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道义凛然(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四十三章 道义凛然(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我咔~~~电脑报警,硬盘存在损毁的风险!

    好吧,静静等待宕机的那一天。紧急备份资料。

    ***

    假山下,花厅。

    殷血歌正高坐,杨鼎双手垂在身旁,恭敬的侍立在他身后。坐在殷血歌左右手侧的转轮尊者和妫墨鸾眼见两人如此姿态,不由得摇头侧目。很显然,杨鼎这鹰扬大将军,天煞城的大统领,居然已经被殷血歌收服了。

    自有杨鼎的心腹侍女奉上了茶水,然后恭谨的退出了花厅。

    转轮尊者双手一挥,一道佛光魔气绕着花厅转了两圈,将整个花厅都笼罩了起来。

    殷血歌捧着茶杯,看看宝相庄严的转轮尊者,再看看眉目如画的妫墨鸾,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大家不打不相识,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只是我很惊讶,墨鸾小姐刚才所说的,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一些。”

    转轮尊者双手合十,一串佛珠挂在他手掌上无风自动,他默然微笑,端的是一副有道高僧的嘴脸。唯独他一对眸闪耀着惨绿色的光芒,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妫墨鸾,显然他依旧贼心未死。

    妫墨鸾浅浅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香茶,这才点了点头。

    “破开斩神城,我要亲手杀光妫家所有族人。”

    “这事,我现在也能做到。但是我需要一个借口,一个让我杀死所有在斩神城,在神煌战场的妫家族人后,还能不被妫家长老们怀疑的,能够保全我在妫家身份、地位的借口。”

    看着妫墨鸾那张美丽的脸庞,殷血歌笑了起来:“理由呢?”

    转轮尊者继续宝相庄严的笑着,他双眸凝视着妫墨鸾高高耸起的胸膛,两只手掌轻轻的蠕动着,就好像揉面的白案师傅在砧板上揉搓面团一样,很是诡异的轻轻蠕动着。

    妫墨鸾斜眼望了转轮尊者一眼。眸里闪过一抹煞气。但是她很快就带着灿烂的笑容,向殷血歌的叹了一口气:“这话说起来,可就有得说的了。”

    妫墨鸾是妫家的老人,她真正的辈分,比起现在妫家的太上长老还要高出许多。

    很多年前,妫墨鸾是妫家大力栽培的绝世天才,她用令人震惊的速度修炼到了大罗金仙巅峰极限。到了所谓的大罗大圆满的境界。到了这个境界,法力的增长已经毫无意义,道行却是再也无法增进丝毫,除非能突破到混元大罗境界,否则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使用了各种手段,进行了无数种尝试。妫墨鸾耗费了无数年苦功,却困在那大罗大圆满的门槛上不得寸进。她甚至求助于妫家传说的某些虚无缥缈的存在,但是那些存在并没有给她任何的回应。

    一不做二不休,妫墨鸾干脆就秘密调动妫家的一些隐秘力量,不断刺杀仙界佛门、道家的一些重要人物,顺利的挑起了席卷半个仙界的佛道战争。趁着天下大乱,她闯入佛门禁地。破开那些涅槃寂灭的佛陀塔林,夺取舍利、佛骨,祭炼了百十柄大丧乱万邪斩仙剑。

    铸剑只是顺带的事情,妫墨鸾想要的,是在熔铸佛门舍利和佛门佛骨的同时,参悟其无穷无尽的佛门精义。她意图佛、道兼修,从得到灵犀一线,从而突破瓶颈。踏足混元。

    “似乎,女施主没成功?”转轮尊者‘咯咯’怪笑着。

    妫墨鸾皱起双眉,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摊开了双手。

    她没能成功,她屠戮佛门百多尊佛陀,杀死佛门高僧大德无数,夺走了无数的舍利佛骨炼乳万邪斩仙剑。最终引得佛门古佛震怒,十二尊地位堪比道门道祖的古佛联手围攻,打得妫墨鸾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终只能兵解转世。

    转世的妫墨鸾依旧是投生在了妫家。以她的心性手段,她在妫家很快就崭露头角,成为年青一代可以和妫聖比肩的核心人物。

    但是佛门的古佛们的追杀可不是这么容易避开的,妫墨鸾在妫家刚刚恢复了金仙的修为,就察觉有佛门的影在她身边出现。吓得魂飞天外的她立刻主动请缨,逃到了神煌战场主持妫家的一应事务。

    “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妫家看重的,大力栽培的核心族人。”殷血歌很不解的看着妫墨鸾:“你居然想要杀光神煌战场的妫家人?理由呢?”

