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有缘同舟(书号:13584

第三百五十六章 有缘同舟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吃喝玩乐一整天啊!!!

    太那个啥了!

    胖,大家都要变成大胖么?

    ***

    斩神山巅,昏暗的光线下,帝喾舰静静的停靠在那里。

    厚重,古朴,偶尔有一丝晦涩的光芒从极深的舰体内荡漾出来,就好像一头洪荒巨兽懒洋洋的藏起了爪牙,趴在那里打着盹儿,静静的等待着嗜血疯狂的那一日。

    殷血歌昂着头,顺着一条舷梯缓步走进帝喾舰的时候,他的心脏突然轻轻的跳动了一下。

    帝喾舰的舰体表面顿时有一层淡淡的流光闪过,恰好和他的心跳节奏融为一拍。殷血歌向帝喾舰望了一眼,帝喾舰表面的流光微微一凝,在殷血歌的附近凝成了一圈淡淡的光晕,就好像他也向着殷血歌望了一眼。

    殷血歌笑了,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道狂风从帝喾舰的船头方向吹了过来,呼啸声,帝喾舰的表面荡起了一层淡淡的云烟。五彩云烟在帝喾舰的上空载波载浮,就好像在向殷血歌点头致意。

    这是一条活着的巨舰,他有自己的血肉,有自己的精神,有自己的灵魂。

    太古之时,他曾经作为无数神灵至尊的座舰,横行鸿蒙世界,威临万族。

    神族衰亡,他曾经作为一代一代人皇的座驾,巡弋仙界人间,镇守天下。

    太古之后,他是仙庭无数位仙帝出行的依仗,默默航行周天。任劳任怨。

    他是活的,他有自己的意志,他有自己的灵魂,他记得他无数代的主人,他记得他们的气息,他们的模样,他们的所作所为。但是在那些主人手上,只有极少数得到他认可的存在,才能感受到他真正的意志,感受到他真正的生命迹象。

    无论是神皇。无论是人皇。无论是仙帝,帝喾舰不想搭理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无法真正认清帝喾舰。

    但是今天,当殷血歌刚刚踏上通往帝喾舰内部的舷梯。帝喾舰就从漫长的沉睡缓缓苏醒。他感受到了殷血歌的气息。感受到了殷血歌体内隐藏着的属于天道人皇印的气息。随后他很快的接受了殷血歌,认可了他的身份。

    所以他用他独特的方式向殷血歌打了一声招呼。

    “这是一条好船。”殷血歌站在通往帝喾舰内的舱门口,用力的拍了拍帝喾舰厚重、坚固的船体。帝喾舰浑然一体。通体都是用某种看似木质,但是比玉石还要明净莹润,比金刚石还要坚硬坚固,比水银还要柔韧绵长的材质制成。

    他通体浑圆完满,没有丝毫的缝隙,好似他诞生的时候就是这个模样。

    帝喾舰,是从鸿蒙世界树的树干上自然生成的先天灵物。殷血歌心突然有了这种明悟,数十年来,他吸收了那一块鸿蒙世界树的胚芽残片,他对帝喾舰最深处的气息极其的熟悉。

    这条巨大的舰船和其他的先天灵宝不同,帝喾舰直接在鸿蒙世界树的主干上孕育而生。可比鸿蒙世界树的树干上长了一个巨大的果实,这颗果成熟后,帝喾舰就撕开果皮游了出来。

    “真的是一条好船。”殷血歌再次赞叹着:“他现在归谁所有?”

    杨鼎,以及奉命迎接杨鼎等人登船的仙庭仙官半晌作声不得。帝喾舰当然是一条好船,而且是鸿蒙世界最好的一条宝船,如果不是这样,各族至尊级的人物,为何会让他充当座舰。

    但是他现在归谁所有?这个问题真的是没人能够回答。

    现在帝喾舰归仙庭掌控,仙庭用他向神煌战场输送补充兵力和战争物资,一旦仙庭有事,他就是位仙帝的座舰,负责运送仙帝直辖的禁卫军征战四方。但是帝喾舰现在到底归谁所有,这还真没有详细的归属权。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杨鼎给出了最恰当的解释:“现在帝喾舰,是仙庭的公产。除非位仙帝联名下诏,否则谁也无法私自动用他。”

