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三十章 妫家俊彦(书号:13584

第三百三十章 妫家俊彦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荒唐!废物!!滚出去!!!”

    斩神城的城主府议事大堂内,一块金玟玉砚带着一溜儿寒光,狠狠的砸在了杨鼎的脑门上撞得粉碎。杨鼎纹丝不动的消受了这一击,面色僵硬的双手抱拳,慢慢的向大堂上的高官显贵们抱拳行了一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一应职司一撸到底,幽禁天煞城大统领府等候处理,这就是杨鼎得到的最终结果。

    如果不是五大主城的高层,还有好几位妫家阵营的大员,就今天的事情如果不是杨鼎的话,换成另外一个背景靠山略微弱一点的将领,早就被推出去一刀砍了。

    殷血歌站在斩神城城主府街对面的屋檐下,看着一脸漆黑的杨鼎走了出来,不由得摇摇头,转身化为一道清风快速离开。一边飞驰,殷血歌一边感慨,这些妫家的禽兽,到底是来历练的,还是来祸害妫家在神煌战场好不容易栽培起来的这些高级将领的?

    杨鼎是天煞城的大统领,他现在落了一个幽禁待参的结果;其他妫家、杨家的将领,则是都跟着这些妫家的禽兽出战,现在正被命运神族的大军包围得水泄不通。

    妫家、杨家在神煌战场培养这么些高级将领,不容易吧?尤其是杨鼎这样的大统领,回到了仙庭,很可能就出任一方封疆大吏,这对妫家的势力发展是极有好处的事情。

    但是妫家这群禽兽不愧是禽兽,他们来这里才几个月的时间。轻轻松松的就把杨鼎给整趴下了。花费了数十万年,在神煌战场鏖战无数场。出生入死无数次,好些次险死还生,累功而成大统领的杨鼎,居然就因为这群妫家禽兽的胡作非为,一日之间垮台了。

    “如果妫聖手下,都是这样的蠢物,倒是不难应付了。”

    从这些妫家禽兽的身上,殷血歌想起了被自己斩杀的第一神。似乎。这个一心一意想要殷血歌小命的妫聖,他手下的确没什么出众的人才?

    通过斩神城的传送阵返回了天煞城,随后殷血歌迅速的转道天煞城,去往了距离妫家禽兽们被包围的地点最近的一座战堡。也就是殷血歌走得快,他刚刚离开天煞城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从屠神城赶来的一支精锐仙军已经接管了天煞城的防卫,将整个天煞城都彻底封锁了起来。

    这是一座日常驻军不过三千百仙兵的战堡。这里的主将只是一个低阶的校尉,实力也只是三品金仙的水准。殷血歌离开传送阵后,没有惊动这里的驻军,直接用大罗金风蝉遮掩了全身气息,轻松的混出了城外。

    一出城,殷血歌立刻驾驭血歌剑。全力催动血歌剑带起一道血色长虹,向着妫家禽兽被围困的地方赶去。

    血歌剑自从融入了巽风神石之后,飞行的速度比殷血歌仙识向四周扩散的速度还要快了许多。殷血歌这一下全力御剑飞行,长达数里的一缕血光凌空飞掠,当即在虚空带起了绵绵不绝的雷鸣声。一道道黑色的龙卷风不断被血光撕成粉碎。

    一路向前疾飞,三个时辰后。前方隐隐可以看到一片绵延数万里的黑云悬浮在半空。那是无数妖禽在高空盘旋飞舞组成的云团,在那一片黑云的核心部位,就是被困的妫家禽兽以及天煞城的仙军。

    爪死死扣在殷血歌肩膀上的血鹦鹉歪着脑袋向那边打量了一阵,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那群禽兽死定了,没得跑。可惜了,真可惜了,那群兽死了也就算了,那群禽,一个个水灵着呢,看她们走路的样,都还是没被男人碰过的大闺女,就这么死了,太可惜了。”

    血鹦鹉摇头晃脑的感慨道:“不过,也不见得会死。这群神灵也是怜香惜玉的同道之人,听说他们碰到仙界的女仙,都是尽力生擒活捉,不会辣手摧花。啧啧,这么鲜嫩的好羊肉,就要掉进狗嘴里,怎么鸟爷就碰不到这么好的事情?”

