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长驱直入(书号:13584

第三百二十七章 长驱直入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守不住了。撤吧,一切罪责,尽在我身上。”

    看着城外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妖兽妖禽,殷血歌都不由得生出了深深的绝望和无力。

    他长叹了一声,塔狱放出夺目的光芒,百多万道极细的黑气从塔狱喷出,每一道黑气都锁定了一位狼牙城内的仙兵或者平民,将他们一把拖进了塔狱内。

    除开乌木、幽泉和血鹦鹉,殷血歌不容分说的将所有人全部装进了塔狱。

    大袖一甩,趁着这些妖兽妖禽还没冲进城,殷血歌带着幽泉等人抢进了传送阵。当传送阵内喷出一道仙光的时候,幽泉、血鹦鹉突然同时嘀咕了一声:“我们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

    殷血歌正想要问他们忘记了什么,骤然间传送阵的仙光很不稳定的剧烈波动起来。伴随着刺耳的爆鸣声,传送阵内滋生了一道道强劲的空间乱流,这些空间乱流胡乱的搅动着,向着殷血歌的眉心冲了过去,这些空间乱流居然感应到了塔狱的空间,想要将塔狱碾成粉碎。

    “啊哈,就是这个了。”血鹦鹉兴奋的大叫了起来:“修炼界最基础的常识,乘坐传送阵的时候,空间法宝不能装**和灵魂同时保存完好的活物,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啊——呃,这叫做什么什么,最基本的力量守恒法则?”

    最基本的常识?听着血鹦鹉兴奋的叫声,殷血歌差点没吐出血来。

    四周的空间乱流强劲异常。恐怖的压力向着他的身体碾压了过来,无上圣体不断喷射出青色的强光,殷血歌的身体发出‘咔咔’的碎裂声,皮肤上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裂痕。他感觉自己就好像磨盘的一颗鸡蛋,差点就要被巨大的空间压力碾碎了。

    幸好他的**强度已经达到了二品大罗的水准,也幸好他的无上圣体拥有恐怖的自我恢复力量。

    四周强光不断流转,狼牙城传送阵上镶嵌的仙石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原本还足够这座传送阵使用上千次的仙石突然瞬息间就消耗了全部的力量。殷血歌等人的身体在强烈的仙光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后一股恐怖异常的空间乱流从传送阵内喷出,化为无形无质的空间利刀向四周扫了过去。

    数以百万计的妖兽妖禽冲进了狼牙城。他们正乱杂杂的四处乱冲乱跑。突然那些实力最强悍,灵觉最强大的金仙级的妖兽妖禽同时绷紧了身体,惊恐的尖叫着向城外仓皇逃去。

    但是无形无迹的空间利刀横扫而过,眨眼间就穿透了千里虚空。

    以狼牙城为核心。千里内的所有生灵瞬间被搅成了一片狼藉的血肉。大片血雾喷上了高空。然后又被吸入了空间乱流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片范围内数千万头妖兽妖禽,只有几头**格外强横的类似蛟龙的妖兽带着淋漓的鲜血逃了出来,其他的妖兽妖禽全军覆没。

    那些身穿黑白二色甲胄的命运一族的神灵们。他们原本正要随着那些妖兽妖禽大军闯入狼牙城。但是那领军的老人突然尖啸了一声,他手上的木杖闪过一抹神光,三十万神灵同时转身向后,身体一晃就冲出了数万里之遥。

    他们回头看着以狼牙城为核心,突然绽放开的那一朵血雾组成的花朵,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

    殷血歌等人在空间乱流苦苦的挣扎,殷血歌的无心之为让他们都陷入了极大的危机。幸好他们几个人都各自有保命的手段,殷血歌自身**强横异常,乌木身披强大甲胄,血鹦鹉浑身血色羽毛喷射出浓郁的血光裹住了全身,而幽泉干脆就整个身体都变成了一道泉水。

