌面前。

    ‘当当’两声脆响传来,杨鼎的身体微微一颤,两柄仙剑撕开了他的身体,劈进了他体内半尺深,差点将他的上半身切成三片。仙剑劈开他的身体时,所有的仙人都看到了剑锋前溅起的点点火星,听到了那犹如金属撞击一般的声响。

    杨鼎的身体晃了晃,嘴角有一丝鲜血流淌了下来。

    他深深的看着妫仁,厉声喝道:“妫长老,这是神煌战场……立下无数军功的功臣……你莫名斩杀他,莫非,你,你才是真正勾结神孽的败类么?”

    妫仁的身体微微一颤,他还没开口说话,一方被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圣兽簇拥着,通体散发出夺目金光的印玺就从他头顶呼啸着砸落。金色印玺砸下来的速度快若闪电,印玺上附着的力量猛烈异常,妫仁还没来得急哼哼一声,所有人就看到无数点血光喷了出来。

    出手的,是在场八百大罗金仙修为最高的一位。他已经稳稳的站在了大罗金仙巅峰的层次,一只脚已经向更高一层迈出了一小步。距离所谓的大罗道祖的境界,也只差了一线之遥。

    眼看妫仁居然敢当着他们的面悍然出手攻击殷血歌,将杨鼎这位在神煌战场立下无数军功,拯救了整个斩神城的大功臣打成重伤,这位大罗金仙当即勃然大怒。能够被选来镇守帝喾舰的大罗金仙,全部都是仙庭的死忠铁杆,都是仙庭利益至上者。

    在这些大罗金仙眼,任何人胆敢损伤仙庭的丝毫利益。那就是他们的敌人。

    杨鼎是仙庭的大功臣,殷血歌同样也是,妫仁只是妫家派驻在神煌战场的长老,负责的都是妫家在神煌战场的商会运转之类的闲杂小事。相比起来,妫仁对仙庭没有任何的用处,他在这些大罗金仙的心目的地位,根本无法和殷血歌、杨鼎相提并论。

    所以这位大罗金仙干脆的出手。金色印玺一击之下,妫仁刚刚被重创的护身道器丝毫不能抵挡,那件光芒万丈的护身仙衣被金色印玺碾成粉碎,同时崩解的还有妫仁的仙体。

    仙体崩解,妫仁的仙魂哆哆嗦嗦的暴露在无数人的面前。金色印玺就悬浮在他的仙魂头顶,四方圣兽嘴里喷射出四色雷霆。不断的落在妫仁的仙魂上。

    每一道雷霆落下,妫仁的仙力波动就骤然衰弱一截,他的道行也就被打消一截,他头顶闪耀着的紫金色莲花上,也就有一片莲花瓣带着刺目的闪光不断飘落。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妫芍药等人还没来得急开口求饶,妫仁头顶的紫金色莲花就被金色印玺碾得粉碎。只有无数细小的紫金色光点慢慢的汇聚在一起,拼凑成了朵光芒黯淡的金色莲花。

    可怜妫仁堂堂妫家长老,高阶大罗级的存在,居然因为一次毫无理智的出手,被震怒的帝喾舰镇守大罗硬生生从大罗境界打落,将他打回了金仙境界!

    这不仅仅是仙力的损耗,而是妫仁对天道法则的领悟都被强行从仙魂剥夺开去。等同于妫仁过去无数年间耗费的苦功,消耗的堆积如山的修炼资源彻底付诸流水。哪怕有再多的灵丹妙药,也无法让他恢复元气,他想要回到大罗金仙境界,还得耗费过去一般多的时间慢慢苦修回来。

    妫仁好容易才弄清楚了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仙魂剧烈的哆嗦着,惊恐、绝望的看着那出手的大罗,半天说不出话来。

    妫芍药犹如疯婆一样跳了起来,她指着那出手的大罗金仙,厉声尖叫着:“你胆敢动我妫家长老,我妫家和你不死不休,我们妫家和你不死不休啊!”

