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登门挑衅(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五十七章 登门挑衅(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没有任何的震荡,帝喾舰慢慢的浮上高空,冲入了玄黄潮汐。

    二十年的单程航程,从神煌战场返回仙界,帝喾舰需要在无边无际的玄黄潮汐航行二十年。这是一段漫长而枯燥的旅途,某些时候,就更是危机四伏的旅途。

    比如说现在,殷血歌居住的园林外,帝喾舰刚刚离开神煌战场,园林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就分别摆下了三个蒲团,十二个妫家的族人端端正正的盘坐在蒲团上,对这园林摆出了包围的架势。

    这是挑衅,这是蹬鼻上脸的挑衅。

    这园林明面上的拥有者是杨鼎,他是立下了巨大的功勋,返回仙庭述功后立刻能够得到提拔重用,不定就能成为央仙域堂堂一个大仙洲洲镇的仙庭重臣。他身边更是追随着数千名同样立功受奖,等待仙庭提拔重用的将领。

    这数千名为仙庭抛头颅洒热血,斩杀神灵无数,立下天大功勋的功臣重将居住在这园林,妫家居然摆出了这种包围监视的做派。简单点说,妫家没把杨鼎当回事;严重点说,妫家就连仙庭都没放在眼里。

    杨鼎是仙庭的功臣,不是罪囚,你妫家居然敢如此挑衅杨鼎,这无疑是在冒犯仙庭的尊严。

    “真够大胆的。我佛那个慈悲,啧,正门口的那个女仙身段不坏。”转轮尊者吧嗒着嘴,站在园林的大门口,直愣愣的盯着坐在正门外正间的那个妫家女仙。

    这是妫家的一位女长老。堂堂大罗境的强者,生得姿容秀美不提。一如转轮尊者所言,她的身段儿的确是非常的火辣火爆。寻常女仙的身段儿都是飘逸出尘的,犹如山间秀竹的那种体形。但是这位名之为妫芍药的女长老,她的身材却和专修大天魔舞的那种魔道女修相仿。

    前凸后翘,凹凸有致,妫芍药是那种男人一见到她就会立刻联想到鸳鸯被、彩云榻的人。

    “佛爷觉得,她和佛爷有缘。”转轮尊者一本正经的冲蹲在他头顶的血鹦鹉说道:“二十年,用来闭关修炼。时间太短;用来睡觉,时间太长。幸好有佳人可堪娱乐,实在是人生乐事。”

    血鹦鹉举起爪剔了剔脖上的毛,骂骂咧咧的往地上吐了一口猩红色的涎水。

    ‘嗤嗤’声,园林地上铺着的,用美玉制成,经仙法加固的地砖被腐蚀出了一个深达数丈的小坑。血鹦鹉骂咧道:“不要给鸟爷面。往死里收拾。和尚,你行不行啊?”

    转轮尊者沉吟片刻,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头:“在佛爷这里,不能说‘不行’。”

    迈着四平八稳的四方步,转轮尊者慢的走到了妫芍药面前,很是严肃的向妫芍药合十行礼:“女施主。贫僧转轮,乃佛门万世轮回有德高僧。女施主和贫僧有缘,贫僧莲台之前,正缺一捧瓶龙女。”

    妫芍药神色冷漠的看着转轮尊者,眉心一道金光冲出。狠狠的向着转轮尊者的头颈劈下。

    “我佛慈悲。”面对当面刺来的仙剑,转轮尊者长颂了一声佛号。他的皮肤突然变成了暗金色。‘当啷’巨响声,妫芍药喷出的仙剑狠狠的撞在转轮尊者的皮肤上,溅起了几点火星,被他强横的佛门金身震得反弹了起来。

    “抽这娘们。”血鹦鹉手舞足蹈的站在转轮尊者的头顶咆哮着。

    转轮尊者从善如流的一耳光抽了出去,妫芍药怒啸一声,她身上的羽衣突然喷出无量仙光,想要挡住转轮尊者的这一击。但是转轮尊者自从他禅功、魔功合流之后,他的道行神通就一日千里,如今他的实力比起当年被佛门古佛联手封印前,强大了何止十倍?

