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炽烈杀心(书号:13584

第三百三十一章 炽烈杀心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漫天妖禽乱飞乱舞,毒焰黑气烧得天空都要破开一个窟窿。

    殷血歌藏在妖禽群,冷漠的看着妫龙一行人在妖禽的围攻挣扎咆哮。

    这些妫家的精英禽兽们,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大罗道器护身。但是他们毕竟只是金仙,还没有达到大罗金仙的境界,他们最多只能驱动大罗道器三五个呼吸的时间。

    比如说那威力巨大的火鸦葫芦,还有那个杀伤力恐怖的剑匣,也只是焕发了极短的光芒就再也无力激发。妫龙、妫凤以下众多禽兽逐次的使用自己随身的大罗道器,漫天妖禽不断被搅成细细的肉酱,大地都被染成了一片浑浊的彩色,但是空的妖禽丝毫不见减少。

    疯狂的命运神族,他们几乎将神煌战场所有的妖禽都召集来了这里。

    这一场仗打完,如果命运神族失败的话,殷血歌甚至怀疑神煌战场再也找不到一个足够规模的妖兽群。命运神族孤注一掷,他们几乎将神煌战场脆弱的生态圈的命运都押上了赌桌。

    一道道惊天动地的道气道韵凌空掠过,绞杀无数的妖禽,随后这些道气道韵又急速的衰减。妫龙、妫凤的额头上冷汗如雨,他们向四周张望了好一阵,妫龙突然取出了一枚长有三尺左右的龙头金梭。

    一切都只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那些从妫龙放出的先天元磁灵珠恐怖的重力下侥幸存活的天煞城金仙们,他们还没来得及冲到妫龙等人身边,妫龙已经将这枚龙头金梭激发。

    一道金色龙形仙光冲天而起,三百妫家禽兽被龙形金光包裹着,身形化为模糊的金色光团,微微一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龙形金光冲上了高空,然后一个转折,向着极远处飞掠而去。

    天煞城金仙级的领军将领们同时仰天发出悲怒交集的嚎叫声,尤其是那些出身妫家的金仙将领更是破口大骂。疯狂的问候起妫龙、妫凤等人的父母。这些妫家的金仙多少还保留了一丝理智,并没有口不择言的问候妫龙他们的祖先,否则就是连自己的祖宗一起骂了进去。

    四面八方无数的妖禽向内一合,命运神族们并没有生擒俘虏的打算,身穿黑白二色甲胄的他们混杂在妖禽群对这些金仙将领发动了突袭,短暂的数百声惨嚎之后,这些天煞城的将领全部被命运神族就地格杀。

    妫龙等人丢弃战友激发大罗道器逃跑的时候。殷血歌也随着他们逃生的方向追了过去。

    但是大罗道器毕竟是大罗金仙亲自淬炼的至宝,每一件大罗道器,都融合了一条完整的天道法则。龙头金梭内铭刻的天道法则显然和速度有关,殷血歌倾尽全力驾驭血歌剑顺着那个方向追了下去,他一直追了三天三夜,最终才在一片稀疏的山林找到了妫龙等人。

    这一片山林地势复杂。到处都是深陷进地下的天坑,嶙峋的犹如鬼怪手臂的黑皮乔木乱七八糟的生长着,高耸入云的不知名树木之间挂着大量的类似于蜘蛛的毒虫,五颜色的丝网胡乱拉扯着,上面挂着大量干瘪的妖兽和妖禽的尸体。

    妫龙等人乱糟糟的盘坐在山林,居然没有派遣一个哨兵,而是全部盘坐在地。双手抓着极品金仙石恢复自己的仙力。被无数妖禽围攻了大半天,又不断的祭起大罗道器杀敌,妫龙他们的仙力早就消耗得涓滴不剩。

    神煌战场混乱驳杂的天地元气,根本无法被仙人和修士吸收利用。妫龙他们想要恢复力气,只能汲取金仙石内的仙力缓慢补充自己的消耗。他们的修为雄厚,仙力耗尽后单纯依靠金仙石的补充,好几天时间过去了,他们也不过是勉强让匮竭的身体内恢复了一点力气。