    那出手的大罗金仙身高八尺开外,身躯高大魁梧,紫薇薇一张国字脸,看上去煞是威严。听得妫芍药的警告声,这大罗金仙淡然一笑,不紧不慢的说道:“好,威胁仙庭重臣,罪加一等,诸位同僚,不如我们联手,将这些无法无天的狂妄之徒,全部斩杀来得干净。”

    妫芍药当即闭上了嘴,她死死的咬着嘴唇,无比怨毒的看着这紫面大罗。

    妫仁的仙魂剧烈的哆嗦了一阵,过了好久,他才抬起头来,向紫面大罗冷笑道:“好,你胆敢包庇我妫家的敌人,你胆敢对我出手,很好。敢问大人道号,敢问大人出身来历?”

    紫面大罗冷然一笑,他深深的看了妫仁一眼,淡然道:“蒙紫罗,出身仙界蒙氏,师承斗战万灵宗开山祖师冢鬼道祖,若要报复,无论是我斗战万灵宗还是蒙家,我们都接下了。”

    妫仁、妫芍药的脸色同时一变,他们下意识的向殷血歌望了一眼,然后同时闭上了嘴。

    仙界的蒙氏一族就和花家一样,同样是依附仙庭而生的官宦世家。花家的势力更多的存在于仙庭户部以及有关系的几部之,而蒙氏一族又被称之为‘太古斗战仙族’,他们好战如狂,而且一门心思只在仙庭的兵部发展自家势力。

    蒙氏一族自家就有道祖级的人物坐镇,而且是极其难缠的以体修而入大道的道祖。

    蒙紫罗更师承冢鬼道祖,而冢鬼道祖。这是仙界公认的最棘手、最难对付的道祖之一。有蒙氏一族的背景在,加上斗战万灵宗那一群好战的疯狂仙人撑腰。蒙紫罗还真不用太多忌惮妫家的威胁。

    殷血歌则是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抬起头来,深深的向蒙紫罗望了一眼,然后向他稽首行了一礼:“殷血歌见过蒙师兄,想不到居然能在帝喾舰,见到本门师兄。”

    蒙紫罗‘嘿嘿’一笑,轻轻的向殷血歌摆了摆手。他淡然道:“罢了,师兄我公务在身。这私人交情,就放在这次差事结束后再说吧。”

    殷血歌和蒙紫罗对视了一眼,一缕极细的声音钻进了他的耳朵,他这才知道了蒙紫罗的来历——原本蒙紫罗在仙庭兵部供职,四十年前冢鬼道祖将殷血歌送回神煌战场后,蒙紫罗得了冢鬼道祖的叮嘱,这才卸下身上职司。自请进入帝喾舰任职。

    冢鬼道祖并没有对殷血歌说,但是这无疑是为殷血歌凭空加了一道保险。

    就好像今天的事情,有蒙紫罗在场,哪怕妫仁、妫芍药他们的舌头上能生出花来,只要他们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根本不怕他们胡搅蛮缠。只要他们敢胡来。就好像妫仁突然对殷血歌下杀手,结果重伤了杨鼎一般,蒙紫罗就能公开的对他下死手。

    妫家十几个长老被硬生生打落了好几品修为,妫仁更是被蒙紫罗当众打得跌落到金仙境界,无数年的苦功付诸流水。但是蒙紫罗不管去哪里都有道理。分明是妫仁他们无视仙庭威严,在帝喾舰上胡乱出手。破坏了仙庭的戒律。

    不要说妫仁只是被削去了修为,就算蒙紫罗将妫仁斩杀当场,这道理都是说得过去的。

    与此同时,殷血歌更是知道了——自从登上帝喾舰后,就一直关照殷血歌,同时对妫家不阴不阳、不冷不淡的给他们下套、阻碍他们办事的皇普笙,赫然是蒙紫罗的关门弟!

    换言之,皇普笙就是殷血歌的师侄!

