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五十二章 命运之主(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五十二章 命运之主(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平板支撑,全身剧痛啊剧痛!

    ***

    高空彩云翻滚,无数条发狂魔龙一样杵在天地间的黑色旋风被一座巨大的宫殿从高空碾碎。带着滚滚浓烟,在上古之战受到重创的命运神宫,慢的划破虚空,向着远处遁逃去。

    数百条黯淡的仙光从命运神宫内喷射而出,狼狈的从高空一头栽向了斩神城。

    四面八方荒野之内,一道一道的遁光冲天而起,来自其他四大主城、各方镇守城池的大罗金仙们带着大量的精锐下属,犹如疯狂的狼群一样向命运神宫发动了袭击。

    七大神族联手攻打斩神城,这证明已经是神灵一族的谎言。既然没有了七大神族联手的巨大压力,斩神城之外的四大主城,自然就能调动机动兵力痛打落水狗。

    如果还是上古之时,庇护着命运神族从仙界狼狈逃窜到鸿蒙虚空的那座命运神宫,如果还是那一尊完整的战争神器的话,这些大罗金仙或许还会小心谨慎一些。

    但是自从上古之时那惊天一战,仙人将神灵从高高在上的王座上赶下台,命运神宫在最后一战受到重创,全部威能百不存一后,仙人们对命运神宫的忌惮就少了很多。

    这里是神煌战场,这里是鸿蒙虚空,命运神族们想要找到足够的材料修复受损的命运神宫都极其困难。无数年来,命运神灵们绞尽脑汁。动用了阖族之力,命运神宫依旧没有复原。

    斩神城以姜肜为首的大罗金仙们还是很有战斗力的。他们在命运神宫内鏖战大半年,不仅仅斩杀了百多位命运神族的神王级存在,而且还给了本来就受到重创的命运神宫雪上加霜,将其内部构造狠狠的破坏了一大块,让他的威力越发缩小了大半。

    所以四大主城的大罗金仙们欢天喜地的纷纷出手,一路紧随着命运神宫狂轰滥炸,打得命运神宫碎片四溅,打得神宫内残存的伽德斯为首的命运神灵们叫苦连天。

    从斩神城上空到神煌战场的边缘。想要逃回命运神族的藏身之地,这是一段漫长的旅途。命运神宫威能完好的时候,只是一次瞬移就能轻松走完这一段路程,但是现在,命运神宫只能用比乌龟爬快不到哪里的速度慢慢的向前挣扎。

    如此缓慢的速度,伽德斯等人又不可能丢弃了命运神族的镇族重宝逃之夭夭,他们就只能背负着重伤之躯。在命运神宫内苦熬,被围攻的仙人们一丝一丝的削走最后的元气。

    斩神城的大罗金仙们功德圆满高歌凯旋,姜肜为首的城主、副城主、各部大员清点斩神城的损失时,他们震惊却又惊喜的发现,除了各大势力的浮财损失了一大批以外,斩神城仙人、修士和平民的伤损。居然是出乎意料的微乎其微。

    以斩神城的人口基数而言,仙人只是折损了百多万人,修士损失了三百多万,平民的损失居然只有不到十万人。而且陨落的仙人,除了妫家的仙人全军覆没以外。其他各大仙族、仙门的仙人折损极少,金仙级的强者更是只损失了三五百人而已。

    而来袭的命运神族呢?

    命运神族神王级的存在被斩杀了起码在七百以上。这可都是大罗金仙级的恐怖存在。除开这些神王级的人物,其他的命运神灵和他们掌控的妖兽妖禽全军覆没。七百神王被彻底斩杀,这是多么辉煌的战果,神煌战场有史以来,从没有过这样的辉煌战绩。

    而这一切,都是杨鼎的功劳。是杨鼎力挽狂澜、独臂擎天,以一副私人珍藏的上古残破大阵卷轴,组建了一座威力无铸的上古杀阵,纠集了斩神城内无数的散修仙人、修士和奴兵,这才一战成功,挽救了护城大阵被毁,眼看着面临灭顶之灾的斩神城。

