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妫家**(书号:13584

第三百二十八章 妫家**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倾巢而出的命运神族犹如疯狗,用不可测的命运之力驱动无数妖兽妖禽悍然直奔斩神城。

    从战略上来看,这简直就是玉石俱焚根本不留丝毫余地的亡命冲动。斩神城是仙庭在神煌战场的最核心战略支撑点,四面八方有四座主城,数百座天级城池和无数的大小战堡团团围绕。

    命运神族固然是包围了斩神城,但是他们同样也被四面八方的仙庭大军包围。

    只要那座山岭的传送阵被仙庭摧毁,命运神族退路断绝,很可能阖族尽没。

    只不过,殷血歌已经不是很关心这件事情。命运神族取消了对天煞城的攻击,他们的全部力量都集在了斩神城,殷血歌已经没有了任何压力。

    天煞城西侧,一座被清空的校场,殷血歌一拍头顶,幽冥十八禁囵塔喷吐着滚滚黑烟冲天飞起。无数道黑气喷吐出来,狼牙城老黑狼以下百多万人尽被丢在了校场。

    长宽数十里的校场上顿时一阵的哭爹喊娘声,狼牙城的修士们还能勉强保持镇定,左右顾盼张望四周的动静。但是那些没有任何修为的平民,他们则是四处胡乱奔走着,寻找自己的家人亲眷。

    老黑狼一眼就看到了头顶悬浮着塔狱,身穿大红长袍,周身红色烟气缭绕的殷血歌。

    他急忙上前了几步,抱拳向殷血歌行了一礼:“主簿大人,狼牙城满城老小。都是大人您……”

    殷血歌摆了摆手,打断了老黑狼的话。他沉声道:“废话少说,我救了你满城老小,你城内的所有奴兵,从今日起,就是我的私产,你们不会不同意吧?”

    老黑狼呆了呆,他回头看了看那些逃出生天泪流满面的狼牙城老小,再看看聚集在自己身后的千多名狼牙城的罪囚仙兵。然后放声笑了起来:“那些奴兵,本来就是送死的货色,值得什么?大人看上了他们,那是他们的幸运。”

    殷血歌周身血烟缠绕,他在狼牙城和那些妖兽妖禽厮杀的时候,更放出了无边血海席卷天地。这手段怎么看,都有点邪道老魔头的味道。老黑狼错解了殷血歌的用意。他还以为殷血歌想要用狼牙城的二十几万奴兵修炼什么邪恶的仙法秘术呢。

    这些奴兵修为都不高,最强的也不过是元婴后期的实力,一般都是金丹境的修为。但是他们毕竟是修士,灵魂之力和精血生机都比寻常凡人强出许多。无论是用来祭炼万魂幡这样的邪门仙器,还是用来炼制僵尸傀儡诸般邪门玩意儿,这些奴兵都是极上好的材料。

    老黑狼自以为看穿了殷血歌的用意。所以他很爽朗的答应了殷血歌的要求。

    不说殷血歌救了他们狼牙城的满城老小,单纯殷血歌这天煞城典军主簿的官职,就值得他老黑狼用这二十几万炮灰奴兵去巴结了。无非是一群奴隶而已,他们的价值还比不上三五个地仙修为的仙兵呢。

    “大善。”殷血歌一挥手,淡然道:“那么。你可以带人离开了。神灵一族已经放弃了对狼牙城的攻击,你去天煞城军库领取一应补充的军资器械后。就回狼牙城整顿军务罢。”

    十几名天煞城的低阶将领和仙官走了过来,站在了老黑狼身边。

    老黑狼不敢怠慢,他唯恐自己留在校场上看到某些不能见的东西,所以他急忙招呼自己的下属,勒令狼牙城的平民百姓和修士们排成整齐的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校场,唯独留下了二十几万神色麻木、从骨里透着一丝疲累的奴兵们。

