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斩神城破(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四十五章 斩神城破(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继续来点推荐票吧!!!

    周一咯!

    推荐咯!

    ***

    斩神城外,一座神宫矗立在大山之巅。

    这是曾经统治整个鸿蒙世界的神灵们,残留的最后一点儿昔日的荣耀。

    辉煌壮观的神宫,装饰着无数庄严、神圣的雕像,每一尊雕像都散发出让人窒息的威严。长宽万里的神宫用最坚固的先天材料铸造而成,在宫殿内各处可见神术永恒封禁的神兽、神禽的身躯。

    五彩龙王,冥火凤凰,这些在太古时代赫赫有名的顶级神物,在这些曾经统治整个鸿蒙世界的神灵居住的宫殿,充当着的就是盆景、盆栽的角色。他们的生命气息已经彻底消散,他们的身躯被神术禁锢,摆放成优美的姿势装点巨大的宫殿。

    这座命运神宫,是命运神族的最高议事大殿,更是命运神族最强的战争神器。

    无数年前,神灵一族的统治倾覆,被仙人驱逐出鸿蒙世界的时候,命运神宫庇护了无数的命运一族的神灵们,让他们躲过了仙人们恐怖的攻击,庇护他们逃到了鸿蒙虚空的深处。

    今日,伽德斯等超过一千尊拥有大罗金仙实力,同属命运神族的神王们齐聚命运神宫。他们抛弃了相互之间的纷争,丢下了相互之间的仇怨,他们召集了绝大部分的族人,甚至联手启动了命运神宫,孤注一掷的聚集了命运神族成以上的力量,聚集在了斩神城前。

    “不成功,则成仁。命运双,我们必须将他们救出来。”

    身高五米上下的伽德斯站在殷血歌身边,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一大截的殷血歌。

    “我的盟友。背叛了仙人的叛逆者,我希望,你能给我们带来好消息。”

    “我希望你能履行你的承诺,让我们突破斩神城的大阵。如果不然……”

    抬头看着满脸严肃的伽德斯,再看看那些神色肃穆。端正站在命运神宫前方的诸多神王,殷血歌不由得问道:“命运双对你们有这么重要么?”

    “他们的重要性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性命。”伽德斯凝重的告诉殷血歌:“为了他们,我们不惜付出一切,我们甚至可以自爆命运神宫,也要突破斩神城。”

    “那些愚蠢而自私的神灵们,他们惧怕命运神族的崛起。他们谋杀了我们的领袖,我们的王。”另外一尊命运神王低声的咆哮着:“但是命运的长河注定了一切,他们无法阻止我们。”

    “我的盟友,希望你能带给我们惊喜。”伽德斯皱着眉头看着殷血歌:“不然的话,我不知道失望的兄弟们,会对你做什么。或许。你会被撕成粉碎。”

    看着陷入癫狂状态的伽德斯,殷血歌只能摊开了双手:“我已经尽力,但是谁也不知道结局会怎样。”

    殷血歌并不想帮助命运神族救回命运双,如果他真这么做了,那才叫做脑进水了——要知道,是他亲手将命运双贩卖给了李三笑,他为什么要帮伽德斯他们救人?

    他想要的只是报复妫家。打击妫家,削弱妫家的力量,同时扶植自己人。一切都是为了打击报复妫家,至于说帮助命运一族的神灵,或者说对斩神城造成巨大的损失,这些事情只是顺手为之,殷血歌对此并无太多的想法。

    所以殷血歌的话留了极大的余地,他绝对不会向这些神灵打包票。

    “尽力就好。”伽德斯深深的、深深的看了殷血歌一眼:“只要能够救回我们的王,我们会给你足够的报酬。我们有共同的利益,不是么?”

