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巨大震荡(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六十二章 巨大震荡(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果然今天空气质量不怎么的,猪头的鼻像是刀插一样痛。

    ***%>_<%***

    妫云嵊的仙体崩解,紫金色的仙魂内一柄长有三尺的暗金色玉如意喷出,如意头上放出了如丝如缕的七彩光霞,牢牢地护住了妫云嵊的仙魂。

    这是妫云嵊炼制的本命大罗道器‘七宝如意’,他的攻击力不是很强,但是最擅长防御,同时能震慑心魔,抽取天地灵髓滋养仙魂、仙体,是一件极其珍贵的辅助道器。

    其他的不说,单纯妫云嵊炼制七宝如意的如意头,上面镶嵌的七颗代表了天地之间其大福缘、大福运,由天地灵萃自然汇聚而成的宝珠,就耗费了他三个量劫一百多亿年的蛮长时间去收集。

    修为不过是大罗七品的妫云嵊,硬是凭借着七宝如意的防御力,曾经在一位震怒的大罗道祖的手逃出了性命。也正是那一次的逃生,七宝如意被妫家的长老们得意的称之为‘仙界后天灵宝防御第一’。

    除了发动不易,需要短暂的时间沟通后才能全力施展外,七宝如意几乎堪称完美。

    但是就是这一点点极短的发动时间,让妫云嵊的仙体被殷血歌重击摧毁。七宝如意虽然及时的喷出,放出七彩烟霞裹住了妫云嵊的仙魂,可是他的仙体却已经被彻底摧毁。

    凝炼近乎肉身的大罗仙魂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妫云嵊怒火冲天的朝着殷血歌所化的地狱鬼王咆哮着:“何方妖孽。胆敢损毁本座仙体?你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和妫云嵊走了个前后脚的妫家长老长啸一声。他知道妫云嵊的七宝如意护身保命绰绰有余,但是在攻击敌人的方面就不尽人意。所以他一张嘴,一片银色霞光从他嘴里喷出,银光七根尖锐的长刺发出尖锐的狼啸声,带着丝丝缕缕的寒气向殷血歌的心口刺了过来。

    殷血歌深深的看了一眼被七彩霞光笼罩的妫云嵊,他低沉的冷笑了一声,用从血鹦鹉那里学来的幽冥鬼语怪声怪气的咒骂了一声,然后身形一晃。骤然化为一道鬼气阴风消失得无影无踪。

    七根银色长刺撕裂虚空,追踪着殷血歌的气息想要将他斩杀当场。

    如果殷血歌是施展其他的某种神通遁法离开现场,这七根杀伤力惊人,并且有玄妙神通可以锁定目标气息的长刺已经对他造成了伤害。但是偏偏殷血歌是借助帝喾舰的神奇,从地下直接遁走。

    帝喾舰完美的掩饰了殷血歌的气息,在帝喾舰的舰体内,殷血歌的身体一阵蠕动。高有十几丈的地狱鬼王消失,他重新回复了本来的模样。幻化神通解除后,殷血歌的气息也彻底变回,原属于地狱鬼王的森森鬼气消散无形,那七根长刺就算是捅破了天,也找不到半点儿残留的鬼气。

    带着淡然笑意。殷血歌蹿回了自己一行人居留的园林,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小楼,没有惊动任何人的睡下。

    妫家落脚的园林内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长啸声不断传出,园林区内弥漫的黑色浓雾可以隔绝目光和仙识,但是却不能隔绝声音的传播。妫家十几个长老愤怒的尖叫怒骂。不断发出被人偷走了幼兽的母老虎般悲伤的哀鸣声。

    这些妫家长老个个都是高阶大罗的修为,他们施展全部的法力神通放声怒吼长啸。声浪隐隐凝成实质,犹如海啸向着四周疯狂的冲撞扩散开。黑色的浓雾一阵阵的蠕动震荡着,硬生生被逼得向远处退出了数十丈远。

    远近各处园林内,负责值夜的侍卫、侍女们纷纷走上了各自园林的花墙,惊讶的向妫家园林的方向张望着。浓雾弥漫,没人能透过浓郁的黑色雾气看到这边园林里的景象,大家只能从妫家众长老气急败坏的悲哀鸣叫声猜测一些东西。

    “皇普笙,给老夫滚出来!”

