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命运之怒(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二十五章 命运之怒(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热火熬油的天气!

    ***

    狼牙城,陷入癫狂状态的老黑狼站在一根巨大的石柱上嘶声怒嚎。

    神煌战场混乱驳杂的天地元气,无论修士还是仙人都无法从获取任何补益。在这里一旦仙力和法力消耗过度,就无法得到足够的、及时的补充。

    所以在神煌战场,体修仙人很吃香;除开体修仙人,威力强劲的战争器具则是战场的主宰。

    大声怒嚎的老黑狼手持一张弓臂长有尺的射日灭神弩,三支用上品灵石熔炼而成,顶部镶嵌了大块火属性仙石的弩矢紧紧的扣在弩弦上。他不需要瞄准,随意的抬起手,朝着城外密密麻麻一望无际的妖兽、妖禽就射了出去。

    天仙级炼器师炼制的射日灭神弩,最远射程达到了惊人的十万里,在这个距离内,只要被使用者仙识锁定的目标,就不可能逃脱弩矢的打击。

    当然老黑狼不需要将弩矢射出这么远,他只是朝着城外百里外的一座小山包射了出去。

    三支散发出刺目红光的弩矢呼啸着撕开了城外的乱风,狠狠的撞击在了几头身躯巨大的妖兽身上。铭刻了大威力爆破仙符的弩矢轰然炸开,上品灵石熔炼而成的弩矢,拳头大小的天仙下品仙石同时爆炸开来,三支弩矢同时爆发,地面上突然冲起了三条高有数里的红色火柱。

    一圈一圈的高温火墙向着四面八方冲出,赤红色的火墙所过之处无数的妖兽妖禽被烧得焦头烂额。他们的皮毛、甲壳被烧得炸裂开,粘稠的、五颜色的体液喷溅。一些妖兽体内的血液更是和火油一样容易燃烧,这些血液喷溅出来,将弩矢的破坏力凭空提升了好几倍。

    火墙席卷了方圆数十里的范围,三支弩矢的威力相当于高阶天仙的全力一击,千多头妖兽妖禽被炸得粉身碎骨,三千多头妖兽妖禽被炸成重伤,浑身冒着黑烟躺在地上挣扎嘶吼。

    “弄死他们!”老黑狼射出了这一箭后,手舞足蹈的尖叫起来。

    他的双眸赤红。已经彻底狂乱了。没有援兵,没有援兵,没有援兵。狼牙城的最高直属上官,天煞城的鹰扬大将军杨鼎冷漠而绝情的拒绝了老黑狼的求援。

    老黑狼知道杨鼎的决定虽然绝情,但是并没有错。数十万神灵带着数百万的妖兽妖禽突然来袭,这很可能是一次全面进攻的先兆。杨鼎必须准确的找出神灵一族的进攻方向,弄清神灵一族的作战意图后。才能针对性的调兵遣将。

    如果为了一个狼牙城就胡乱的调动兵马,很可能在天煞城的防线上出现更大的纰漏,如果神灵一族趁机发动进攻,天煞城就会陷入更大的被动。

    所以,舍弃一个狼牙城,牺牲狼牙城的百多万民。给天煞城争取更多的时间判断神灵一族的动向,在杨鼎这样的大人物看来,这是绝对正确的选择。

    “我们这里一百多万人,对你们来说,只是一堆垃圾。”

    老黑狼举起灭神弩。再一次的将三支弩矢射了出去。

    “但是对我们来说,这一百多万人。就是我们的全部。”

    城墙上,一千五百名罪囚仙人手持各种杀伤力巨大的强弓硬弩,将灵石熔炼而成的箭矢不断的向着城外的妖兽和妖禽射了出去。这些箭矢都是天仙级的炼器师精心锻造而成,每一支箭矢的威力起码都相当于高阶地仙的全力一击,每一支箭矢最少都能覆盖方圆数里的范围。

    大群大群的妖兽妖禽被爆裂的火光炸得支离破碎,被呼啸的飓风搅成粉碎,被突兀冲出的冰刀撕成了一块块碎肉,更被凌空落下的雷霆轰得焦头烂额。这些箭矢五行属性俱全,风雨雷电各种攻击具备,这些智商低微的妖兽和妖禽只能作为活靶被生生射杀。

