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暂时合作(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三十六章 暂时合作(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今天会有加更。

    非常高大上的理由:我们亲爱的敬爱的可爱的江城江老师,他的学生在高考得状元,嘿嘿!

    所以,今天会有加更庆祝,敬请期待。

    ***

    不完整的小世界雏形,神煌战场上很多地方,是连飞行都不能的。

    黑漆漆的荒漠上,巴掌大小的雪片从高空逐次飘落。残缺的天地法则令得这些雪片的飘落是那样的呆滞和僵硬,一片一片大小模样都一模一样的雪片不断落下,他们在空排列成了整整齐齐的方阵,犹如冲锋的士卒一样队形森严的落在了地上。

    这些雪片枯干、僵硬,好似铁片一样。他们整整齐齐的插在沙地里矗立不倒,就好像无数颜色浑浊的墓碑杵在那里。寻常地仙如果不小心踏上这些直立不倒的雪片,他们的脚板都有可能被划破。

    殷血歌一步一步的向前行进,他犹如趟着粘稠的泥浆一样,双脚贴着地面向前滑行,两只脚所过之处所有矗立的雪片都被他震得粉碎。一百名妫家的女人哆哆嗦嗦的跟在他身后,一步一抽泣的随着他向前方一座黑黝黝的城池走去。

    眯着眼,殷血歌耷拉着脑袋,一步一步的前进着。这一块荒漠无法飞行,重力也格外的巨大。殷血歌必须运转无上圣体,放出庞大的精血气息,才能护住身后的女人们,让她们不受重力的影响。

    这些女人神色复杂的看着殷血歌的背,就好像无数柄长矛在穿刺他的身体。殷血歌能感受到这些女人目光的怨毒和怒火,但是同样的,他也能从这些目光,感受到一丝敬畏、三五分惊惧以及一点点正在萌芽的,可能这些女人都无法自查的‘崇拜’。

    孤零零一个人,在荒漠击杀了妫家禽兽百余人,面对如此强势的命运神族的神王都能痛下杀手,强迫对方将妫家的一百名女人安全释放。

    这些女人在感受到了殷血歌带来的恐怖和绝望后。她们居然不自觉的对他产生了一丝崇拜的心理。或许这就是生物的特性,就算是人类,就算是仙人,他们也没能摆脱这种铭刻在血脉的,对强者的崇拜和敬畏的本能。

    一如荒野的野兽群,最强大的雄性野兽,天生就能对雌性野兽造成威慑。

    殷血歌冷然浅笑。浑然没把这些女人的复杂心理放在心上。他很期盼,这些被他机会摧毁了道心的女人回到妫家后,会给妫家带来多大的麻烦?只是想想,殷血歌就觉得有趣。

    一步一步的向前行走,殷血歌施展了咫尺天涯的仙法,每一步他都能带着这群女人向前行进十几里地。如此行走了三个多时辰。他们终于来到了前方那座黑黝黝的城池前。

    一面背生双翼的飞虎旗悬挂在城门楼上,一名头顶有两朵紫色莲花载波载浮的大罗金仙端端正正的坐在城门楼上,双眸如电俯瞰着殷血歌。雷鸣般的呵斥声突然传来,震得方圆万里内的所有雪片同时粉碎。

    “尔等和人,来此作甚?”

    殷血歌没有开口,他只是向那大罗金仙微微欠身行了一礼,然后就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

    一名妫家的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哆哆嗦嗦的上前了一步,从袖里掏出了一块代表她在妫家身份的令牌:“前辈,我们都是妫家族人。”

    ‘妫家’二字一出口,那坐在城门楼上的大罗金仙顿时一跃而起,脸色变得极其难看:“就是你们这群灾星胡作非为,强行夺了天煞城的兵权,害得鹰扬大将军杨鼎被幽禁的?你们来我天枢城作甚?来人,将剩下的三重城池禁制全部打开。严禁这群混账进入。”