    大罗金风蝉掩盖了殷血歌的身形和气息,他悬浮在半空,双眸隐隐有血光闪烁,眺望着数千里外那些疯狂扑击的妖禽。在狼牙城和命运神族交过手后,殷血歌才知道他们操控的妖禽妖兽到底有多恐怖,永远杀不光的妖兽妖禽,逼得你精疲力尽将最后一点法力压榨出来的绝望,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伸手轻拍了一下血鹦鹉,殷血歌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

    他在犹豫如何对付这些妫家的禽兽。最好的选择,自然是像杨鼎一样,让这些妫家的禽兽以肉身和他的血海融合,从而成为在外自由行走的血海鬼君。

    但是这些家伙,可不是这么好收服的。杨鼎是被天道人皇印震慑,这才心神失守投顺了殷血歌。但是收服杨鼎之后,殷血歌也曾经尝试着催动天道人皇印,但是他根本连天道人皇印藏在哪里都找不出来,更别说催动他了。

    所以收服这些妫家禽兽,难度很大。

    如果不能收服的话,这些妫家禽兽对殷血歌就没有什么价值了。他的血海不缺金仙级的鬼君,与其冒险闯进战团对他们下手,还不如静静观望,等着命运神族的神灵们将他们一一斩杀来得便宜。

    沉默良久,殷血歌取出了杨鼎交给他的几个卷轴。

    这是这次帝喾舰抵达神煌战场,妫家和杨家的高层给杨鼎的书信。妫家的那份书信,只是淡淡的要求杨鼎好生关照妫家的三百禽兽,让他们好生的在神煌战场熬炼一番,以后好为妫家效力。

    而杨家的这份书信,则是详细的对妫龙、妫凤等三百禽兽的出身来历,对他们的父母长辈的身份。在妫家所属的哪一房哪一支的情况,他们修炼的各种道法仙术。他们的性格品性等等都做了详细的介绍。

    尤其是杨家的长辈在书信慎重的提醒杨鼎,这三百禽兽是妫家为妫聖精心准备的班底,是妫家最为看重的年轻一代的精英人选。而妫聖么,书信刻意提点了杨鼎一句,说杨鼎也知道妫聖的性格,所以杨家的长辈告诫杨鼎,万万不能违逆了这些禽兽的意思。

    从这份书信的措辞也能看出,杨家写信的长辈也心知肚明妫家这些禽兽到底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物。他唯恐杨鼎触怒了这些浑身是刺的妫家纨绔,给自己招惹麻烦,所以要杨鼎小心的伺候着。

    但是杨家的长辈们做梦也想不到,杨鼎还没来得急触怒这些纨绔呢,这些纨绔已经创出了这么大的麻烦。如果他们能够从命运神族的围困脱身也就罢了,如果这些禽兽和天煞城的仙军被命运神族全歼的话,杨鼎势必要给他们殉葬。

    妫家禽兽全部阵亡。杨鼎虽然是三品大罗也肯定得陪死。

    四千五百万天煞城的仙军全军覆没,仙庭定然诛杀杨鼎。

    “真是倒霉的娃。”血鹦鹉伸长了脖,歪着脑袋将几份书信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连连摇头感慨起来:“这杨鼎真够可怜的,他没招惹谁啊,怎么就能这么倒霉?”