    但是一座小小的狼牙城,标配士卒只有一千二百人,额外多配发了三百仙人的狼牙人,这样的大威力箭矢的数量有限,极其的有限。整个狼牙城,这样的箭矢只有千百支,这是狼牙城的全部库存。

    城外的低阶妖兽妖禽被炸死炸伤了一百多万头,但是这些倒在地上的妖兽妖禽,瞬息间就被后方密密麻麻不断涌来的妖兽践踏在地,践踏成了狼藉的肉泥。

    那些静静的站在远处的神灵同时发出了低沉的颂唱声,伴随着绵绵密密犹如无数春蚕咀嚼桑的声响,城外的妖兽妖禽彻底迷乱了。他们疯狂的嘶吼咆哮着,相互冲撞、堆叠着,化为黑色的洪流向着狼牙城拍了下来。

    刚才的一波箭矢攻击清空了狼牙城外百里范围内的一切,但是清空的地盘很快就被妖兽妖禽重新填满。他们喷吐着各色混乱的攻击,妖风邪火漫天乱扫,再次将狼牙城的护城大阵打得疯狂颤抖。

    “死战!”老黑狼丢下了射光了所有箭矢的灭神弩,缓缓拔出了一柄沉重的青龙大刀举向了天空。

    “死战!”城内一千五百名罪囚仙人同时拔出了自己的兵器,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仙力波动散发了出来。往日里节衣缩食储存下来的仙石被他们塞进了嘴里,这样当他们战斗的时候,他们可以随时抽取仙石的仙力补充消耗。

    二十几万狼牙城的奴兵面容呆滞的被城内的土著修士驱赶着登上了四周城墙。一旦老黑狼他们抵挡不住妖兽妖禽的疯狂进攻,这些奴兵就必须用自己的血肉顶上去。

    这些奴兵实力最强的不过是元婴境的修为,面对城外那些实力最弱都堪比地仙的妖兽妖禽,他们唯一的用处或许就是临死前自爆金丹和元婴,给这些妖兽和妖禽制造一点麻烦。

    天煞城内。殷血歌已经站了起来,他看着光幕仰天狂啸的老黑狼。再看看那些面无表情麻木赴死的奴兵,用力的握紧了双手。

    城楼的窗突然被人撞开,殷金等五人闯了进来,他们跪倒在殷血歌的面前,用力向殷血歌连连磕头。

    “尊主,还请尊主救救狼牙城的奴兵吧。”

    殷金他们不会说话,他们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只会哭泣哀求殷血歌救救那些奴兵。

    虽然奴兵在神煌战场的价值就等同野草。被割掉了一茬很快又会有一茬生长出来。但是对这些奴兵而言,他们卑微的生命,却是他们的全部。那些站在狼牙城的城墙上,麻木的看着城外无数妖兽妖禽准备送死的奴兵,他们当有多少人是殷金他们自幼一起长大的兄弟、朋友?

    城楼内的光幕,一条体长百丈的巨蛇狠狠的一头撞在了狼牙城的护城大阵上,护城大阵放出的光幕突然裂开了一条长有数丈的缝隙。这条巨蛇趁机张开了浑身的蛇鳞。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上万片巴掌大小的黑色蛇鳞呼啸着从巨蛇身上脱离,犹如箭矢一样射进了城内。

    站在城墙上的千多个奴兵惨嚎一声,犹如荒野上的野草一样被锋利的、力道万钧的蛇鳞扫过。他们的身体被切得支离破碎,大片鲜血犹如廉价的泉水洒满了那一段城墙。

    殷金他们的身体骤然一僵,眼角突然有鲜血喷出。他们不断的向殷血歌磕头。脑袋撞得地面‘咚咚’作响。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只是很单纯、很淳朴的觉得,殷血歌能够救了他们,那么就一定能够救了狼牙城内那些可怜的奴兵。

    殷血歌看了殷金他们一眼,一把抓起了杨鼎送给他的那块令符。

    半刻钟后。狼牙城的传送阵上一道强光闪过,殷血歌带着毒一等十二位毒仙。带着整整三万名天煞城的精锐仙兵大步走了出来。

    镇守在传送阵上的狼牙城仙兵们先是呆了一下,然后他们突然歇斯底里的挥动着兵器,仰天大声欢啸。胖得好似一尊肉山的肉佛陀大步跑了过来,很是艰难的跪在了殷血歌的面前,重重的一个响头向地面磕了下去。

