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潇洒离去(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五十五章 潇洒离去(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今天去和一伙书友聚会!

    吃喝玩乐**一天,嗷嗷!

    ***

    无数仙识在高空相互交流,观赏着妫家和殷血歌的冲突。

    杨鼎是妫家的人,这是仙界所有够分量的人都知晓的事实。

    但是殷血歌,却是妫家内定的未来掌门人妫聖发声要收拾的对象,而偏偏就是这个殷血歌,是杨鼎在卸职之前,堂而皇之的用正式的考功公,为殷血歌洗刷了身上的一切罪名。

    你杨鼎,什么时候投靠了殷血歌?

    你杨鼎,有什么底气敢背叛妫聖?

    更夸张的就是,斩神城一战后数十年时间,你杨鼎有无数的机会,有大把的时间将殷血歌的功劳汇报上去,春风化雨般不动声色、不惊动任何人的将他的罪名洗刷干净,让他顺利的登上帝喾舰返回仙界。

    你偏偏在妫家的大批族人赶到神煌战场,在帝喾舰就要离开神煌战场的最后一刻,将这件事情掀了出来。

    这摆明了是杨鼎要和妫家打擂台。

    明眼人一眼都看出来,杨鼎投靠了殷血歌,而且他有着足够的底气对抗妫家。所以他才故意的在这种时刻,作出这种事情。甚至可以这么说,殷血歌和杨鼎是故意引诱妫家的长老们上门找麻烦。

    殷血歌宝相庄严的笑着,他的眼角眉梢带着一丝锐利的煞气,很是不屑的看着两位妫家长老妫元和妫玄。两位妫家长老面无表情的看着殷血歌,眸里同样隐藏着深沉的肃杀之意。

    “杨鼎。你知道的行为代表了什么?”妫元没有看杨鼎,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我只是奉公守法。按章办事。”杨鼎很是淡然的笑着:“殷血歌立功了,我就为他请功,就是这么简单。神煌战场的规矩就是这样,你有功劳,就是你的功劳。”

    “殷血歌,你不能离开神煌战场。”妫玄抬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天空,灰蒙蒙的天空光线黯淡,神煌战场的天空一直是这么个模样。但是在这灰蒙蒙的天空。数以百万计的仙识交织错杂,真正是烦人心意。

    “为什么呢?”殷血歌轻松的甩了甩袖:“难不成,你们妫家还能压过仙庭的天规戒律不成?”

    妫元、妫玄同时深吸了一口气,殷血歌的这话,他们没办法回答。就算他们胆再大,就算他们再没有把仙庭的清规戒律当做一回事请,但是当着这么多仙庭高官显贵。当着这么多豪门仙族长老耆宿的面,他们也不敢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来。

    惹众怒的事情,起码现在的妫家是不敢做的。

    但是幸好他们不需要对付神煌战场这么多的高层,他们要对付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殷血歌。

    妫元挥了挥手,淡然道:“我怀疑殷血歌勾结神孽,谎报战果。伪造军功。罪大恶极,当终身流放神煌战场,不许踏入仙界半步。将他生擒活捉,禁锢仙魂,送去神煌战场前线充当奴兵作战。”

    十几名妫家弟一言不发的向殷血歌逼了过来。他们没有祭出仙剑飞刀,而是同时向殷血歌丢出了一张一张仙气升腾的透明丝网。这是妫家用蛟龙筋制造的‘困仙网’。就算是一品二品的大罗金仙被这丝网捆住,都根本挣脱不得。

    十几张困仙网同时丢出去,就算是五品、品的大罗金仙,也要被禁锢在网任凭妫家人处置。

    妫家人得到的情报,依旧是数十年前关于殷血歌的那些信息——区区一个地仙而已,虽然有冢鬼道祖照顾,为他以醍醐灌顶的大神通灌输了庞大的仙力,让他拥有了比地仙雄厚百倍的底蕴,但是地仙就是地仙。

