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初次交锋(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四十一章 初次交锋(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天煞城大统领府。

    杨鼎面无表情的坐在后花园假山下一块青石上,两个貌美的女仙站得远远的,悄无声息的施展呼风唤雨的仙法,招来鹅毛大雪笼罩了整个后花园。

    婴孩巴掌大小的雪片轻轻的从空飘落,后花园已经是莹白一片。

    有雪片落在杨鼎的身上,这些雪片就骤然湮灭。甚至连一丝白色蒸汽都没有,这些雪片直接就被彻底摧毁,变成了一缕一缕精纯的水系灵气,环绕在杨鼎的身边。

    两个精通木系仙法的仙童同样站得远远的,他们手掐印诀,催生了满园的红梅花。傲雪红梅,迎风怒放,拳头大小的逸品红梅花红得如火,烈得似血,满园空气都浮荡着梅花的幽香。

    这是杨鼎最喜欢的景象,一如他当年刚刚踏入修炼,他就是在一座大雪山之巅,一株千万年树龄已经成精的老梅花树下,突然悟通了天人沟通的妙理,从此修成了玉鼎玄功的第一重。

    他喜欢在大雪赏梅,但是玉鼎玄功不擅长仙术变化,他可做不来这种凭空下雪、雪花开的手段。所以他身边蓄养了大量精通木、水仙术的仙人,专门为他营造眼前的雪梅胜景。

    美景当前,杨鼎的兴致却低落到了极致。他盘坐在青石上,面色阴郁的看着身前的地面发呆。他的前途,他知道他的前途全毁了。四千五百万天煞城的仙兵仙将,因为他的错失全军覆没。

    这份罪责,足以抹杀他过去的所有功绩,让他只能黯然解甲归田,返回杨家做一个闲人,做一个高级打手。或许未来杨家的某位长老看上了他,还会挑选他加入杨家的某些阴影的力量,成为杨家黑暗的一柄刺刀,为杨家铲除异己。

    骄傲的杨家嫡。怎能去过那种地老鼠一样不见天日的生活?

    双手用力的握紧了拳头,杨鼎狠狠的一拳轰向了地面。一个海碗粗细的窟窿出现在地面上,他的拳劲凝而不散的向地下延伸,眨眼间就破开了地面,深入地下三万里,然后迅猛的爆发开来。

    天煞城微微颤抖了一下,天煞城地下三万里的地方爆发了一场异常的地震。有千里方圆的岩层被杨鼎这一拳轰成粉碎,偌大的一块岩层变成了一缕青烟,顺着这一个小小的窟窿喷了出来。

    炽热的烟尘不断从窟窿里喷出,吹动了杨鼎的长发和衣袂,他的长发乱飞,一如他凌乱的心境。

    ‘叮叮’一声脆响。身穿墨色长裙,腰间悬挂着墨玉雕成的一对儿铃铛,一旦走动就‘叮当’脆响不停的妫墨鸾缓步走进了杨鼎的后花园。她静静的站在一株高有十几丈的红梅树下,虽然她一身墨色长裙,素颜没有半点儿彩妆的,但是她站在那里,就夺走了满园的颜色。

    杨鼎缓缓抬起头来。他静静的看着妫墨鸾。

    妫墨鸾眯着眼,眼睛弯成了月牙儿一般,同样静静的看着他。

    杨鼎的眸里闪耀着一丝警惕的幽光,他对妫墨鸾充满了警惕和忌惮之心。他深知妫墨鸾的恐怖之处,事实上,这个女人才是妫家在神煌战场所有势力的最高统领者。无论是妫家商行,妫家在五大主城的武官员,还是那些附庸在妫家之下的大小势力。都被这女人打理得井井有条。

    至于妫家在神煌战场的七位长老么,那七个热衷于游山玩水、吟风啸月的老家伙,他们实际上对妫家在神煌战场的势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那七位,只是七个高级打手,负责武力解决某些问题而已。

    妫墨鸾则是审视的看着杨鼎,一如强大的狮在审视一头小羊羔,高高在上。不以为然。她甚至勾起嘴角笑了笑,于是满院梅花骤然花容黯淡,就连那飘落的雪花都变得凌乱不堪。

    “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

    “总不会是赔礼道歉吧?”