    殷血歌只是淡然一笑。所谓共同的利益,无非是伽德斯知道他要对妫家不利,命运神族会帮助他对付妫家的那些仙人。但是对殷血歌而言,这算什么共同利益?他的利益和这些神灵,绝对不是一码事。

    掌心一块玉符轻轻一动。然后碎成了十几块。

    斩神城的城防大阵已经开启,多疑的姜肜唯恐城内有人和神灵们里应外合,所以当殷血歌以莫测的神通移形换影闯出斩神城后,他就下令将斩神城三千百重大阵全部开启。一百零八位负责掌控城防大阵的人,此刻都已经在自己藏身的据点,全力运转阵图,操控大阵。

    全面开启的大阵彻底隔绝了内外的通讯,各种传讯令信都无法使用。

    殷血歌手上这块玉符,是一个妫家仙人的本命元神牌。妫墨鸾在城内击杀了这个妫家的仙人,哪怕是隔着重重大阵的阻隔,殷血歌手上的本命元神牌依旧随着那仙人的陨落而粉碎。

    看着粉碎的玉牌,殷血歌举起了右手。

    “准备进攻吧,我的人,已经在城内准备好了。”

    伽德斯身后的几个命运神族的神王同时走上前来,团团围住了殷血歌。伽德斯严肃的看着殷血歌厉声喝道:“那么,我族的盟友,在我们攻入斩神城之前,为了我们族人的安全,我们……”

    殷血歌摇了摇头,想要用他当人质么?

    他懒得和这些神灵啰嗦,而是举起右手,一道雷光向着天空喷射了出去。

    一声巨响,一颗百丈大小的雷光在高空爆发开来,刺目的雷光向着四周扩散出数千里,就算是百万里外斩神城,都能清楚的看到这一团刺目的雷光在高空爆炸的模样。

    斩神城内,转轮尊者长颂了一声佛号。他兴奋得浑身微微颤抖,低声念诵道:“众生皆苦,今日终得解脱。尔等入我佛国,是为无量功德。”

    十二位被转轮尊者以无上佛门神通强行度化的仙人眸里闪过一抹邪光,他们身上喷出了大量的黑色魔气,他们同时将自己全部的仙力注入了面前巨大的城防大阵的阵图,然后按照一个怪异的顺序,驱动着大阵胡乱的运转起来。

    无比精密。由上百万个大小阵眼组成的斩神城防御大阵突然爆发出一道一道诡异的流光,原本犹如一台复杂的机器一样有序运转的城防大阵,三千百重不同的阵法,上百万个大小阵眼内强大惊人的仙力、灵气胡乱的骚动起来。

    阵眼内的仙力、灵气剧烈的波动着,三千百重大阵相互干扰冲撞。巨量的灵气、仙力剧烈的摩擦着,在天空迸射出了刺目的光芒。

    转轮尊者控制的那些仙人同时怪笑一声,他们体内的仙力肆无忌惮的爆炸开来,他们的仙体爆发,十二团直径万里的强光在斩神城内出现。他们自爆仙体,十二位大罗金仙同时自爆仙体。这样的威力可想而知。

    相互之间剧烈干扰、冲撞的大阵猛烈的压缩这些仙人自爆产生的光和热,强迫着他们自爆产生的恐怖威能化为一道道光柱向着城外飞射而出。

    城外无边无际的妖兽妖禽和命运神灵组成的大军被这些光柱命,伴随着绝望的嘶吼哀鸣声,说不清有多少妖兽妖禽在强光化为粉碎,说不清有多少命运神灵在强光魂飞魄散。

    包围斩神城的,由无边无际的妖兽妖禽组成的黑压压的海洋瞬间被荡平了极大一片。斩神城外的荒野被削去了万里厚的一层。强光冲击着斩神城的城防大阵所化的厚重光幕,光幕剧烈的震荡着,最终还是在这可怕的自爆坚持了下来。

    伽德斯等神王看得目眩神摇,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们自然知道有大罗金仙自爆,有十二个大罗金仙自爆,瞬间重创了他们控制的妖兽妖禽组成的大军。但是他们无法理解,斩神城的高层怎么会作出这样疯狂的决策。

    那是大罗金仙。那是需要耗费无数资源、耗费漫长岁月才能培养出来的大罗金仙。强大的命运神族,为了命运双,胆敢孤注一掷,号称要牺牲成族人也不惜一战的命运神族,他们今天调集来这里的大罗金仙级的存在也不过千多人。

    “十二个神王啊,就这么,自爆了?”

