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荒野猎杀(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三十二章 荒野猎杀(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刚刚回到家,洗好澡了就来更新了。

    现在的火车上有电源插座了,这是很好的事情。

    起码弄个笔记本,可以在火车上码字干活了。

    ***

    妫龙、妫凤放肆叫嚣的时候,殷血歌已经来到了他们身后。

    刚刚大败了一阵,妫家禽兽们在这荒郊野外,居然没有布置任何的预警阵法,没有做任何的防御布置。他们似乎觉得,只要他们三百人在一起,就能应付任何的风险。

    或许他们更觉得,那些刚刚给了他们沉重教训的命运神族,根本不敢主动进攻他们。

    所以殷血歌借助大罗金风蝉的力量,轻而易举的来到了妫凤的身后,剑掌如刀,狠狠的洞穿了她的身体。妫凤的护身仙衣亮起了强烈的光芒,宛如已经到了生命的暮年,正在回光返照的太阳,释放出了前所未有,让所有妫家禽兽为之目眩的仙光瑞气。

    无上圣体充满生命生气的青色流光,迅速的转化成了满带着死亡寂灭之力的枯黄色光芒。殷血歌白皙的手掌变成了晦涩黯淡的枯黄色,他的手掌轻轻松松的刺穿了护身仙衣上多达一千二百重的防御禁制,轰碎了禁制和禁制之间广达百里的空间屏障,轰碎了妫凤的身体。

    手指前那种空荡荡的触感,让殷血歌都在惊诧于妫凤身上这件护身宝衣的品质。

    一千二百重的防御禁制,每一重的防御禁制之间居然压缩了阔达百里的防御禁制。纤薄的护身宝衣,居然有广达十几万里的防御空间。换成寻常的仙人,他们的飞剑、仙法轰在妫凤的身上,怕是根本连她的本体都触摸不到,就会被这件护身宝衣挪移出去。

    但是面对殷血歌压倒性的恐怖力量,面对无上圣体凝聚的死亡寂灭之力,虚空塌陷,宝衣粉碎。妫凤并没有经过太多熬炼的金仙之体更是犹如重锤下的蛋壳,被殷血歌一掌刺穿。

    妫凤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她惊恐的看着殷血歌手掌上还在跳动的心脏。

    她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心脏,同时一股让她的仙魂几乎崩溃的剧痛涌了上来。妫凤张开嘴想要大叫求救,但是她一张嘴就是大量金色的仙血不断喷出。

    自从五岁的时候学着做女红,被绣花针刺了一下手指,就再也不碰任何针线;自从岁的时候采摘蔷薇。被花刺弄破了指头,就铲除了自家花园所有的带刺花草后,妫凤数十年来,从没有吃过任何的苦头。

    ‘疼痛’这种概念,对她而言实在是太遥远了。

    像她这样出身高贵,血统尊贵无比的仙家千金。每天吞风饮露,服用天地灵髓,淬炼仙体仙魂,顺利的踏上长生逍遥大道,这就是她诞生和存在的意义所在。她有什么理由去吃苦?谁又有这个胆量让她去吃苦?

    看着自己的心脏,在别人的手掌上疯狂的跳动,妫凤彻底忘记了自己是一尊巅峰金仙。

    她好像世俗界胆小的少女见到了蟑螂一样。跳着脚的尖叫着,大口大口的吐着血,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她忘记了她还有强大的大罗道器护身,她忘记了只要她一个念头,这件强大的大罗道器就能对突袭她的敌人造成恐怖的伤害。

    她甚至忘记了,其实她是一尊金仙,心脏被人挖出这样的伤势对一尊巅峰金仙而言,不过是疗养三五百年就能恢复的小伤。除非仙体被打得粉碎。否则一尊巅峰金仙,是不可能这么轻松陨落的。

    但是她把这些都忘记了,她完全忘记了所有。

    她一边吐着血,一边发出毫无意义的尖叫声,同时她伸出双手,血淋淋的手掌一把抓住了妫龙。

    一直以来镇定自若,以妫家禽兽首领自居的妫龙俊朗的面孔吓得惨白一片。当他误用了先天元磁灵珠。将天煞城数千万仙兵仙将害死的时候,他都没把这事情当做一回事,但是看到妫凤血淋淋的手掌,看到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被人硬生生掏出了心脏。他的脑里也是一片空白。