    “妫龙、妫凤他们的胡作非为。我没能阻止,是我的错失。但是你作为妫家的家臣,为妫家承担罪名,也是你的职责。妫家是不能有错的,有错的只能是你。”

    “妫家,是不能有错的。”杨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话,你得向五大城主他们去说。”

    妫墨鸾轻松的笑着,她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是否给他们说,并不重要,他们将你幽禁在统领府内,这已经代表了他们的态度。他们不傻,不会为了区区天煞城损失的那点儿人手就得罪我们妫家,他们会很主动的为我们妫家的弟掩饰罪名。”

    杨鼎的嘴里一阵苦涩,他看着妫墨鸾,冷声喝道:“那么,墨鸾小姐今日来此,意欲何为?”

    妫墨鸾沉默了一阵,她从袖里掏出了一块儿玉盘。这玉盘,正是妫德用来监控妫家三百禽兽的气运,检查他们命数变化的气运罗盘。这是一件神奇的先天灵物,虽然没有任何的攻敌防身的神通,但是却有着观察天下芸芸众生气运之力,卜算他们未来命数的神奇力量。

    “你和那殷血歌,有勾结吧?”妫墨鸾把玩着那一块小巧的玉质罗盘,看着上面几个闪烁的光点,慢的说道:“妫龙妫凤他们来到神煌战场,气运命数之力当即崩溃。但是在我妫家所属的所有人当,只有你的气运之力突然飙升。”

    秒眸精光一闪,妫墨鸾慢的笑道:“原本,你杨鼎未来的成就,大概也就是将玉鼎玄功修炼到八重,顶天修炼到重境界,为杨家出镇一方仙国、仙洲,这就是你最大的成就。”

    “但是现在,你的命相有一飞冲天之势,就连气运罗盘都有点难以把握你未来的命数。”妫墨鸾轻柔的说道:“如果我还不能猜出你和他有所勾结,我岂不是太傻了么?”

    杨鼎默然良久,然后他讥嘲的笑了起来。他指了指自己,冷声喝道:“一飞冲天?见过被幽禁在府,一切仙庭职司随时可能被剥夺的一飞冲天之人么?墨鸾小姐,就算你要为妫龙妫凤他们脱罪,也不要用这么荒谬的借口往我身上泼污水,好么?”

    杨鼎站起身来。厉声喝道:“我杨鼎乃杨家嫡,我杨家对妫家忠心耿耿,无数年来,我杨家一代一代的族人为妫家出生入死。墨鸾小姐如此说杨鼎,实在是让杨鼎心灰意冷。”

    妫墨鸾沉默良久,她静静的看着杨鼎,眸里不断闪过一丝一丝的奇光。同时她手上的气运罗盘,同样有一片一片的光霞升腾而上。

    就在一刻钟前,妫墨鸾在自家府邸见到了妫德,见到了被幽泉以莫测神通打得双眸粉碎的妫德。心惊于幽泉拥有的恐怖力量,妫墨鸾又从妫德手上得到了气运罗盘,运用气运罗盘卜算了一番。这才发现了其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比如说杨鼎的气运就突然飙升,和妫家其他族人隐隐受到压制的气运成了鲜明的对比。再联想到妫德跑去找殷家商会的麻烦,却被幽泉打得大败亏输的事情,妫墨鸾当即就找上了杨鼎。

    看到厉声向着自己呵斥的杨鼎,妫墨鸾突然笑了起来。

    “杨鼎,何必说这样的话呢?我妫家对你们杨家,可有半点对不起的地方?”

    “我这次来。也是一番善意呢——我想见,第一血歌!”

    妫墨鸾赶到杨鼎府邸的时候,殷血歌正在转轮尊者的带领下,来到了斩神城通往外界的传送阵旁。

    被三十尊古佛联手封印,转轮尊者居然能够带着沉重的封印逃到神煌战场,这通天彻地的大神通、**力让人惊叹,这也证明了转轮尊者驾驭下属的手段有多高明——没有强大的势力配合,转轮尊者怎么可能从佛门的禁地带着那么可怕的封印逃出来?