    妫芍药在妫家进驻帝喾舰的长老,实力不过是流之数,面对转轮尊者这积年的佛门败类,她哪里是转轮尊者的对手?护身仙衣放出的仙光被转轮尊者屋梁柱粗细的胳膊一击粉碎,转轮尊者足足有小蒲扇大小的手掌结结实实的抡在了妫芍药的脸上。

    可怜妫芍药那张比芍药花还要美艳几分的脸蛋,硬生生被转轮尊者一耳光抽得彻底变形。她的半边面孔粉碎,左侧头颅凹陷了下去,差点整个脑袋都被转轮尊者抽碎了。

    破烂的头颅上鲜血飞溅,妫芍药痛呼连连,火爆火辣的身躯在地上连连翻滚,带着一溜儿青烟在地上滑出了一条浅浅的沟渠,被转轮尊者这一耳光直接抽飞去了身后不远处的河流。

    ‘哗啦’一声,水光四溅,妫芍药摔进河里,清澈的河面上当即翻滚出了大片的血迹。

    “怎么回事?谁敢在帝喾舰上捣乱?”远处数十道仙光急速飞来,负责为这一片园林群的达官贵人们服务的仙官仙吏们火烧屁股般冲了过来,乱糟糟的大声叫唤着。

    “我佛慈悲,慈悲,慈悲。”转轮尊者若无其事的转身就走,就好像刚才出手打人的根本不是他一样。血鹦鹉摇头晃脑的蹲在他脑袋上,同样怪声怪气的唱着佛号,只是他的嗓音尖细难听,好端端的佛门佛号,硬是被他吼叫得好似地狱里的恶鬼在哭喊一般。

    “妖僧!你,你,你斗胆!”

    坐在妫芍药身边的两个妫家族人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却不敢向转轮尊者出手。

    妫芍药是堂堂八品大罗,那可是大罗金仙的高阶存在。而这两个妫家族人呢,他们只是金仙巅峰的修为。妫芍药都被转轮尊者一耳光打得生死不知,可见转轮尊者绝对是品大罗甚至是大罗巅峰级的存在。

    这些妫家的族人虽然骄横跋扈,但是他们都不蠢。蠢人也修炼不到金仙巅峰的境界。他们知道转轮尊者如果对他们出手的话,一口气就能将他们吹得魂飞魄散。所以他们虽然跳了起来。却只敢指着转轮尊者呼喝几句,就没人敢真的对转轮尊者出手。

    一众帝喾舰的仙官仙吏急匆匆的按下了遁光,快步走到了转轮尊者身边。

    一名穿着绯红色官袍,显然官职不低的金仙面色阴沉的向转轮尊者行了一礼,冷声喝道:“敢问大师,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帝喾舰的戒律,想必大师是清楚的,大师胆敢在帝喾舰伤人。还请大师随我们走一趟。”

    转轮尊者宝相庄严的看着这金仙,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缕委屈的阴郁之色慢慢的在他脸上浮现了出来:“这位大人,贫僧乃出家人,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事情,实实在在是和贫僧无关。”

    不等妫家的人开口。转轮尊者就义愤填膺的喷出了一大篇话来。

    “诸位大人,贫僧实实在在是不知道那位女施主意欲何为。”

    “贫僧乃出家人,轮回万世,好容易才有了今日的修为。贫僧持守佛门清规,万世轮回都是纯阳童男之躯,一点元阳未漏。乃真正的佛门不漏纯阳法体。”

    “这位女施主带人找上门来,非要说贫僧和她有宿世情缘,死活要拉着贫僧去和她做那没羞没耻的勾当!贫僧乃出家人,佛门的清规戒律是丝毫不敢违反的,怎能跟着她走?”

    “这位女施主眼看贫僧不肯就范。就出手想要强掳贫僧。不得已,贫僧轻轻的还了一下手。没想到这位女施主居然‘自伤’吐血,很是浮夸的飞出如此远,贫僧也很纳闷,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得不说,转轮尊者这个佛门败类,弃佛入魔的老魔头,他的皮囊端的生得不坏。他身材高大,一脸正气,宝相庄严更带着无上的佛门威严和慈悲。乍一看去,他真的是佛门的高僧大德,他的每一句话,都给人一种你不得不、必须相信他的强烈触动。

    一众仙官仙吏看着双眸澄净清澈的转轮尊者,当即就相信了转轮尊者的话。

    他们转过身,刚刚出言质询转轮尊者的金仙看着两个气得脸色发青的妫家族人冷声喝道:“这位大师所言,可是真的?”