    ‘嗡嗡’声大作,整个天枢城微微颤抖了一下,三重新生的仙光牢牢地笼罩了整个城池。

    殷血歌‘呵呵’笑了起来,他看了看身边那些目瞪口呆的妫家女人,仰面向着城头上众多纷纷探出身体向外张望的仙兵仙将大笑起来:“天枢城的大统领阁下,妫家禽兽三百人,大半覆没。男丁死伤数十,剩下男丁都被那些命运神灵生擒活捉。”

    “这些女人么,那些命运神族的神灵们放她们回来作为见证,同时给斩神城的诸位大人们捎一句话——他们要用剩下的妫家男丁的性命。交换命运神族两位王的性命。”

    城门楼上的天枢城大统领虎贲大将军凌啸天呆了呆,然后他指着殷血歌厉声喝骂起来:“简直荒唐,五大主城,从未和神孽有过任何的谈判。给他们带一句话回去,让他们将那些妫家的禽兽全部斩首吧,这群灾星,死了才叫做一个干净,可怜我杨鼎兄弟,被他们生生害惨了。”

    凌啸天出身仙界凌家,同样是仙界有数的大家族,凌家的长辈,也出过好几任的仙帝,至于仙庭各部的尚书、各司的司令等等高官重臣,更出了无数。同时凌家如今还有道祖级的任务镇压家族气运,所以凌啸天根本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

    所以凌啸天就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种话——妫家的这群祸害,还是死了的好。他根本就懒得将命运神族要求交换人质的条件汇报上去,他宁可让妫家的这群禽兽自生自灭。

    殷血歌摊开双手,飞快的向后退去。

    一边急退,他一边厉声喝道:“还是好好考虑一二吧。大统领,你没有这个资格代替五大主城的大人们做决定,你还是将妫家的诸位千金大小姐送回斩神城,你不愿意自家和妫家结怨吧?”

    凌啸天脸色微微一变,他看着向后急退的殷血歌冷哼了一声,然后用力的挥了一下手。

    城头上十二座弓臂宽达八丈一尺的强力屠神弩突然冒了出来,伴随着可怕的炸鸣声,天枢城头附近的地面突然裂开了无数裂痕,烟尘飞舞,三十支三棱头骨屠神弩矢犹如闪电一般激射而出,几乎是首尾相连的向着殷血歌的胸膛射来。

    天枢城的弓弩手显然都是精锐的精锐,他们几乎是同时激发弩矢。但是他们激发的先后却有着极短的时间差。弩矢以三支一组,分成十二波连成一条银色长龙,散发出让人窒息的灭绝性杀意激射了过来。

    箭矢上铭刻了‘定身咒’、‘困神阵’、‘缚灵咒’等等禁锢类的仙咒语,三十支屠神弩矢同时闪过一抹强光,殷血歌的身体顿时一阵僵硬,他身体四周的空气都被压缩成了近乎于金刚石一般僵硬的固体。

    冷笑了一声,看着那些当面射来的箭矢。殷血歌不躲不闪,挺起胸膛向前迎了上去。

    连绵巨响,殷血歌身上那件普通的红色道袍被震得稀烂,屠神弩矢撞击在他强壮的筋肉虬结的胸膛上,居然硬生生被恐怖的反震之力炸成了无数闪耀着各色金属彩光的碎片。随后殷血歌皮肤下枯黄色的流光闪烁,恐怖的凋零寂灭之力裹着这些金属碎片一转。这些碎片就骤然瓦解。

    这些足以灭杀巅峰金仙,可以威胁到一品大罗金仙的屠神弩矢居然强行被殷血歌体内的寂灭之力转化为最原始最精纯的天地灵气,迅速融入了他的血海之。

    归根到底,无论是万物生灵,无论是泥沙土壤,这些实际存在的,肉眼可以看到。**可以触摸的物品,都是鸿蒙世界的先天灵气具体凝结而成。天地万物由先天灵气凝聚,那么从理论上,天地万物都能重新转化为先天灵气。

    所以三十支威力强劲的屠神弩矢被殷血歌的身体一口吞下,他的身体内传来细微的雷鸣声,他的身体强度又强横了一小截。

    “多谢大统领热情款待,日后沙场见面,小定有回报。”殷血歌稳稳的矗立在地上。低头看了看自己胸膛上三十个黄豆粒大小的暗红色伤口,笑着向凌啸天挥了挥手:“下次见面,若是大统领胆敢出城和我交手,我不介意砍下大统领的脑袋。”

