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五十章 沛不可挡(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五十章 沛不可挡(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NOONODIE,HITR?

    昨晚,睡前,试了一下平板支撑,又有称之为虎踞岗的锻炼方式。

    今天,浑身肌肉剧痛。

    哭!来点票安慰一下吧。

    ***

    血雾,在殷血歌眼里才是血雾。

    在斩神城所有的神灵、仙人、修士、平民的眼,这是一片辉煌大气的仙光祥云,带着五彩香烟喷薄四方,将斩神城以及周边数亿里区域都笼罩了进去。

    十几尊命运神族的神王被击杀,在城外掠阵,起初还不以为然的神王们耸然动容,他们同时惊呼怒吼,但是还不等他们调动麾下的军队,滚滚血雾就已经将他们全部覆盖了进去。

    在这些命运神族的神灵眼里,这一片瑞气霞光、曼妙仙音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危机。还不等他们想出应付的法来,就听得一声巨响,杨鼎犹如鬼魅一样闪身到了他们在山岭布置的那一座传送阵前,一击将传送阵轰得支离破碎。

    所有目睹这一切的命运神灵们发出绝望的悲鸣声,这是他们唯一一座通往自家巢穴的传送阵,是他们耗费了无数的财力物力,在斩神城内某些内应的帮助下好容易才搭建起来的传送阵。

    这座传送阵被摧毁,围困斩神城的命运神灵们已经后路断绝,再也无法离开。

    斩神城位于神煌战场的最核心,四周是其他四座主城,更有数以十万计的大小城池、无数仙兵仙将将斩神城包围在内。失去了这座传送阵,这些命运神灵们根本不可能跨越茫茫荒野,突破其他四座主城和无数座城池组成的防线。

    换言之。命运神族来到这里的所有神灵,已经陷入了绝境。

    “决一死战!”一尊实力相当于大罗四品的神王绝望的悲鸣了一声。他身上黑白二色的甲胄喷出一道强烈的神光,簇拥着他冲进了血海杀阵。

    杨鼎带着一道曼妙的弧线冲到了这尊神王身后,狠狠的一戟向他后心刺去。

    这尊神王长啸了一声,他身上的甲胄突然崩解。一团黑白二色分明的命运神光猛烈的爆炸开来。一波一波的命运震荡袭向四面八方,杨鼎只觉自身仙魂一阵乱颤,他急忙闪身避开了这可怕的一击。

    “这座大阵,一定有主控大阵的枢纽,一定有负责大阵运转的灵魂人物。”这尊神王双手结成古怪的法印厉声呼喊着:“找到他,杀了他。破开大阵。不然的话,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希望。”

    破开血海杀阵,诛杀殷血歌,将斩神城所有的仙人、修士当做人质和仙庭派驻神煌战场的高层谈判,才有一丝希望将这里的所有神灵平安的带回去。如果他们无法做到的话,那么他们只能全军覆没。

    神王的怒吼声在血雾只传播了不到百米远就彻底消散。但是在血雾。没有任何事情能瞒过殷血歌,听到神王的怒吼声,殷血歌当即笑了起来。

    青黄二色流光几乎凝成实质,五脏腑、骨骼肌肉、皮毛血管,都被青黄二色的融合而成的一层润泽光芒浸透。殷血歌的身体已经变得好似一整块的宝玉明珠,通体毫无瑕疵,充满了无穷生机。

    无上圣体再次攀升了一大截。十几尊神王陨落所化的庞大天地灵气,让殷血歌的无上圣体再次得到了强化。此刻他浑身充满了力量,脚踏在大地上,虽然这是陌生的神煌战场,但是殷血歌就有一种这整块大地都和自己的身体融为一体,自己能够从大地汲取无穷力量的美妙感觉。

    体内血海,更是有三千块血海大陆飘浮在茫茫血海上。每一块大陆都代表着一万元会的庞大仙力,而且这些陆地正在不断的扩张自己的面积,这些血海大陆和殷血歌的血海仙力有着神奇的联系,陆地每扩张一寸。他的仙力就提纯凝练一分。

