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三生河水(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四十七章 三生河水(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咔,昨天章节名弄错了,应该是三四章才对。

    哭,热糊涂了。

    左手手腕还被自己挫伤了一下,郁闷!

    多给点推荐票安慰一下可怜的猪头吧!

    ***

    斩神城,副城主府邸。

    妫德等一众妫家长老正将妫墨鸾围在正,七嘴八舌的喧哗着。

    他们都对妫墨鸾擅自做主,将妫家在神煌战场的所有妫家弟招来斩神城而感到不满。他们更是觉得,妫墨鸾肯定是被人给弄昏了脑袋,否则怎么会说出那样糊涂的话来。

    什么叫做妫家的弟不争气,为了洗刷妫家的耻辱,就召集神煌战场所有的妫家仙人和修士,和命运神族的神灵们拼死一战?

    妫德等长老不能接受妫墨鸾的做法,诚然妫龙、妫凤等妫家禽兽有点丢人现眼,但是家家都有几个不争气的纨绔弟,仙界各大豪门仙族的弟,也多有在神煌战场折戟沉沙的。

    如果人人都像妫墨鸾这样,本家的弟在神灵手上吃亏了,就孤注一掷的召集所有的族人和神灵们拼死一战,那神煌战场这么多的仙界豪门,早就死得一个不剩了。

    妫墨鸾小脸儿微微发白,颤巍巍、俏生生的站在众多长老面前,乖乖的倾听着诸位长老的批评。她很是乖巧的向长老们连连道歉,口口声声的承认自己当时在城主府是怒火充心,所以才做出了这么荒谬的决定来。

    她主动的提出,或许,她可以下令,将已经召集起来的。从其他几座主城以及各大城池赶赴斩神城的妫家仙人和修士们,让他们各自返回各自的驻地?既然长老们不愿意让本家弟和神灵们拼命,那就赶紧遣散他们好了。

    但是这提议一出,几个妫家的长老却又犹豫了起来。

    他们凑在一块,嘀嘀咕咕了一阵。然后让妫墨鸾仔细的盘算一下现在的局势——如果真的是七大神族联手攻打斩神城的话,或许妫家将所有的族人召集起来,会是一步好棋?

    妫墨鸾心冷笑连连,脸上却带着甜美、纯净犹如一朵小兰花一样的笑意,乖巧的和几个长老严肃而认真的盘算着现在的局势,讨论妫家应该采取的各种决策和决议。

    在她心里。她甚至在疯狂的狞笑——一群孙,一群不争气、没用的废物灰孙,妫家有这样的废物孙做长老,妫家离灭门也不远了。但是这样的废物多多益善啊,妫家的废物们,将你们的所有运气、所有气运全部献给妫魔乱老祖。让她借助尔等气运一步登天吧。

    笑得甜美恬静,笑得纯净纯洁,笑得人畜无害的妫墨鸾巧妙的引导着妫家的长老们,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就让长老们同意了她的意见。所有的妫家族人整军备战,随时准备应付斩神城可能出现的巨大变故。

    甚至妫德等妫家长老联名签署了手令,一旦真个七大神族联手攻打斩神城。斩神城面临绝大危局,而妫德等长老已经无法指挥妫家的族人时,妫墨鸾将获取妫家在神煌战场的最高领袖权,对所有的妫家族人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刚刚将仙气缭绕,由妫家在神煌战场的所有长老联名签署的手令接到手,就听得外面晴天霹雳一声巨响,数十条浩浩荡荡的黑色洪流冲破了虚空,从离地数十万里的高空呼啸而下。

    斩神城混乱不堪的城防大阵根本无法阻挡这些黑色洪流的侵蚀,原本可以抵挡道祖级存在长时间攻击的大阵在黑色的洪流冲击下只阻挡了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就轰然坍塌。

    黑色的洪流落了下来,呼啸着涌入了斩神城。城内无数的建筑物在这些黑色的洪流面前。就好像蛋壳一样脆弱,轻松就被碾成了粉碎。

    被巨大的声响惊动,纷纷飞身出了议事的大殿,施展神通向四周张望的妫家长老们惊悚的发现,就在他们所在的这座副城主府的附近。几座斩神城高官的府邸已经被冲成了一片平地。这些高官显贵的府邸也架设了大量的禁制阵法,但是这些阵法面对黑色的洪流却毫无反抗之力。