    一尊命运神族的神王很是呆滞的低声咕哝着。

    斩神城内,正忙着催促监察司的仙官仙吏,彻查城内是否有人和神灵勾结的姜肜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城外夺目的光芒。他们感受着城内虚空越来越狂暴的灵气波动,一个个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甚至有仙人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冷汗直流。

    半空,十二团疯狂闪烁的强光喷射出一条条炽热的流光。

    这是斩神城最重要的,控制城防大阵的核心阵图。那些仙人的自爆让这些威力堪比大罗道器的阵图受到了极其惨重的损害,如今这些核心阵图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们混乱的灵气波动。令得整个斩神城的城防大阵也都剧烈的震荡起来。

    斩神城内一处处高大的建筑崩塌,一段段城墙崩毁,地面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痕,露出了地下复杂的大阵根基。强光闪烁的城防大阵的阵基不断喷出一面面阵旗,喷出无数的飞刀飞剑,更有堆积如山的仙石灵石从大阵飞出,然后在半空猛烈的爆炸开来。

    无数仙兵仙将被爆炸的仙石、灵石炸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的四处逃窜。

    斩神城内有数以十万计的屯兵大营,这些屯兵的营寨都是依托城防大阵的阵基架设。那些阵基阵眼比较密集的地带,就会有更多的仙兵仙将驻守。

    但是眼下,崩溃的大阵胡乱的发泄着自己狂暴的威力,斩神城的仙兵仙将顿时被大阵内飞出的各色阵器打得哭天喊地,短短一盏茶的时间,就有数百万的仙兵仙将伤亡。

    “伽德斯,对我的努力,你还满意么?”殷血歌回头向目瞪口呆的伽德斯看了一眼。

    伽德斯等神王呆滞的看着陷入一片混乱的斩神城,半晌说不出话来。他们曾经无数次的盘算过,殷血歌会用什么方法帮助他们攻入斩神城,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殷血歌会玩得这么大。

    整个斩神城最至关紧要的城防大阵都被破坏了,今日命运神族只要能攻入城内。几乎就宣告着仙庭在神煌战场最初建立的这座主城被彻底的摧毁。

    命运神族势必扬威整个神灵一族,命运神族势必借助这一战,在神灵一族内部掌握更多的话语权。

    加上命运双给他们带来的无穷好处……

    “我的兄弟们,我的族人们,为了我族的荣耀。”伽德斯没有废话。他身后悬浮着的命运宝轮缓缓转动着,黑白二色神光照耀天地,向着斩神城的方向喷射了过去。

    “为了我族的荣耀。”千多个实力堪比大罗金仙的神王同时喷射出黑白二色的神光,他们所有人的神光融为一体,全部注入了伽德斯身后悬浮着的宝轮。

    “为了我族的荣耀。”从虚空传来了更多命运神灵的怒吼声,一道道恐怖的。实力同样达到了大罗金仙境界的气息从高空破空袭来,一片一片的黑白二色神光隔空注入了伽德斯身后的宝轮。

    殷血歌眉头一阵乱跳,在场的命运神族的神王级高手只有千多人,但是命运神族的神王级高手显然远不止如此。他们在距离神煌战场极其遥远的鸿蒙虚空,还隐藏了更多的强者。

    显然命运神族这次的行动看似疯狂,看似孤注一掷。但是他们族还有智者,他们留下了足够命运神族东山再起的力量。

    随着在场的千多位神王,以及遥空不知道多少神王注入的命运神力,伽德斯身后的宝轮已经膨胀到了三万里方圆。这一只巨大的宝轮缓缓旋转着,命运神宫就这么漂浮了起来,稳稳的落在了宝轮上。

    “让我们,杀死这些卑贱的仙人。”伽德斯低沉的颂唱着:“曾经。我们是万物之主;曾经,我们统治一切;曾经,我们凌驾在一切之上。”