    所以杨鼎立功了,他立下了巨大的功劳。

    而受到重创的李三笑在自家私宅坐化,空出了斩神城行军大司马的职位,在姜肜的主张下,在妫墨鸾为首的妫家派系所有势力的支持下,在所有得到杨鼎好处的大罗金仙和普通仙人的赞同下,杨鼎顺利的接管了李三笑留下的行军大司马的位置。

    斩神城恢复了平静,姜肜以下的斩神城高官重臣们开始清点损失,统计斩杀的神灵数字,汇聚各方面的数据资料,准备向仙庭备案以及奏请封赏。

    这一切都有殷血歌推到前台的杨鼎去忙乎,殷血歌自己则是对命运双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在杨鼎的大司马府,一座深藏地下近万丈的隐秘大殿内,赤身露体的命运双死气沉沉的躺在一块万年玄冰玉雕成的平台上。一百零八颗佛珠组成的降魔大阵悬浮在他们上空,死死的镇压住了他们的神体和神魂;他们的七窍闪烁着黑红二色的魔光,这魔光正不断的削弱他们的体力。

    这一切都是为了防范他们身上有什么古怪,作出什么不好收拾的事情来。

    其实殷血歌已经将他们全身上下检查了无数次,李三笑本来就已经用极其恶毒的仙法禁制,全盘抹杀了命运双的灵智,他们现在就是两具空白的活着的身躯而已。

    但是命运神族如此看重他们,为了他们甚至不惜出动大军孤注一掷的冒险围攻斩神城。怎么看这两个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的孩童身上,隐藏着巨大的秘密。殷血歌总感觉这两个孩童身上有着其他的古怪,所以他不敢对他们有丝毫的怠慢。

    转轮尊者盘坐在大殿的角落里,宝相庄严的念诵着一篇他自己突破到佛陀境界后,用一些魔道、邪道乱七八糟的法门和佛门秘典胡乱**而成的《大逍遥阴阳欢喜经》的经。

    平日里转轮尊者口诵佛经,这经都化为金色莲花从他嘴里喷出。端的是地涌金莲、天花乱坠的佛陀面目。但是他现在念诵的这篇欢喜境,却是化为一个一个拇指大小。皮肤粉白细腻赤身露体的旖旎少女,娇声呖呖的从他嘴里喷出,在他身边纵跳嬉戏,摆出无数荡人心魄的天魔舞姿。

    任何人只要看到现在的转轮尊者,心浮现的第一个念头肯定就是——‘妖僧’!

    血鹦鹉则是兴致勃勃的站在转轮尊者的秃头上,叽叽喳喳的和分心两用的转轮尊者争吵着哪一种女更‘佳’、哪一种女更‘妙’、哪一种女更‘欢乐’之类的高深问题。

    转轮尊者不愧是佛、魔兼修,触类旁通涉及无数旁门左道的大魔头,他一边口诵经喷出无数美女迷惑人心。同时还能清晰的开口说话,对血鹦鹉的各种见解进行愤怒的抨击。

    “佛爷以为,女胸脯当以大为美。”

    “鸟爷认为,女胸脯当以秀为上。”

    “佛爷觉得,女双腿当丰腴细嫩。”

    “鸟爷感觉,女双腿当细致笔挺。”

    一秃头,一鹦鹉。一佛陀,一魔物,两个家伙大眼瞪小眼的在那里放声叫骂,各种引人想入菲菲的淫-词-艳-语之,偶尔还交杂着一些亲切、亲密、亲厚的,对于对方女性长辈的热烈问候。

    殷血歌盘坐在那一张寒气森森的平台边。静静的望着躺在平台上死气沉沉的命运双。大殿角落里,那一对儿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腌臜货还在吵闹不休,殷血歌就当没听到他们的胡言乱语。

    命运双的灵智的确已经被彻底抹杀,他们的神魂内一切记忆都已经被李三笑以恶毒的仙法禁制清洗得干干净净。他们现在就是两具空白的、活着的**静静的躺在那里,一言不发。一动不动。

