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四十章 老魔出闸(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四十章 老魔出闸(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魔气纵横,佛光烛天。

    魔气佛光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密切不可分割,一如血和肉一样相生相成。

    转轮尊者周身散发出琉璃般七彩光晕,静静的盘坐在座舍利佛塔之。沉重如山的舍利佛光在他身上凝成了一座厚重的枷锁,让他无法离开这一方他自己开辟的小小虚空。

    这是佛门三十尊有着‘古佛’尊号的大能联手加持的降魔封印,转轮尊者就是被三十尊古佛联手追杀,这才被生擒活捉,最终沦入如此下场。让人震惊的就是,被古佛联手镇压后,他居然还能逃离镇压他的绝域,遁入神煌战场。

    殷血歌盘坐在佛光枷锁之外,和转轮尊者之间相距不过三丈。

    刚刚殷血歌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后,就静坐在了这里。转轮尊者在用全部的精气神观察殷血歌,观察这个胆大妄为,跑到自己的老巢要求自己投靠他、为他卖命的小家伙。而殷血歌则是神情自若的坐在他的面前,静静的看着周身佛光魔气翻滚不停的转轮尊者。

    转轮尊者看着他,他也看着转轮尊者。两人的目光在虚空相互交错,迸射出刺目的光芒。虽然实力比起转轮尊者相差极大,但是在目光的交战,殷血歌并不落丝毫下风。

    两人就这么静坐了许久,最终转轮尊者语气干涩的笑了起来。

    “当日,罗睺鬼圣的那娃娃来找老衲,已经让老衲极其震惊了。罗睺血脉在幽冥界尊贵无匹,罗睺鬼圣,更是幽冥界亿万生灵心头热血凝聚而成,身怀一界之气运加持,不死不灭、恒古长存,那等人物的嗣,怎可能流落到幽冥界外?”

    “但是今天见了小友,倒是一点儿都不诧异了。你身上气运之隆。简直骇人听闻。我好似看到整个鸿蒙万界矗立在你身后,赐予你无量功德、无穷福祉。”

    殷血歌耸耸肩膀,无奈的笑了笑:“您一定看错了,我最近可倒霉了。”

    “那是你气运太隆,气运太甚,遭致了某些……某些天道的反噬反击。所谓成大事者,天妒之。天嫉之,天妨之,天灭之。有大气运随身,也就有大灾厄追随。熬过去,称孤道寡,熬不过。灰飞烟灭。”

    沉吟片刻,殷血歌点了点头:“如此,我懂了。”

    转轮尊者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身上的佛光、魔气越发剧烈的奔涌起来:“你这般大气运,还是得到了鸿蒙万界的大气运加持,整个鸿蒙之力灌注你身,所以就连罗睺那老鬼物的嫡。都成了你的妖宠。”

    “或许,我真的能因为你,而成就大功德,得到大解脱,获得大清净,得享大逍遥。”

    “大逍遥?道家才求大逍遥,佛门高僧,不是力求普度众生么?”殷血歌笑问了一句。

    “啊呸。普度众生?我佛慈悲的话儿,你信?我不信。”转轮尊者讥嘲的冷笑着:“佛门这么多高僧大德,与天争,与人斗,夺信众,抢天机,争资源。截气运,辛辛苦苦修炼成罗汉、菩萨、佛陀,普度众生么,只是顺手为之。得一份信仰禅力凝聚舍利罢了。”

    “我老转轮,杀人放火横行无忌的事情做过,普度众生造福一方的事情做过,横行霸道祸害一地的事情做过,救苦救难活人无数的事情做过。”

    “作恶,天不罚;行善,天不奖。老衲苦修无数量劫,这些事情早就看淡了。”

    转轮尊者深深叹息,殷血歌则是皱起了眉头:“作恶,天不罚?行善,天不奖?那功德何来?”

    “功德乃人为,非天定。”转轮尊者双眸如电直视殷血歌:“鸿蒙世界开辟之时,天地之间可有善恶?茫茫虚空可分黑白?那善恶、黑白、好坏、对错,都是后人为之。鸿蒙世界,本身并无灵识,既然他并无灵识,就不知道善恶、好坏之分,何来功德一说?”