    在神煌战场这种鬼地方挣扎数十年,缺少修炼资源的殷血歌,他能否突破天仙境界都是一个问题。所以动用十几张困仙网对付他,这简直就是用牛刀去砍蚂蚁,已经不算是蹂躏,完全就是一种羞辱。

    他们要当着斩神城无数仙人的面,将殷血歌和他身边的人生擒活捉,肆意的羞辱折磨他,然后将他的仙魂禁锢起来,贬为奴兵后送入前线战场和神孽拼命。

    妫元说得好,殷血歌这辈就别想离开神煌战场。要么他一辈就留在这里拼命,要么就在这里被无穷无尽的神孽砍成碎片魂飞魄散,总而言之他就别想踏回仙界半步。

    殷血歌没动,他看着十几张流光溢彩的大网向着自己罩了下来,他只是很轻蔑的笑了笑。

    转轮尊者横跨一步,挡在了殷血歌面前。宝相庄严一脸慈悲的转轮尊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竖起右掌轻轻的向前劈了出去:“我佛慈悲,诸位道友何必咄咄逼人呢?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十几个妫家弟冷笑连连,根本不屑于开口和转轮尊者说话。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就凭殷血歌和你这个莫名的和尚?

    妫家何等身份,何等威望和地位,五大主城的高层都只能躲在一旁看热闹,任凭妫家人为所欲为。就你这个不知名的大和尚,你有资格向妫家人说这种话?

    但是下一瞬间,妫家弟们同时露出了惊骇之色,这些出手想要生擒活捉殷血歌的妫家弟同时声嘶力竭的哀嚎起来——转轮尊者轻轻的一掌劈出,十几张困仙网寸寸崩裂,这些足够禁锢大罗金仙的罗网,在转轮尊者的手下就好像面条一样脆弱。

    更让人惊恐的是,这些妫家的弟居然被转轮尊者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掌拦腰截断。十几个弟断成了三十几截,正好是从腰际线被劈成两段,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他们身上的防御仙器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金色的仙血喷薄而出,迅速在地上积成了一大滩血泊。

    这些妫家弟都是金仙巅峰的修为。他们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虽然被砍成了两截,但是依旧不足以致命。他们看着自己不断抽搐蠕动的下半身,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他们腾空而起,双手抓起了自己的下半身,想要将自己的两截身体拼凑起来。

    以妫家弟的修为,以他们手上的无数灵丹妙药,只要他们将身体凑在一起。这伤势也就是休养三五年就能恢复如初。

    但是让人绝望的是,一层暗金色的佛炎在他们的伤口上静静的灼烧着。他们的身体正一丝一丝的被佛炎炼化,丝丝清香从燃烧的血肉内飘散出来,无数小米粒大小的金色舍利正不断从他们燃烧的身体内缓缓渗出。

    “我佛慈悲,诸位道友身有佛性。”

    转轮尊者双手合十,长颂了一声佛号:“没想到,诸位乃道门弟。居然体内能烧出舍利来?敢问诸位道友是我佛门哪一位高僧转世投胎?难不成是佛道兼修的大能么?”

    殷血歌在一旁冷笑连连,血鹦鹉则是已经笑得浑身毛都在一抽一抽的。

    转轮尊者这就是纯粹的风凉话了,他从鸿蒙树胚芽残片得到了无法估量的好处,原本泾渭分明的禅功魔功已经开始完美的融为一体。这暗金色的佛炎,就是他刚刚参悟出的一门歹毒的法门。

    不要说是修为精纯高深的金仙之躯,被他这暗金色的佛炎一烧。就算是一头野猪,也能被他诡异莫测的佛炎烧出舍利来。无非是金仙的**蕴藏的天地灵气庞大精纯,一斤金仙血肉能烧出二两舍利,而野猪肉的天地灵气稀薄、驳杂,一万斤野猪肉只能烧出三钱舍利而已。

    对转轮尊者而言。这暗金色的佛炎正好体现了佛门‘众生平等’的思想,无论是高僧大德、有道金仙还是野猪野狗。众生都是一般无二的生灵,都有佛性,所以都能烧出舍利。

    虚空数百万条仙识同时哆嗦了一下,转轮尊者的话说得刻薄,但是这些敢于将自己仙识投放过来的,哪一个不是道法精深、修为强悍的存在?他们的眼光目力都放在这里,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妫家弟的体内能够烧出舍利,这分明是转轮尊者搞的鬼。

    但是从没听说佛门有这么一门莫名的佛法神通,居然能从仙人体内烧出舍利!