    大笑声,殷血歌胸口上被屠神弩矢破开的伤口急速愈合,在凌啸天震惊的目光,三十个伤口只不过是一眨眼就彻底消失。凌啸天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他惊悚的看着殷血歌,双手下意识的用上了一丝大罗道力,硬生生在他面前的城墙垛口上压出了两个深达一尺的掌印。

    屠神弩矢的力量,就连凌啸天都不敢亲自尝试。他自忖就算是他被屠神弩猛不丁的偷袭一把。他起码也要借助防御性的大罗道器,才能免去仙体残缺的下场。

    但是殷血歌没有动用任何防御性器具,他只是用自己强横的**,就将三十支可以重创大罗金仙的弩矢挡了下来。这是什么怪物?这是什么怪胎?凌啸天看不清被大罗金风蝉遮掩的殷血歌的面孔,他只能在心里猜测,殷血歌到底是神灵,还是和神灵勾结的堕落仙人?

    “记住,我会宰了你。”殷血歌向城头上的凌啸天大笑了几声,挑衅的比划了一个割脖的手势,然后他身形一晃,以比来时快了起码一千倍的速度,犹如一溜儿青烟一样掠过地面,迅速的远离天枢城。

    凌啸天阴沉着脸看着城外一百名妫家的女人,沉默了一阵,又看了看刚才殷血歌站立的地面上两个深不过半寸的脚印,轻轻的挥了挥手。

    “请诸位妫家的大小姐进城。派一队女兵,严格搜身。”凌啸天皱着眉看着城外的妫家女人们,语气格外阴森的冷笑着:“每一根毛,都给我仔细的搜一遍。让她们沐浴更衣,然后用最快的速度送去斩神城。”

    殷血歌在荒漠上狂奔,离开了那一片方圆百万里的无法飞行的荒漠后,他纵身就化为一道血光冲上了高空。带着刺耳的破空声,一路不断破开一条一条宛如恶龙一样旋转肆虐的龙卷风,殷血歌向前疾飞了一天两夜,终于在一片事先约定的山岭,找到了两个等候在那里的命运一族的神灵。

    一男一女两尊命运神灵警惕的打量着从高空按落剑光的殷血歌,他们迅速绕着殷血歌转了一圈,用十几件不同的神器在殷血歌的身上扫了一遍,这才点了点头,一言不发的带着殷血歌向前飞去。

    殷血歌刚刚随着两个神灵飞起,他回头向后看了一眼。就看到一队三千名命运神灵带着数量庞大的妖兽妖禽已经埋伏在了那一片山岭。

    很显然,命运神灵并不信任殷血歌,所以他们在那一片山岭设下了埋伏。如果有仙人大军尾随殷血歌前来的话,这些神灵的埋伏,足以给仙人大军们造成极大的麻烦。

    在山岭穿梭了一阵,穿越了几道神灵设下的别有奇巧的神阵,殷血歌终于来到了一座高有万里的大山前。这座大山的四周。密密麻麻的扎下了无数的营盘,起码有上千万身穿黑白二色甲胄的命运神灵在营寨往来。

    大山腰部的一座山洞内,殷血歌见到了面色惨淡,犹如猪猡一样被绑在了石柱上动弹不得的妫龙等人。而伽德斯正手持长鞭,大笑连连的抽打妫龙一行人,直打得他们血肉横飞、哭天喊地。

    走进石洞的时候。殷血歌故意的放重了脚步声。

    伽德斯回头向殷血歌看了一眼,丢下了手上皮鞭,然后走到了山洞深处的一张石质宝座上坐定。他指着那些痛哭流涕满脸是泪的妫家男儿冷笑道:“妫家,在你们仙人当,是顶尖的豪门大族,但是他们的弟如此不堪,可见你们仙人的气数没多少年了。”

    看都不看妫龙等人一眼。殷血歌大步走到了伽德斯的面前,冷声道:“家家都有废物,不要对我说,你们神灵一族就个个都是英勇无畏的战士。”