    但是他们体内却有着神奇的力量在奔涌,转轮尊者用降魔大阵压制。血鹦鹉用本命魔光削弱,但是他们体内依旧有让人觉得畏惧的热流喷薄而出。如果不是这张万年玄冰玉雕成的平台镇压,命运双的身体早就好似两颗小太阳一样熊熊燃烧起来。

    殷血歌的仙识化为肉眼可见的金光,犹如无数极细的天蚕丝,顺着命运双的毛孔钻进了他们的身体,逐渐的扫过他们身体最细微的角落。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每一节血管和经络,他们的五脏腑,他们的指甲头发,最终是他们的每一个细胞,以及细胞内最细微的组织。

    拥有数以万亿计的鬼卒们庞大的灵魂力量辅助,殷血歌的仙识已经强横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犹如实质的仙识就好像无数柄细微的解剖刀,从最细微的角度分析着命运双体内的奥秘。

    但是殷血歌一无所获。命运双的身体死气沉沉的躺在这里,但是他们体内却不断散发出高温高热。而且他们的高温高热相互依存却又相互对立,就好似命运的两面,充满了一种妙不可言的玄机。

    “幽泉,你听说过命运神族的命运双么?”

    幽泉乖乖的坐在殷血歌的身边,她双手托着下巴,正瞪大了眼睛看着殷血歌的面孔。

    听到殷血歌的问题,幽泉皱起了眉头。几条细小的黑色水泉化为乖巧的泥鳅,在幽泉的手指尖轻盈的旋转着,她沉默了很久,这才摇了摇头:“命运双,他们没有在幽冥界出现过,他们也没有在三生河陨落过,所以我不知道他们。”

    顿了顿,幽泉继续说道:“幽冥界开辟之后一元会,幽冥战争,命运神族有一千七百二十八亿千五百四十二万三千八百八十七个族人陨落,他们的所有记忆都被三生河记录下来。但是他们的地位太低,只是有人听说过命运双,但是详细的资料没有。”

    殷血歌吧嗒了一下嘴,幽泉不开口也就罢了,自从她引来三生河水冲击斩神城后,她似乎已经逐渐找回了她最本源的力量,她知道的稀奇古怪的事情越来越多。

    幽冥界开辟之后一元会,就爆发了幽冥战争?这是谁和谁的战争?

    好吧。那是太过于古老的事情,和现在的殷血歌没任何关系。他可以不理睬幽冥战争的前因后果。但是命运神族在幽冥战争陨落了一千多亿族人?一千多亿啊,以神灵一族的强悍,以及他们可怜的繁-殖力,命运神族在那一次战争绝对是大伤元气。

    真是惊心动魄的战争!

    感慨了一阵,殷血歌伸手揉了揉幽泉的脑袋。既然幽泉都不知道命运双的玄虚,殷血歌他又无法从这两个小家伙的身体内找到奇怪的地方,那么就只能……

    不等殷血歌作出决断,乌木雄赳赳、气昂昂的就扛着大板斧走了进来。

    现在的乌木已经被杨鼎任命为斩神城行军大司马府亲兵统领。所以这些日乌木过得很是快活,言行举止间都刻意的摆出了一副大将军应有的面孔。

    走进大殿,乌木正儿八经的将大板斧依在胸前,然后向殷血歌行了一个军礼:“老板,有人求见。”

    无数道极细的凝成实质的金光从命运双的体内飞出,殷血歌的仙识瞬间笼罩了整个大殿。枯黄色的寂灭之力融入了仙识,他的仙识当即就在乌木身后捕捉到了一个隐形的存在。

    那个存在将命运之力裹住了自己的身躯。遮掩住了自己的全部气息,紧随着乌木闯入了大殿。如果不是寂灭之力恰好能够克制命运之力,以殷血歌现在的道行境界,根本无法发现这人的存在。