    一旁的一个有着两撇燕尾须的仙官笑了:“杨鼎大人说得极是。就说现在帝喾舰往返于仙界和神煌战场之间,需要数千大罗金仙联手才能催动。这可是上古至宝,先天灵物,在仙庭的先天灵宝排在前三之列,还真没有谁敢说帝喾舰归他所有的。”

    杨鼎和那仙官都笑了起来,只有殷血歌深深的看了帝喾舰一眼,大步走进了船舱。

    一步一步的行走在光洁如玉的船舱内,殷血歌感受着帝喾舰体内古老、厚重的气息,不由得笑了。你寂寞了很多年吧?你无聊了很多年吧?以后跟着我,像你这么精彩的灵物,是不应该像牛马一样,单调无聊的往返于仙界和神煌战场之间的。

    帝喾舰的船舱内突然有一道清风缓缓流过,一抹新鲜的草木瓜果香味传来,让人精神不由得一振。帝喾舰在用这种很隐晦的方式赞同殷血歌的提议,他非常愿意跟随殷血歌。

    一行人顺着船舱快步前行,对于这一道突如其来的清风的淡淡香味,负责引路的这些常年坐镇在帝喾舰内的仙庭仙官并不觉得奇怪。帝喾舰乃上古灵宝,在这巨舰经常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发生,不过是一阵清风、一股清香,这算什么呢?

    曾经有某位来神煌战场镀金的帝,喝醉酒后在帝喾舰内肆意捣乱,甚至放火想要焚烧帝喾舰的船舱。结果帝喾舰的船体内突然喷射出无数青木神雷,打得那帝焦头烂额,将他硬生生从品大罗金仙打落成品地仙。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能发生,帝喾舰内还有什么是不能发生的?

    上古先天灵宝,他愿意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吧。仙庭负责在帝喾舰内轮值的这些仙官仙吏,无数年来他们见识了无数帝喾舰的灵异神奇,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后方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同时一股隐隐的杀意迫了过来。殷血歌等人回头望了过去,就看到大群妫家族人在十几位妫家长老的带领下,正向着自己一行人追了过来。

    隔着还有数十丈的距离,混在妫家族人群的妫墨鸾就俏生生的向杨鼎打了个招呼:“杨鼎,真凑巧,本家突然有急事,这些长老带着这些兄弟姐妹。忙着返回仙界呢。嘻嘻。我们居然正好住在相邻的舱房内,真是太凑巧了。”

    殷血歌深深的看了妫墨鸾一眼,他没吭声。

    幽泉则是向妫墨鸾淡然笑道:“墨鸾姐姐,你居然也是一起回去么?”

    妫墨鸾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幽幽的叹息了一声:“不回去怎么办呢?这次本家在神煌战场损兵折将。墨鸾我要回本家接受质询呢。”

    望了一眼身边的诸位妫家长老和族人。妫墨鸾笑道:“只不过,这些长老和兄弟姐妹,他们是临时有急事被本家召回。正好和我住在同一片舱房内呢。”

    殷血歌目光森森的望着那些妫家的长老和族人,缓缓点了点头:“那,真是有缘了。有诸位妫家的道友在,这一路上怕是不会寂寞了。”

    诸多妫家的长老、族人面色冷肃的看着殷血歌,同时冷笑了一声。他们也不和殷血歌搭话,径直越过殷血歌他们,快步顺着船舱向前行去。

    血鹦鹉蹲在转轮尊者的秃顶上,努力的伸长了脖:“这群鸟人,不会好意啊。啧,在船上,能杀人么?”

    血鹦鹉的话当即让在场的仙庭仙官们紧张了起来,地位最高的一位仙官厉声喝道:“还请诸位仙友注意,帝喾舰上,严禁一切争斗争执。胆敢有人在帝喾舰上动手,一旦被捕,一律处以极刑。”

    “也就是说,只要不被你们抓到,我们可以杀人的吧?”血鹦鹉歪着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仙官。

    一众仙庭的仙官顿时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仙庭严令,谁敢在帝喾舰上惹是生非一律处死。但是血鹦鹉说得也没错,如果哪位仙人真的有大神通**力,就连镇守帝喾舰的数千大罗金仙都无法发现他的行踪,那么他就算在帝喾舰上杀人了,你能耐他何?

