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痛苦深渊(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三十三章 痛苦深渊(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从这一章开始,我们的主角,开始主动的反击,或者说,开始主动坑人了。

    多青嫩可爱的小伙,硬是被逼到这程度。

    所以,给猪头多投点票票吧,推荐票和月票,尤其是月票,这都月了,大家手上又有了吧?

    ***@_@***

    “逃吧,逃吧,看看你们能逃多远?”

    看着妫龙等人大呼小叫着狼狈逃走,殷血歌‘呵呵’笑了几声,手掌上一层枯黄色的幽光突然亮起。被斩杀的妫家少女身体微微一晃,仙体、仙魂同时化为最本源的天地灵气融入了他的身体。

    无上圣体吞噬仙人,比殷血歌还有着一半儿血妖血统的时候,吞噬普通修士的精血还要快了无数倍。

    将死去的少女留下的一件大罗道器丢给血鹦鹉,让他将这件大罗道器藏进肚皮里,其他的金仙器都被殷血歌用血海灵宝大禁宝箓吞噬。

    说来也奇怪,但凡仙器、灵宝等物,都只有和自己品阶相同的空间法器才能藏下。比如说天仙器级的飞剑,就只能用天仙器或者更高级的乾坤戒才能装下;而大罗道器么,金仙器级的乾坤戒是不可能将他藏入其的。

    妫龙等妫家禽兽,他们虽然手持大罗道器护身,但是这些大罗道器也都是随身携带,并不能放进自己的乾坤戒。他们虽然是妫家年青一代的精英,妫家为他们每人都配备了大罗道器护体,但是他们三百人加在一起,也没有一枚大罗道器级的乾坤戒。

    唯独血鹦鹉的肚皮天赋异禀,他小小的肚皮内有方圆千里的虚空包容万物。无论任何品阶的宝物他都能吞进去,还能吐出来。幸好如此,殷血歌打劫妫家这些禽兽,才不用担心收纳大罗道器的问题。

    否则三百多件大罗道器,殷血歌总不能将他们胡乱藏在某个荒野的山洞里。

    这已经是殷血歌两天来斩杀的第二十五个妫家的少女。

    他没有对那些妫家的须眉男儿下手。而是专门针对妫家的少女突袭斩杀。他心里隐隐还有一点儿希望,希望见到妫龙等妫家的年轻俊彦们能够冲冠之怒拔剑而起,和他分一个生死高下。

    但是两天时间过去了,连续斩杀二十五个少女,每一次妫家的众多禽兽都是一哄而散。

    他们就好像一群落草山间的乌合之众,每次殷血歌斩杀一人,他们都吓得狼奔豸突四散逃跑。然后用不了一两个时辰。他们就会在某个地方聚集在一起,气喘嘻嘻、大呼小叫、痛哭流涕、咒天骂地的争吵咆哮,然后殷血歌再次出现斩杀一人,他们就再次的逃跑。

    两天时间,二十五个妫家少女被斩杀,包括妫龙在内。没有一个妫家男儿挺身而出。没有一个妫家的八尺男儿英勇的站出来挑战殷血歌,没有一个妫家的男汉站出来为自己的兄弟姐妹断后。

    他斩杀了二十五个妫家少女,一百五十个妫家的精英青年,就好像没看到自家姐妹淋漓的鲜血一样,每一次都好像被人用长矛捅-穿了屁-眼的野狗一样,一骨碌的跳起来,声嘶力竭的嚎叫着。然后再一次狼狈的逃走。

    “妫家,这就是妫家?”

    “这就是第一世家在仙界的本家?”

    “这就是想要斩杀我,取而代之继承第一世家气运的妫聖所属的家族?”