    “皇普笙,你们这群没用的废物,我们妫家的儿郎都被刺杀了!给老夫滚出来!”

    “你们这些废物,你们坐镇帝喾舰了不起么?我们妫家这么多族人在你们眼皮底下被人刺杀!你们必须给我们妫家一个交代,不然我们妫家就给你们一个交代!”

    妫仁、妫芍药等长老已经气得完全失去了理智,他们疯狂的怒啸着,突然踏着云团腾空而起,向着数十里高处的帝喾舰的船舱顶部发动了攻击。各色雷法犹如暴风雨一样呼啸而出,他们的本命道器更是卷起了毁灭一切的狂潮,向着船舱顶部砸了过去。

    十几位高阶大罗金仙同时出手,放在仙界,这足以瞬间毁掉一整片星域,数百颗修士星球、无数的仙人修士和平民都会在这样毁灭性的攻击灰飞烟灭。

    但是这里是帝喾舰,恒古以来,从来没有被人从外面被暴力攻破过的帝喾舰,无数大能存在曾经倾尽全力,却无法在船体上留下半点儿痕迹的帝喾舰。

    疯狂的攻击汇聚成一片黑色的毁灭洪流,狠狠的撞在了帝喾舰的舱顶上。帝喾舰的船体放出一片淡淡的绿色光芒,十几位妫家长老联手释放的攻击被帝喾舰毫无压力的轻松承受,随之帝喾舰的反击接踵而来。

    十几道青色雷光无声无息的从船体内喷射出来,水缸粗细的青色雷光只是一闪就轰在了妫仁等人的身上。就听得‘啵’的一声脆响,妫仁等人护身的大罗道器被轰得光芒黯淡,十几个妫家长老同时吐血飞退,狼狈的从高空笔直的坠落下来。

    最凄惨的还是妫芍药等四位被生生削去了两品修为的妫家长老,他们本来就重伤未愈,再被帝喾舰放出的青木神雷命了一击。他们脚下的云团都凭空崩解,简直犹如陨石一样从高空落下。

    伴随着难听的惨嗥声。妫芍药等四位妫家长老扎手扎脚沉甸甸的摔在地上,将光洁如镜的玉石地面都砸出了一个硕大的窟窿。如果不是他们的护身道器依旧在保护他们,如果不是他们的大罗仙体比起寻常仙人总归要结实许多,他们这一下早就摔得四分五裂了。

    饶是如此,妫芍药等四人依旧是狼狈的瘫痪在地上,嘴里大口大口的喷出血来,好一阵都无法动弹一根手指头。

    数千道强横的大罗仙识从高空降落,这些仙庭任命。负责坐镇帝喾舰,身份都不为外人知晓的大罗金仙们蛮横的将各自的仙识汇聚在一起,狠狠的向着大吼大叫、大声怒骂的妫家长老们重重的碾压了下来。

    可怜十几位被帝喾舰重创的妫家长老,他们哪里承受得起数千位大罗的联手攻击?

    他们身上的防御道器同时崩解,道器内的器魂纷纷发出凄厉的哀鸣声,就连妫云嵊的七宝如意都受到了极其可怕的重创。这可是数千位大罗金仙联手一击,任凭你多强悍的大罗道器。怎可能抵挡得住这么多强横存在的联合?

    妫仁、妫芍药等人再次七窍喷血,坐镇帝喾舰的大罗金仙们居然再次联手,将他们所有人的修为凭空斩去了两品。妫仁等人周身仙光一阵黯淡,而妫芍药和另外三位妫家长老,则是差点没哭了出来。

    这才大半个月的时间,妫芍药等四位长老已经硬生生被砍掉了四品修为!

    这可不是地仙境界的四品修为。而是大罗境界的四品道行!到了大罗境界,寻常大罗金仙想要提升一品实力,无不要耗费以量劫来计算的漫长岁月才可能。四品大罗境界的修为啊,妫芍药他们都有抹脖自尽,干脆转世投胎重新来过的心思了。

    更惨的是妫云嵊!