    富丽堂皇的宫殿楼阁在黑色的洪流崩塌,粉碎,金砖玉瓦全部变成了稀烂的瓦砾。端庄典雅、大气磅礴的府邸,平日里一举一动雍容大度的仆役、侍女们哭天喊地的嚎叫着,随后黑漆漆的洪流一个漩涡卷起,就把他们吞得无影无踪。

    妫墨鸾的瞳孔骤然一凝,她对殷血歌的警惕凭空暴涨了百倍不止。

    这些被洪流吞没的仆役和侍女,以她融合了兵解轮回前的一部分实力的强大仙识,都无法捕捉到这些仆役和侍女的去向。那些凭空出现的漩涡,就好像黑洞一样将这些人吞没,然后骤然将他们传送到了极其遥远的地方,他们的气息瞬间就从妫墨鸾的仙识笼罩下消失无踪。

    “全力戒备。”一名妫家长老怒嚎了一声。

    十几位大罗境的妫家长老同时施展仙法,放出一道一道绵绵密密、柔韧强劲的仙光护住了妫家族人们聚集的府邸。四面八方黑色的洪流呼啸而来,就算是肉眼都能看到,黑色的水流上那点点刺目的殷红的曼殊沙华的花瓣。

    “曼殊沙华啊,彼岸花?”妫墨鸾幽幽的惊叹道:“这是三生河?”

    三生河,幽冥界开辟时就诞生的河流,号称幽冥界的灵脉之祖,是幽冥界亿万地脉源泉。如果说幽冥界是一片树,那么三生河就是幽冥界的脉,幽冥界的全部力量都来自于三生河。

    这是幽冥界至高无上的尊者,传说天地泣血而生的鬼圣罗睺都无法控制的存在。太古之时,曾经有幽冥界的至强者想要炼化三生河为己所用,却被三生河的反噬之力打得魂飞魄散。

    没有人能够控制三生河,这是鸿蒙万界的所有大能者都知晓的秘密。

    那么是谁破开了鸿蒙世界之间的屏障。联通了三生河,将三生河水引来了这里?

    鹅毛不浮、柳絮沉底的三生河水,死气沉沉、鱼虾皆无的三生河水,佛陀入内金身消融、道祖踏入仙体崩解的三生河水。浩浩荡荡的三生河水自天而降,这让人如何防御。如何抵挡?

    “蠢货!”脑里迅速闪过关于三生河的一切资料,妫墨鸾狠狠的对那些出手阻拦这黑色洪流的妫家长老下了一个精准的定义。

    呼啸而来,卷起了千百丈高的浪头的三生河水狠狠的拍下,重重的拍在了众多妫家长老联手放出的仙光上。妫家长老们只觉一座重得无法形容的大山当头拍下,当场碾压得他们浑身骨骼‘咔咔’作响,好几个修为不过是大罗三品、四品的长老当场就吐出血来。

    随后三生河水散发出奇异的气息。这些气息完全无视这些妫家长老放出的仙光阻挡,轻而易举的侵入了他们的体内。众多长老的眼前顿时幻象迭出,他们身体微微一颤,瞬间就沉入了那无穷无尽的幻象。

    “原来,万世之前,我曾经是山巅一块顽石。我居然是鸿蒙的一块玉石成精。”

    一位妫家长老淡淡的笑着。他摇头晃脑的低声叹息着,他的皮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化为灰白色的石头。可怕的轮回之力扭转时光,正在将他转化为万世轮回前的那块玉石。

    “放肆,我乃堂堂妫家长老,我,我。我上世,怎是如此卑贱之人?”