    妫元、妫玄神智一阵混乱,他们看着不断从自家弟体内喷出的细小犹如米粒的舍利,眼神都有点不对了。开什么玩笑?妫家修炼的是正统的上古传承的最原始、最本源的修炼法门,和佛门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妫家的弟体内能烧出舍利?

    但是很快妫元、妫玄就回过神来,这不是自家弟被烧出舍利的问题。

    更要命的是,他们的身体被这暗金色的佛炎灼烧,无论他们服用了什么仙丹灵药,在伤口涂抹什么样的灵膏,或者用什么仙法道术想要熄灭这暗金色的佛炎,一律没有任何的效果。

    不仅如此,这佛炎不仅仅是在灼烧他们的仙体,更好像黑洞一样将他们的仙魂死死地吸附在体内。佛炎连带着他们的仙魂一起灼烧,这些妫家的弟一个个痛得嘶声惨嚎,眼看着他们的腰部附近的血肉已经被烧掉了半尺长,这一具仙体显然已经彻底没用了。

    仙体作废,对金仙而言固然是极其惨重的损失,可是对于妫家的这种豪门仙族来说,金仙仙体崩坏也不是什么大麻烦,他们有无数的法可以为他们重聚仙体。

    但是他们的仙魂被佛炎禁锢在体内一起灼烧,他们的仙魂根本无法遁出体外,这就非常要命了。

    眼看着佛炎灼烧的速度越来越快,十几个妫家弟躺在地上嘶声惨嚎,浑身不断流淌出五颜色犹如琉璃佛光的汗水,就知道他们如今正在承受何等的痛苦。

    “妖僧,速速除了妖法!否则休怪本长老不客气。”妫元愤怒的咆哮着,一柄通体喷射出夺目火焰的仙剑从他头顶喷出,火光一头巨大的火凤凰冉冉的张开了翅膀。小半个斩神城的温度都在直线飙升。

    “妖僧?”转轮尊者狠狠的瞪着妫元:“这话佛爷我不爱听,佛爷分明是有道的高僧。最是慈悲不过的救苦救难的佛门大贤,你说佛爷是妖僧?这话太难听了,佛爷我……”

    “妖僧,受死!”妫元懒得和转轮尊者呱噪,他随手一指头顶的仙剑,仙剑骤然幻化,一头宛如活物的火凤凰呼啸一声,带着可怕的高温从高空一头扎了下来。犹如一轮太阳从天而降,摆出了一副将转轮尊者和殷血歌等人一并斩杀的架势。

    殷血歌还是没有动弹分毫,他闭关数十年,从那胚芽碎片得到的好处只有他知道。

    妫元虽然是品大罗,是妫家这次增援来神煌战场的本家长老地位最高的一位,但是殷血歌真没把他放在心上。尤其是妫元的这柄仙剑固然是气势汹汹,一击就有粉碎星辰的力量。但是他真没放在眼里。

    幽泉浅浅的笑着,轻描淡写的举起了右手。

    妫元要放火烧人,那么幽泉自然是对付他的最佳人选。

    陪同殷血歌闭关数十年,幽泉的身材也长高了不少,看上去已经是和十五岁的少女没什么两样。生得清丽脱俗、周身没有丝毫红尘杂色的幽泉轻轻笑着,一层一层的白色水波从她脚下扩散开来。一柄白色的水剑腾空而起,化为一条白色的水龙向着当头落下的火凤凰撞了过去。

    闭关这么些年,幽泉的道行神通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从胚芽残片,幽泉同样得到了极大的好处。