    殷血歌坐在距离他们不到十里地的一株大树上。借助大罗金风蝉遮掩了自身气息,冷冷的看着这群人。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对付这群家伙,到底是将他们变成血海鬼卒,还是强迫他们和杨鼎一样主动融合血海投靠自己,或者干脆杀了他们夺走他们的大罗道器。

    这些家伙每个人身上起码都有一件大罗道器随身,也就是说,他们身上最少都有三百件大罗道器。

    三百大罗道器啊。血海之早就有了自身灵智的血歌剑和几件血海灵宝正疯狂的跳动咆哮着。他们在催促殷血歌赶紧俘获几件大罗道器,只要殷血歌用血海灵宝大禁宝箓将大罗道器融解,让血海灵宝们吞噬了这些大罗道器的精华精粹,他们就能顺利的跨过那一步。

    仙人们都想成就大罗金仙之躯。而同样滋生了灵智的仙器们,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的追求。

    感受着体内躁动不安的几件血海灵宝,殷血歌的拳头越握越紧。但是对于妫家的这些禽兽们,殷血歌心里始终有一条底线没有突破——妫家和第一世家拥有相同的祖先,大家体内流淌着相同的血脉。

    殷血歌自幼在殷家城邦内长大,但是就算是在殷族的稚殿,他从小接受的教育也是——只有拥有相同血脉的亲族,才是最可靠的。这些妫家的禽兽虽然做事过分了一些,但是他们毕竟不是三番五次想要击杀殷血歌的妫聖,殷血歌暂时无法说服自己对他们下杀手。

    按照仙界的计时,整日里昏昏沉沉不分日夜的神煌战场,两天两夜的时间快速流逝。

    妫龙他们终于分别吸收了上百块的极品金仙石,恢复了几分力气。他们又服用了几颗大补元气的仙丹,原本面色憔悴、气息惨淡的他们顿时又神气活现起来。

    妫龙等一众‘兽’们主动的四处分散开,摆出了一副小心警惕警戒的模样。

    而妫凤为首的‘禽’们,则是撑起了硕大的天幕帐篷,从容量巨大的乾坤仙戒取出了一条温泉水源,在山岭之上现造了一眼温泉。百多个美丽的女仙完全忘记了五天前的淤血厮杀,忘记了因为他们的失误而全军覆没的天煞城仙军,就在这荒郊野地里嘻嘻哈哈的沐浴更衣。

    “看样,很熟练。”殷血歌看了看那些隔开远远的,为这些女人放哨的妫龙等人。

    “鸟爷的老爹手下。如果有人敢在战场上这么干,早就被吃掉全家了。”血鹦鹉幽幽叹息了一声:“不过鸟爷喜欢这个调调,啧,我偷偷过去,就看一眼,怎么样?就看一眼。我看上了几个胸脯特别大的姑娘,鸟爷喜欢这个调调。”

    伸出手。殷血歌一把掐住了血鹦鹉的脖,禁止他继续说下去。

    以他对血鹦鹉这厮的了解,如果不阻止他的胡言乱语,后面还不知道会说什么呢。

    一众禽兽轮番沐浴更衣,这就浪费了三个多时辰。等得三百禽兽全部沐浴完成,换上了崭新的一尘不染的新衣裳后。他们又在露天里铺起了厚厚的地毯,犹如世俗界的达官贵人一样,摆放了三百条华美的玉石长案,拿出了无数的鲜果美酒,一本正经的宴会议事。

    这些妫家禽兽的所作所为让殷血歌不由得连连摇头。由此可见妫家在仙界的权势地位,这些自幼养尊处优的少爷小姐们,妫家的长辈们真不担心他们把妫家的家当都败光么?

