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墨鸾魔乱(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四十二章 墨鸾魔乱(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好宝贝啊!”

    转轮尊者鼓掌大笑,双目鬼火熊熊,恶狠狠的盯着僵直在半空动弹不得的妫墨鸾。

    烈焰金冠放出数十丈长的金光火焰,牢牢地托住了转轮尊者佛珠喷出的佛光魔气,将妫墨鸾护在了正。不仅如此,烈焰金冠还不断的跳动着,每一次闪烁妫墨鸾的身形都骤然模糊一阵。

    如果不是转轮尊者用**力大神通定住了虚空,妫墨鸾早就凭借着烈焰金冠的威力,一个瞬移不知去向。

    所以转轮尊者才说这烈焰金冠是好宝贝,能够在他的压制下,依旧表现得如此灵动、不屈,这件烈焰金冠起码也是一件先天级的灵物。转轮尊者的眸一阵阵的绿光闪烁,无比贪婪的盯着那一件烈焰金冠,开始盘算着要如何才能将他抢下。

    殷血歌身形一晃,几个闪身就到了妫墨鸾身后。

    大罗金风蝉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叫声,他的身形骤然出现。他双手结印,体内八百一十万元会的雄厚仙力凝成诸天崩毁大手印,一丝一丝枯黄色的寂灭之力不断融入大手印,将原本血光升腾的大手印染成了淡淡的黄红色。

    ‘嗡’的一声响,殷血歌倾尽全力砸在了烈焰金冠喷出的金光烈火上。妫墨鸾的身形微微一晃,烈焰金冠放出的数十丈长的金光烈火被硬生生砸出了一条微不可见的裂痕。妫墨鸾嘶声惊呼,猛地转过身来双眸喷火看向了殷血歌。

    殷血歌淡淡的笑着,又是一道诸天崩毁大手印轰了下去。

    现在殷血歌**强横,已经足以和体修的三品大罗相抗衡,他对毁灭和寂灭法则也有了更深的领悟。所以他现在每一次诸天崩毁大手印轰出,都能在大手印凝聚一万元会的强大仙力。

    换成吸收那座镇压了转轮尊者无数年的舍利佛塔之前,殷血歌三两下就会耗尽体内全部的血海仙力。但是现在他有着寻常仙人难以想象的八百一十元会的恐怖仙力修为,所以他一击接着一击,不断的向妫墨鸾发动疯狂的攻击。

    妫墨鸾精致的小脸蛋起初露出一丝冷笑。不以为然的看着殷血歌。

    以她的阅历目光,以她的道行修为,她能清楚的分辨出殷血歌每一击蕴藏了多少仙力在内。当殷血歌发出第二击诸天崩毁大手印的时候,妫墨鸾甚至有闲心讥嘲殷血歌。

    “冢鬼道祖果然对你不错,居然能够让你拥有两万元会的仙力,只不过,这可不足以对付我。”

    话音未落。殷血歌已经将第三击诸天崩毁大手印轰了下来。妫墨鸾的脸顿时一僵,她掐着手指盘算了一阵,咬牙切齿的看着殷血歌怒声喝道:“冢鬼果然下了大本钱,他居然为你固本培元,帮你提升仙体强度,否则你体内怎可能容纳如此强大的仙力?”

    无论地仙、天仙。他们追求的都不是仙力的雄浑度,他们追求的是对天道的掌握。

    所以地仙一般有个元会的法力修为就顶天了,天仙也最多就是数百个元会的法力修为。只有到了金仙巅峰境界,当金仙久久不能突破到大罗金仙境的时候,金仙才会穷极无聊的用水磨工夫,慢的打磨仙力、积攒底蕴,所以那些巅峰金仙。动辄就会有数万元会甚至是数十万元会的法力。

    但是殷血歌被送来神煌战场的时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地仙。

    除非冢鬼道祖在他身上使用了什么逆天的灵药仙根,否则他怎么可能发出第三招如此恐怖的诸天崩毁大手印?