    但是幸好殷血歌拥有寂灭之力,枯黄色的流光向着那隐形人身上一扫,就听得‘嗤嗤’声不绝于耳。一层无形的屏障被破开,一尊高有米上下,骨架魁伟异常,但是瘦得皮包骨头,简直犹如一尊骷髅精的老人就从屏障冒了出来。

    “唷。来了一个命运神族的神孽。”坐在大殿角落的转轮尊者缓缓起身,他低声冷笑道:“好大胆。佛爷这两天和这扁毛鸟吵得心烦意乱。正想活动活动手脚。”

    血鹦鹉伸长了脖,很不屑的向那老人望了一眼:“没肉,没吃头;不是美女,没看头;喂,秃驴,鸟爷还是觉得,这姑娘的胸嘛,不用太大,重要的是形状、弹性和手感啊!”

    殷血歌站起身来,挡在了命运双的前方,很是警惕的看着这不请自来的老人。

    杨鼎的行军大司马府内禁制无数,这老人虽然是跟着乌木潜了进来,但是沿途也有大量的禁制埋伏。他能无声无息的闯到这里来,他的实力可想而知。最少最少,这个老人都是转轮尊者这个级别的存在。

    “我是穆德。”骷髅架一般的老人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微微向殷血歌欠身行了一礼。

    乌木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后有人,他狂叫了一声,一个大旋身转了过去,张口就是一道银色妖气喷出,手上大板斧带起一道狂飙,狠狠的向着老人的腰杆劈了过去。

    老人穆德一动不动,他只是向乌木望了一眼,乌木就突然闷哼一声,他那道足以斩杀普通金仙的银色妖气突然崩溃,他手上的大板斧凭空多了一层晦涩的锈迹,他自身更是七窍喷血踉跄着向斜刺里栽倒,一头狠狠的撞在了地上。

    “恶客!”殷血歌淡然冷笑道:“人家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

    “老板,我不是狗,我是尊贵的银狼啊!”莫名的重伤吐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乌木很是坚定的抬起头来,很认真的咆哮着:“我才不是那种摇着尾巴有块骨头就能……”

    话没能说完,乌木张开嘴,继续大口大口的吐着血。

    穆德只是望了他一眼,但是给他的创伤却是无比的惨重,现在的乌木就连说完一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恶客么?”穆德冷漠的看着殷血歌:“没错,我是恶客。”

    随手一指躺在寒气升腾的平台上的命运双,穆德淡然道:“我来,是为了他们。愚蠢的伽德斯啊,无能的多尔伽德,他们无法保护我族最珍贵的珍宝,那么我只能从沉睡醒来,亲自将他们带回。”

    沉睡醒来?

    殷血歌的脸色骤然绷紧,原本在大殿角落里跃跃欲试,想要对穆德暗下杀手的转轮尊者脸色一变,忙不迭的向后连退了三步,然后将数十道佛光凝成厚厚的光幢护在了自己面前。

    在神煌战场,只有一种神灵才会陷入沉睡。

    那些参加了上古最后一次鸿蒙战争,神灵一族的至强者,受到了惨重的伤害,以至于伤损到了本源,只能依靠沉睡来避免生命流逝的神灵,他们才会陷入沉睡。

    这种神灵,他们状态完好时,实力境界远超大罗金仙,起码也是混元大罗那个层次的存在。

    就算他们现在重伤未愈,拥有的力量不足全盛时的亿万分之一,但是他们的境界、他们的经验摆在那里,普通大罗金仙在他们面前都好似小鸡崽一般,他们可以轻松的碾压普通的大罗。

    “你是谁?”殷血歌很是严肃的看着穆德,同时他头顶有一团血云冉冉翻滚。

    “我是穆德。”双眸神光黯淡,整体给人感觉是那样有气无力的穆德低沉的咕哝着:“我是命运神族还能动弹的族人地位最高的古神,命运一族名义上的最高主宰。”

    “交出命运双,我不愿意动用武力,因为那对我残破的身躯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我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换回命运双。”

    身体微微颤抖着,穆德双手一挥,一块高有百米的巨大晶石就出现在他面前。

    大殿骤然被一股难以形容的奇异道韵笼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