    转轮尊者在一旁冷飕飕的说道:“小妞,别想着陷害我们。嘿嘿,佛爷可不是你能随意戏耍的人。大罗大圆满,很了不起么?就算你能短时间的调动前世的部分威能,佛爷也能把你摆布出百八十个小模样来。”

    妫墨鸾目光森森的看了转轮尊者一眼,讥嘲的冷笑了一声,高傲的挑起了下巴。

    她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向殷血歌冷声道:“这些妫家人,都是妫聖的支持者。所以他们的死,只要能给我带来一点好处,我可不在乎他们的小命。”

    “妫聖的支持者?”殷血歌瞪大了眼看着妫墨鸾。

    妫墨鸾阴沉着脸,缓缓的点了点头。她被迫兵解,暂时的避开了佛门的追杀,重新轮回投生在妫家,但是她的出身不是很好——妫家的嫡系血脉,血统最纯正、地位最崇高的那一脉血脉,每一个婴孩孕育之初,就被无数的妫家长老谨慎的施展大神通**力护持得水泄不通。

    妫家这样的仙家豪门,除非和某些超乎想象的大能进行利益交换,否则他们绝对不允许有人随意的借助自家的血脉转世投胎。尤其是妫家最核心的那一脉族人,更是有着极大的隐秘存在,他们对这一脉族人的护持,简直到了苛刻的程度。

    所以妫墨鸾只能投胎在一个妫家旁系族人的小妾腹。

    而且她是趁着那旁系族人带着小妾返乡省亲的机会,这才偷偷摸摸的将自己一线真灵和那刚刚成型的胎儿融合,从而顺利的转世成功。

    妫家最重血脉继承,哪怕妫墨鸾开始修炼后,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天赋,甚至足以和妫家内定的下一任家主妫聖相比。但是她一个是女,一个是旁系族人出身。她表现出的天赋越优秀,她受到的打压就越沉重。

    她离开妫家,主动前往神煌战场,除开躲避佛门的追杀,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妫聖对她的打压和敌视。而她到了神煌战场后,妫家在神煌战场的高层,也几乎全部换成了妫聖的铁杆支持者。她虽然掌握了明面上妫家在神煌战场的全部权力,但是这种权力随时可能被几位妫家的长老夺回。

    “不能为我所用的族人,不能为我所用的权力,我还留着他们做什么?”

    妫墨鸾很理所当然的说道:“杀了这些妫家族人,一个呢,可以尝试我的某种猜想;二个呢。可以让妫聖心痛一下。两全其美的事情,我为什么不做?”

    “猜想?”转轮尊者精神一振,很是认真的问道:“你,想要做什么?莫非,你想要?”

    妫墨鸾抓出了袖里的气运罗盘,手指轻轻的弹了弹光洁的罗盘,顿时就有刺目的毫光从罗盘喷射了出来。她冷声笑道:“妫聖想要夺取……本家的气运。帮助他成立万世霸业。我为什么就不能夺走这些妫家人的气运,帮我踏出最后一步?”

    妫墨鸾的眸里闪过一抹狂热的凶光,她握紧拳头,压低声音声嘶力竭的说道:“当年我已经是大罗大圆满,距离混元境界只差一步,就是那一步,我始终无法迈出。我从佛门功法,领悟了功德、气运之力。积攒功德么,我没那个耐心,但是这气运么……”

    “夺血脉亲族的气运为自身所用。”转轮尊者用力的拍打着大腿赞叹道:“妙啊,就是这个道理。当年贫僧杀光了自家同门师兄弟,连自家师父都给宰了,夺了他们掌心佛国内亿万信众,汇聚无穷信众念力。将自身禅功推衍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眼看着就能踏出那一步。”

    “你是……”妫墨鸾看着转轮尊者,突然冷笑起来:“你就是那臭名昭著的佛门败类……”

    转轮尊者急忙打断了妫墨鸾的话:“往日种种,已经是梦幻泡影。不需说的。什么佛门败类,那都是虚妄。如今本尊乃转轮尊者,当日的事情,是再也不想提起了。”

    “转轮魔头,果然是你。”妫墨鸾居然带着一丝惺惺相惜的笑容看着转轮尊者:“你的威名,当年也是如雷贯耳,吾道不孤,吾道不孤啊!”