    看着又一次狼狈逃跑的妫龙等人,殷血歌的脸色无悲无喜,变得格外的冷酷而从容。曾经妫聖犹如一张死亡的黑幕牢牢地笼罩了他的心和灵魂,但是现在,通过妫龙他们的优秀表现,殷血歌对妫聖。对妫家的各个家臣家族的畏惧,已经彻底的消失不见。

    一个浮夸的、虚肿的家族。哪怕这个家族表面依旧流光溢彩,看上去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是如果这个家族的族人都和妫龙他们一般表现,这就是一个烂到了根里的家族,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刚刚被斩杀的少女,修炼的应该是寒冰属性的仙法道术。她留下了一个一尺二寸高的蓝色玉瓶。薄如蝉翼近乎透明的玉瓶重达万亿斤,轻轻一晃里面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殷血歌抓起玉瓶,小心的凑到长颈瓶口向内一看,一片蓝色、白色、青色分明的水光就升腾而起。冲得他眼珠一阵阴寒刺骨,差点没把他的眼珠冻成了冰块。

    这玉瓶里居然装了一道‘三味神水’,殷血歌又惊又喜的将玉屏丢给了血鹦鹉,叮嘱他妥善的保管起来。幽泉肯定会对这个玉屏喜爱有加,殷血歌能够想象到这一点。

    和金丹境的修士就能修炼出的本命丹火‘三味神火’不同,‘三味神火’是修炼界烂大街的普通玩意儿。但是‘三味神水’则是先天鸿蒙灵宝级的盖世奇珍,蕴藏了天地间一切‘水’的大道妙理,可谓是周天世界一切‘水’的‘母体’化身。

    一道‘三味神水’,往往是一位大罗金仙的成道之基,只要将三味神水蕴藏的‘水之天道’参悟一二,就能让一位金仙顺利的跻身大罗境界。而将三味神水炼制成大罗道器,这绝对不是现在的仙界能有的手段。

    这个玉瓶搞不好就是太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宝物,或许还是真正的先天鸿蒙之物。妫家的仙人们实在是太阔绰了,区区年轻弟出门历练,他们居然能连这样的奇珍都赏赐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殷血歌加速了对妫家禽兽们的击杀。

    每一次他靠近妫家禽兽的时候,都会小心的挑选出现的角度和方位,而妫家的禽兽们每次都是向着远离殷血歌的方向逃窜。所以在殷血歌的有意施为下,时间过去了好几天,妫家禽兽们损失了三十几个人后,他们居然还是在这片荒野打转。

    终于,时间到了第四天,殷血歌慢条斯理的收割了第五十个少女的生命后,再次聚集在一起的妫家禽兽们终于惊醒了。妫龙手舞足蹈的在人群疯狂的吼叫谩骂着:“一群蠢货,谁能告诉我,距离我们最近的主城在哪里?神煌战场的主城。距离我们最近的主城在哪儿?”

    “我就不信,这个牲口他敢追到主城杀人!”

    “任何一座主城内,都有仙庭派遣至少五十名以上品大罗坐镇;各大仙家的势力,也会有数量不等的高阶大罗混杂其。这个牲口他最多是一品大罗的实力,我就不信他敢去主城肆虐。”

    “地图呢?我们在屠神城买的地图呢?嗯?整个神煌战场的详细地图呢?在哪里?”

    一众妫家禽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许久许久。一名少女才站了起来,抽抽噎噎的哭泣着:“在凤姐姐的手上,但是凤姐姐第一个被那恶人击杀了。”

    妫龙等妫家禽兽全身僵硬呆呆的看着那少女,所有人都彻底傻眼了。

    他们对神煌战场的地势地理并不熟悉,这几天折腾下来,他们早就弄不清他们身处何方了。毕竟他们是从天煞城直接使用特殊的战场空间坐标。破空来到了他们被命运神族围攻的地点。然后他们逃跑的时候,又是妫龙激发了大罗道器,任凭大罗道器随意的带着他们破空遁走。