    “因为他是杨家人。而杨家是妫家的家臣。”

    殷血歌想起了在鸿蒙本陆和他打过交道的杨家族人,鸿蒙本陆的第一世家,从第一至尊以下,他们对自家的四大家臣家族也是尊敬有加,将他们视为兄弟。并没有将他们当做奴仆来对待。

    但是在仙界,第一世家的本家妫家。却将杨家这些家臣家族真正当做了奴仆一般。而从杨家这些长辈的书信上也能看出,他们对妫家很是忌惮,很是敬畏,甚至隐隐有一丝警惕防范的意思在里面。

    还没真正的和妫家的核心人物打过交道,但是从妫聖的所作所为,从这些妫家禽兽的行径,从杨鼎和杨家的这些长辈的言行,殷血歌已经能揣测出妫家在仙界的行事风格了。

    “真把自己当做人皇后裔,妄图成为仙界之主么?”

    冷笑了一声,殷血歌将那些卷轴塞进了乾坤戒,然后带起一道清风,小心翼翼的向战团不断的接近。

    距离战团还有一千多里地,距离妫家禽兽被围的地方还有数万里的时候,殷血歌身边已经出现了大群的妖禽。这些妖禽整整齐齐的悬浮在半空,犹如久经训练的士卒一样列阵备战,只要正的战团妖禽出现了大量的损失,他们就会立刻补充上去。

    借着一对儿噬魂血眸,殷血歌隐隐看清了战团核心处的动静。

    天煞城的三千条龙舟已经被命运神族用莫测的神通手段摧毁,现在天煞城的仙兵仙将们只是勉强组成了一座圆球状的‘浑天无极大阵’,将所有人的仙力串联一体,勉强抵挡着四周妖禽的侵袭。

    出征的时候,这些仙兵仙将足足有四千五百万人,但是这才几个时辰的功夫,殷血歌只是陪着杨鼎去斩神城走了一趟,天煞城的仙兵仙将就已经折损了三成左右。

    倒是妫家的禽兽们藏在浑天无极大阵的核心部位,一个个看上去就连一根头发都没伤到。

    一名生得宛如牡丹花一样耀眼的美貌女,正祭起了一座闪耀着无数星辰光芒,隐隐透出一丝大道气韵的大罗道器,不断放出一股一股的空间波动,似乎是想要破开虚空带着妫家禽兽们从包围圈逃走。

    从那形如八卦盘,直径十二丈的大罗道器上闪耀的星光可以看出,这是一座借助星辰星空之力,拥有破空飞纵神通的强大道器。

    但是妫家的禽兽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这种大罗道器虽然能够借助星空之力撕开虚空,但是这里不是仙界,没有仙界熟悉的星空星辰供他们借力。这里是神煌战场,这里的虚空都没有彻底成型,这里只是一个世界的雏形,就连星辰都没有一颗,又哪里来的星辰之力?

    而且这里的虚空都是浑浊一片,仙庭也是耗费了无穷无尽的人力物力。这才在神煌战场上设立了众多固定的空间坐标点,供五大主城的兵马快速调动。但是为了防范神灵们利用这些空间坐标点随意进出。这些空间坐标点只有特制的仙器才能感应到。

    比如说天煞城的运兵龙舟,就是天煞城仅有的能够感应到这些空间坐标波动的仙器。

    现在三千龙舟全部粉碎,就算这件大罗道器再神妙,对于神煌战场的调兵空间坐标也是不得其门而入。

    就看到那美艳的少女手舞足蹈的念诵咒语,不断的向着这件大罗道器打出一道一道手印,不但将本命精气一口一口的喷上去。但是过了将近半个时辰,这大罗道器突然发出一声闷响,强大的空间反噬之力扩散开来。这少女七窍鲜血直喷,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妫家禽兽们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这件名之为‘罗星裂空盘’的大罗道器,是妫家一位专门参悟星辰大道的道祖从某一处太古道宫遗迹得来的至宝。妫家将罗星裂空盘交给妫家禽兽们掌控,就是为了给他们增添一份保命的底气。

    只要是在仙界的范围内,除非是大罗道祖亲自出手,否则就算是再多的品大罗金仙联手布阵围困。只要妫家禽兽们发动了这件大罗道器,都能借助星辰之力轻松的破空遁走。

    但是在神煌战场,这件妫家禽兽们保命的最大底牌居然无法动用,妫龙以下三百禽兽顿时浑身凉沁沁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看着四周密密麻麻杀不胜杀的妖禽,妫龙突然厉声呵斥起来:“建功立业。就在今朝。不过是区区一干神孽,难道我们斩杀的神孽还少么?诸位兄弟姐妹,联手杀敌罢,这不是我们来这里的初衷么?”