    狼牙城的平民耗费了小半个时辰这才全部离开了校场,殷血歌站在那稀稀拉拉站着的二十几万奴兵面前,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五道遁光从远处校场边的营房内飞出,殷金等五人落在了殷血歌身边,身披全套甲胄的他们恭谨的向殷血歌抱拳行了一礼。

    狼牙城不大,奴兵虽然人数众多,但是他们平日里自成一个小圈生活在一起,这些奴兵起码有一半人认识殷金五人。当即就有几个年奴兵上前了几步,很是激动的想要和殷金他们打招呼,但是当他们看到殷金等人身上的甲胄,他们又怯弱的退了回去。

    他们是奴兵,是奴隶。他们身上流淌着一丝淡薄的神人血脉,他们的祖先或者是被神灵掳掠去的可怜女人诞下的孙后代,被神煌战场的仙兵仙将们抢回后,他们就世世代代做了奴隶。

    因为神人血脉的关系,他们不容于神煌战场,相对于那些仙人、修士和凡人,他们虽然有着同样的人形外貌,但是他们几乎被当做牲口一样对待。

    他们修炼的是最粗浅的练气法门,他们使用的是修士们丢弃的灵石下脚料进行修炼。他们使用的兵器,也是神煌战场手艺最粗劣的炼器师学徒,用最垃圾的材料随意炼制的飞剑飞刀。

    像殷金他们身上穿戴的制式甲胄,腰间佩戴的上好的法宝飞剑,这种东西在他们的梦里都不会出现。

    所以这几个年奴兵认出了殷金等人,但是他们却不敢开口招呼。他们觉得,殷金那几个小,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造化?他们是奴兵,最卑贱的奴兵,而且被老黑狼派去了城外送死,他们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怎么可能混上这么一身宝贝装备?

    所以,他们一定认错了人。

    殷血歌看着这些麻木、僵硬的奴兵,伸手拍了拍站在身边的殷金。

    他沉声道:“殷金,殷木,殷水,殷火,殷土。他们是我的仆役。听好了,是仆役,不是奴隶。”

    一丝极其黯淡的火光从那些奴兵的眸里骤然亮起,他们无比惊愕的看着殷金等人。从殷血歌的话语。他们隐隐听出了一些其他的含义,但是他们不敢相信。

    “他们曾经是狼牙城的奴兵。但是现在,他们是我的仆役了。”殷血歌背着双手,冷冷的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也是我的仆役。你们以前的名字,全部弃用,从今天起,你们都改姓殷。”

    奴兵们的身体微微哆嗦着,他们激动却又惶恐。同时带着极大恐慌的看着殷血歌。

    殷血歌是大人物,毫无疑问,能够让狼牙城的最高主官老黑狼如此恭谨对待的人,毫无疑问是大人物。这样的大人物如果想要招收仆役,神煌战场不知道有多少土著修士愿意为他卖命,但是他为什么要在他们这些卑贱的奴兵身上浪费这样的恩德?

    看着这些不敢开口,不敢说话的奴兵。殷血歌大致猜出了他们的所思所想。

    沉吟了片刻,殷血歌笑了起来,他坦直的说道:“我需要一批下属,能够为我效死的下属。我让你们脱了奴籍,我给你们吃,给你们穿。让你们的孙后代都不再是奴隶,你们可以为我效死吧?”

    这话说得如此赤-裸-裸,如此的直接,但是在场的所有奴兵同时向殷血歌跪了下去,他们的额头重重的碰触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二十几万奴兵同时撕心裂肺的嚎叫起来:“吾等,愿为主人效死。”

    校场四周的禁制阵法已经全部开启。所以这些奴兵倾尽全力发出的咆哮声,只是在这校场上回荡。

    殷血歌看着这些跪倒在地的奴兵,满意的点了点头:“从今天起,你们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营,由殷金他们五人分别统领。我会给你们新的修炼法门,给你们足够的修炼资源,我希望你们能够尽快的强大起来。”