    仙体被摧毁。仙魂被帝喾舰的青木神雷重创,本命道器七宝如意的器魂重伤。再被硬生生的削走了两品道行,妫云嵊的仙魂连续被重击,原本凝炼犹如肉身的妫云嵊仙魂黯淡无光,仙魂表面甚至有一丝一丝的裂痕出现。

    这样的伤势几乎对妫云嵊的大道根基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除非有什么天地奇珍级别的灵丹妙药滋养仙魂,否则妫云嵊未来可以说,再也没有进步的机会了。

    “你们,焉敢如此?”妫仁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一边吐血,一边朝着天空咆哮着。

    “尔等嚣张放肆,仗着身为妫家长老,居然胆敢攻击帝喾舰,这是死罪!”一道厚重、威严的声音从高空传来:“仙庭戒律,尔等莫非忘了?就算是仙庭在职的仙帝,胆敢在帝喾舰上出手,攻击帝喾舰的本体,都会被赶下仙帝宝座,追究其罪行。”

    那声音冷笑道:“尔等不过是妫家的几个寻常长老,并非核心太上长老团的成员,居然也敢仗着妫家的势力在帝喾舰上胡作非为。莫非,你们真以为,我们会忌惮妫家的威名,不敢斩杀尔等?”

    妫仁的语调骤然降了十八度,他的身形也下意识的佝偻了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天空,怨气十足的低声咕哝着:“但是我妫家这么多族人,他们平白无故的被人斩杀在这里,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数千道大罗仙识同时向园林内那些魂飞魄散、仙体崩碎大的妫家族人扫了过去。

    这些坐镇帝喾舰的大罗金仙们同时惊呼了一声——果真,妫家在帝喾舰上的族人,居然真的全部被击杀了。这可是仙庭开辟神煌战场,动用帝喾舰向神煌战场输送兵员和物资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以往在帝喾舰上,就算有流血事件,那也是一些低级的仙人、修士按捺不住心头火气,在帝喾舰上因为某些琐细小事大打出手。饶是如此,那些冲突也极少闹出人命来。

    但是这一次可好,妫家这么多族人在帝喾舰上,被人杀得干干净净,这不仅是在放妫家的血,更是在挑衅仙庭的威严,在狠狠的抽这数千名坐镇帝喾舰的的大罗金仙的脸。

    “严查,必须严查!一查到底!”

    另外一个沧桑、飘渺的声音然响起:“诸位道友。必须彻查此事。不管是谁,胆敢在帝喾舰上作出这样的事情。都必须夷平族以惩效尤。”

    高空突然有数百团庆云喷出,八百位坐镇帝喾舰的大罗金仙纷纷施展神通,瞬移到了这一片园林区上空。在这些大罗金仙的身后,密密麻麻的跟随着超过十万名仙庭的仙官仙吏。

    低沉的脚步声从极远处传来,规模庞大的正规仙军正顺着帝喾舰的船舱通道,从四面八方向着这一片达官贵人居住的园林区赶来。这些仙军尽是仙庭的精锐,他们虽然是步行奔跑,但是奔走的速度也犹如狂风一般。短短半刻钟的功夫。过百万的仙兵仙将就已经将这一片园林区所在的舱房彻底封锁包围。

    数十面造型各异的仙镜被那些大罗金仙祭了出来,这些仙镜或大或小,造型或者古朴肃重或者奢华精美,散发出的气息或者厚重肃杀或者飘渺灵动,放出的仙光更是五颜色、长短粗细不等。

    这些仙镜照耀四方,将虚空封锁得水泄不通。

    这都是诸位大罗金仙炼制的本命道器,各色仙光照耀下。任何藏匿的遁法神通都会被破除,就算有藏匿身形的阵法禁制,也会在这些大罗金仙的联手下荡然无存。

    就算是大罗道祖级的存在,哪怕是最擅长藏匿行迹的鬼仙一脉的大罗道祖,面对数十位大罗金仙联手祭出的这么多专门破除各种遁法神通的仙镜,他们也不可能藏得下去。

    园林区内所有的禁制阵法一时间纷纷崩解。所有的宫殿楼阁包括地面都变得好似水晶一样清澈透明。无数仙人睁大了眼睛,向着各处园林张望了过去。

    居住在这园林内的众多达官贵人和他们的随从护卫等都被惊动,他们纷纷从休息的房间内走了出来,一个个神色怪异的腾空而起悬浮在了半空。

    事情的前因后果早就已经被打探清楚,所有人都知道妫家在帝喾舰上吃了一个天大的闷亏。无数族人被人用莫测的手段斩杀,偏偏十几位高阶大罗境的妫家长老。居然没能发现刺客的半点儿痕迹。