    妫墨鸾清楚自己这件烈焰金冠是什么来历,更知道他拥有多可怕的防御力。殷血歌怪异的大手印能够在金光烈焰上打出头发丝般细小的裂痕,这样的攻击力实在是可怕到了极点。

    以妫墨鸾得到的情报,殷血歌被送来神煌战场的时候,就是一个渺小的地仙,这样的攻击法门。这样的仙力底蕴,冢鬼道祖要花费多少家当,才能让他拥有连续攻击三次的底蕴?

    “我就不信,你还能打出第四击!”

    妫墨鸾不信邪,她甚至不再催动烈焰金冠逃走,而是怒视殷血歌,全部力量灌注进了烈火金冠。硬碰硬的和殷血歌硬抗。甚至她都顾不上害怕转轮尊者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殷血歌身上,她无法容忍自己在面对殷血歌的时候逃走。

    因为她认识殷血歌,她知道殷血歌的存在。

    一个血脉卑贱的半妖杂-种。他怎可能逼得妫家的天潢贵胄,拥有最纯正人皇血脉的她逃走?

    第四击犹如泰山压顶一样轰下。这一击让金光烈焰裂开了好几条细小的裂痕,就连妫墨鸾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了一下。妫墨鸾是纯粹的法修,她对肉身的修为并不是很看重,面对烈焰金冠外传来的沉重压力,她的感受就好像被一头蛮牛撞了一下,震得她五脏腑都有点痛了。

    妫墨鸾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烈焰金冠防御力超乎想象,虽然因为她自身修为的关系,烈焰金冠的防御能力只发挥了百之一二而已,但是寻常大罗金仙已经难以攻破烈焰金光放出的金霞烈火。

    但是殷血歌居然能够震碎那防御力惊人的金光烈火,并且余力还能让妫墨鸾感到痛苦,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妫墨鸾好似看到了一只阴沟里的老鼠,突然窜起来对着一条天龙的脑袋踢了一脚,还把那天龙踢得鼻血直流一般,她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

    第五击随声而来,殷血歌浑身血脉喷张,全力轰出五次诸天崩毁,他的身体机能已经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他每一条肌肉、每一条经络、每一块骨骼的力量都极致的发挥了出来,他体内传来海潮一般的巨响,传来无数血海鬼卒的欢呼声,这一击才是他真正全力的一击。

    第五击比刚才的第四击起码强了成左右,殷血歌浑身毛孔都喷出了灼热的白气,青黄二色流光在他皮肤下急速流转,他的身体内隐隐有炽热的血光喷射出来。三色奇光在他体内急速涌动,他的身体不自觉的拔高了三寸左右,浑身肌肉都膨胀到了平日的一倍以上。

    “不可能!”

    妫墨鸾的嗓眼微微一甜。她的嘴角有一丝血迹流了出来。

    刚才的第五击,殷血歌恐怖的冲击力已经投过金光烈火,轰在了她的本体上。妫墨鸾的仙体娇柔粉嫩,和她恐怖的道行修为相比,她的仙体简直就脆嫩得和豆腐脑一般。

    殷血歌恐怖的,蕴藏了毁灭和寂灭之力的劲力只是有一丝渗进了妫墨鸾的身体,就是这一丝微不足道的力道震得妫墨鸾五脏腑剧痛。犹如尖刀一样在她体内乱割乱切,痛得妫墨鸾眼泪水都快流了下来。

    “就是这样,主上,把这丫头生擒活捉,老衲好好为你演绎大欢喜三百十式罗汉禅功是什么模样。”转轮尊者双手合十,宝相庄严的念诵着佛号。一步一步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转轮尊者这老魔头的双眸喷火,不断的打量着妫墨鸾的身体。妫墨鸾感受着转轮尊者毒辣的目光,就觉得好似有一只巨大的苍蝇在用他粘稠而肮脏的口器在自己身上乱舔,妫墨鸾恨不得将转轮尊者看到过的身体全部给砍下来。

    第击带着可怕的巨响声轰了下来,这一击轰出,殷血歌的长发一根根笔直的竖起,每一根长发上都有一缕极细的白色气劲直冲高空。‘唰唰’巨响声。殷血歌的长发舞动,白色气劲将头顶的虚空都切割成了无数碎片,就连杨鼎府邸的禁止大阵都剧烈的震荡起来。

    ‘咔擦’声,烈焰金冠放出的金光烈火裂开了一条长有数丈手指粗细的裂痕。

    妫墨鸾的身体重重一荡,她五脏腑被巨力揉搓,张口就是一道血箭喷出。她怒极长啸,双眸喷出了无尽怒火:“老秃驴,小杂-种。真当我妫墨鸾怕了你们不成?”