    自觉尊严受到挑战的仙官们愤怒的看向了血鹦鹉,但是不等他们厉声呵斥,殷血歌已经出手一把抓住了血鹦鹉的脖,胡乱将他塞进了袖里。

    懒洋洋的看着这些警惕心大作的仙官仙吏,殷血歌慢的说道:“诸位大人放宽心,我家这扁毛畜生,就是喜欢开玩笑。其实他自幼受佛法熏陶,最是慈悲不过,所谓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他是天生大慈悲的佛,不会杀人放火的。”

    用力的拍了拍正在疯狂挣扎蠕动的袖管,殷血歌摆出了佛门大德宝相庄严的模样,很是严肃的说道:“我佛慈悲,他就是喜欢开开玩笑而已,其实他怎么敢杀人呢?”

    转轮尊者微笑着向一众面色难看的仙官合十行礼,他恭声道:“我佛慈悲,殷道友所言极是。诸位大人不要看此鸟生得怪异,毛色似乎血腥狰狞,实则他有传说迦楞鸟的血统,乃我佛门最最吉祥的护法神禽。”

    ‘呵呵’笑了几声,转轮尊者柔声道:“出家人不打诳语,和尚的话最最实在不过,这鸟实在是人畜无害,诸位大人不要担心就是。”

    ‘呵呵’笑声,殷血歌和转轮尊者同时放出了佛门特有的,代表了大慈大悲大宏愿的‘普渡佛光’。熠熠佛光照耀得殷血歌和转轮尊者周身金光灿烂、宝相庄严,船舱里更是涌出了无数朵金莲,那等辉煌盛景,逼得你不得不相信他们两个的话。

    一众仙庭的仙官脸色越发的愁苦难看。

    他们知道,这次他们碰到难缠的狠角色了。这一趟回程,还不一定要出什么幺蛾。

    他们相互望了一眼,然后摇摇头,继续带领殷血歌他们向前行去。一边走,这些仙官一边施展仙庭的特殊秘法。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向坐镇帝喾舰的地位最高的几尊大罗金仙传了过去。

    殷血歌他们也就罢了,妫家的那些人,可是绝对不能在帝喾舰上出任何事情的。

    妫家乃仙界真正的古老门阀,妫家的族人更是个个尊贵非凡,在仙界各处都备受尊荣。眼看着殷血歌和转轮尊者他们说话的神态和语气都不对劲,如果妫家的这些人真的在帝喾舰上死伤一批,妫家的雷霆之怒,可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仙官仙吏能承受的。

    甚至是坐镇帝喾舰的那些大罗金仙,也没有几个能够承受妫家的怒火啊。

    一路前行,殷血歌眯着眼。默默的和帝喾舰进行着精神交流。帝喾舰的意志正在苏醒。但是他的灵魂过于庞大,他沉睡的程度过于深究,帝喾舰现在只是苏醒了一丝微不足道的本源意识。距离他庞大无匹的灵魂力量彻底的脱离沉睡,起码还要等待十几年。

    所以殷血歌只能感受帝喾舰的欢喜和雀跃。却无法清晰的和他交流什么。

    但是十几年的时间而已。这一趟返程就要耗费二十年时间。殷血歌有足够的时间等待帝喾舰真正意志的降临。

    帝喾舰的舰体本来就庞大无匹,舰体内的空间更是使用了芥须弥的大神通,所以帝喾舰内的空间广大无边。杨鼎的身份摆在这里。他是作为立下了巨大功勋,回仙庭述功晋升的将领搭乘帝喾舰,所以帝喾舰的高层为杨鼎安排的居所极其的辉煌华丽。