    不仅仅是妫龙,其他的妫家禽兽全部傻在了那里。

    他们在仙界也参加过几次小规模的争斗,但是与其说那是争斗厮杀,还不如说是豪门贵族的公小姐在大群护卫的保护下踏青狩猎。他们甚至没看清自己的对手,那些孱弱的对手就在他们强力的仙术攻击下化为了灰烬。

    他们从没真正的见识到什么是战场,什么是血淋淋的残酷。

    他们更加无法接受的就是,妫凤,这个妫家禽兽的二号人物,居然在他们面前被人洞穿了身体。妫凤的道行法力,包括她身上的仙器法宝,在他们当都是顶尖的存在。妫凤都无法抵挡这突如其来的敌人随手一击,那么他们岂不是更加不堪一击么?

    缺少争斗经验,缺少拼命的觉悟,这些妫家禽兽偏偏一个个却又精明过人,他们迅速的将自己的实力和妫凤的实力对比了一下,他们几乎是同时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敌人能够一击秒杀妫凤,那么他们就更加不可能是敌人的对手。

    士气瞬间崩溃,妫家禽兽们几乎是同时转身,包括妫龙在内,所有妫家禽兽同时转身就逃。

    “你们……救……救我!”妫凤伸出手,想要抓住妫龙,想要求妫龙从可怕的敌人手上救下自己。但是妫龙‘义无反顾’、‘一往直前’的转身向着远处逃开,用最快的速度驾驭自己的本命仙剑,带起一道仙光狂飙突进的逃之夭夭,他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妫凤一眼。

    殷血歌的手掌一合,妫凤的心脏突然凋零。

    就好像春天刚刚生长出的新鲜果突然到了隆冬季节,妫凤美丽的心脏悄然凋零,其蕴藏的所有仙力、精气,都被殷血歌手掌上的枯黄色气流吞噬一空。

    殷血歌感受到一股浩荡、精精纯的强大生命力不断涌入自己的身体,他的无上圣体就好似得到了充足的水分、阳光和肥料滋养的大树,瞬间就得到了极大的补益。

    他能清楚的感知到,他的无上圣体提升了一大截。从某种量化的程度上来说,妫凤心脏内蕴藏的生命精气对他无上圣体的提升。几乎堪比一个专门锻体的一品金仙**蕴藏的全部威能。

    眼前有幻象不断闪过,殷血歌看到了宽广厚重的大地上,无穷无尽的花草树木汲取大地的养分繁衍生息。而这些花草树木到了生命的尽头,他们的枯枝、树都会重返大地,和大地重新融为一体。

    代表生命的青色光流和代表死亡的黄色流光在殷血歌体内同时出现,他们循着曼妙无极的太极轨迹,在他的身体内一遍一遍的流转洗炼。一丝奇妙的感悟在殷血歌心头浮现。他突然对生死轮回的大道,有了一丝透彻的明悟。

    就好像原本他蹲在一座黑漆漆的没有任何缝隙的铁房里,但是这铁房突然裂开了一条极细的缝隙。这条缝隙虽然比头发丝还要细小千万倍,但是他已经看到了铁屋外灿烂的美丽。

    枯黄色的死寂之光笼罩了妫凤的身体,殷血歌低沉的念诵起了古怪的话语。

    “一切尘归尘,土归土。万物终将归源。你欠的,总得还。”

    殷血歌属于血妖的那一半血脉已经被无上圣体净化,或者说无上圣体将他属于血妖的那一半血脉吞噬、融合,转化成了另外一种殷血歌暂时无法理解的存在。

    当青黄二色的光芒同时在他体内出现的时候,殷血歌刺进妫凤身体的手臂就好像当年他吸收血仆鲜血的犬牙,疯狂的掠夺起了妫凤体内的生命精华和仙力修为。

    只是一弹指的功夫,金仙巅峰的妫凤就凭空消散。就连一点灰烬都没留下。她的仙体,她的仙魂,都彻底化为最原始、最本源的天地灵气融入了殷血歌的身体。殷血歌的皮肤下面青黄二色的光芒急速闪烁,隐隐有无数复杂的、细小的先天道纹在他的皮肤下涌现。

    “仙人是什么?”殷血歌的眸里青黄二色光芒化为首尾相连的太极图,正在急速的旋转着:“万物之灵?大错特错。仙人,也不过是鸿蒙万界的生灵之一,一如猪狗,一如牛羊。一如草芥,一如苔藓。天地万灵,谁比谁高贵到哪里去呢?”