    殷血歌静静的看着转轮尊者不吭声,他隐隐觉得,他似乎能从这曾经的佛门佛陀,如今的魔道巨擘嘴里,听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东西。而这些东西,是那些正儿八经的道祖们,永生永世不会向自己的门徒说起的东西。

    转轮尊者很认真、很严肃的看着殷血歌,就好像给自己的独生爱女挑选丈夫的顽固老头一样,那样的认真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他在盘算着殷血歌的提议,他在盘算自己是否真的要投靠殷血歌,从此全心全力的为他卖命,任凭他驱遣。

    刚刚殷血歌站得很远,所以他没能看清殷血歌身上的某些奇特异兆。

    但是现在殷血歌距离他不过三丈的距离,以他曾经的佛门佛陀的修为,加上他由佛入魔带来的诡秘神通,他隐隐窥视到了殷血歌身上远比数百位佛门佛陀加起来还要浓厚的功德之力,也隐隐窥察到了殷血歌身后那无穷无尽的气运之力。

    钟灵琉秀,天地所钟,天下居然真有这样的人物。

    如此人物,一如转轮尊者方才的话,熬得过去就是三界至尊,熬不过去就灰飞烟灭。追随在他身边的人也是如此,有大机遇,也有大劫难,是否要追随殷血歌,这可是拿性命投注的大赌局。

    殷血歌也不吭声,他只是看着转轮尊者,头顶隐隐有一轮青黄二色气团按照太极双鱼之势缓缓旋转。

    又过了很久很久,转轮尊者突然冷笑了起来:“你真敢容我在你身边?你不怕引来祸事?”

    殷血歌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肩膀,他看着转轮尊者淡然道:“不怕,我已经麻烦多多,不嫌再多几个。”

    转轮尊者厉声喝道:“我可是佛门叛逆,我做了让佛门绝对无法容忍的事情。若是我的身份一旦暴露,佛门那些老不死,就会从他们腐朽腐臭的棺材里爬出来满天下的追杀你!”

    “在那之前,我先杀了他们。”殷血歌笃定的看着转轮尊者,他头顶的气团转动的速度突然加快,隐隐有一丝生死相容、生死相生的玄奥气息扩散开来。

    座舍利佛塔同时发出低沉的梵唱声,这一丝一丝混杂着生死气机的气息和这些佛塔只是略微一接触,就隐隐让这些佛塔有了根基动摇之势。

    转轮尊者瞪大了眼睛。他惊讶的看着殷血歌,又过了半晌,他沉声道:“我妄图以佛门禁术,吞噬亿万佛门同道辛辛苦苦修炼凝结的掌心佛国无数信众,将他们炼化为大转轮佛珠舍利,护卫我真魂入那……”

    说道这里,转轮尊者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去哪里?”殷血歌敏锐的看向了转轮尊者。

    沉吟了片刻。转轮尊者摇了摇头,眸里的光芒一阵阵的变幻不定的看着殷血歌:“不能说,说不得,说了就乱了你的道心,徒劳无益。等你道行法力、**仙魂都到了大罗品巅峰之境,突破到大罗金仙大圆满的极限时。本尊自然会将这事情告诉给你。”

    冷笑一声,转轮尊者咬着牙说道:“这关系着,突破大罗境界,直抵混元无上道尊境的秘密。嘿嘿,知道这秘密的人不少,但是敢像老衲这般做的,只有本尊一人。”

    殷血歌看着咬牙切齿的转轮尊者。不由得摇了摇头。

    他一会儿‘我’,一会儿‘老衲’,一会儿‘本尊’,这称呼混乱到了极点,这老魔物的思绪也是乱得不可开交。只不过,就算转轮尊者是真正的脑有病又如何?他殷血歌只是需要转轮尊者为他效力卖命而已。

    “血鹦鹉似乎对前辈的身份有所了解,所以,是他想我推荐了大师您。”殷血歌轻轻的点了一句。

    “我就知道。碰到罗睺一族的人,不会有好事。那小杂毛鸟,把佛爷给卖了。”转轮尊者冷哼了一声,重重的说道:“只不过,他能知道佛爷我的本尊身份,倒也不奇怪,那大转轮佛珠舍利这一门佛道魔道兼修的无上神通。就是从罗睺鬼圣那里得来。”