    四天前他们聚集在一起商议事情的山林,其实在那一片山林的时候,他们就彻底迷失了自己所处的方位。但是那时候他们还有恃无恐,因为妫凤身上有他们在屠神城购买的战场地图。

    那副仙术地图几乎涵括了整个神煌战场,只要手持地图册。上面就能自动的标志出他们所处的地点,以及五大主城和各大天、地、玄、黄各阶城池的方位。

    但是妫凤被殷血歌斩杀,她身上所有的物品都成了殷血歌的战利品,几天下来妫龙他们狼狈的犹如无头苍蝇一样四处逃跑,他们彻底丢失了方向感。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不知道他们处于仙庭的控制范围还是神灵一族的控制区域,也不知道他们距离最近的仙庭城池有多远。

    所有人呆愣愣的一言不发,妫龙张了张嘴。过了许久他才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你们都是蠢猪么?为什么不多买几张地图?为什么?”

    妫家禽兽们相互看了一眼,过了许久,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才瓮声瓮气的吼道:“不是你的命令么?你说我们三百人在一起,就不会有任何意外。这种神煌战场的地图,有一份就够了。你还说,那最高级的地图,一份就要百万极品金仙石。有这么多仙石浪费,还不如拿去饮酒逍遥。”

    妫龙沉默,他记起了这件事情。

    这话的确是他说的。

    妫家送他们来历练,给了他们花不光的仙石储备。但是除此之外,其他的行军打仗所需的各项物资,都要他们自己来神煌战场采办。毕竟这是全方面的锻炼他们的机会,包括帐篷、地图册之类的军用物资的采办,也是一门大学问。

    而妫龙不觉得妫家禽兽会出现任何的意外,所以他们只买了一份神煌战场的全图交给妫凤保存。

    “你们,难道就没有,多购买一份备用?”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妫龙依旧苦涩的开口问道。

    没人吭声,妫家禽兽们胆敢直接跳过杨鼎,夺取天煞城的军权肆意胡为,就知道他们的胆有多大。他们和妫龙一样,从不认为自己一行人会吃亏,他们认为自己一旦上了战场就无往而不利,神灵一族就会望风而遁,神煌战场的这种最高品级的地图册,也不过是当做稀奇买下来玩玩而已。

    “天煞城的运兵龙舟上,有一副五大主城军方编制的地图册。”一名少女举起了手。

    “但是三千条龙舟都被毁掉了,那地图册肯定也毁掉了。”妫龙阴沉着脸向那少女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要说废话了,大家都想想,我们不能再这么胡乱逃走,让人各个击破。我们应该尽快的返回五大主城,否则我们不是那人的对手,肯定……”

    妫龙的话突然憋在了嗓眼里。

    脸上一层雾气缠绕,将面孔遮盖起来的殷血歌已经犹如幽灵一样从那举起手的少女身后走了出来。这一次殷血歌没有直接击杀那少女,而是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将她娇小的身躯拎了起来。

    “妫家的儿郎们。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殷血歌笑了起来,他的笑声透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看着这些只敢在背后计算人,但是一旦碰到大事就乱成一团的‘精英’、‘天才’,殷血歌心的鄙夷就越发的浓重。

    “比如说,你们当,勇敢的站出三个男人来和我决斗。”殷血歌冷声道:“不管胜负,我都将这个女人交还给你们。但是站出来决斗的男人。生死自负。”

    身材娇小的少女在殷血歌的手疯狂的挣扎着,她惊恐的用眼角余光看着殷血歌掐着自己脖的,散发出枯黄色幽光的手掌。就是这只犹如恶魔的手掌,一次一次的洞穿了她本家姐妹的胸膛,抓出了她们的心脏,让她们犹如花朵一样美丽的生命凋零。

    这一次。厄运终于降临在她的身上,她是多么的希望自己的兄弟们当,能有三个男人站出来拯救自己——殷血歌说得很明白,只要有三个男人站出来和他决斗,那么她就能完好无损的被释放。

    “我甚至可以承诺,只要有三个男人站出来和我决斗,只要还在神煌战场。我就不会向这位姑娘出手。”殷血歌越发灿烂的笑着:“嗯,只要有三个男人站出来,这个姑娘就可以安全的返回五大主城,我不会阻拦她,我甚至可以暗护送她回城。”

    “你,到底是仙人,还是神孽?”妫龙看着浑身笼罩在一层雾气的殷血歌,咬牙切齿的怒吼着。

    “这个问题。有这么重要么?”殷血歌耸耸肩膀,很轻松的笑着:“不管是仙人还是神灵,总之我杀了你们这么多人,而且都是女人。你们这些男人,难道不气愤么?不气恼么?你们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向我复仇啊!”