    如果妫家不能找出凶手来,这件事情势必成为仙界无数豪门贵族的笑谈,他们或许会用这件事情取笑妫家数十个量劫的漫长岁月,直到有更新、更滑稽、更荒唐、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取而代之。

    而仙庭坐镇帝喾舰的这些大罗金仙们,也必须帮助妫家找出行凶的刺客,否则他们的脸面,也就荡然无存了,他们根本就没有脸再在帝喾舰上混下去。

    甚至是仙庭的威严,都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受到沉重的打击!

    所以,所有仙人纷纷放出仙识,怀着各种各样的心情,向着四面八方扫了过去。

    这个刺客到底是谁?居然有如此神通,如此胆量!

    殷血歌也极其配合的随大流将仙识放了出去,一道和三品金仙相当的仙识想着四周绵绵泊泊的扩散开,很快就把整个园林区扫了一遍。

    很自然的,殷血歌没能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帝喾舰不愧是帝喾舰,哪怕是殷血歌往刚才他进出的地方扫了好几遍,依旧没能发现那里的舰体和其他地方有任何的区别。

    所以殷血歌由衷的感慨起来:“敢在帝喾舰犯下如此血案,那行凶者固然是胆大妄为,但是他的实力也真正是非同小可。怕不是道祖级的人物出手?”

    站在他身边的杨鼎、转轮尊者等人同时默默点头。

    妫家长老们的大吼大叫让所有人都听得真真切切,他们的族人被屠杀一空,就连妫云嵊都被重伤,仙体被打得彻底崩溃粉碎。如此实力、如此修为,而且能够在帝喾舰内做出这样的举动,却不被那些镇守帝喾舰的大罗金仙发现,这绝对是道祖级的人物才能做到的事情。

    半空的大罗金仙们呆了呆,他们当然都听到了殷血歌的‘判断’。

    他们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皱起了眉头。

    他们已经施展出了自己最强大的侦测法术,却没能发现任何凶手留下的痕迹。这是很不对劲的,非常不对劲。敢于在帝喾舰犯下这样的案,能够将事情做得这么漂亮,凶手的实力的确是超乎人的想象。

    难不成,真的是道祖级的存在犯案?

    再联想在这次大屠杀之前,妫家那十几个被砍掉了脑袋的族人,似乎真的是某些可怕的大能对他们下手了。

    镇守帝喾舰的大罗金仙们逐渐同意殷血歌的见解,但是妫仁、妫芍药等人则好像是被捅了屁股的老虎一样跳了起来。妫仁声嘶力竭的指着殷血歌咆哮着:“放屁,简直是放屁,肯定是你这个杂-种,是你这个贱种做下来的好事。”

    妫芍药厉声呼喝道:“在帝喾舰上,我们妫家和其他人无冤无仇,根本没人会无缘无故的对我们出手。”

    “殷血歌,你这个贱种,就是你做的好事。”妫芍药目露凶光的盯着殷血歌厉声喝道:“是你,一定是你,肯定是你做下的事情。诸位大人,一定是这个杂-种做的。”

    殷血歌摊开双手,他看着天空那些面带疑惑之色的大罗金仙,将自身的仙力波动释放了出来。

    血海血浪翻滚,殷血歌的仙力波动冉冉扩散开。地仙,天仙,金仙……金仙一品,金仙二品,金仙三品……

    当仙力波动的强度和精纯度达到金仙三品水准的时候,殷血歌的仙力波动就达到了极限。

    那些大罗金仙摇了摇头,同时哂然一笑。

    区区金仙,怎可能在帝喾舰上杀人?妫家的长老们这么说,简直就是在侮辱他们的智商。

    妫仁、妫芍药却不这么想,他们就好像洪水抓到一根稻草的溺水者一样,死活要将罪名扣在殷血歌的头上。

    所以妫仁长啸一声,双眸寒光一闪,两柄仙剑‘哧溜’一下就从他眸里飞出,向着殷血歌斩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