    长袖挥动,妫墨鸾的墨色长裙突然喷出了两条星光。这是两柄造型奇异的无柄飞剑,好似无数银色萤火虫拼凑在一起组成的两条长有十几丈的银色剑光呼啸而出,剑光忽聚忽散,一眨眼的功夫就落向了殷血歌和转轮尊者。

    两道剑光速度极快,就连殷血歌和转轮尊者都没能来得急祭起宝物抵挡。

    殷血歌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了面门,体内青黄二色流光闪烁。血海灵宝大禁宝箓同样是出乎本能的祭了出来。一团粘稠的血炎在他面前喷薄而出,那道呼啸而来的银色剑光一头扎进了血炎,就听得尖锐难听的凄厉鸣叫声,这柄快若闪电的银色剑光突然黯淡了下来。

    转轮尊者则是长啸一声。他摊开双手,厉声喝道:“大威天龙,无量法体;老苦修无数量劫,已经是不死不灭永恒不朽之无上佛躯,小妞,你的剑杀鸡崽还不错,焉能伤了老?”

    银色剑光散开,无数拇指大小的银色剑光呼啸着围绕着转轮尊者一通乱劈乱划。

    就看到转轮尊者眉心、胸口、双手、胯下,都有卍字佛印突显出现,暗金色的卍字佛印放出无量佛光,喷出无边魔气,佛光魔气纠缠在一块儿急速的翻滚卷动,给人一种群魔乱舞的感觉。

    转轮尊者的皮肤也变成了暗金色,乍一看去,就真的像是一尊在古庙被供奉了无数年,饱受烟熏火燎的纯金佛像。厚重,庄严,坚不可摧,不容侵犯。

    ‘铛铛’巨响声绵绵不绝,银色剑光划在转轮尊者的身上,不断喷射出夺目的火光,同时切割出了一条一条深有半寸的伤痕。这些伤痕内不见丝毫血迹,却依旧痛得转轮尊者嗷嗷惨嚎。

    “这是大丧乱万邪斩仙剑。”转轮尊者气急败坏的咆哮着:“小妞,你从哪里得来的这杀伐之气?大丧乱万邪斩仙剑本色黑绿,你怎么将他变成了银色?”

    转轮尊者在这里气得大吼大叫,一旁的妫墨鸾也是目露惊骇之色的看着殷血歌,手忙脚乱的连连打出手印,将差点被血炎吞噬的剑光收了回来。她同样气急败坏的尖啸着:“小杂-种,你修炼的什么邪魔法门,差点将我的本命仙器给炼化了?”

    血海灵宝大禁宝箓,这是一门邪门到了极点,专门掠夺其他仙器灵宝的精华。借以淬炼、铸造自身本命灵宝的奇门神通。殷血歌用这门神通,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万件仙器和其他宝贝,所以这门禁法,他已经修炼到了近乎大成的水准。

    妫墨鸾的飞剑和大禁宝箓放出的血炎只是纠缠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他银色的外壳就已经被吞噬得干干净净,露出了下方黑绿色散发出浓郁邪气的本来色泽。

    无数银色的微粒被卷入了血海,被血歌剑和其他的几件血海灵宝吞噬一空。殷血歌冷眼看着妫墨鸾。冷声笑道:“太乙烈日真银,性质阳刚纯正,能遮掩一切邪障之气。你就是给原本的飞剑镀上了一层皮,这才掩盖了他原本的邪气。”

    妫墨鸾收回那一道剑光,煞是震惊的看着殷血歌,半晌没回答他的问题。

    转轮尊者则是大吼起来:“果真是大丧乱万邪斩仙剑。半个量劫前,佛道相争,半个仙界都卷了进去。有神秘女修闯入佛门七十二处佛林,盗取我佛门涅槃前辈舍利、佛骨铸造邪兵,一共得了百十柄大丧乱万邪斩仙剑。”

    深吸了一口气,转轮尊者放出一口金色钵盂,放出一道金光护住自身。将绕着他乱飞的银色剑光全部弹飞了出去。他无比亢奋的看着妫墨鸾,厉声咆哮道:“那女修借着这邪门飞剑,斩杀我佛门大德佛陀一百一十二人,被我佛门称之为佛敌,最终惊动了十二尊太上古佛联手追杀。”

    “那女人,自称魔乱!”转轮尊者厉声笑道:“她叫做魔乱!”