    目光游离不定的向着殷血歌打量了一阵,转轮尊者突然用脑袋狠狠的向着镇压了他无数年的佛光枷锁撞了一下。‘轰’的一声巨响,座舍利佛塔同时迸射出夺目的光芒,转轮尊者痛楚的闷哼了一声。身体不自禁的摇晃了起来。

    沉沉的咳嗽了一声,转轮尊者冷哼道:“跟着你小,风险很大啊。”

    “收益也很大啊。”殷血歌慢的笑着,目不转睛的看着转轮尊者:“这话,可是您刚才自己说的。”

    沉默了半晌,转轮尊者用力的一拳砸在了困住他的枷锁上,他很粗俗的骂了一句市井俚语,然后愤然道:“破开这破烂封印,老就跟着你娃娃混。嘿嘿,本尊者很好奇,你想要干什么?”

    殷血歌深吸了一口气,他凝重的看了转轮尊者一眼,然后双手变成了淡淡的枯黄色,一把抓住了距离他最近的一座舍利佛塔。

    这是一次冒险,放转轮尊者出闸,谁也不知道后果如何。但是殷血歌想要搏一把。

    就算这佛陀、老魔物出来后杀人放火、肆虐天下,殷血歌也已经逐渐学得心硬了。

    精致玲珑,上面镶嵌了四十二颗白色舍利的佛塔剧烈的震荡着,四尊佛门佛陀的虚影从佛塔上喷出,他们微微睁开眼睛,犹如真人当面一样,眸里喷出八条电光落向了殷血歌的胸膛。

    殷血歌闷哼一声,鼻里大量血水喷出。

    困住转轮尊者的这一座封印果然威力绝伦,不愧是三十尊佛门古佛联手施加的封印。成的威力都用在了镇压转轮尊者身上,残留的一丝力量反震,居然就让殷血歌的**消受不得,差点没被压断了骨头。

    幸好死亡寂灭之力在鸿蒙世界天道法则的排序序列极高,枯黄色的寂灭之力迅速侵入了这一座佛塔放出的无量佛光。佛门也有寂灭之意,殷血歌释放的寂灭力量和佛门的某些禅功精义隐隐相合,当第一丝寂灭之力侵入佛塔后,四座佛陀虚影就再也不对他发动进攻。

    狼狈的吐了一口血,殷血歌厉声喝道:“既然如此,给我吸!”

    无上圣体全力运转,丹田那一片血色大陆上道轮回宝轮急速的旋转着,青黄二色流光在殷血歌体内疯狂的往来奔涌,他的身体骤然化为一个巨大的黑洞。舍利佛塔上的四十二颗舍利光芒一阵黯淡,庞大精纯的佛门禅力化为最本源的天地灵气,不断注入殷血歌体内。

    ‘轰隆隆’的巨响声不断响起,在殷血歌血海上漂浮着的那一片血海大陆附近,一块新的血海大陆正在缓慢成型。随着天地灵气的不断涌入,这块血海大陆成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啪’的一声,第一枚佛门舍利被殷血歌彻底吞噬。

    血海一座崭新的大陆成型。无数血海鬼卒通过道轮回宝轮,衍化为无穷无尽的生灵在这大陆上繁衍生息。随着这一块崭新大陆的生成,殷血歌体内的血海仙力一阵翻滚膨胀,他凭空就增加了一倍的仙力。

    三万元会的仙力犹如怒海狂潮,在殷血歌体内化为巨大的漩涡急速翻滚。血海上波浪冲天,道轮回宝轮上一条若隐若现的虚影已经犹如薄雾一样涌了出来。

    第二颗舍利炸开。又一块新的血海大陆成型,血海仙力再次飙升,殷血歌又多了一万元会的仙力。

    座舍利佛塔,每一座佛塔上有四十二粒佛门舍利。这些佛门舍利都是佛门寂灭涅槃的佛陀所留,每一颗舍利都蕴藏了无比庞大的佛门佛力。每一颗佛门舍利被饮血吞噬,都恰好让他新生成一座血海大陆,让他的法力凭空增长一万元会。