    “我希望你们时刻能够记住,是我让你们从卑贱的,随时可能丧命的奴隶变成了‘人’。”

    二十几万奴兵五体投地的匍匐在地,向殷血歌献上了他们发自内心的尊敬和忠诚。

    殷血歌看着他们,缓缓的点了点头。他不是救世主,也不是滥好人。他在神煌战场,需要一批忠心耿耿的下属,幽泉建立的那个殷家商会,需要一批死心塌地的部属,而他已经收下了殷金等五人,那么干脆就把狼牙城的所有奴兵一网打尽好了。

    殷金他们对狼牙城的奴兵们知根知底,也不怕混进别有用心的人来。

    而这些奴兵也自然会明白,是随时可能被送上战场送死的好,还是抱紧殷血歌这条让他们吃饱穿暖、丰衣足食的大腿来得好。

    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么简单,而狼牙城的二十几万奴兵悄然消失的事情,甚至连一点儿涟漪都没有溅起。命运神族围攻斩神城,一场惊天大战迫在眉睫,在这样的大战,陨落的仙人都会以百万计,谁还有那个闲心关心这些卑贱奴隶的去向?

    天煞城这么大,轻轻松松的二十几万奴兵就在天煞城安置了下来。

    殷血歌也忙碌了好几天,他忙着给这些新下属传授转夔牛雷变经,忙着从杨鼎的私人库房为这些属下搜刮适合他们使用的修炼资源。这些新下属的实力太弱,他们只能使用灵石修炼,但是在神煌战场,灵石其实比仙石更加罕见一些。

    忙活了好几天,终于将这些事情处理妥当了,而斩神城的大战也终于爆发。

    杨鼎传来的消息是——五大主城的高层不可能答应命运神族开出的条件。他们宁可将命运双剁成肉酱拿去喂狗,也不可能答应命运神族的要求将多尔伽德和命运双送还。

    这是原则性的问题,神煌战场上,仙庭和神灵一族鏖战了无数个量劫,仙庭何曾跟神灵一族妥协过?

    不要说李三笑根本不可能将命运双交出来,就算他息事宁人的将命运双交出,换取了命运神族的退兵,他唯一的下场就是被仙庭监察司捆缚回仙界,斩仙台上挨上魂飞魄散的一刀。

    斩神城大战一起,整个神煌战场全盘调动了起来。

    五大主城的高层不断调兵遣将,一方面他们想要将命运神族围歼于斩神城下。同时他们也要防范着是否是神灵一族的阴谋,故意用命运神族吸引他们的眼球。而其他神灵一族却在其他地方玩弄手段。

    同时五大主城也开始了对那座传送阵的全盘清查。

    在斩神城外,距离斩神城这么近的地方,命运神族居然建立了一座直径百里的传送阵,这无疑是在神煌战场所有高层的心口上捅了一刀。这件事情不调查清楚,神煌战场的高层几乎可以说是‘不能安眠’。

    一时间偌大的神煌战场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五大主城以下,一切有可能在城外做那隐秘布置的武官员都被监察司严苛盘问,同时斩神城也打得热火朝天。双方每天的伤亡都数以万计。

    就在斩神城的大战正式爆发三天后,杨鼎的大统领府来了一队贵宾。

    杨鼎这个天煞城的大统领亲自迎出了正门外,他的态度无比的恭谨恭顺,就好似世俗的大臣迎接帝皇御驾一般,那态度让混在一旁观望的殷血歌都大为诧异。

    来者不过三百人,领队的是一位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岁的青年,其他人有男有女。男女人数正好是一半一半,而且看上去都极其的年轻。从面相上看,他们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而他们的真正年龄,估计都在百岁以下。在仙界,百岁以下的仙人都只能说是‘稚龄’了。