    得到了蒙紫罗的传音,殷血歌不由得咂吧一下嘴,轻轻的摇了摇头。这就是朝有人好做官,在帝喾舰上有人暗照护着,这办起事来就是方便啊。

    ‘呵呵’笑了一声,殷血歌向蒙紫罗拱手行了一礼,很是严肃的说道:“蒙大人说得有理,这私人交情归私人交情,这仙庭的戒律、帝喾舰上的规矩,却是眼下最要紧的事情。”

    深吸了一口气,殷血歌向远近无数仙人拱了拱手,做了个四方揖:“诸位道友,还请大家明鉴。妫家的人,仗着家大业大,欺辱我等小门小户无根无底的可怜之人,硬是要将这杀人的罪名扣在我们头上。”

    “可怜我们的修为,大家目光如炬,是瞒不过大家的。在这帝喾舰上,想要出手杀人,想要轻松的杀死这么多人,哪里是我们能做到的?但是妫家非要颠倒黑白,说谁小我杀了他们这么多族人,这真正是昧着良心说瞎话了。”

    “他们没有丝毫证据,就说我们在帝喾舰上杀人。但是大家都亲眼所见,妫家当着这么多道友的面,无视仙庭戒律,无视帝喾舰的规矩,堂而皇之的放手杀人!”

    “如此气焰,如此跋扈,如此嚣张,妫家的人莫非以为,这仙界就是他妫家一家之仙界么?”

    两道尖锐的口哨声冲天而起,震得四周河道上水波绵绵而生。

    花清风、花流云这一对儿命运双怪声怪气的吹着口哨,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们的身上。花清风跳着脚站在自家园林的花墙上,扯着嗓大声怪叫起来。

    “殷兄弟所言极是,这仙界,莫非是妫家一家之仙界?”

    “大家都是明眼人,这些天妫家众人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他们对殷兄弟是肆意为难,处处找他们的麻烦。难不成,就因为他们妫家的实力雄厚,就能无视仙规戒律,胡乱诬陷人、坑害人不成?”

    “惊动了这么多位仙庭的大人出面,妫家的这群无德无行的长老,居然还敢当众杀人,简直是无法无天,简直是令人发指,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小以为……”

    花清风向四周望了一眼,高声喝道:“小以为。从前些日妫家诸人的所作所为可知,这妫家人真正是不能算是人了。他们为了陷害殷兄弟。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眼下这么多妫家族人被杀,就在众多道友的眼皮下被杀,就在帝喾舰的核心区域被杀。难不成大家都是死人?居然一点动静都没发现?难不成帝喾舰就是一个笑话?能够任凭人出入?”

    用力拍了拍胸膛,花清风厉声喝道:“小以为,搞不好就是妫家人贼喊捉贼,他们自己杀了自家的族人,将这罪名扣在殷兄弟的身上,想要借用仙庭的仙规戒律杀人呢。”

    殷血歌心大快。他欣赏的望了这对儿命运双一眼,用力的拍打着胸膛厉声高呼起来:“花兄弟所言极是,谁说不是呢?说不定妫家就丧心病狂到了这等程度,为了陷害我,他们亲自杀了自家晚辈。”

    眯了眯眼,殷血歌向悬浮在半空的蒙紫罗等大罗存在朗声道:“诸位大人,我殷血歌在此对天发誓。今天妫家族人之死,绝对不是我殷血歌动的手。我可以用本命元神发下血誓,这些人,可不是我殷血歌杀的。”

    一点心头精血喷出,殷血歌当着无数人的面,发下了一个极其恶毒的誓言。

    这么多大罗金仙、金仙、天仙、地仙当面。大家都是明眼人,自然看出殷血歌这个誓言恶毒万分,就算是大罗金仙如果违逆誓言,都会引发可怕的心魔反噬导致仙魂崩溃而亡。殷血歌在发这个血誓的时候,没有动用任何其他的仙法神通规避血誓反噬。也没有动用任何的仙器、道器或者先天灵宝隔绝血誓反噬。

    无论是仙法神通,还是动用灵宝庇护自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总会有仙力波动传出。

    殷血歌身边一切如常,可见他是实实在在的发下了这个誓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怎可能捣鬼?