    一行人吃吃喝喝了一阵。端起酒壶已经灌下去了好几壶仙酒的妫龙突然重重的将酒壶砸在了厚重、松软而华贵的地摊上。所有禽兽同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静静的看向了妫龙。

    “我妫龙,从来没吃过这样的亏。”

    眸里闪烁着诡谲的幽光,妫龙厉声喝道:“我妫龙三岁习,天地理,经史典籍,医卦卜算,行军布阵。无所不通,无所不精。尤其是行军打仗的本领,可是十二位仙庭的前任兵部尚书联手教授。我敢说,仙界年青一代,除了聖公和极少数几位帝,无人在战阵指挥上能超过我。”

    一众妫家禽兽纷纷点头,妫家自幼对他们进行精英化教育。他们从小接受全方面的教导,但是他们三百禽兽却又分别擅长其一类。比如说妫龙精研的方向就是行军布阵的本领,而妫凤则是擅长行政掌控方面的能力。

    所以妫龙夸口说出了妫聖以及几个仙界闻名的天资妖孽的帝以外,他在行军布阵上的造诣最深。这丝毫没有夸口。他也的确从小就接受了这一块最专业、最顶级的教授,他从十岁开始,十二位任期到了年限主动辞职的前仙庭兵部尚书,就成了他的专职教授。

    单纯从这一点来说,仙庭年青一代,就没人敢说自己在行军打仗上能胜过妫龙。

    “所以我的作战计划是绝对不会错的。”妫龙站起身来,目露凶光的看着自己的同伴。

    “命运神族倾巢而出,他们孤注一掷想要救回他们的王。他们的全部注意力都在斩神城上,以他们的实力,想要合围斩神城,就必须毫无保留的调动全部的力量。”

    “所以我的判断没有错,他们唯一的退路,那个传送阵附近,不可能有太多的兵力防守。”

    “我们调动天煞城的所有军队突袭他们的传送阵,这正是打蛇打七寸,正好打在了他们的软肋上。我们找到了他们最脆弱的一个点发动了进攻,以我们的实力,我们必胜。”

    妫凤以下,众多禽兽纷纷点头,他们七嘴八舌的喧哗着,纷纷发表着自己的判断和见解。

    殷血歌和血鹦鹉在一旁静静的倾听这些家伙发表的意见,最后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半晌回不过气来。

    这些妫家的禽兽,他们最终总结出的结论就是:

    第一呢,妫家是仙界最强大的仙族,他们是妫家最杰出的年轻人,所以他们的作战计划没有任何错误。

    第二呢,他们的实力足以全盘压制那些实力‘弱小’的命运神族的神孽,而他们的作战计划又是如此的完美,神孽们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的防范。所以他们注定是要大获全胜的!

    第三呢,既然他们无论是作战计划还是自己一方的实力,都注定了他们要大获全胜,那么他们就必须胜利,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他们这次的所有行为,包括他们强行夺取了天煞城的军权,都是完全正确的。

    第四呢。既然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是完全的正确,他们的失败,就定然有其他的原因。

    “我们被杨鼎出卖了。”妫龙的眸里精光闪烁犹如鬼火,为所有人提出的意见做了总结。

    “杨鼎出卖了我们。”妫凤冷哼一声,在一旁为妫龙的总结做了注脚。

    “证据呢?”一名身材高大,一举一动都似乎能牵动地脉山川之力的威猛青年皱起了眉头。

    “证据,总是有的。”曾经祭出了火鸦葫芦。击杀了大群妖禽的美艳少女轻轻的哼了一声,她的眸光流转,突然轻轻的拍掌一笑:“证据有了。大家也都知道,这次聖哥让我们来神煌战场历练,同时也给杨鼎捎来了一条口令,要他斩杀那个谁来着?”

    三百禽兽沉默了一阵。随后他们同时笑了起来:“第一血歌!”