    “是这些仙人辱没了我们的荣耀,玷辱了我们的血脉,毁灭了我们的明。”

    “今天,让我们向他们复仇;今天,让我们用他们的血和肉,重铸我族的辉煌。”

    无数的命运神族的神灵们疯狂的嚎叫着,他们身后涌出了无数的妖兽妖禽,这些身披黑白甲胄的命运神灵们骑在妖兽妖禽的背上。犹如黑压压的潮水向着正在崩溃的斩神城冲杀了过去。

    伽德斯等神王级的高手则是站在了那宝轮上,小心翼翼的掌控着命运一族最重要的战争神器命运神宫,慢的向着斩神城飞去。

    这些神王亲眼看到斩神城的大阵崩溃,所以他们完全忘记了对殷血歌的警惕。刚刚还围在殷血歌身边的几尊神王早就兴致勃勃的加入了对斩神城的进攻,他们完全忽略了殷血歌的存在。

    所以殷血歌笑了笑。向着那些神灵挥了挥手,然后他的身体慢慢的融入了一片血光。

    施展遁法离开之前,殷血歌下意识的向着浩浩荡荡不断向前冲锋的命运神族的后方望了过去。

    在那极远处的天空,一群身穿黑色甲胄的神灵静静的悬浮在云层之上。这些神灵身上的甲胄,殷血歌看上去很眼熟,当日追杀多尔伽德和命运双的神罚战士们,他们身上的甲胄就是这般模样。

    “终于惊动了其他部落的神灵么?想要趁火打劫么?这是好事啊!”

    殷血歌‘呵呵’的笑着,他迅速的融入了血影,然后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

    斩神城内已经乱成了一片,崩溃的大阵让所有仙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斩神城是神煌战场五大主城之首,已经有太多太多年没有受到直接的攻击了。

    当大阵开始崩溃的时候,斩神城内大大小小的势力开始呼朋唤友、召集人手。

    一些胆小的人开启了自家宅邸的阵法准备固守待援。

    一些胆气足一点的人开始成群结队的向荒漠外逃窜。

    更有一些胆肥的人纠集大量人手冲向对外的传送阵。

    还有一些胆大包天无法无天的凶神恶煞们,他们高呼着‘杀人放火金腰带’、‘人无横财不富’的口号,裹挟了数量庞大的仙人、修士,胆大妄为的向着斩神城的各处官方库房冲了过去。

    一些落魄的,在仙界混得不如意,被逼来神煌战场谋生,结果混得比在仙界还要凄惨一万倍,差点就要卖身为奴的仙人、修士好似突然看到了扭转命运的契机,他们犹如疯狂的野兽一般,‘嗷嗷’叫着冲向了平日里惦记了无数天的豪门大族的院落,扑向了那些水灵灵让他们每天都流口水的大姑娘小媳妇。

    就在这样的混乱,殷家商会的后院内,乌木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正端坐在地上浑身笼罩着一层黑气的幽泉。

    “喂,幽泉小妞,咱们也趁机打劫一把吧?这两天我们买了这么多的奴兵和宠兽,库房里一块仙石都没剩下,都能饿死老鼠了。咱们去把那些天赚了我们钱的家伙洗劫了吧?”

    “啧啧,那个黄氏商行的老东家,他的小女儿生得真好看,那屁股都快有大爷我的屁股这么肥了,一看就知道好生养,我惦记她好几天啦!”

    乌木正絮絮叨叨的蛊惑着幽泉趁火打劫,幽泉却是双眸水光一闪,双手同时结印向高空一指。

    就听得晴天霹雳般一声巨响,斩神城上空裂开了数百条大大小小的裂痕,滚滚黑色狂澜带着让人窒息的死亡之气,夹杂着偶尔可见的血色曼殊沙华的花瓣,从高空浩浩荡荡的倾泻了下来。

    斩神城尚且残留的城防大阵被这黑水一冲,当即彻底崩毁。

    ‘哗啦啦’的水声,半个斩神城瞬间化为泽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