    “小女墨鸾,妫墨鸾,在此有礼了。”妫墨鸾冷然一笑。她张口吐出一口血,从袖口里摸出了一粒金色的,有五爪金龙盘绕的仙丹塞进嘴里,随后头顶就涌出了无穷无尽的灰黑色邪气。

    条形如蛟龙,却生了毒蟒头颅,头上有一支锋利的独角,背上驮着一朵灰黑色莲花的异兽在那邪气冉冉出现。这些异兽生得邪恶狰狞,眉目邪气升腾,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路数。

    漫天邪气奔腾,围绕着转轮尊者盘旋飞刺的剑光向上飞起。从邪气又有百多道银色剑光飞了出来,一共是百十道剑光围绕着妫墨鸾上下飞舞,寒气、煞气、刺骨的邪气漫天喷涌,让殷血歌和转轮尊者都不由得倒退了好几步。

    “刚才,你一直在压制修为?”转轮尊者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邪气那条邪恶的有角毒蟒。

    “不是,小女现在只是勉强借用一下前世的修为而已。”妫墨鸾红唇一撇,讥嘲的看着转轮尊者冷笑道:“若非我被逼兵解,转世重修的话,就你这小和尚,姑奶奶一剑就劈了。”

    得到大罗境大圆满级别的仙力灌输,烈焰金冠爆发出数千丈高的金光烈火,直冲得转轮尊者用一百零八颗佛珠布下的禁制摇摇欲坠,就连转轮尊者的身体都有点摇晃不定。

    “嘿,小妞果然有资格说这话。”转轮尊者很是严肃的看着妫墨鸾,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姑娘你和老衲无缘了,可惜,可惜,这等人间极乐,除开老衲,谁能给你?”

    妫墨鸾恼怒的瞪着转轮尊者,她眯着眼睛,沉吟了片刻,突然冷笑起来:“你身上的气息,煞是熟悉,你就是那……”

    转轮尊者双手合十,淡然颂唱道:“过去种种,犹如梦幻泡影,尽皆寂灭;今日,此时,姑娘面前,这梅花树下,只有转轮尊者。嘿嘿,就好像现在没有魔乱仙姑,只有墨鸾仙,这是同样的道理。”

    殷血歌双手抱在胸前,他打断了转轮尊者故弄玄虚的咕哝。

    “妫墨鸾,你来这里做什么?想要对杨鼎作甚?不管你是墨鸾也好,魔乱也罢,不要惹我,否则……”

    妫墨鸾的脸上闪过一抹黑气,她头顶的邪气慢慢的钻回体内,那些万邪斩仙剑也飞快的融入了身体。她歪着小嘴,斜眼看着殷血歌,突然冷笑了起来:“杨鼎果然和你有勾结,我就说嘛。”

    微微一顿,妫墨鸾柔声笑道:“有兴趣,和我联手做一票大的么?”

    殷血歌的目光一凝,他看着妫墨鸾冷笑道:“做一票大的?有多大?”

    妫墨鸾沉默了一阵,她看了看转轮尊者。

    转轮尊者急忙长颂佛号大笑道:“我佛慈悲,和尚我口风最紧不过。姑娘请放心,和尚我一句话都不会说出去。若是姑娘不信,只要姑娘和贫僧春风一宿,大家就成了自家人,和尚自然会守口如瓶。”

    妫墨鸾不再搭理转轮尊者,而是压低了声音,向殷血歌笑了起来。

    “我们联手,破开斩神城,把妫家在城内的那些人,全部做了吧。”

    妫墨鸾说这些话的时候,那语气简单干脆的,就好像她请殷血歌去吃饭一样毫无压力。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