    “嘿嘿!”转轮尊者看着妫墨鸾连连怪笑。

    “呵呵!”妫墨鸾望着转轮尊者,也是笑得格外畅快。

    “两位果然是知己。”殷血歌看看转轮尊者,再看看妫墨鸾,总感觉这花厅内的气氛突然变得极其的怪异。转轮尊者这个佛门叛徒当年的所作所为,已经是让人瞠目结舌,能够逼得佛门三十尊古佛联手将他镇压,可见他当年在佛门是做出了多么辉煌的丰功伟业。

    而妫墨鸾能够迫使佛门出动十二尊和道祖同等存在的古佛联手追杀,甚至她兵解转世后,这些佛门大能依旧对她恋恋不忘,可见她的光辉事迹比起转轮尊者也弱不到哪里去。

    这么两尊魔头,居然和自己凑在一块儿,盘算着如何破开斩神城,如何坑害妫家族人以及其他一些人的计划,殷血歌总觉得,自己怎么就变成了传说那种无恶不作的大魔头?

    “两位说的话,太玄奥,太深奥,小一时半会听不懂。”

    殷血歌拍了拍手,打断了转轮尊者和妫墨鸾暧昧的笑声。

    “但是起码有一件事情,我是听明白了。妫墨鸾,你同样想要坑掉斩神城的妫家人?”

    “不是斩神城的妫家人,我想要坑掉整个神煌战场的妫家人。”妫墨鸾迅速的更正了殷血歌的话:“所有神煌战场的妫家人,只要将他们干掉,我抽取他们本来的气运之力加注我身,或许我的大道之基就在这里了。”

    殷血歌的脸色变得很古怪,他看着妫墨鸾,半晌没吭声。

    妫墨鸾也怔怔的看着殷血歌,过了好半晌,她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心在想什么,我明白。”

    “当然。我最好的选择是你。干掉你,我夺取你的气运,或许对我的帮助远比整个神煌战场的妫家人还要大得多。但是你放心,我不敢这么做。”

    “哦?”殷血歌挑了挑眉头:“你不敢?”

    妫墨鸾的神色变得很古怪,她扳着手指冷笑道:“我怎么敢?这几天出了多少事?”

    冷笑声,妫墨鸾将这几天妫家在殷血歌身上吃的苦头一一说来。

    首先就是杨鼎。妫聖下令让杨鼎铲除殷血歌,而结果却是杨鼎直接被殷血歌收服。作为杨家的年青一代的代表人物。杨鼎的前途广大,无论是在仙庭供职,还是坐镇一方仙国仙洲,他都能为妫聖极大的助力。但是现在可好,妫聖等于是将杨鼎亲手送给了殷血歌。

    其次就是三百禽兽,他们顺利的夺取了杨鼎的兵权。随后就是三百禽兽几乎全军覆没。以妫家在三百禽兽身上花费的巨大资源,他们任何一人都有成就大罗金仙,在仙界独霸一方的资格。但就是因为和殷血歌对上了,所以三百禽兽的男人被命运神族生擒活捉,苟存的一百女道心全部崩溃。

    最后就是不信邪的妫德。这位妫家长老从妫家带来了气运罗盘这件灵宝,亲眼目睹了妫家三百禽兽的沦丧,但是他非要找上门去。试探一下殷血歌身边人的底蕴。

    结果就是妫德大败亏输的逃了回来,甚至他连自己是如何受伤的都完全忘记了。

    “还有我只是来试探一下杨鼎,结果呢?结果就是我被打得连连吐血。”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妫墨鸾冷笑道:“所以,干掉你这种很有诱惑力的事情,还是交给妫聖去做吧。我呢,我只要干掉妫家在神煌战场的这些人,想必也能给我很大的好处了。”