    在神煌战场藏身无数年。转轮尊者已经是斩神城黑暗力量的大长老,无数的魔道、邪道、鬼道、妖道的仙人是他忠诚的下属,心甘情愿的为他驱遣、为他卖命。

    所以转轮尊者带着殷血歌往传送阵前一站,只是低声说出了几句暗语,就有斩神城城防军的一位大统领走了出来,默不作声的亲自激发了传送阵。城外命运神族驱动无数的妖兽妖禽正在攻城,斩神城的传送阵已经被严密的监管起来。但是转轮尊者就这么带着殷血歌,旁若无人的私自开启传送阵离开了斩神城。

    仙光闪烁处,殷血歌和转轮尊者来到了天煞城。

    数百名仙兵仙将刚刚将手上的兵器对准了两人,转轮尊者随手晃了晃一块黑漆漆的雕刻了四面八臂邪佛的令牌。顿时这些仙兵仙将当就冲出了一个高级都尉,骂骂咧咧的将所有仙兵仙将都驱赶到了一旁。

    所有仙兵仙将乖乖的低下头,就好像没看到殷血歌两人一样,任凭他们离开了传送阵,进入了天煞城。

    无论是斩神城还是天煞城,这两座城池的传送阵内,负责监管、记录传送阵传送次数和进出人的身份的仙官仙吏们,都没有将殷血歌两人的这一次传送记录在案。

    “大师,果然好手段。”顺着天煞城宽敞的街道缓步向前行走,殷血歌笑着向转轮尊者赞叹不已。

    “主上谬赞了。”身材高大、慈眉善目的转轮尊者双手合十,温和的笑道:“区区小手段,不值一提。怎么贫僧在这神煌战场也经营了不知多少量劫,孝贤孙无数,有时候总能有一点作用。”

    正说笑间,前方一名美丽的女仙带着两个侍女一路行来,转轮尊者的眼珠突然变得惨绿一片,他故意的放大了声音,向着那面容姣好、身材窈窕的女仙高声诵佛道:“我佛慈悲,女施主大慈大悲,肉身布施贫僧则个?贫僧精通欢-喜禅法三千百卷,定能让女施主欲仙欲死、死了再死、死了再活、活过又死。”

    “我佛慈悲,女施主试过贫僧小和尚的滋味后,天下男对女施主而言都是草芥一般,女施主心,再也不会有其他男人了。”

    殷血歌茫然,大街上汹涌的人流几乎同时停了下来,无数的仙人、修士、平民凡人都面色怪异的向殷血歌、转轮尊者望了过来。殷血歌只觉双手一阵阵的抽搐,他的面皮一阵阵的发红发烫。

    转轮尊者则是不以为然的,宝相庄严的在众目睽睽下向那目瞪口呆的女仙隆声道:“女施主。贫僧和女施主乃宿世的缘分。三千轮回之前,女施主乃流花仙域万花楼清倌人,贫僧正是为你开-苞之恩主。今日重逢,这是天定的缘分,女施主还不速速随贫僧参禅欢乐去?”

    殷血歌举起袖,蒙住了面孔,然后身体一晃。化为一片血光向前飞掠,再也不敢留在转轮尊者身边。

    转轮尊者眼看着殷血歌逃走,他不由得合十长笑:“我佛慈悲,主上心头还有尘埃,这道心尚未圆润如一。想贫僧苦修无数年,这荣辱、羞耻。早已不挂在心头,这才是真正的得道啊!”

    宝相庄严的胡言乱语了一番,转轮尊者突然抬起头来,双眸隐隐有佛光魔气同时喷出,向着杨鼎的大统领府的方向望了过去。

    “气运罗盘?这件宝物,和贫僧有缘。当年若是贫僧能有如此先天灵物随身,嘿嘿!”

