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凌厉斩杀(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六十一章 凌厉斩杀(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夜深人静。

    人静这一词或许还要斟酌一二,但是起码帝喾舰这一个特别为达官贵人们准备的园林区内,夜深这一标准是达到了。为了让某些心怀恶念的大人们消停一点,在皇普笙的建议下,园林区的环境被调节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船舱顶部用仙法模拟的星空消失无踪,一点光线都不复存在。

    四周荡起了浓密的黑雾,就算睡大罗金仙进入了这黑雾,他们的仙识也会失去任何作用。伸手不见五指,这可不仅仅是针对肉眼,而是针对仙人强大而敏锐的仙识而言。

    想必帝喾舰的高层,那些负责坐镇这条巨舰的大罗金仙们,也不愿意见到这一片园林区内的达官贵人们死伤惨重。妫家已经有十几个族人被杀,这是很不好的征兆。不管是妫家接下来的报复,还是不知名敌人的再次出手,都不是这些大罗金仙乐意见到的。

    浓密的黑雾在四周翻滚,殷血歌站在园林的花墙上,尝试着将仙识向外释放了出去。

    也不知道这黑雾是什么来头,仙识进入后只感觉到一股森冷的沉重的粘稠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挤压得仙识只是扩散出去了十几丈远就再也无法动弹丝毫。而且被黑雾包裹的仙识还在飞快的消耗着,就好像一滴水被熊熊大火围绕着,水滴正在不断的蒸发。

    这样的消耗速度,就算是大罗金仙被困在这黑雾。最多坚持一盏茶的时间,就会耗尽所有的仙魂力量。

    看来这两天。殷血歌、妫家、命运双闹出来的乱,真的引起了那些坐镇此处的大罗金仙们的不满。殷血歌很好奇,如果接下来还会有更大的乱,还会有更多人死亡的话,这些大罗金仙会怎么办?会怎么想?

    轻轻的拍了拍手,伴随着殷血歌一声令下,他所在的这一处园林所有的灯火全部熄灭。园林内的所有禁制阵法全部开启,同样有隔绝仙识窥视的淡淡雾气弥漫开来。逐渐和外界的浓密黑雾混在一起。

    蹲下身体,右手按在了花墙上,殷血歌的一缕仙识顺着花墙流入了帝喾舰的舰体。

    一道极其强大、古老沧桑的意志悄然涌来,帝喾舰正在缓慢苏醒的意志悄然和殷血歌的仙识接触,他明白了殷血歌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

    殷血歌脚下的地面犹如水波一样蠕动着,他的身体慢慢的被软化的地面吞噬,然后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帝喾舰坚不可摧的舰体。此刻就好似流水一样温柔的环绕着殷血歌,带着他迅速的突破了园林外那些黑色浓雾的封锁,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来到了妫家停留的园林内。

    而且殷血歌被帝喾舰直接送到了妫仁、妫芍药等长老所在的大厅下,他头顶的地面悄然变得透明,就好像一层薄薄的水晶片,丝毫不能隔绝他的视线。

    所以殷血歌清晰的看到了诸位妫家长老的靴底。同时他也发现了,妫芍药居然是如此的豪放,一如她火爆火辣的身材一样,妫芍药的衣饰打扮居然是如此的惊人。

    在她那条华美的长裙下面,妫芍药居然连亵裤都没有。两条雪白粉嫩的长腿就这么光溜溜的暴露在殷血歌的眼前。顺着两条白嫩嫩的腿向上望去,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她两腿之间那一抹诱人的淡红。

    殷血歌的鼻骤然一热。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强行逼着自己转过了目光。

    “我佛慈悲,善哉,善哉。这妫芍药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按照辈分来说,她是我多少代的灰孙,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殷血歌已经知道,鸿蒙本陆的第一世家辈分奇高。末法重劫之后,鸿蒙本陆只过去了千百年时间,但是在仙界,已经是无数个量劫的漫长岁月。

    妫芍药虽然在岁数上比殷血歌大了许多,但是在辈分上,她不知道比殷血歌矮了多少辈呢。

    大厅内,一众妫家长老正义愤填膺的纷纷怒叱。

    “死去的族人,一定是殷血歌那个小野种做的手脚。莫名其妙的,十几个好人怎么就这么死了?”