    蒙紫罗重重的点了点头,他向目瞪口呆的妫仁等妫家长老望了一眼,厌恶的说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妫仁等人相互忘了一眼,茫然不解的连连摇头。如果不是殷血歌,是谁杀了他们这么多的族人?

    帝喾舰默然无语,他怎可能开口告诉众人,的确不是殷血歌出手杀了这么多的妫家族人,而是他帝喾舰亲自操刀,以无穷神通将这些可怜的妫家族人碾成了碎片?

    杨鼎艰难的将体内两柄仙剑拔了出来,用力的投掷向了妫仁。他举起右手,喷出一点心头精血,同样发下了恶毒无比的本命血誓,证明妫家众人的死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殷血歌向身边众人扫了一眼,幽泉、转轮尊者、血鹦鹉,以及殷血歌收服的毒一等金仙,杨鼎麾下的那些心腹将领等人纷纷发下誓言,当着无数仙人的面表明这些妫家族人的死和他们无关。

    甚至就连园林内的那些仆役、侍女,也都在殷血歌的授意下,哆哆嗦嗦的发下了血誓。

    只不过这些仆役、侍女的血誓,根本就没人放在心上——这其有些仆役、侍女,不过是元婴境的修为,就算妫家的那些族人站在他们面前任凭他们围攻,也不可能伤损他们丝毫啊。

    蒙紫罗冷笑着看着妫仁等人,再次厌恶的厉声呵斥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斜刺里一团仙云飞了过来,皇普笙带着众多仙官仙吏来到了蒙紫罗的面前。

    肃然向蒙紫罗鞠躬行了一礼,皇普笙朗声道:“蒙大人,我等已经彻查了这四周的一切阵法禁制。所有仙阵禁制,并没有受到破坏的痕迹,所有的禁制,都没有任何可疑气息残存。”

    蒙紫罗缓缓点头,他淡然道:“你们的结论是?”

    皇普笙肃然向四周无数仙人行了一礼,朗声说道:“以下官浅薄见识,下官认为,除非是功参造化的无上道祖不惜体面,借助藏匿行迹的先天灵宝暗地里出手偷袭,否则不会有人能够不惊动这么多人、不惊动这些阵法禁制的击杀这些妫家族人。”

    眸一转,皇普笙的声音越发的高亢清扬:“唯有一种可能,是现在最有可能的判断——杀人者,原本就在这园林。而且他必定是遇袭者的熟人,是他们最信任、最放心的人,这才能没有任何反抗,不惊动任何人的,被一一斩尽杀绝。”

    妫仁、妫芍药等妫家长老张了张嘴,却硬是说不出话来。

    他们也不由得狐疑的向四周打量起来,难不成真是自家人做下的好事?

    皇普笙这话说得透彻,妫家被杀的族人,大罗境界的晚辈也有十几人,他们断然是不可能没有任何反抗的被人击杀的。能够不惊动任何人的发动突袭,将他们打得魂飞魄散,更大的可能是熟人作案。

    但是,会是谁呢?事发的时候,在场的长老们都在聚会啊!

    他们的目光一凝,同时向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的妫墨鸾望了过去。

    妫墨鸾一张俏脸骤然变得极其难看,她好似看到了一个硕大无比的马桶,带着无数的**扣在了自己的头顶。

    蒙紫罗冷笑了一声,他向着妫仁等人厉声喝道:“这件事情,嘿,嘿嘿,我们是断然不会轻松放过的,一定要追查到底。你们妫家人,我在这里警告你们,严禁你们走出这处园林一步。”

    “你们在接下来的航程,必须随时配合我们的调查,如果让我发现,你们和这件案有关,嘿嘿,哪怕你们是妫家的长老,我也一定要将你们送上斩仙台,让所有人知道触犯仙庭戒律的下场!”

    无数仙兵仙将、仙官仙吏齐声大喝一声,妫仁、妫芍药等人脸色顿时变得漆黑如墨。

    PS:吃太多辣椒了,哭天喊地的哭天喊地啊。舌头上都是泡!!!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