    “放……放他的贼秃狗屁!”妫芍药狼狈的从河水窜了出来,她已经在河水服下了灵丹妙药,将坍塌的头颅修复如初,看上去外表没有了任何的伤势。毕竟是女仙,对于美丽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妫芍药怎可能让自己那种狼狈狼藉的模样被外人见到?

    她在水下忙着服药疗伤的时候,就听到了转轮尊者的胡说八道,气急败坏的妫芍药冲出水面后就立刻破口大骂——这贼秃也太无耻了,居然说她强拉着他要去做那种没羞没耻的事情?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她妫芍药还能做人么?还能见人么?

    要知道她虽然年纪一大把了,但是她依旧是黄花大闺女,还没嫁人的哩!

    “哪,哪,诸位大人都听到了,这位女施主满口污言秽语,恶语伤人,真正是,真正是……”转轮尊者很委屈,很惶恐,很无辜的拉着那仙官的袖,指着妫芍药大吼起来:“贫僧,贫僧,我佛慈悲,贫僧乃出家人,自然不会和她一般计较。”

    转过身,转轮尊者很消沉的低着头,一路摇头叹气的走回了园林。

    “出家之人,不和你等凶婆一般见识。善哉善哉,贫僧也动了嗔怒之心,一定会口诵一万遍消灾解厄的经,以赎今日口舌之罪。”

    说着说着,转轮尊者就这么慢的走进了园林,然后一个闪身消失得无影无踪。

    妫芍药气得眼珠发绿,她真的犹如凶婆一样窜了过来,指着在场的仙官仙吏就是一通破口大骂:“你们都是瞎么?没看到姑奶奶我被他打成了什么样?你们居然敢故意纵放这凶僧?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你们这群废物,白痴,蠢货,没用的下贱东西。没看到姑奶奶我被他们打伤了么?”

    一众仙官仙吏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沉,他们上下打量着妫芍药。同时摇了摇头。

    为了保持形象,妫芍药在河水就把自己浑身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无比利索。现在她看上去就是一个天香国色的大美女,何曾有半点的狼狈?更不想是受过伤的模样啊。

    而这一片园林,居住的都是有权有势的达官贵人,这些仙官仙吏也不敢冒大不韪的,时刻用仙识监视这里的动静。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是妫芍药挨揍了。

    但是转轮尊者是如此的温和有礼,对他们这些仙官仙吏客客气气的。

    但是妫芍药呢?就好像疯狗一样的她,居然见了他们就是一通破口大骂。

    这些仙官仙吏的心里一把火烧了起来。就算你们是妫家的族人那又怎么样?在仙界你们妫家也不能一手遮天,底蕴、势力可以和你们妫家对抗的仙族多了去了,你们是妫家的人又怎么的?

    在仙界其他地方,或许你妫家人还能嚣张跋扈一番,但是这里是帝喾舰!

    除开仙庭的位仙帝,谁也别想插手帝喾舰的任何事务。在帝喾舰内服役的仙官仙吏,他们只听从位仙帝的谕令——而且必须是位仙帝联名颁发的谕令。才能调动他们,单独两三个仙帝,都无权对帝喾舰内的事务做任何的更改调动。

    这就是帝喾舰的底气,在帝喾舰上执勤的仙官仙吏,根本不需要忌惮妫家。

    冷笑一声,这身穿绯色官袍的仙官双眼一瞪。突然厉声呵斥起来:“放肆!我们怎么办事,轮得到你教训么?你们围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你们莫非想要对杨鼎大统领不利?想要刺杀仙庭功臣?”