    水性至柔,任凭外界的压力如何肆虐,幽泉只是环绕着殷血歌轻盈的流淌着。

    时空乱流持续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殷血歌他们的身体微微一颤,就从传送阵破开的空间隧道掉了下来。他们下方同样是一望无际的妖兽妖禽,在他们前方数十里的地方,才是天煞城高高耸立,被无数道城防禁制包裹在内的城墙。

    塔狱装了上百万人,传送阵的仙石能量无法支撑这么巨大的消耗,没能将殷血歌他们送回天煞城,而是将他们丢在了距离天煞城的城墙还有数十里的半路上。

    要命的就是,神灵控制的妖兽妖禽也正在对天煞城发动进攻,他们这下正好掉进了妖兽群。

    数十头狰狞丑恶形如蝎和毒蛇混合体的妖兽同时张开嘴,向着殷血歌他们扑了过来。殷血歌冷哼一声,血歌剑带起一道血光横扫而去,数十头妖兽齐刷刷的被斩成了两片,妖兽们的精血被血歌剑一口吞得干干净净,两截残尸落在地上,一滴血都没剩下。

    这一击惊动了四周的妖兽,无数的妖兽妖禽同时向着这边望了过来。一头体长数里的妖蛇慢慢的竖起了上半身,他的头顶上站着一名身穿黑白二色长袍的年男,他眸里闪耀着夺目的神光,冷漠无情的向这边望了过来。

    “在你的身上,我感受到了命运的诅咒。”那年男厉声呵斥着:“是你伤害了我族的族人,是你!这是伟大的始祖用他不可思议的力量,将你送到了我族的面前,你一定要受到惩罚。”

    年男的眸里黑白二色的神光闪烁,四面八方传来了命运神族们古怪的咒语声,无数妖兽妖禽就好似发了疯一样,乱杂杂的就向着殷血歌这边飞扑了过来。

    妖兽挤着妖兽,妖禽撞击着妖禽,妖兽和妖禽相互摩擦冲撞着,四面八方的妖兽同时扑击,他们骤然形成了一个厚达数十里的大肉球。而肉球的核心就是殷血歌一行人。

    冷静的看着那些挤得密不透风的妖兽妖禽,殷血歌蹲下身体,血海浮屠经领悟的大神通大力神魔拿星捉月大神通发动,他的身体突然膨胀了数倍大小,同时他的**密度也暴涨了百倍。

    短短一瞬间的功夫,殷血歌拥有了比他平日里强大万倍的巨力。

    无上圣体的青色光芒在急速的消耗,殷血歌双手狠狠的插进了地面,然后竭尽全力的向上一掀。

    就听得一声巨响,天煞城的城墙上无数仙兵仙将同时惊呼了一声。一块儿方圆百里,厚达十几里的岩层被殷血歌一把掀了起来。这块岩层闪耀着淡淡的青光。被殷血歌握在手,狠狠的向下一拍。

    百里方圆内的妖兽妖禽‘砰’的一声变成了肉饼。殷血歌挥动着这块巨大的,和他的体型完全不成比例的陆块飞快的挥动着,眨眼间将他身边的所有妖兽妖禽扫荡一空。

    眸里血光闪烁。殷血歌向那妖蛇头上的年神灵望了一眼。双手青光急闪。偌大的一块陆地突然向内塌陷,眨眼就压缩成了人头大小的一块圆形石头。

    “想要惩罚我?先吃我一石头。”

    大笑一声,殷血歌将这块石头倾尽全力的向那年男投掷了过去。

    圆形的石块化为火红色的流星激射向年男的头颅。年男冷静的看着向自己飞来的石头,他的眸里黑白二色光芒一阵急速的变幻闪烁,石头在快要碰到他的面门的时候,就突然改变了他飞行的轨迹,轻盈的划过了一条弧线,几乎是擦着他的头颅向后飞去。

    这块石头不知道飞出去了多远,又误伤了多少生灵,年男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只是他的眉心很明显的流出了一缕极细的冷汗,点点滴滴的冷汗顺着那一丝水迹滑了下来,最后汇聚在他的下巴,一点一滴的不断滴落。

    殷血歌怔怔的看着那年男。

    和曾经交手的多尔伽德一样,他没能感受到这年男出手的任何气息和能量波动。

    又是诡秘不可测的命运力量么?自己动用大力神魔拿星捉月大神通,燃烧自身精血,瞬间力量提升万倍全力打出的攻击,居然就被这样诡异的给化解了?