    一位妫家长老突然厉声呵斥起来,他气急败坏的咆哮着,狠狠的跺着脚放声怒骂。但是很快他就变得扭扭捏捏的,挽起了兰花指娇媚无限的低声笑了起来:“唉哟,公哥,奴家陪你一宿,莫非只值当这三五块下品灵石么?怎生奴家也是金丹境的修为呢。”

    其他的十几位妫家长老也都是丑态百出,身上各种稀奇古怪的状况不断出现。有人趴在地上学狗叫,有人在地上胡乱打滚。更有一些不忍言的丑恶状态出现。道貌岸然的仙界豪族的长老们,此刻却犹如红尘的市井凡俗,完全无法掌控自己的言行。

    可怕的三生河,一应轮回众生都在三生河内留下了自己前世的痕迹。

    虽然经过道轮回的洗练,所有的生灵都被化为一张白纸重新转世投胎。但是当他们和三生河水接触后。他们被轮回之力洗去的前世记忆——就连佛门佛陀都无法帮他们找回的前世记忆却缓慢的和他们的灵魂重新融合,让他们亲眼目睹了自己前世的诸般景象。

    他们万全在自己的前世种种迷乱,他们忘记了自己身为妫家的长老,忘记了自己是在仙界都站在巅峰的大罗金仙。他们痛哭流涕,他们怒吼喝骂,无数次前世的各种刻骨铭心的痛苦,各种深入骨髓的恩怨情仇,一幕一幕的涌了过来。

    无数次的轮回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快乐,所有的悲伤,所有的欢喜同时涌来,就算是大罗金仙的仙魂都承受不住,就算是大罗金仙的道心都把持不稳。

    就算是专门炼心的佛门佛陀进入三生河水,都可能会被前世种种冲毁佛心,摧毁禅念,何况是这些妫家的长老呢?他们身为仙人,却行世俗事,不断的争权夺利,撺掇荣华富贵,他们的道心、他们的心境,其实并不如他们想象的那样强大稳固。

    “真是省了姑奶奶多少事情?”

    妫墨鸾得意的笑着,她长啸一声,将这些长老联名签署的手令祭起在空,然后放声怒喝道:“强敌来袭,所有妫家弟准备迎战。所有妫家所属,听我号令,组队前往斩神城玄武城,本家秘密战堡内结阵固守。”

    手令上一道一道的玄奥气息喷出,斩神城内所有的妫家弟都感受到了那气息包容的信息。他们当即成群结队的驾驭剑光飞上半空,向着妫家在斩神城内玄武城区,妫家秘密营造的玄武府冲去。

    妫墨鸾恬静、俏美的面孔骤然一变,一股森森邪气从她体内喷出,她的脸皮隐隐有点发绿。

    她低声的笑着。很是快意的笑着。百十柄万邪斩仙剑从她体内冲出,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向着妫家的长老们斩杀了过去。沉浸在前世种种的冲击无法自拔的妫家长老们,他们甚至连一声惨嚎都没有,就被妫墨鸾一剑穿心。

    殷血歌踏着三生河的河水,直抵妫家这位副城主的府邸。

    那些疯狂肆虐。摧毁了无数府邸楼阁的三生河水,却好似温顺的小羊羔一样环绕在殷血歌的身边。殷血歌的无上圣体在欢喜的颤抖着,大量的三生河水不断的被他身体吸入,黑色的洪流迅速的转化为青黄二色的流光,不断的滋养他的无上圣体。

    更多的道纹印痕在殷血歌的皮肉、骨骼上出现,他的皮肉、骨骼隐隐带上了一层厚重莹润的光泽。这光泽好似宝珠。好似美玉,好似精金,纯净到了极点,纯粹到了极点。

    在三生河水,殷血歌清晰的感受到了幽泉的意志。

    清澈见底却又深邃莫测的意志,就好似某种天地的意志。高高在上,俯瞰众生,却又娇娇怯怯的,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幽泉就环绕在殷血歌的身边,浩浩荡荡的三生河水一路冲垮了无数斩神城仙兵仙将仓皇结成的仙阵,护送着来到了妫家副城主的府邸前。

    “幽泉,你真是和冥河有关系。”

    轻轻的拍打着身边的黑色浪头。殷血歌‘呵呵’笑了起来。难怪幽泉能时不时的吐出几部大罗道藏吓得人一愣一愣的,既然她和三生河有关,那么还有什么不能解释的呢?

    恒古以来,在幽冥界三生河陨落了多少大罗强者?太古之时,甚至有道祖、道尊、道圣级的人物陨落其,他们的所有随身宝物、所有的记忆都被三生河消融,这其包容了多少大罗道藏?