    三百禽兽同时精神一振,他们纷纷哂笑起来。

    可不是么。他们被这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的妖禽弄得乱了阵脚,差点就吓得要逃之夭夭了。

    但是妫龙说得没错。不过是一些神孽驱使的一些妖禽而已,将他们杀光就是了,这是问题么?

    他们可是妫家年青一代最杰出的精英啊,是未来协助妫聖掌管妫家,甚至是君临仙界,掌控整个鸿蒙万界的大人物。区区神孽,寥寥妖禽,不过是弹弹手指头就能解决的问题。

    殷血歌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在妫龙的号令下,一位身穿红衣的妫家少女掏出了一个三尺高的火红色葫芦。伴随着刺耳的乌鸦鸣叫声,数以十万计人头大小通体燃烧着青色、蓝色、白色三色火焰的乌鸦从葫芦里冲了出来,化为一颗一颗的小太阳满天乱飞乱烧。

    这些乌鸦身上火焰温度惊人,那些妖禽只是稍微碰触到这些火焰就立刻被烧成了灰烬。

    数十万乌鸦凌空飞旋,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有数百万妖禽在火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数天煞城的仙兵仙将齐声欢呼,红衣少女的这件大罗道器威能惊人,一下就鼓起了他们的勇气。

    紧接着又是一个黑衣男慎重的祭起了一个高有四尺二寸的剑匣,他喃喃念诵了一声咒语,从那剑匣就有三万千柄古铜色的飞剑喷射而出。这些飞剑带着袭人的寒气漫天乱射,所过之处无论是何等品阶的妖禽都是一剑两段,就连那些金仙级的妖禽在这些飞剑下都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妫龙自己更是张口喷出了一颗光芒万丈的宝珠。

    这颗宝珠一出手,方圆万里内的虚空就骤然一沉,一股可怕的重力凭空生成,十倍、百倍、千倍,方圆万里内的重力一路飙升到了正常水准的百万倍,这才骤然停歇。

    无数妖禽犹如下雨一样从高空坠地,然后被这股可怕的重力碾成了肉饼。

    妫龙得意地放声狂笑,但是他的笑声刚刚出口,漫天的天煞城仙兵仙将也同样犹如下饺一样坠落地面。那些金仙境的仙将还勉强能够抵挡这重力的侵袭,但是所有地仙、天仙境的仙兵同时哀嚎一声,他们的仙体崩溃、骨肉成泥,只有一缕仙魂勉强逃了出来。

    满场死寂,就连混杂在妖禽的命运神灵们都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妫龙更是脸色灰白的茫然四顾,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的这件‘先天元磁灵珠’刚刚出手,天煞城数千万的仙兵仙将就全军覆没了?

    殷血歌满脸僵硬的看着妫龙,这真的是妫家精心调教出来的下一代的领军人选?

    如果妫家的下一代都是这样的‘天才’,那么妫家距离覆灭也不远了吧?

    而血鹦鹉则是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他笑得浑身抽搐,两颗小眼睛都翻白了。

    “那蠢货,这可宝贝珠上面,有三百人的本命元神烙印,所以这颗宝珠的力量,不会影响到他们三百禽兽。但是这些天煞城的仙兵仙将,他们可没有在这宝珠上留下印迹,他们全部被当做了攻击的对象啊!”

    血鹦鹉笑得眼泪水都喷了出来,浑身的羽毛变得凌乱不堪。

    “我,我,我不是有意的。”妫龙声嘶力竭的狂叫着。

    而隐藏在飞禽群的命运神族的领军将领们也突然狂笑了起来,刺耳、肃杀的笑声,更多的飞禽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