    年男人改变的,是那块陆块压缩而成的石头的命运吧。那块石头的命运,不管他原本的命运轨迹是击杀这年男还是怎样,总之年男扭曲了他的命运轨迹,所以这块石头就这么平白无功的远远飞走。

    神灵的力量果然神奇,不愧是鸿蒙世界天道意志凝聚的生灵,他们拥有的力量,是仙人在某些层面上都难以比美的。只不过很明显殷血歌对他也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否则他不会流出这么多的冷汗。

    就是殷血歌打量他的这一段时间,年男额头上那一小点皮肤流出的冷汗滴滴答答的不断滑落,起码已经有一小碗的汗水了。

    “呵呵,不过如此。”虽然震惊于年男诡秘莫测的命运之力,但是殷血歌仰天长啸,俨然一副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模样。他向那年男挑衅的比划了一个手势,得意的冷笑道:“你们要找的人,已经被送去了斩神城,被斩神城行军大司马李三笑李大人带走了,你们在这里磨蹭,实在是浪费时间。”

    年男的瞳孔骤然一凝,他深沉的看了殷血歌一眼,手上突然多了一块黑白二色分明的龟甲。

    双手在那龟甲上一阵摩挲,年男长啸了一声,四面八方同时传来命运神族的咒语声,无边无际的妖兽妖禽突然向着远离天煞城的方向退去。随后年男脚下的妖蛇吐了吐蛇信,蠕动着身躯快若闪电般窜向了远处。

    一刻钟后,殷血歌回到了天煞城大统领府,一张脸抽成一团的杨鼎苦涩的看着殷血歌,一言不发的将一块仙符递了过来。

    光幕涌出,光幕无数的光影闪烁,杨鼎沉声说道:“这是刚才一刻钟内,各处发动攻击的神灵一族调兵遣将的动静。天煞城、天杀城、天机城三座天级城池下辖的三百十座城池和战堡外的所有神灵大军,已经全部撤走。”

    伴随着光幕的光影变幻。杨鼎苦声说道:“但是,那些家伙跟疯狗一样,原本数百支分散的军队已经纠结在一起,而且他们通过一座秘密的传送阵,居然直接出现在了斩神城的周围。”

    “啊?”殷血歌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他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开什么玩笑,神灵一族的大军,命运一族的族人们,他们居然直接出现在了神煌战场最核心、最重要的五大主城之一的斩神城的周围?

    斩神城,这是仙庭在神煌战场建立的第一座主城。是五大主城之首。神煌战场几乎所有的高官重臣的私宅也都设在这城。这座主城也是神煌战场最繁华的城池,聚集了无数来神煌战场历练、冒险、妄图发横财的野心分。

    无数年来,随着仙庭在神煌战场上不断的开辟出新的城池,建立新的战堡。不断的将战线一步一步的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斩神城周边百亿里内。已经变成了绝对的安全区。

    起码最近一个量劫以来,就从没有过一个神灵、一个神人能够闯入斩神城周边百亿里的安全区。在神煌战场所有仙人、修士、凡人的心,这是一块绝对安全的区域。是凡人们都敢成群结队出去耕作的乐土。

    “没弄错吧?”殷血歌瞪大了眼睛看着杨鼎。

    杨鼎一言不发的点了点仙符,光幕一道强光闪过,在一片险峻的山岭,一座直径超过百里的传送阵正闪耀着夺目的神光,潮水一样的妖兽妖禽和神灵大军正不断的从那传送阵涌出,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冲出。