    “他用的什么邪门手段?我就说了,这小勾结神孽,一定是他从神孽那里学会的邪门神通。”

    “我们的族人不能白白死了,我们一定要报复,一定要让那小野种知道,得罪我们妫家的下场。”

    “还有皇普笙那个混账东西,我们妫家和他们皇普家,多少也有几对姻亲,怎么大家都是仙界的大家族,他不帮我们,反而处处维护那小野种,真正是该死。”

    “没错,殷血歌不能放过,皇普笙也不能让他轻松快活。”

    “得想个办法,我们得让皇普笙知道,得罪我们妫家是他这辈做过的最大的错事。”

    一众妫家长老毫无营养的在这里放声怒吼,殷血歌摇了摇头,他暗自盘算了一下自己和这些妫家长老的实力差距,无奈的让帝喾舰裹着自己,快速的向着妫家所在园林的其他屋舍行去。

    一座陈设精美的小楼内,七八个修为不过天仙境界的妫家族人低声的讨论着殷血歌。他们和自家长老一样,无比愤怒的声讨着殷血歌的罪行。他们纷纷开口,指责殷血歌居然是如此的不识好歹——妫家想要弄死殷血歌,这是他的福分,他居然敢拒绝妫家的善意?

    在这些妫家的嫡系族人看来,妫家想要殷血歌死,这是为了妫家更好的发展,这是为了妫家有更加光明、美好的未来。在他们的认知,妫聖才是妫家唯一的希望,妫聖才是妫家最杰出、最优秀的弟。为了妫聖的利益,为了妫聖的前途。为了妫聖代表的妫家的未来,殷血歌付出一点代价算得了什么?

    虽然这点代价是殷血歌的性命。但是为了尊贵的、高贵的妫家能够繁荣昌盛,殷血歌不应该欢天喜地的去死么?殷血歌这个小野种居然连这种为了家族而牺牲的觉悟都没有,他真正是该死,真不愧是体内流淌着一半血妖血脉的该死的‘狗-杂-种’!

    这些妫家的族人气急败坏的纷纷指责殷血歌,各色罪名不断的向殷血歌的身上扣了下来。

    在他们的言辞,殷血歌俨然是个罪不可赦的罪人,就是因为他,妫家的未来才变得黯淡无光;正是因为他。这个世界才变得如此的乌烟瘴气;正是因为他,整个仙界的无数生灵的道德水准才变得江河日下;同样正是因为殷血歌不可欢天喜地的自己抹脖自杀,仙界的芸芸众生才是如此的多灾多难。

    殷血歌就在这些妫家族人脚下一丈深的地下,面沉如水的倾听着他们的讨论。

    而这些妫家的族人也是自己找死,本来殷血歌的目标只是那些妫家的高层,是那些实力强悍的起码金仙级以上的妫家族人,他并不想和这些妫家的地仙、天仙一般见识。

    但是这些妫家的年轻人纷纷咒骂殷血歌。他们骂得过瘾,口风一转话题就变得逐渐不堪了。

    “只不过,这野种身边的那个小妞,就是浑身冷冰冰的那小妞,到是有几分滋味。”

    “可不是么?那小妞脖颈修长,双腿紧并。腰肢笔挺,分明还是处。那小居然没用她?”

    “这才是最绝妙的。我们杀了那野种,这小妞不就是落到了我们手上?到时候哥几个一起宠爱她就是。”

    “嘿嘿,我这里有一门佛门密宗流出来的大合欢术,女的天赋根基越是雄厚。对男的好处就越大。而且一旦施展起来,其奇趣难以形容。我得好好的炮制那小娘皮才是。”

    “嘻嘻。兄弟手上果然有好东西,但是我这里的宝贝也不少啊。看看这一瓶‘春风玉露丸’,就算你是三贞五烈的节妇,只要吃下这么一粒,也会变成荡-妇-淫-娃,随我们心意肆意取乐。”