    而血海仙力每提纯凝练一分,殷血歌体内的青黄二色流光,就向着血海仙力融合一丝。

    “想要杀我,来得正好。”伸手用力的捏了捏幽泉的脸蛋,殷血歌长啸一声。身体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

    站在一旁的妫墨鸾俏脸剧烈的跳动了一下,她没有看清殷血歌是如何离开的——因为幽泉的出现,妫墨鸾一直将她的力量维持在巅峰状态。换言之,此刻的妫墨鸾,她的眼力足以和普通的品大罗相提并论。

    但是她居然没有看清殷血歌是如何离开的!

    要么是殷血歌达到了大罗道祖的水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那么就是殷血歌的遁法实在是太过于玄妙高深,超出了妫墨鸾修炼参悟的法门太多太多,以至于妫墨鸾无法理解殷血歌是使用什么样的法离开的。

    “好小,倒是有几分玄妙。”妫墨鸾很不想说这句话,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对于殷血歌,她实在是有点把握不准。或许气运罗盘上窥视到的那一丝玄机是真的,殷血歌身上真的有让人无法反抗的滔天气运庇护?

    幽泉不冷不淡的看了妫墨鸾一眼,她的心澄清如水,自然而然能够反映出时间一切的善恶好坏。所以对于妫墨鸾,幽泉一见到她就不是很欢喜,但是也没有什么恶感;世上比妫墨鸾好的人有不少,但是比她坏到骨里的人,却是有无数。

    所以幽泉对她无悲无喜,就当是路人罢了。

    轻轻一笑,一道黑色水泉涌了过来,幽泉就融入了这一道水波,悄然无声的流出了玄武府。

    血雾人影闪烁,殷血歌凭空出现在刚才自爆甲胄,逼走了杨鼎的神王身后。他并没有出手偷袭,而是向着那神王长笑了一声:“不需要你们找我,我就在这里。杀了我,你们就能破了大阵。”

    神王急转身。他一眼喷出漆黑如墨的玄光,一眼喷出炽烈如火的白芒,黑白二色神光死死的笼罩在了殷血歌的身上,就和当天初见殷血歌的伽德斯一样,这尊神王第一反应就是直接发动了命运神族最强大的天赋神通。

    世间无数生灵。都有自己的命数。无数生灵的命数相互纠缠,相互影响,相互撞击,就形成了所谓的命运长河。这条河流充满了无数的不确定性,充满了无数的可能。

    命运神族的神灵们得到天地所钟,他们天生就能掌控命运之力。他们能够清楚的看到常人根本无法感知到的命运长河。并且针对其的某些特定生灵的命运之力,做一些对他们有利的事情。

    比如说,截断他们敌人的命数,让他们瞬间灰飞烟灭。

    比如说,强壮他们朋友的命数,让他们得享荣华富贵。

    当然命运长河无边无际。想要从找到某个特定存在的命数,极其的困难。越是强大的存在,他的命数之力就越发的强横,他在命运长河的轨迹就越发的难以把握。所以命运神族的神灵们面对你命运长河,他们并非万能。

    越强大的命运神灵,他们对命运长河的影响最强大。

    达到了神王级的命运神灵,他们几乎已经能够在命运长河呼风唤雨。除非是实力比他们强出十倍的存在。否则他们都能动用诡秘莫测的命运之力,对敌人造成惨重的伤害。

    一枚闪耀着黑白二色神光的明镜从这神王的头顶浮现。由黑白二色长龙盘绕的镜面上,无数极细的黑白二色光丝喷射而出,照进了冥冥不可测的命运长河。

    “卑贱的仙人啊,当我找到你的命运轨迹,我会彻底的粉碎他,让你从此陨落。”神王凝视着殷血歌,无比怨毒的咆哮着:“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欺骗了强大、睿智的伽德斯神王,但是我们既然已经发现了你的真面目。你就再也没有欺骗我们的机会。”

    殷血歌在这神王面前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容,所以这神王一眼就认出了殷血歌。

    伽德斯找到的盟友,帮助命运神族的神灵们破开斩神城的内应。命运神灵们做梦都想不到,就是殷血歌这个盟友,居然用一座诡异的大阵拦住了命运神灵们的脚步。并且对他们的族人造成了惨重的伤亡。

    “欺骗?我没有欺骗伽德斯半句话。”殷血歌淡然笑道:“我帮你们破开了斩神城,我做到了。至于我对你们的攻击……我有说过,我不和你们为敌么?”