    这片山岭附近本来有数十座小型村镇,但是这些村镇此刻都已经被狂躁的神灵大军彻底夷平,除开一些残碎的地基桩,地面上再也看不到任何这些村庄存在过的痕迹。村庄内的所有修士和凡人,都已经成了妖兽、妖禽的口粮,就连一根毛发都没留下来。

    “在距离斩神城不到百万里的地方,有一座规模如此巨大的,让神灵们可以随意调兵遣将的传送阵存在。”杨鼎的脸就好像风干的柚皮一样皱巴巴的,每一条皱纹内都蓄满了苦水。

    “有很大的问题啊。”殷血歌瞬间忘记了是自己引发了这一切事情,他站在五大主城高官显贵们的立场上,很严肃的点头道:“要么是神人的势力已经潜入了斩神城,在斩神城内有他们的爪牙。要么就是,五大主城的高官,有人勾结神灵。”

    “肯定是第一条可能,五大主城的高层,不可能有人勾结神灵。”杨鼎飞快的说道:“不可能有人勾结神灵。尤其是五大主城的城主、大统领和其他的武大臣,不可能。”

    不等殷血歌开口,杨鼎就压低了声音,放出一道仙光隔绝了四周的动静:“就算有,也不能有。神煌战场关系巨大。一旦神煌战场失守,神灵一族几乎就长驱直入攻到仙界的大门口。”

    “五大主城的高层,都是仙庭各大豪门大家的核心弟,甚至有好些人都是仙帝们的嗣后人。他们当,不会有,不敢有,也绝对不能有勾结神灵的人。所以,一定是神人的爪牙潜入了五大主城。”

    “你很紧张?”殷血歌看着喋喋不休的杨鼎,突然问道。

    “我很害怕。”杨鼎额头上冷汗犹如溪水一样流淌下来,他低声骂道:“我怕死,行不行?知道我在神灵那边的悬赏么?我高居神灵一族必杀黑榜第三百二十五位,因为这些年来被我玩弄死的神灵一族的女人就超过五十万,被我屠灭的神人部落和村庄超过两万处,被我贩卖为奴隶的神人战士超过八千万!”

    “你为仙庭立功了。”殷血歌诧然的看着杨鼎,这家伙居然做了这么多‘丰功伟业’?他由衷的感慨道:“你为仙庭立下了大功,真的,就凭你刚才说的那些光荣事迹,你回到仙庭,起码也是一品大员的前程。”

    “如果斩神城被攻破,五大主城的防线立刻崩溃。”杨鼎恼怒的看着殷血歌咆哮道:“去他-娘-的前程,五大主城被攻破的话,在这破烂神煌战场,我们连跑的地方都没有。四周都是鸿蒙虚空,我们连跑的地方都没有。”

    光幕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斩神城外一座屯兵卫城的城防大阵被命运神族攻破,无数的妖兽妖禽冲进了城内。作为斩神城外重要的防御支撑点,这座屯兵卫城内有一尊一品大罗金仙带着二十位巅峰金仙坐镇。

    但是就看到光幕一道道黑白二色的神光闪过,很莫名的那尊大罗金仙的身上就出现了一层浅绿色犹如琉璃一样纯净的火焰,伴随着那大罗金仙撕心裂肺的惨嚎声,无数人亲眼目睹了这个大罗金仙凭空着火,然后身体被烧成一团火球,最终被生生炼成了一团拳头大小紫色宝珠的全过程。

    “他们玩真的,他们出动了神王级的强者。”杨鼎的眸里一阵光芒散乱,低声的咕哝起来。

    “他们当然玩真的。”殷血歌同样低声咕哝着。

    命运双对命运神族而言,就真的这么重要么?

    不过现在看起来,最头大的是李三笑吧?希望他还没有把那一对儿双生怎么样,否则他真的乐大了。(未完待续。。)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