    这些人如此年轻。但是他们的修为却都惊人至极。

    百年修持,这些男女修为最弱的都是五品金仙,大半人都是七品、八品金仙的实力,三百人,居然有二十几人全部达到了品金仙乃至金仙巅峰的水准。

    殷血歌混在大统领府出门迎接的众多武官员。看着这些男女不由得暗自感慨。

    这三百男女,他们一个是血统尊贵。他们亲生父母的修为估计都起码是金仙巅峰的水准;而且他们在母胎,怕是就服用了无数的天材地宝,耗费了无数的仙丹灵药。搞不好这些少年一出生,就已经踏入了金仙的门槛儿。

    二个呢,他们出生后,定然有道祖级别的大能为他们演绎天道变化,甚至直接将自身的天道领悟融入他们仙魂之。再有大罗金仙不惜耗费道行法力,为他们灌顶输功凝结仙力,这才可能有了今日的成就。

    除开强得让人无语的道行修为,这些青年男女浑身上下尽是仙光隐隐,哪怕是那些女发髻上插着的发簪,都隐隐透着冲天的光华,显然都是极品金仙器级的至宝。而且他们每个人身上,起码都有一件两件让殷血歌感到极大威胁的物事存在,他们居然每个人都有大罗道器随身。

    至于他们座下的坐骑,则是让人无语的一水儿白玉麒麟。

    金仙境的白玉麒麟,而且清一色都是五品金仙的修为,这些白玉麒麟一个个目露金光,摇头摆尾的喷吐着香烟祥云,步伐整齐的缓步而来,单单这三百头白玉麒麟坐骑就让杨鼎大统领府的众多武官员作声不得。

    领队那青年男骑在坐骑背上,面对迎出门外的杨鼎,面对修为比自己高出一大截,年龄也比自己大了不知道多少的杨鼎,只是不冷不淡的点了点头。他一直坐在坐骑背上,一直等到杨鼎向自己抱拳屈身行了一礼了,这才矜持的笑了笑,淡然道:“杨大统领。”

    杨鼎再次的向那青年行了一礼,恭谨的笑道:“不敢当公如此称呼。”

    一众青年不管男女,几乎是同时的轻哼了一声,似乎是非常满意杨鼎的态度。他们整齐划一的飘身下了坐骑,一个个下巴微微挑起,那等矜持,那等骄傲,那等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做派,让目睹这一切的人一个个作声不得。

    杨鼎怎么也是三品大罗,更是仙界大族杨家的嫡系血脉,偌大的天煞城数千万仙兵仙将的最高统帅。平日里的杨鼎行事骄横霸道,天煞城的城主和其他武官员都被他压制得喘不过气来,这些不知道来路的年轻人,居然在杨鼎面前摆出了这么一副嘴脸?而杨鼎居然也消受下来了?

    “早就听说诸位公此番来到了神煌战场,杨鼎翘首以盼,只等诸位公大驾呢。”杨鼎好似没看到这些男女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做派,恭恭敬敬的说道:“只是没想到诸位公今日才……”

    领队的那青年眉头微微一挑,冷淡的说道:“我们做什么,需要向你交代么?”

    微微顿了顿,这青年皱了皱眉眉头,沉声道:“只不过,我们的关系毕竟是不同,所以也不妨告诉你,我们早就听说神煌战场的风情和他处不同,所以这些日在五大主城游历了一番,见识见识这里的稀奇玩意儿。如果不是斩神城那里爆发了大战,我们也不会这么急着来见你。”

    不等杨鼎开口,当着大统领府门前这么多武官员的面,这青年已经傲然说道:“我们这次,就是为了斩神城外的那些神孽而来。一干釜底游鱼,在我等看来,不过是土鸡瓦狗,反掌可灭。”

    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杨鼎的肩膀,这青年淡然道:“速速调集你天煞城所有兵马,随我等出击,将那神孽一举歼灭,也让这神煌战场的人,知道我们妫家禽兽的厉害。”

    殷血歌的嘴角抽了抽,妫家禽兽?

    看这些男女的做派,果然很是禽兽。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