    巨大的船舱空间内,这是一座方圆千里左右的恢弘园林。

    小桥人家,青山秀水,恢弘的园林矗立着数百座大大小小的宫殿楼阁,这整个园区,就是殷血歌他们未来二十年漫漫旅途的居所。

    这座园林的四周有着各色各样的禁制将他和其他的舱房分开,足以保证园林内的旅客绝对的**。

    但是一如刚才妫墨鸾所说的,就在这座园林的隔壁,隔着一条宽有千丈的河流,就是妫家众人落脚的庄园。对于仙人而言,千丈距离只是一步,两座园林的人站在不过两人高的花墙上,就能清楚的看到对面的一举一动。

    如果任何一方有任何的歹意,举手就是一道雷法轰出,如果是大罗金仙出手的话,就算园林附近有各种的禁制,这些多数不过是用来隔绝视线、屏蔽仙识窥视的禁制又有什么防御力?大罗金仙随手一击,这方圆千里的园林绝对会被碾成粉碎。

    被那些紧张兮兮的仙官仙吏送进园林后,殷血歌就信步来到了后院,站在花墙上眺望对岸的园林。

    几个妫家长老毫不掩饰的关闭了所有的禁制,堂而皇之的站在对面的河岸上,向着这边指指点点的比划着。他们甚至连对话声都没有做任何的掩饰,殷血歌能清楚的听到他们的每一句话。

    “那个小畜生,不能让他回仙界。”

    “聖儿已经准备向第一至尊递送这小畜生战死的战报,怎能让他回去?”

    “要么在帝喾舰上干掉这小畜生,要么在快要到仙界的时候……”

    “本家已经做好了准备,帝喾舰距离仙界还有半年路程的镇神仙关,已经安排妥当。”

    殷血歌将血鹦鹉从袖里掏了出来,将他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血鹦鹉眯着小眼睛,瞪着对岸的那几个妫家长老,突然冷笑起来:“我佛慈悲,啊,呸呸呸,鸟爷都跟你们学坏了,说什么我佛慈悲啊?”

    “好吧,在帝喾舰上不杀人,这是你们说的。”

    “但是鸟爷可以吃人嘛。这几个老家伙老归老点,但是看上去挺有嚼头。”

    血鹦鹉笑得很是诡异邪恶,殷血歌则是淡然一笑,轻轻的拍了拍身边幽泉的脑袋。

    他不再注意那几个妫家的长老,而是顺着三尺宽、两人高、到处都是镂空花纹的花墙,慢的向前走去。帝喾舰内部空间极其巨大,但是像这样的奢华园林也不过三百处,只有那些往来于神煌战场的真正的贵人才有资格下榻这里。

    除开这三百处园林,帝喾舰内其他的空间,都是殷血歌来时所住的那种细小的、蜂窝巢一样的房间。

    来这里的时候,殷血歌被流放的重犯,他连累着冢鬼道祖都只能陪他住在那种不堪的小囚室内。

    回去的时候,他是立下了巨大军功,洗刷了所有罪名的功臣,他可以住在这方圆千里的奢华园林,一应吃喝用度都是极尽奢靡。

    殷血歌也是有点无聊,他很好奇除了妫家这一行人,他附近的其他邻居还有一些什么人。

    顺着花墙向前走了数百里,前方正好是一条三岔河口。河口的三个方向,分别就是殷血歌落脚的园,妫家一行人居住的庄园,以及另外一座规模相当的园林。

    当他向那边那座园林眺望的时候,正好看到大队的侍女童仆簇拥着一座华贵的车辇来到了那座园林门前,两个身穿淡紫色鹤氅,生得俊朗非凡的青年,正倨傲的昂着头,慢的从车辇内走了下来。

    隔了数十年,虽然这两个青年体型已经长开了不少,但是殷血歌依旧一眼认出了他们。

    命运双,他们居然如此堂而皇之的带着数万侍女童仆,在大群仙官仙吏恭谨的迎接下,住进了返回仙界的帝喾舰最奢华的园林。

    “真是,太他-妈-的有缘了!”

    看着那一对儿傲气冲天的兄弟两,血鹦鹉都不由得干吞了一口吐沫。

    这些神孽,是怎么做到的?(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