    “大人,您这是救了我们狼牙城满城老小的性命啊。”

    但是肉佛陀磕头的动作并没有成功,因为他的脑袋距离地面还有一尺多高,他胸脯上、肚皮上的肥肉已经死死的顶住了地面,任凭他如何努力,他的脑袋始终无法接触地面。对于他这样的胖来说,磕头这种事情,实在是太难为他了。

    血鹦鹉瞠目结舌的看着同样目瞪口呆的肉佛陀,过了好一会儿,血鹦鹉突然抱着肚皮,‘咔咔’怪笑着从殷血歌的头顶一个跟头滚落地面,浑身抽搐着在地上打着滚儿大笑起来。

    “好了,退敌要紧,你且起来。”

    殷血歌身穿一件血色长袍,放出大罗金风蝉的一缕气息掩去了自己的面容。他的面孔好似被一层云雾遮盖着,任凭肉佛陀如何努力,都看不清殷血歌到底长成什么模样。

    随手掏出一块令牌向肉佛陀晃了晃,殷血歌沉声道:“我乃天煞城典军主簿,奉大将军之命前来增援狼牙城。大将军的意思是,狼牙城不能落入神灵一族之手。”

    肉佛陀呆了呆,然后用力的抱拳大声应诺。

    虽然肉佛陀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天煞城会派遣一个典军主簿这样的职官员统辖援兵到来,但是只要有援兵,这就是天恩浩荡了。至于其他节外生枝的事情,肉佛陀才不愿意搭理。

    殷血歌带来的三万援兵,有两百人是阵法师。他们刚刚冲出传送阵,就迅速的向四周分散开。他们带来了大量现成的阵盘阵旗,只是短短半刻钟的功夫,三重崭新的城防大阵就已经布置妥当。

    这三重新的城防大阵是杨鼎从天煞城库房调出的好货色,每一重大阵都能抵挡巅峰金仙的狂轰滥炸,三重大阵嵌套在一起,就算是一品大罗金仙也需要耗费一定的手段才能攻破。

    有了这新布置成的大阵,除非城外有大罗金仙级的神灵压阵。否则狼牙城再无沦陷之危。

    因为是殷血歌亲自来增援狼牙城,所以杨鼎也很是慷慨的。让援兵带来了数量庞大的军用物资。别的不说,单单刚才对妖兽妖禽造成了巨大杀伤的强力箭矢,杨鼎就为狼牙城调来了二十万支。这些箭矢如果全部发射出去,城外数百万的妖兽妖禽根本就不成问题。

    带着一身让人不敢靠近的肃杀之气,殷血歌在大群护卫的簇拥下登上了狼牙城的城墙。

    老黑狼带着十几名下属,飞快的向这边跑了过来。援兵到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他耳朵里,欣喜若狂的老黑狼很是失态的一路骂骂咧咧的跑到了殷血歌面前,单膝跪地向殷血歌行了一礼。

    “罗芳那混蛋。他倒是运气好,跑去斩神城享福去了。老被他坑了,要不是老这次碰到了贵人,舍得派兵救命,老这狼牙城早就完蛋了。”

    老黑狼严肃的向殷血歌行礼致意,沉声喝道:“这位大人,这次承蒙大人率军来援。这是救了我们狼牙城满城老小。以后老黑狼这条贱命,就是您的了。”

    深深的看了老黑狼一眼,殷血歌缓缓的点了点头。

    他从毒一那里知道了老黑狼的所作所为,知道老黑狼将他调出狼牙城充当斥候,还是有几分好意在内。这是一个深谙神煌战场的生存哲学,恪守规则。却又知道取舍进退的老兵油。

    这样的人么,你不能指望他真的为你抛头颅洒热血,但是在很多时候,这样的人是可以重用的。

    “废话少说,先应付了外面的人吧。”殷血歌淡然道:“这些孱弱的妖兽妖禽倒也罢了。只是数量稍微多了一点而已。但是那些神灵么,哼。我们的兵力。毕竟还是不如他们啊。”

    城外有神灵大军三十万,而城内加上殷血歌带来的援兵,也只有三万人。

    不管从哪里看,狼牙城依旧深陷危机之,一个不谨慎,依旧有城破人亡的危险。

    老黑狼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他愤怒的咒骂起来:“总之是下官倒霉,三十万神孽,以往这样规模的进攻,不会朝着狼牙城一座城池来啊。三十万神孽,他们一般都会同时向起码十座前线城池发动进攻,为什么这次全找到了老的头上?”