    比如说。她就不断的抽调三生河水的精华,千锤百炼。炼制成了周天四千百口本命飞剑‘三生澜’,任何一柄飞剑都内蕴先天水元道则,已然是品质非凡的大罗道器级的至宝。

    白色的水龙长达万丈,比当头落下的火凤凰还要大了一倍有余。水龙一出,天空就有无数雪花纷纷落下,斩神城的气温直线下降,城内的所有沟渠、水道和水井全部凝成了玄冰。

    一龙一凤在高空相互冲撞吞噬,也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听得一声巨响传来,火凤凰发出一声悲鸣,被那白色的水龙一口吞掉了半截身躯。

    ‘当啷’一声,半截残破的仙剑从高空坠落,出手的妫元张口一道血喷出,他的毛孔内突然有森森寒气不断的渗了出来,一层薄薄的玄冰裹住了他的身体,冻得他面孔都一阵阵的发白。

    “妖女,你!”妫元被冻得不能开口,但是妫玄在一旁愤怒的咆哮起来:“你们还等什么?还不速速将殷血歌连同他一众党羽给我生擒活捉,全部禁锢了仙魂,送去……”

    微微一顿,妫玄看了一眼幽泉清丽、绝美不似人类的面孔,以及那窈窕、纤长,好似随时能够随风飘起的绝美身段,他的口风突然一转:“将这妖女生擒活捉,送回仙界,让聖儿好生拷问,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来路。”

    “放肆!”刚才殷血歌一直没吭声,但是看到妫玄居然动上了幽泉的脑筋,他的身形突然一晃。

    数百位妫家族人同时祭起了各色本命仙器向着殷血歌等人攻了过来,但是殷血歌的身形一晃的那一瞬间,他们的本命仙器同时和他们失去了联系。

    只有五大主城实力最强的数十位大罗通过仙识捕捉到了殷血歌的动作。

    在那一眨眼的瞬间,殷血歌的身形冲了出去,然后他轻描淡写的,在这些妫家族人的每一件本命仙器上轻轻的弹了一指头。只是一指弹出,这些千锤百炼坚固异常的本命仙器就同时炸成了无数的碎片。

    数百妫家族人同时口吐鲜血,他们还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殷血歌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他们的身前,轻轻的一指头戳在了他们的胸口上。

    ‘碰碰’声不绝于耳,数百妫家族人上半身的骨骼全部碎裂,一股可怕的凋零寂灭之力侵染了他们的身体,让他们的仙体内蕴藏的生机几乎彻底断绝。

    除非他们能驱散这一丝寂灭之力,否则他们的这具仙体就算是彻底作废了。就算是他们能驱散这一丝寂灭之力,他们的仙魂也被这一丝怪异的力量侵染,他们的道心境界受到侵蚀会不断下降,他们的道行法力平均都要掉落三五品。

    “殷,殷血歌!”妫玄、妫元惊恐的看着身形如电,就连他们都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殷血歌。

    殷血歌的身形停了下来,他甩了甩袖,不动声色的看着两位妫家的长老。

    “我立下了军功,我洗刷了罪名,我要返回仙界,你们妫家,有意见么?”

    妫家的众多族人沉默不语,妫元、妫玄知道不能让殷血歌返回仙界,但是他们没有底气能够镇压殷血歌和他身边的几尊凶神,他们该如何是好?

    而妫家的这些族人们则是躺在地上吐血连连,他们看向妫元、妫玄的目光都充满了愤怒和埋怨。

    这些妫家的普通族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家为什么要和殷血歌为难。

    因为某个莫名其妙的原因招惹殷血歌这样的强敌,害得他们花费了无数年苦功祭炼成功的本命仙器毁于一旦,让他们的道行法力都极大的受损,就算妫元、妫玄是本家长老,这些妫家的族人也感到了不满。

    妫玄、妫元相互望了一眼,同时闭上了嘴。

    远远近近数十位已经带着大批族人赶来的妫家长老相互使了个眼色,然后悄然退了开去。

    和妫玄妫元一样,这些妫家长老同样没有把握对付殷血歌。

    殷血歌仰天长笑了三声,然后昂首挺胸的踏着一团清风,径直带人向斩神山顶的帝喾舰飞了过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