    ‘咔擦’声不绝于耳,殷血歌体内代表了地仙品修为的朵莲花突然崩解。

    茫茫血海上二十四座血海浮屠疯狂的吞噬血海的血水,二十四座血海浮屠向着正汇聚了过去,逐渐有融为一体的趋势。无数的血海鬼卒仰天欢啸,他们的脸上同时流露出了一丝淳朴、原始、庄严、神圣的明光。

    一如突然听到了佛陀讲经的佛门高僧。这些穷凶极恶的血海鬼卒们,周身居然有那样神圣、庄严的琉璃明光放了出来。无量明光照耀血海,殷血歌全身每个毛孔都有淡淡的光芒隐现。

    青色的代表了生机繁衍的天道法则,黄色的代表了死亡寂灭的天道法则。

    两种天道法则的气息迅速的和殷血歌的血海融合。血海上密密麻麻的有无数的青黄二色犹如太极一样缓缓旋转的莲花花骨朵生出,殷血歌体内的血海元力骤然塌陷,密度和精纯度都在急速的提升。

    二十四座浮屠宝塔开始了神奇的融合,殷血歌突然笑了起来。

    这就是运道,这就是气机,这就是大道的机缘。

    击杀妫凤,居然让无上圣体两种最根本的天道妙理泄露了一丝气息出来,殷血歌准确的把握住了这一丝机会,他的仙力发生了蜕变。他的血海元力开始有两种迥然对立却又相生相成的天道道韵存在,他的境界瞬间突破了地仙境,一步就踏入了天仙境界。

    实力到了天仙境,但是殷血歌血海上开满了青黄二色的莲花,这和仙界最常见的朵莲花标识仙人品阶的体系,却又有着天差地远的差别。

    识海,血海浮屠经所化的血池轻轻的晃了晃,一丝玄而又玄的气息流入了殷血歌的仙魂。

    这一丝气息蕴藏的信息博大精深,殷血歌也只是明白了其最浅显的一层——鸿蒙万界,大道三千;仙界无论神圣仙佛、妖魔鬼怪,无非是从三千大道截取一脉,就自诩为得道。

    一而障泰山。何其荒谬?

    “一而障泰山,那些仙祖道尊,也是荒谬么?”殷血歌静静的感悟着那一丝气息复杂渊博的信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血海浮屠经的来头,比殷血歌毛着胆揣测过的最离谱的来历,还要离谱无数倍。

    丢开脑里复杂渊博的信息,殷血歌低头看向了地面。

    妫凤被斩杀。全身精气神全部化为最本源的天地灵气被殷血歌吸收,这起码节省了他百年的苦功。

    妫凤佩戴在身上的两件大罗道器轻盈的悬浮在殷血歌面前,在两件大罗道器的下方,是十几样散发出意义光芒的顶级金仙器。

    两件大罗道器,一件是通体火红,造型犹如鸾凤的发钗;一件是婴孩拳头大小。浑圆凝重的赤红宝珠。

    发钗隐隐有一头仙兽凤凰在仰天轻鸣,而那赤红色宝珠,则能看到百龙飞舞。发钗分明是一件品质极佳的兼有防御和飞行两种功能的至宝,而那赤红色宝珠,则是一件火属性威力绝大的攻击型宝贝。

    “不知道幽泉看得上不。”抚摸着那造型优美,隐隐透着一丝古朴大方气息的发钗,殷血歌皱了皱眉眉头。幽泉擅长控水。这发钗显然是火属性的宝贝,这属性对冲,幽泉估计是看不上的。