    一顶大帽轻轻松松的扣了下来,狠狠的扣在了妫芍药的头上。

    妫芍药的脸色微微一变,这时候,围在其他三个方向的三位妫家长老也纷纷带人赶了过来。他们一到场。就冲着在场的仙官们是一通放肆训斥喝骂,简直就把他们当做孙一样的教训。

    这些仙官仙吏气得浑身直哆嗦。他们一言不发的,当即同时捏碎了袖里镶嵌着的一枚玉符。

    起码三百道强横无匹的大罗金仙级的仙识向着这边笼罩了过来,这些仙识隐隐带着肃杀的寒意,其数十道仙识更是蛮横的汇聚在一起,径直撞向了妫芍药等四位妫家长老的仙魂。

    帝喾舰是仙庭最重要的战略武器,承担着向神煌战场运送援兵和物资的重要任务。所以仙庭在帝喾舰上安排了数千位大罗金仙坐镇,为的就是帝喾舰的绝对安全。

    这些大罗金仙**于仙界各大仙族、仙门之外,他们仅仅对仙庭负责,仅仅服从位仙帝的谕令。甚至他们的身份对外都是保密的,谁也不知道坐镇帝喾舰的这些大罗金仙出身何方、姓甚名谁。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大罗哪里需要给妫家的人面?

    就算他们打了妫芍药、骂了妫家的长老,妫家人也没办法找这些大罗金仙报复啊!

    数十位大罗金仙,而且都是高阶大罗金仙的仙识汇聚在一起,以一种奇妙的联手攻击的法门,狠狠的碾压了下来。妫芍药等四位妫家长老身体一震,就好像有一座巨大的火山突然在他们体内爆发一样,四位妫家长老的七窍同时喷出大量鲜血,就连他们身上的毛孔内也喷出了细细的血箭。

    眨眼间四位妫家长老就变得好似血人儿一般,他们的仙魂受到重创,自身道行硬生生被打掉了两品。

    妫芍药等四位长老真个要疯狂了,到了大罗境界,想要提升一品修为,动辄就是数亿年苦功还不得成。尤其是到了品以上的大罗境界,想要提升一品修为,那更是要耗费无比漫长的岁月才行。

    但是他们居然在这里,被硬生生的打掉了两品修为!

    原本八品大罗的妫芍药,居然被打落到了品修为,她的仙魂受到重创,对于某种天道法则的全部领悟居然烟消云散,彻底没有了踪影!

    无数年苦功化为流水,妫芍药的面孔扭曲,原本美艳的面孔当即变得犹如恶鬼一样狰狞。

    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悄然响彻虚空:“帝喾舰上,严禁生事,违令者杀。削去二品修为,以为薄惩,再敢冒犯,妫家人就杀不得么?”

    虚空传来了几声不屑的冷笑,那数百道大罗金仙级的仙识慢的收了回去。

    帝喾舰的日常运转等等,都是由帝喾舰上无数的仙官仙吏负责,这些坐镇帝喾舰的大罗金仙们,往往处于闭死关的状态。除非帝喾舰受到攻击,或者像刚才这样,这些仙官仙吏捏碎了玉符召唤增援,否则这些坐镇帝喾舰的大罗们,才不会有那个闲心随时的盯着帝喾舰内的一举一动。

    “你们,你们……”妫芍药哆哆嗦嗦的看着那些面带冷笑的仙官仙吏们。

    分明是她被转轮尊者打成重伤,最后被惩罚的,为什么是她们?

    身穿绯色官袍的仙官狠狠的指了指自己的鼻,他冷声喝道:“认清本官的面孔,本官等着你们报复。本官皇普笙,皇普家的人,你们妫家不服气,来报复我啊?”

    “不知所谓,不明所以,真以为这帝喾舰是你们自家的地盘了?”出身仙界豪门皇普家,底气十足的皇普笙冷哼一声,狠狠的踹飞了妫芍药等人放在地上的三个蒲团。

    “本官警告你们,不许再生是非,否则的话,哼哼。”

    丢下了几声威胁的冷笑声,皇普笙大袖一甩,带着这些仙官仙吏扬长而去。

    妫芍药等人气得吐血,他们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恨不得一剑将皇普笙等人全部干掉。

    但是想到刚才那数百道仙识碾压过来的恐怖威势,他们真的不敢啊!

    而且皇普家的族人,也的确不是他们妫家能够随随便便对付的,毕竟皇普家在仙界,同样不是普通的豪门。

    气急败坏的妫芍药,只能把全部怒火放在了殷血歌头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