    身形一晃。转轮尊者身上猩猩红色的袈裟一阵翻舞,裹着他就好似一片火云一样腾空而起,眨眼间就消失无踪。大街上好些想要出手教训这个口无遮拦花和尚的仙人修士身体同时一哆嗦,无不惊恐的相互望了一眼。

    但是不等他们交流一下对转轮尊者实力的看法,转轮尊者的梵唱声同时在他们脑海响起。

    ‘噗嗤’声不绝于耳,大街上方才众目睽睽围观转轮尊者的,无论是仙人、修士、凡人,无论是金仙、天仙、地仙。所有人同时口吐鲜血,整整将体内的鲜血吐出了一半,这才有气无力的趴在了地上挣命。

    除开那女仙和两个侍女安然无恙,整条大街无数人同时吐血,鲜血已经将大街染成了通红。

    仗着大罗金风蝉遮掩气息,更对杨鼎府邸的禁止大阵熟稔于心,殷血歌轻轻松松的闯入了杨鼎的府邸。在后花园见到了正盘坐在青石上,和妫墨鸾大眼瞪小眼的杨鼎。

    看到有外人在场,而且妫墨鸾给殷血歌一种极其隐晦的威胁感——就好像草丛的一条毒蛇,妫墨鸾给殷血歌一种致命的感觉。所以殷血歌藏在了一旁。静静的倾听着杨鼎和妫墨鸾的对话。

    但是杨鼎和妫墨鸾两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得一声沉闷的脆响传来,杨鼎府邸的禁制大阵突然被暴力破开了一个人形窟窿。一裘红色袈裟裹着转轮尊者高大魁伟的身躯,两条白眉随风飘荡,宝相庄严的转轮尊者就这么慢的暴力闯了进来。

    一落地,转轮尊者看都没有看杨鼎一眼,而是双眸炽热的盯向了妫墨鸾手上的气运罗盘。

    “果然是先天灵宝,气运罗盘。这宝贝,在鸿蒙万界先天灵宝,排名在前十之列。虽然不能杀人,不能护身,但是有了他随身,就不沾因果,不染红尘,可以窥探世间一切人的气运命数之力。”

    “嘿嘿,如果知晓了某个特定人物的气运气息,就能通过气运罗盘,找出和他有关的所有人的行踪行迹。这宝贝自己不能杀人,但是却能杀人于无形啊。”

    “如此宝物,和贫僧有缘。”

    转轮尊者无比严肃的双手合十向妫墨鸾行了一礼:“女施主,这气运罗盘与贫僧有缘,还请女施主将他交给贫僧,成全贫僧这一段因果吧。另外,女施主生得花容月貌、腰细臀肥、**挺拔、皮肤润泽,果然是绝色佳人。妙啊,居然还是云英未嫁之躯,干干净净,干净得让老衲流口水。”

    举起袈裟,擦了擦嘴角的一丝涎水,转轮尊者的眸里透出了一丝疯狂癫狂的火焰。

    “你比方才大街上那位有缘的女施主,更加的有缘。”

    “贫僧想起来了,一百五十次轮回前,女施主是央仙域豪门贵女,与贫僧相约私奔,却被父亲派遣恶奴追回,气急而自爆天灵、自碎仙魂而亡。”

    “女施主和贫僧,那是妥妥当当的前世的因缘,躲不开,避不掉的。”

    “女施主,贫僧避世苦修无数年,今日方才脱离枷锁,得大自由、大欢乐。贫僧座下,正缺大欢喜龙女一人,女施主的容貌、身材,都是勉强合适的了。”

    妫墨鸾警惕的看着转轮尊者,当转轮尊者说出这一番混不吝的话的时候,妫墨鸾身体一晃,头顶一蓬金色霞光冲出,金霞可见一座烈焰金冠载波载浮,裹着她急速向府邸外遁去。

    这烈焰金冠也不知道是什么宝物,妫墨鸾遁走的速度让殷血歌都吓了一跳——这速度,比起融入了巽风神石精华的血歌剑,都要快了将近百倍,殷血歌的仙识都无法锁定妫墨鸾的身形。

    但是转轮尊者长啸一声,他脖上一串儿一百零八颗佛珠突然散开,悬浮在虚空宛如无数星辰若隐若现。虚空顿时一阵凝滞,正急速退走的妫墨鸾闷哼一声,她好似一头撞在了铜墙铁壁上,硬生生被逼得停了下来,当场一口血喷出了数十丈远。

    “女施主,不要逃了。贫僧看上的女施主,还从未有一个人能逃走的。”

    转轮尊者笑得很慈祥,笑得很灿烂,笑得无比的道貌岸然、道高德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