    殷血歌没吭声,这些神灵为什么一门心思进攻狼牙城,这里面的缘故,他大概能猜出来。

    这些身穿黑白二色甲胄的神灵,估计是命运一族的神灵吧?他们的王被殷血歌和罗芳卖了一个好价钱,这些命运一族的神灵不找狼牙城的麻烦,他们去找谁?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殷血歌自然不会向老黑狼解释什么,他看着城外浩浩荡荡数百万妖兽妖禽,一道血光从他头顶喷出,随后化为无边无际的血海向着城外的妖兽群扫荡了过去。

    无量鬼卒、鬼将、鬼君、鬼王带着撕心裂肺的鬼啸声冲了出去,每一滴都沉重如山的血海翻滚搅动,所过之处那些妖兽妖禽纷纷惨号着被搅成了碎片,他们的灵魂都被血海鬼卒大军拖进了血海。

    血海沸腾,血色洪流所过之处,五彩斑斓的妖兽妖禽迅速的被扫荡一空。

    无数妖兽妖禽的魂灵儿被卷入了血海,这些妖兽妖禽和仙界的仙兽仙禽迥异,他们的灵魂并没有发育完全,他们或者是一魂二魄,或者是一魄二魂,或者是一魂一魄,或者是有魂无魄、有魄无魂,总而言之在殷血歌看来,这些妖兽妖禽的魂魄都是残缺不堪的。

    果然是不完全的世界雏形孕育出的妖兽妖禽,这些妖兽妖禽虽然狰狞恐怖,但是他们并不是成熟的、完整的生灵。

    这些魂灵就连形成血海鬼卒的资格都没有,但是他们的魂灵充斥着强大的灵魂之力,所有的灵魂都被血海鬼卒撕碎后吞了下去。殷血歌的鬼卒、鬼将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成长,数百万妖兽妖禽的灵魂让殷血歌血海上亿的鬼卒和鬼将实力增长了几乎一倍。

    “好东西啊。”

    殷血歌暗自点头,血海在他的操控下迅速的席卷了城外数千里之地,将所有的妖兽妖禽扫荡一空。

    血气冲天,煞气升腾,妖兽妖禽们惊恐的怒吼逃窜,但是没有一个能逃开殷血歌可怕血海的攻击。

    也就是一盏茶的时间,狼牙城外再也见不到一头妖兽,再也看不到一只妖禽。

    只有三十万神灵傻乎乎的站在旷野上,一个个不知所措的大眼瞪着小眼的相互看着。

    殷血歌站在城头看着这些神灵,朗声喝道:“还不退去,更待何时?莫非真要全军覆没不成?”

    城内老黑狼等仙兵已经兴奋得浑身直哆嗦,数百万妖兽妖禽,虽然当实力最强的不过是低阶天仙的水准,但是这些妖兽妖禽的数量太惊人了。如此规模的妖兽洪流,居然被殷血歌瞬息间扫荡一空?

    他们举起兵器,正要高声欢呼的时候,那些神灵当,突然有一个头发成黑白二色,头上左侧头发雪片一片,右侧头发漆黑如夜的老人缓步走了出来。

    手持一根黑白二色不断幻变的手杖,老人目光怨毒的看着殷血歌,缓缓说道:“交出我族王,否则,不死不休。”

    不等殷血歌回应,老人已经举起了手杖,狠狠的杵在了地上。

    三十万身穿黑白二色甲胄的神灵同时高声念咒,无形的能量潮汐席卷方圆千万里之地。

    伴随着沉闷的呼啸声,狼牙城一旁的地裂峡谷冲出了无数道黑色的洪流。

    起码有上亿头大大小小实力不等,最弱不过金丹境,最强堪比金仙的妖兽妖禽从地裂峡谷冲了出来。

    “命运注定,他们来到这座城。”

    “命运注定,他们进攻这座城。”

    “命运注定,他们毁灭这座城。”

    “这是我命运神族的怒火,卑贱的仙人和人类,交出我们的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