    一众妫家的族人神色猥琐,语言下流的讨论着如何对幽泉下手。

    本来已经准备离开的殷血歌脸色微微一沉,他沉默了一阵,然后一道仙识向着帝喾舰释放了出去。

    ‘噗嗤’一声,从帝喾舰的舰体内突然迸射出几柄青绿色的利剑,长有丈许的剑锋从这几个妫家的年轻人下身刺入,从他们的天灵刺出。青色的剑锋上隐隐有无数的脉络树纹,显然是某种奇异的神木凝聚而成的神兵仙器。

    剑锋上青绿色的太乙青木神雷微微一震,就听得几声低沉的闷响传来,这些妫家族人的仙魂被神雷轰碎,他们的仙体也同时崩解。

    殷血歌轻哼了一声,这些从帝喾舰的舰体内直接生长出来的剑锋冉冉收回,随后他的身体在帝喾舰的舰体内迅速向前飞掠,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另外一座楼舍的下方。

    这里聚集了十几个修为略高一点的妫家弟,妫家的长老们正聚集在一起声讨殷血歌,眼前的这些妫家弟没有人约束,他们干脆就凑在一起投掷色聚赌。一张长宽两丈的玉石方桌上,一个硕大的海碗内三颗骰哗啦啦的转动着,桌面上堆积了大量的金仙石和各色灵丹妙药。

    殷血歌看着这些聚赌的妫家弟,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这个妫家的大敌就在他们居住的园林千丈之外,刚刚妫家还莫名损失了十几个族人,这些妫家的年轻弟居然还有心情聚众赌博,这分明就是一群扶不上墙的纨绔。

    真不知道妫家依靠这些纨绔弟,是如何维持妫家的繁衍壮大的。

    冷哼一声,双手轻轻一怕,十几柄青绿色的剑锋无声无息的从地面上喷射而出,轻松洞穿了毫无防范的妫家族人们的身体。他们身上的防御仙器倒是主动激发,为他们的主人加持了强大的防御力量。但是面对帝喾舰的突袭,除非是大罗金仙才有三五分侥幸的可能,这些不过天仙境的妫家弟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雷光微微一闪。十几个妫家弟被轰得魂飞魄散,殷血歌手一挥。帝喾舰的地面一阵蠕动,那张摆满了各色财物的大方桌就掉了下来,被他随手塞进了乾坤镯。与此同时,这些妫家弟手上的储物仙器也纷纷飞起,不断的没入他的袖里。

    一处,一处,又一处。

    殷血歌一路畅通无阻的在园林各处出没,冷酷无情的将所过之处的所有妫家族人斩尽杀绝。

    这些妫家族人要么凑在一起咒骂殷血歌。要么在一起酗酒饮乐,盘算着如何报复不给妫家面的皇普笙。还有一些妫家族人搂着带上帝喾舰的美艳侍女,正在为了妫家的繁衍壮大而不断努力。但是也有口味特别的妫家少年,搂着年轻俊俏的童仆,做着那种风流雅事。

    总而言之,这些妫家的族人都在找自己的乐。没有一个人在用功修炼,没有一个人在正儿八经的钻研道书仙籍。所有人都在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

    他们没有任何的警惕,没有任何的防范,哪怕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刚刚有十几个族人被莫名的袭击斩杀,他们都没有提起任何的防范心理。

    殷血歌一路杀来,他只感觉妫家的这些族人已经腐烂到了根里。这样的家族。居然还能在仙界称之为豪门?这样的家族,居然还能在仙界掌握巨大的话语权?这样的家族,不是应该早就被丢进垃圾堆了么?

    如果妫家都是如此的糜烂,那么仙界的其他仙族?其他的仙家宗门呢?