    同时舍利强大精纯的佛门禅力。不断的洗练殷血歌的**,让他的无上圣体变得越发的强横强大。

    随后是座佛塔本体,这座佛塔的来历更加不凡,乃是佛门佛陀陨落后残留的骨骼雕琢而成,其同样蕴藏了佛陀无数量劫苦修储存的庞大力量。殷血歌的身体犹如黑洞一样疯狂掠夺这座佛塔内的庞大能量,一座又一座新的血海大陆在他体内不断成型,他的无上圣体的修为进度也一路水涨船高。

    ‘咔擦’声不绝于耳,青黄二色闪电从殷血歌体内喷出。炸得转轮尊者开辟的这一方虚空一阵动摇。

    殷血歌的无上圣体顺利的得到了突破,他的**强度已经足以和专门体修的三品大罗相抗衡,**力量和强度再次得到了恐怖的提升。在他的皮肤下,已经隐隐有树脉一样的青黄色光纹出现。

    他体内血海隐隐悬浮着八百一十座血海大陆,每一座大陆上都是阡陌纵横鸡犬相闻,无数血海鬼卒衍化的生灵在上面休养生息,一丝一丝玄而又玄的气息不断从这些大陆上扩散开来。不断将一丝一丝的天道韵律融入殷血歌的体内。

    “奇怪也哉。”转轮尊者双手合十盘坐在地上,静静的看着殷血歌:“你修炼的根本神通是何等法门?为何有我佛门花开花现、三千佛国的韵味在里面?奇怪,奇怪,你身上甚至有类似佛门信众的念力加持。你的仙魂强得离谱,可比纯正的道门仙人的仙魂强大太多了。”

    “这神魂念力,可是我佛门无上秘法,凭借神魂念力的碾压,我们甚至不借助任何金刚神通,就能降妖除魔、教化众生。”转轮尊者缓缓站起身来,他身上的七彩光晕渐渐内敛,露出了一个头皮溜光,慈眉善目、面容和蔼而端庄、两条长长的白眉一直耷拉到小腹附近的有道高僧。

    “大师。”殷血歌没搭理转轮尊者的问题,血海浮屠经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自己都有点弄不清,如何回答?

    “主上。”转轮尊者倒是遵守诺言,殷血歌将他放了出来,他就正儿八经的向殷血歌合十行了一礼,认殷血歌为主:“主上现在准备做什么?老衲以为,这无数年没沾过酒肉味道了,得去开开荤才行。或者老衲以为,降妖除魔,乃佛门弟的天职,老衲当用胯下金枪,好好的收拾几个女妖精。”

    “老衲还以为……”

    “我们先去天煞城,想办法将杨鼎救出来,然后,我们想办法破开斩神城的护城大阵。”

    殷血歌眸里寒光闪烁,他看着转轮尊者冷声道:“我有个大计划,但是还不知道能否成功。可是一旦成功,对我未来的算计很有好处。”

    “如果失败的话?”转轮尊者双手合十,一副宝相庄严的看着殷血歌。

    “如果失败的话,要么斩神城被人屠得干干净净,要么命运神族会被灭族吧?”殷血歌很认真的看着老和尚。

    “我们会掉一根毛么?”老和尚无比严肃的问殷血歌。

    “我们一根毛都不会掉……当然,如果我们跑得快的话,我们一根毛都不会掉。”

    “那就好了,既然我们一根毛都不会掉,死的又是斩神城的废物或者神灵一族的余孽,那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呢?”

    转轮尊者很和蔼的笑着,他双手向外一挥,一重重莲花瓣一样的金色佛光扩散开来,他们所处的这一方小小虚空顿时崩解。他停留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小木屋也在金色佛光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他掌心一朵金色莲花涌出,莲花隐隐可见一方世界,内有青山绿水、有肥沃田野。

    数千名转轮尊者这些年收录的魔道凶徒、邪道狠人同时狂笑一声,纷纷卷起魔云妖风,遁入了这一方莲花世界。

    “主上,我们可以出发了。”转轮尊者依旧是宝相庄严的看着殷血歌,但是他的两颗眸,却殷红如血,一如荒野最凶残的嗜血妖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