    神王的语气一滞,他怒视殷血歌,将全部的力量都融入了头顶那面黑白二色的神镜。

    殷血歌说得没错,他的确许诺帮助命运神族破开斩神城,但是他从来没有承诺过不和他们为敌。所以殷血歌的所作所为,根本算不上‘欺骗’二字。但是这才是让这神王最恼火的事情,向来只有命运神族欺骗别人的,他们何曾被外人这么耍过?

    能够窥破命运长河无数生灵轨迹的他们,对于任何阴谋诡计都有着先天上的优势,极少有人能够对他们玩弄阴谋。这次被殷血歌‘欺骗’了,这对命运神族的名誉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所以,我要让你粉身碎骨。”

    神王低沉的咆哮着,明镜上的神光瞬间照遍了命运长河。

    但是命运长河,找不到和殷血歌有关的任何气息。他不存在于命运河流,他的命运,完全不受命运河流任何生灵的影响。他自由自在,他超然物外,命运河流的所有生灵,都只能仰望他在河面上留下的惊鸿一瞥的倒影。

    “你!”神王惊慌失措的尖叫着:“无命之人!”

    “没命的人?”殷血歌眯起了眼睛:“胡说八道什么?我不是活得好好的么?”

    冷笑一声,殷血歌随手掐了一个法印,一道诸天崩毁大手印就向这神王打下。

    诸天崩毁,毁灭道韵,血色大手印有枯黄色光芒,演绎出了一幕幕天崩地裂、海枯石烂的场景,带着肃杀森严的气息轰向了神王。

    和前些日连续出手轰击妫墨鸾时不同,这一次殷血歌出手,血色大手印距离命运神王还有老远一截距离。神王的皮肤就开始干枯萎缩,头发也大片大片的掉落下来。他全身的生机生气都被那大手印凭空吸收,不断注入殷血歌的体内。

    “什么邪魔道法?”能够成就神王之尊,眼前这位命运神族的神灵也是见多识广之辈。在神煌战场和无数仙人厮杀征战了无数年,也见识过无数损人利己的魔道法门。

    看着血色大手印飞速向自己轰下。感受着体内不断流出的生命力量,这尊神王不慌不忙的双手一晃,一块无形无迹的由命运之力组成的盾牌就在他身前悄然成型。

    他的确无法从命运长河找到殷血歌的命运轨迹,他无法动用自己最强大的天赋神通攻击殷血歌。但是除开直接在命运长河干扰殷血歌的命运轨迹,命运一族的神灵们还有一门诡异莫测的力量。

    他们能够抽取四周能够被他们操控的,无数生灵的命运之力。将其化为无形无迹的攻击手段,或者像眼前的神王一样,将他凝聚成防御力强悍异常的盾牌。

    命运之力高深莫测,除非同样将一门高级的法则演绎到了极深境界,否则寻常仙人哪里能够对他人的命运造成影响?