    倒是路过妫墨鸾居住的小楼时,殷血歌很是为妫墨鸾的努力而感慨了一番。这个不惜用血腥手段谋杀了妫家在神煌战场的所有族人。用邪法掠夺他们所有人气运为己所用的女人,正在抓紧时间。双手握着一块大罗道石,静静的体悟其蕴藏的大道妙理。

    殷血歌路过的时候,妫墨鸾的头顶一片庆云升腾,几朵邪气隐隐的莲花上几片新的花瓣正蓄势待放,眼看着妫墨鸾的道行修为就会有一个极大的突破。

    深深的透过帝喾舰的舰体,向着妫墨鸾望了一眼,殷血歌犹豫了一阵,终究是没有对妫墨鸾下杀手。

    这个心性冷酷无情、邪气冲天的女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算得上是殷血歌的盟友。而且殷血歌在神煌战场和她联手合作过,狠狠的坑了一把妫家。在妫墨鸾作出有损殷血歌的事情来之前,殷血歌是不会莫名的攻击她的。

    绕着园林转了一圈,所有的妫家弟都被击杀,其包括了十几位有着大罗修为的妫家族人。

    园林内的所有侍女、童仆,都被殷血歌用禁制弄晕了过去,他们没能发出半点儿声音。虽然园林内已经是尸横遍野,但是这些昏迷不醒的侍女、童仆没能发出半点儿声音,那些正在聚会的妫家长老并没有发现外界的异常。

    殷血歌返回了妫家长老们聚会的大厅外,静静的潜伏在大厅外的台阶角落里。

    血海之上,血光四射照耀虚空的道轮回宝轮上,尊巨大的身影清晰可见。天道、人道、阿修罗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道之上分别有一尊镇道法王,手持各色法器,喷洒出浓密的血光烟雾,衬托得整个宝轮越发的神圣庄严。

    殷血歌的一缕仙识投在了地狱道的镇道法王身上。

    这是一尊身高千丈,头三十臂,通体漆黑犹如钢铁雕像的狰狞鬼王。他原本静静的矗立在那里,但是殷血歌的仙识刚刚和他接触,他的身形就骤然变得灵动万分,散发出了无穷无尽的生气。

    殷血歌外在的**轻轻的蠕动着,他的身形迅速的变幻着,很快就变得和那地狱鬼王一般无二。

    三头而三十臂,身高十二丈左右,每一条手臂上都握着大刀、重剑、铁锤、巨杵之类的兵器。

    这些兵器由血海灵宝大禁宝箓凝聚而成,殷血歌吞噬了无数的仙器,更是从三百妫家禽兽手上掠夺了数百件大罗道器,这些仙器、道器的精华被他吸收后,就凝炼出了这些镇道法王手上的各色法器。

    血海灵宝大禁宝箓玄妙无穷,凝聚出的兵器介乎于虚实之间,有无穷变化之力,蕴藏天地玄机,每一件血海灵宝,都是寻常仙人打破脑袋都无法得到的无上灵宝。

    大厅内的众多妫家长老乱杂杂的咆哮了一阵后,终于意兴阑珊的离开了大厅。

    不管他们如何的动怒,如何的火气冲天,这里是帝喾舰,直属仙庭监管,任何豪门仙族都无法插手的帝喾舰。这里可不是他们妫家的地盘,他们的怒火就算将天空烧个窟窿,也无法让帝喾舰的高层帮助他们对付殷血歌。

    他们面色阴沉的摆出了一副长老应有的嘴脸,迈着四方步从大厅内走出,准备返回各自的居所休息。

    等得天亮了,他们还得想办法,如何对付殷血歌,如何才能将他弄死在帝喾舰上。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活计,他们必须想出完全的办法来。

    一位妫家长老名叫妫云嵊的走在最前面,他漫不经心的和身边的另外一位长老低声嘀咕着,用最恶毒的言辞质疑着殷血歌身上的血脉问题。

    身处帝喾舰,四周又被坐镇帝喾舰的大罗金仙们动用**力,升起了那浓密的黑雾禁锢了起来,这些妫家的长老完全没有了应有的防范心理。他们漫不经心的行走着,就好像一群刚刚吃饱喝足,发泄了生理上的冲动之后,从青楼里缓步走出来的地主大老爷。

    殷血歌所化的地狱鬼王呼啸一声从一旁冲出,三十件血海灵宝带着森森鬼气呼啸落下。

    可怜妫云嵊还没来得急祭起自家的大罗道器,他的仙体就被连续的重击打得当场崩碎。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