    伽德斯眉头一皱,正要反驳殷血歌的话,殷血歌却强行打断了他的话头:“这里,是你们秘密屯兵的地方?戒备如此森严,而且还用重神阵掩去了所有的踪迹。更有这么多的精锐在这里,好大的手笔。”

    眼珠一转,伽德斯站起身来,从身边的一位侍卫手上接过了一柄通体漆黑,表面闪耀着奇异的白色流光的长戟。他指着殷血歌冷笑道:“没错,这里是我们为斩神城的那些仙人,准备的一处秘密兵营。只要他们敢出城野-战。我们各处秘密兵营突然发动,就能全歼斩神城的军队。”

    冷笑一声,伽德斯瞪着殷血歌狞声道:“倒是你居然敢孤身一人来这里,实在是有胆气。你就不怕我不顾我们之间的约定。将你斩杀当场?”

    “你能杀了我?”殷血歌讥嘲的笑了起来,他放声笑道:“你如果能斩杀我,你能放我带着那些妫家的女人离开?少说这些废话了吧,这些废话,不能让你在我面前占任何上风。”

    伽德斯的老脸气得发红,他紧握着长戟怒视了殷血歌一阵,然后狠狠的将长戟往地上一顿,突然颜色变得极其和缓、开心的放声大笑了起来。

    笑了起码有半刻钟时间,伽德斯这才将长戟丢给了身边侍卫,放声喝道:“来啊,还不给贵客搬张座椅来?嗯,三十年前我亲手抢来的那仙茶还有吧?弄点水,给泡上。”

    几个生得白肤貌美的神女搬来了一张流金逸彩的座椅,恭谨的请殷血歌落座。

    随后又有神女奉上了仙茶,还有一些被玄冰冻结保存的仙果灵根等物。那仙茶依旧浓香袭人,但是这些仙果灵根却是被玄冰冻得有点僵坏了,口感比新鲜的时候差了老大一截。

    伽德斯很坦然的向殷血歌笑道:“这些东西,全抢来的,不是贵客,我舍不得用。这些果,最久的都被冰藏了一千多年,自然是口感极差,却是无奈何的。”

    喝了两杯茶,啃了两颗冰冷的仙果,殷血歌拍拍手,向伽德斯笑道:“若是这次命运神族能够获取大的战果,这些仙茶、仙果什么的,还不是手到擒来的?”

    伽德斯眯着眼,向殷血歌冷声道:“你真的,想要和我们合作?”

    几天前,殷血歌突袭伽德斯,掏走了他的心脏,威慑伽德斯释放了妫家众女的时候,殷血歌向伽德斯提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条件。伽德斯欣喜、震惊之余,却也不敢相信殷血歌的话。

    所以刚才伽德斯的一切作为,都是在试探殷血歌的态度而已。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殷血歌翘着二郎腿,很是轻松的看着伽德斯:“我帮你们破开斩神城,第一,我要李三笑死。第二,我要妫家在斩神城的所有族人、臣属死。伽德斯大人,你能答应这两个条件,我就帮你们破开斩神城,迎回你们的王和那个,那个叫什么多尔伽德的?”

    伽德斯面色深沉的看着殷血歌,他无法把握住殷血歌的命运,所以他完全无法揣测殷血歌的目的。

    帮助命运神族破开斩神城,对于仙庭而言,这毫无疑问是大逆之罪。一个仙人,尤其是像殷血歌这样,可以对伽德斯造成威胁的强大仙人,到底要因为什么目的,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他怎么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

    斩神城,那可是神煌战场的五大主城之首,防御最森严的主城啊。

    被牢牢捆在石柱上的妫龙等人都听得呆住了,过了许久,妫龙才嘶声笑骂起来:“你们以为你们是什么人?道祖么?你们能破开斩神城?简直笑死我了!”

    殷血歌只是看着伽德斯,看着这个命运神族的神王级存在。

    过了许久许久,伽德斯才深深的点了点头:“如果你能做到……我就帮你,灭杀那些人又如何?”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