    妫龙兴奋的跳了起来,他仰天笑道:“没错,第一血歌,那个在下界,不知道怎么幸运来到仙界的半人半妖的混血杂种。聖哥要杨鼎杀了他,但是我们来了这里几个月了,都没听说过这件事情。”

    “第一血歌的人头在哪里?”妫凤的瞳孔深处。阴冷无情的幽光急速的闪烁着:“没有第一血歌的人头,就无法证明杨鼎完成了聖哥的命令。我甚至怀疑,杨鼎和第一血歌勾结,他已经投靠了来自下界的第一家。所以,这次杨鼎故意陷害了我们。”

    “他有意铲除我妫家年青一代倾尽力量培养的俊彦之才。”妫龙冷酷无情的做了最终的总结:“杨鼎勾结第一家,有意陷害我们,送我们进了神孽的陷阱。如果不是我们实力强大,如果不是我们指挥得当。我们早就已经全军覆没。这一切的罪责,都是杨鼎的。”

    殷血歌抬起头来,趴在他脑袋上的血鹦鹉骇然拉长了脖低下了头,一人一鸟大眼瞪小眼的看了好一阵,突然为杨鼎感到了一阵悲哀。

    杨鼎的确投靠了殷血歌,在这一点上,妫龙他们乱泼的污水倒是说准了。

    但是其他的事情。可都是彻头彻尾的栽赃嫁祸了。可怜杨鼎对妫家忠心耿耿,他投靠殷血歌,也只是遵循杨家族人自古以来的教训,他投靠的不是殷血歌。而是殷血歌无意激发的天道人皇印而已。

    换言之,杨鼎完美的履行了一个妫家的家臣应有的本分。

    他从没有在妫龙他们身上动过任何的心机,没有对他们玩弄过任何的阴谋诡计。甚至杨鼎因为妫龙他们的胡作非为,如今已经被剥夺了一切的职权,被幽禁在天煞城大统领府等待最终的处理。

    妫龙他们让天煞城四千五百万在仙庭领了仙箓、受了仙封、属于仙庭正规军编制的仙军全军覆没,这是重罪,这个罪过已经会牵连杨鼎,让杨鼎死上十次不止。但是这些妫家的禽兽不愧禽兽之名,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悔悟,反而变本加厉的将更大的罪名、更大的黑锅扣在了杨鼎的头上。

    本来以杨鼎的出身,如果妫家一心一意的想要力保他,杨鼎还有很大的机会戴罪立功。

    但是杨鼎勾结殷血歌,故意陷害妫家青年一代精英弟的罪名一旦被妫家的高层取信,那么杨鼎就必死无疑。哪怕杨鼎是杨家青年一代嫡的俊彦之才,面对杨家的主家压下来的怒火,杨家不会为了杨鼎一个人而去触怒妫家。

    所以,杨鼎死定了!

    “真冤枉。真黑暗。真他-娘-的没天理了。比我们幽冥界还要黑啊。”血鹦鹉瞪大了眼睛,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真没天理了。这杨鼎小虽然不是什么好鸟,但是就因为他不是什么好鸟,鸟爷很喜欢他。现在好了,他被坑了!乖乖,真够可怜的。”

    殷血歌缓缓站起,他看向妫龙他们的面色,已经犹如看死人一般。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妫龙他们有大罗道器随身,而那些大罗道器的威力巨大,殷血歌要如何才能对付他们?这些家伙有整整三百人,每个人都有一件大罗道器护体,如果他们同时出手,就算是道祖都会感到棘手,就不要说殷血歌了。

    就在这时候,妫龙突然又冷笑了起来:“我们出发的时候,聖哥说了,第一血歌被送来神煌战场,是必须要死的。聖哥会让家主出面,强迫第一至尊同意聖哥过继过去。但是第一血歌不死,聖哥就算过继过去,总有点名不正言不顺,而且气运上也会被分薄许多。”

    “所以,我们也要为聖哥排忧解难,这第一血歌必须死。不管杨鼎有没有将那小干掉,我们这次,正好把这件小事一起处理了。嗯,就说杨鼎和第一血歌勾结神孽,故意泄露了我们的行军部署,将我们送入了神孽的埋伏圈。”

    “这样一来,事情就解决了。”

    妫龙笑得很灿烂,而妫凤也捂着嘴‘嘻嘻’的笑了起来:“就这么说定了,罪过肯定是杨鼎的,那个第一血歌么,搂草打兔,把他一起给……”

    ‘噗嗤’一声,一支手臂从妫凤的身后破体而出,她依旧在有力跳动着的心脏,赫然被抓在对方的手掌。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