    “妫聖想要成为你父亲唯一的儿。”妫墨鸾看着若有所思的殷血歌冷然道:“因为只有干掉了你。他才能成为你父亲唯一的继承人,从而顺理成章的得到他身上无穷气运的帮助。”

    转轮尊者目光怪异的看着殷血歌,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摇了摇头:“善哉善哉,我佛那个慈悲。贫僧还是继续贫僧自己的道,其他种种,都是旁门外道。”

    殷血歌只是不断冷笑。妫聖要杀了他,是为了成为第一至尊唯一的儿?

    他很好奇,以第一至尊的纨绔性,妫聖成为他儿后。会被折腾成什么模样?

    冷笑了几声,殷血歌向妫墨鸾伸出了手去:“既然如此,我们可以合作。破斩神,屠妫家。”

    妫墨鸾站起身来,伸出小手和殷血歌轻轻的握了一下,她柔声说道:“破斩神,屠妫家。嗯,那些娃娃,都得我亲手杀死才行。”

    “他们都是你的,我对他们没兴趣。”殷血歌抽回手,淡然道:“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别的想法。”

    妫墨鸾眨巴着眼睛,饶有兴致的看着殷血歌:“哦?别的想法?说说看。”

    凝视着妫墨鸾,殷血歌冷声道:“比如说,命运神族使用的那一座传送阵,到底是谁帮他们架设的?”

    转轮尊者‘噢’了一声,他站起身来,笑呵呵的看向了妫墨鸾:“主上以为,和这小妞分不开关系?倒是有趣。”

    妫墨鸾沉默了一阵,然后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妙眸一转,妫墨鸾笑道:“果然是个聪明人,我越来越喜欢和你说话了。没错,是姑奶奶我干的,怎么了?有意见么?”

    殷血歌用力的一拍手,他放声笑道:“那,那,那,这就对了。五大主城的城外,这么近的地方,居然被神孽布下了一座大型传送阵,没有内部高官重臣的帮助怎么可能?”

    “但是历数五大主城,有这个实力这么做的势力,绝对不超过十个。有动机这么做的人,丧心病狂到这样的人,除开妫墨鸾你,还能有谁?”

    殷血歌凝视妫墨鸾,妫墨鸾凝视殷血歌,两人相互望了一阵,然后妫墨鸾嫣然一笑。

    她正要开口,转轮尊者却慢的合十长颂了一声佛号:“我佛真个慈悲,不瞒主上,这事情,老衲也做了。嗯,屠神城外三千万里的山岭,有老衲下属帮助神孽布下的传送阵一座。”

    殷血歌的嘴角瞅了瞅,妫墨鸾突然捂着肚皮笑了起来。她放声笑道:“和尚,你果然是同道人。”

    转轮尊者面露慈悲之色,以悲天悯人的口吻长叹道:“我佛慈悲,众生平等。仙人是生灵,神灵也是生灵。贫僧见不得神灵在这贫瘠之地受苦,有心帮他们重返仙界,得享太平,这是大慈悲的事体。”

    妫墨鸾抚掌轻笑,对转轮尊者的话连连出声赞叹不已。

    殷血歌听得眉头直跳,对这一对儿老魔头,他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

    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殷血歌厉声喝道:“好了,既然大家已经决定联手合作,那么我们就必须……”

    妫墨鸾举起了右手,慢的说道:“先发本命神魂血誓吧,姑奶奶可信不过你们。别你们转手把姑奶奶卖了,在这神煌战场被佛门的秃驴们堵上,姑奶奶能跑去哪里?”

    转轮尊者也举起了右手:“这血誓,是越狠毒越好。小妞,佛爷我也信不过你。这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佛爷可不想被仙庭各方势力漫天追杀,那日,佛爷腻味了。”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看向了殷血歌。

    无奈的点点头,殷血歌也举起右手,逼出一点心头精血,发了一个又臭又长恶毒无比祸及孙后代的歹毒誓言。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