    殷血歌前次在地裂峡谷狩猎,被多尔伽德的手印连续打飞。却连对方攻击的方式都找不到,这就是因为对方抽取了地裂峡谷无数妖兽妖禽的命运之力,化为无形的重拳攻击到了他。

    虽然多尔伽德也无法从命运长河捕捉到殷血歌的身影,无法直接破坏他的命运轨迹。但是只要殷血歌的本体肉身站在这些命运神灵的面前,他们就能抽调命运之力,直接攻击殷血歌的身体。

    而殷血歌对于天道法则的领悟并不深,他对命运法则更是一窍不通。所以他无法看到其他人的命运之力。他自然也就无法防御或者躲闪命运神灵们的攻击。

    但是这尊神王却弄错了一件事情,这一招诸天崩毁大手印,蕴藏了最高深的死亡寂灭之力。无论神、人、仙、圣,无论花、草、虫、鱼,死亡寂灭之力始终笼罩在他们的命运上。

    命运之力也无法对抗死亡,无法对抗寂灭。

    无形的命运之力凝成的盾牌被殷血歌的大手印一击轰得粉碎,全身蜷缩在盾牌后的神王措手不及,被那大手印一击轰飞了老远。血色手印轰入了他的身体,他的身体迅速的干瘪、枯干,和他身体彻底融合的命运法则也在崩溃、瓦解。不断的和他的身体分离。

    神王的身体在粉碎、崩溃,他体内囤积的庞大神力和他的生命力量,正不断的转化为庞大的天地灵气,不断注入殷血歌的身体。血海之上无数青黄二色莲花绽放,血色的陆地正在缓缓的向四周扩张开。

    “死罢!”身处血海杀阵之。殷血歌念头所至,身形就能如影随行的赶到任何人身边。

    他一个腾挪就到了神王身边,右手犹如长剑,狠狠的洞穿了对方的身体。正在瓦解,不断从神王体内飞散出来的命运法则突然一凝,犹如被磁体吸附的铁粉一样,不断的向殷血歌体内流了过去。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个神王体内的命运法则就已经完全被殷血歌吸收。

    在他体内三千块血海陆地上,从道轮回宝轮转生而成的亿万生灵,开始有了不同的命运更迭。他们当开始有富贵贫贱,开始有高低尊卑,开始有生死荣辱,开始有悲欢离合。

    随着命运法则的不断融入,这些血海陆地越发的像是一个完整的、真正的世界。

    ‘啪’的一声脆响,这尊神王被殷血歌击杀当场,那块双龙盘绕的明镜也被殷血歌以寂灭之力,强行打散成天地灵气,全部抽进了体内。

    轻轻的哼了一声,他抬头向四周望了过去,剩下的还有二十几尊命运神王带着无数的命运一族的神灵,带着无法计数的妖兽妖禽闯入了血海杀阵,正在大阵和亿万血海鬼卒杀成一团。

    命运神王们实力强横异常,他们所过之处,无数黑白二色神光洒下,往往打得那些血海鬼卒支离破碎。但是这些血海鬼卒依附殷血歌的血海而生,殷血歌不亡,这些血海鬼卒就能不断重生。

    “正主儿在这里,不要难为下面人。”

    殷血歌仰天长啸,他找到了杨鼎,带起了一道血光,大笑着向一尊命运神王冲杀了过去。

    这一次,殷血歌更加方便快捷的将那神王斩杀当场,甚至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没耗费。

    这些命运一族的神王,他们最引以为豪的天赋神通根本无法伤损殷血歌,而他们的命运之力在殷血歌的寂灭之力面前,却好似纸片一样被轻松碾成粉碎。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殷血歌就是命运一族神灵的天敌——或许正是命运将这些命运一族的神灵送到了他的面前,任凭殷血歌动用寂灭之力将他们逐个击杀。

    二十几尊命运神王在短短三个时辰内被殷血歌斩杀殆尽,殷血歌所过之处这些神王统辖的神灵大军被摧枯拉朽般打得崩溃逃散,而‘鹰扬大将军’杨鼎的威名则是响彻斩神城。

    殷血歌名声不扬,所有的名望、所有的功劳都推给了杨鼎。

    所有斩神城的仙人、修士或者亲眼目睹,或者听到了杨鼎斩杀神王时的动静。

    无数欢呼声响彻云霄,一时间杨鼎已经成了斩神城内此时此刻最有影响力的人。

    大半个月的时间悄然而逝,在血海杀阵的笼罩下,围攻斩神城的神灵大军以及他们控制的妖兽妖禽,已经被殷血歌斩杀一空。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