    被殷血歌抓住了脖的少女停止了挣扎,她瞪大了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妫龙。

    在妫家的领地,这些妫家的青年弟们,他们是如此的意气风发,如此的壮气凌云。他们一言一行都不把天下的英雄豪杰放在眼里,好似他们只要一出手,天下所有的英杰都会像是土鸡瓦狗一样任凭他们揉虐。那时候的他们,是如此的高大,如此的辉煌,犹如站在云端的神灵,给人那么强烈的安全感。

    现在只要他们当有三个人站出来,勇敢的站出来,她就能活!

    而且能够活着回到五大主城,脱离这近乎无穷无尽的梦魇。

    不能不说殷血歌的眼光很毒,他挑的这个身材娇小的少女,正是这些妫家禽兽年龄最稚嫩的一个,是在场所有人的本家堂妹。换成在世俗界,哪个家庭的大哥见到自己的幼妹被人这样拎在手,哪怕他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他都会愤怒的抓起砍柴刀,和敌人拼一个死活吧?

    但是妫龙等一百五十个男儿无一做声。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转着同样的念头——谁去!

    “没人么?你们就这么怕死?”殷血歌讥嘲的冷笑着:“那么除了栽赃嫁祸,除了仗势欺人,除了依仗家族势力为非作歹、胡作非为之外,你们还会什么?还能做什么?”

    “千金之坐不垂堂,君不立危墙之下。”妫龙一步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他一边退,一边冷静而冷酷的说道:“君当留有用之身,静待他日。今日之仇,我等记下了,我会找到你,将你一寸一寸的撕成粉碎。”

    另外那些妫家的女人们也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却,她们同样怨毒而狠毒的诅咒殷血歌,她们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殷血歌自身和他的祖先。这些女人不知道殷血歌和她们拥有相同的血脉、同样的祖先,她们只是用最恶毒,就连市井泼妇都难得咒骂出来的言辞,疯狂的诅咒殷血歌。

    所有人都在后退,不管男女,没有一个人肯为了殷血歌手上的少女留下。

    甚至妫龙等‘千金之’,妫龙这些‘君’,他们跑得比女人还要快。

    殷血歌手的少女身体一寸一寸的僵硬,一寸一寸的发冷。她眸里的神光逐渐暗淡,然后彻底的熄灭。她的道心受到了近乎毁灭的打击,圆满的心境彻底崩毁,道心修为从金仙瞬间衰落到了地仙一品的水准。

    “这就是你的家,你的族。妫家么,不过如此。”殷血歌凑在她耳朵边低声咕哝着:“五十个女人的血,五十个女人的命,都无法让这个腐朽而肮脏的家族的男人振奋起来,再多的杀戮没有意义。”

    “我不会杀你,但是,打劫。”

    “不好意思,打劫!”殷血歌很严肃的在少女的耳朵边咕哝着:“所有的宝贝全部交出来,仙石、丹药、飞剑、法宝,除了你身上的衣服,其他所有的宝贝全部交出来。”

    少女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殷血歌已经松开了她的脖颈,但是她就好像沉浸在最深沉的梦魇一样,面孔扭曲的蹲在地上。她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低沉嘶吼,除开她自己,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妫家啊~~~”

    幽幽叹了一口气,殷血歌将少女身上的所有宝物搜刮得干干净净。

    接下来,轮到妫家的那些男人了。女人可以活,但是男人,必须死。

    在战场上丢弃自己的姐妹,像条野狗一样逃生的男人,更该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