    至于这火属性的宝珠么,血鹦鹉二话不说张开嘴就将他吞了下去。脖上梗出了一个硕大的瘤,血鹦鹉一边强行吞咽这颗宝珠,一边艰难的、神乎其神的憋出了一句话来:“宝珠的材质也就算了,里面有百龙精魄,鸟爷把他们全部消化了。就能得到百龙神力……什么一夜十八次郎,什么金-枪-不-倒,以后都别在鸟爷面前提起,鸟爷不屑于和这样的渣滓说话。”

    殷血歌的脸漆黑一片,一件大罗道器,一件蕴藏了百龙精魄的威力绝伦的大罗道器,血鹦鹉这厮将他当做壮-阳药物使用?也就是这宝珠的原主人远在仙界。根本无法感知神煌战场发生的事情,否则那位大能肯定会操刀在手,满天下的追杀血鹦鹉不可。

    只不过茫茫无边的鸿蒙虚空隔绝了仙界那些大能的感应,这些大罗道器。自然就是殷血歌的战利品了。不管血鹦鹉要用这些宝贝做多少稀奇古怪的事情,随他去吧!

    轻轻拍了拍血鹦鹉的脑袋,殷血歌带着一种宠溺儿女的父亲特有的情绪,放纵了血鹦鹉的胡作非为。

    十几件顶级的金仙器没什么好说的,这些宝贝放在仙界,每一件都能换取好几颗普通的修士星球。但是放在殷血歌这里么,他们唯一的用处就是被血歌剑等血海灵宝吞噬,增长他们的威能。

    本命法宝,在于精而不在于多,殷血歌只要有足够应付各种局面的一套本命法宝,然后将他们的威力无限制的提升上去就足够了。至于说数量什么的,追求本命法器数量的仙人,往往都会死得很惨。

    妫龙他们逃得快,铺在地上的华美地毯,还有他们酒宴的长案等都被丢在了地上。

    地上长宽数里的地毯,赫然是一件上品金仙器——一件没有任何攻击和防御力量,但是拥有冬暖夏凉、夜间自行发光照明、驱散毒虫飞蚊、净化瘴气邪毒等等辅助性功效,是在外野营的无上佳品。

    那些看似普通的玉石长案,居然都是万年玄冰寒玉髓雕成的极品,单纯论价值就比得上一件普通金仙器。任何食物、美酒只要放在这些长案上,就能永远的保持最鲜美、最新鲜的口感!同样的,这也是在外野营、露宿的最佳辅助物品。

    甚至是那些盛放仙果的果盘,还有大量的酒壶、酒盏等,无不是顶级天仙器甚至是金仙器级的宝物。

    也只有妫家,才会将这些生活用品都奢华浪费的炼制成各种仙器吧?

    殷血歌抓起妫凤留下的两枚超大容量的乾坤仙戒,将这些零碎的宝物席卷一空。他对妫家的印象再次变得恶劣了许多,如此奢华奢靡的妫家,他们是如何在仙界发展壮大的?

    看了看左右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殷血歌瞅准了刚才妫龙逃窜的方向,用大罗金风蝉遮掩了自身气息和行迹,不紧不慢的向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短短万里之外,一个寸草不生的小山谷内,妫龙等两百多位妫家禽兽一个不少的全部聚集在了这里。

    “谁看清了?到底是谁偷袭了妫凤?”妫龙泪流满面的怒吼着:“妫凤是我们姐妹,不管是谁杀了她,我们都一定要为妫凤报仇!敌人只有一个,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不是他的对手么?”

    一众妫家禽兽没吭声,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充满了对犹如神魔一样突兀出现,瞬间击杀妫凤的殷血歌无穷无尽的恐惧。

    妫家的长老们自幼给了他们无比优越的生活环境,给了他们最好的教育条件。但是妫家的长老们唯独忘记了教授他们一点——如何像受伤的野兽一样,在孤立无援的荒漠上生活下去!

    或许妫家的那些长老,不相信自家的精英天才们会沦落到那一步吧?

    殷血歌悄步走到了一名妫家少女的身后,再次一掌刺穿了她的胸膛。

    妫家禽兽们同时尖叫怒吼,犹如无头苍蝇一样向着远处逃窜了出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