    惨嚎声刚刚响起,就骤然停歇。

    妫家的多长老被妫墨鸾一剑斩杀,她得意洋洋的将这些长老的精血气息用邪术吞噬一空,就连一丝头发都没有给他们留下。就在她将这些长老随身的乾坤戒、乾坤镯等仙器收罗在一起。想要将他们纳入囊时,殷血歌脚踏着淘天的黑色浪头,一路撞碎了数十重院墙,突兀的出现在她面前。

    “妫墨鸾,还记得我们的约定么?我帮你斩杀妫家的这些族人。但是他们身上的所有仙器宝物,归我所有。”站在高有百丈的浪头上,周边是高有千丈的巨浪在呼啸翻滚,黑漆漆的浪头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死死的将妫墨鸾围困在了正。

    偌大的副城主府邸被黑色的浪头吞没,唯独给妫墨鸾留下了一个方圆百丈的空地。

    妫墨鸾面色僵硬的站在这小小的空地,不知所措的看着四周回旋沸腾巨大浪花。

    “顺便说一句,妫家在神煌战场的所有财富,也是我的。你连一块灵石的好处都别想有。”殷血歌镇定自若的看着妫墨鸾,淡然说道:“这也是我们约好的。”

    妫墨鸾抬起头来,俏脸一阵乱跳。

    凝视了殷血歌一番,妫墨鸾好容易才挤出了一句话来:“殷血歌,想不到你有如此神通。”

    殷血歌笑了笑,没吭声。如果他能破开虚空屏障,将幽冥界的三生河水引来神煌战场,那么就算是道祖级的存在他都能一巴掌拍死了,他至于被妫聖设计赶来神煌战场么?

    唯有幽泉,她和三生河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三生河水于她就和身体一般,她才能打破神煌战场脆弱的、没有完全成型的空间壁垒,借助三生河水的力量冲破这虚空裂痕,倒灌斩神城。

    也就是在神煌战场,幽泉才能这样做。

    换在仙界,那里的空间无比稳固,一丝儿缝隙都没有,以幽泉如今的小身板,根本不可能做到这样。

    当然,这种事情不值得给妫墨鸾解释,她要误会,那就让她继续误会下去好了。

    伸开手,殷血歌冷声道:“所有的乾坤戒、乾坤镯,如果有哪位妫家长老爱好特殊一点的,他们可能还更乐意使用乾坤囊,所有储物法器,包括他们身上所有的灵符、玉佩、靴、长袍,哪怕是他们的亵裤,只要是值钱的,都给我拿出来吧。”

    妫墨鸾很是挣扎了一番,这么多的妫家长老,个个都是大罗金仙的修为,他们的身家太丰厚了。

    如此丰厚的身家,就算是妫墨鸾也极其的眼热。她被佛门古佛追杀,被逼兵解转世,好容易才逃过了古佛们的追杀。但是除了大丧乱万邪斩仙剑,她全部的仙器、法宝全部丢失。

    现在她在妫家只是一个有前途的后生晚辈,虽然身上也有不少妫家赏赐的重宝,但是和这些妫家积年的长老还是无法相比。她真的不想将这些收获交给殷血歌,但是……

    转轮尊者悄无声息的从妫墨鸾身后冒了出来,浑身血迹斑斑,也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的他低声笑道:“女施主,言而无信,天打雷劈……佛爷我最喜欢言而无信的女人,这样佛爷随便怎么摆布她,都不会觉得罪孽了。我佛慈悲,女施主是喜欢被人用强的,还是喜欢自己配合着来?”

    妫墨鸾的身体微微一哆嗦,她激灵灵打了个寒战,飞快的将死去的那些妫家长老的所有随身宝物全部丢给了殷血歌。然后她厉声喝道:“不要忘了我们的协议,还有这么多妫家的族人,你们要帮我将他们斩尽杀绝才行。”

    殷血歌缓缓点头,他淡然道:“你也不要忘了,你还要帮我的事情就好。”

    一拍头顶,一道血光从殷血歌头上冲起来足足有数百里高。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