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危机到来(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二十四章 危机到来(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杨鼎神色复杂的看着殷血歌头顶悬浮着的天道人皇印。

    第一世家会将这枚有着特殊地位的印玺藏在殷血歌身上,这显然出乎了所有知情者的意料。而殷血歌这个混血的半妖,血脉不纯的第一世家后裔,居然能够激发天道人皇印自动护主,这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杨鼎从本家流传下来的残破典籍得知,天道人皇印错非人皇,根本无法动用。

    而人皇,这已经是上古的概念,现今现世,哪里还有人皇存在?换言之,天道人皇印如今只有单纯的象征意义,不大可能有人真正能够驾驭他。

    但是殷血歌做到了,他居然让天道人皇印自动护主,而杨鼎也被这枚印玺散发出的无穷威严镇压。

    顾不上殷血歌嘲讽甚至是侮辱性的话语,杨鼎脑里翻腾过了无数个念头。他双手用力的握拳,然后缓缓的松开,然后再次用力握拳,再缓慢的松开。他脑里天人交战,对于妫聖的忠诚,以及眼前所见的匪夷所思的事情,在他的脑海剧烈的冲突着。

    殷血歌一言不发的看着杨鼎。

    如果杨鼎愿意屈服,愿意归顺,那么他很乐意手下多一个强力的打手。但是如果杨鼎死心塌地的想要和殷血歌作对,那么血海多一尊强横的鬼王,那也是一件好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过了整整一个时辰,杨鼎突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额头用力的碰触地面,向着殷血歌连连磕了个响头:“杨家自古以来。都是妫家的家臣,世世代代效忠妫家。我杨鼎投靠公您,并没有违反妫家的祖训。”

    深吸一口气,杨鼎无比严肃的抬头看向了殷血歌。

    “相反,既然公能够催动天道人皇印,杨鼎归顺公,那才是顺应天命之举。”

    伸开双手,五体投地的匍匐在地。杨鼎的额头用力的贴紧了地面。他向殷血歌虔诚的说道:“公不嫌杨鼎实力低微,若觉杨鼎可堪托付,还请公收录杨鼎。从今以后,杨鼎唯公马首是瞻,刀山火海、天堂地狱,杨鼎都会为公趟开一条通衢大道。”

    殷血歌深深的看了杨鼎一眼,然后他深吸一口气。掌心一团血光涌了出来。

    他的修为在冢鬼道祖的帮助下,已经达到了地仙的巅峰,血海二十四座血海浮屠已经全部凝结成型。现在一座血海浮屠缓缓的从他掌心冒出,高有三尺的血海浮屠表面无数的莲花缓缓绽放,虽然通体血色,看上去有点妖异。但是这些莲花却衬托得这座血海浮屠无比的神圣飘逸。

    杨鼎深吸了一口气,在殷血歌的指点下,他口诵血海经咒,团身跳进了血海浮屠。

    血海内无数的鬼卒、鬼将、鬼君同时口诵真言,漫天血色莲花冉冉飘落。一道一道血水从血色浮屠涌出,不断的钻进了杨鼎的体内。杨鼎白玉色的身体逐渐变成了红色。他敞开自己的身躯和仙魂,任凭这些蕴藏了奇异力量的血水和自己的仙魂、仙体融为一体。

    从这些粘稠的血水,杨鼎感受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

    他是三品大罗的修为,他对天道的感悟和掌控是寻常仙人难以比拟的。所以他从这血水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古老和神圣,几乎是直指天地本源的神秘气息。这种气息极其的黯淡,但是他的确存在。

    在杨鼎的记忆,似乎在他五岁的时候,仙界杨家某次大规模的祭祖仪式上,一条供奉在杨家祖祠上的卷轴内,曾经散发出过类似的气息。那时候的杨鼎年纪幼小,对天地气息的感觉不是很灵敏,但是这样的气息太过于独特,所以他牢牢地记住了那股气息的特征。

    血海正在改造杨鼎,而且是在杨鼎的主动配合下对他进行全面的改造。

    以殷血歌如今的修为,只要杨鼎有丝毫的抗拒心理,血海的能量就无法接近他分毫。但是现在是杨鼎主动的敞开身体和仙魂,主动的让血水浸润他的全身,所以改造的过程非常的顺利。

    杨鼎的仙魂和血海连为一体,殷血歌也就掌握了他的所思所想。

    “那个卷轴是什么?”殷血歌窥视着杨鼎的记忆,他同样看到了那个供奉在杨家祖祠,光芒黯淡,却让无数杨家仙人尊崇莫名的卷轴。

    “似乎是从某个神秘之地传来的,杨家老祖的手谕。”杨鼎恭谨的回答道:“但是那是太古老的事情了,古老到就连杨家现在的家主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总之,那是杨家最重要的东西。”

    神秘之地,不知名老祖的手谕。

    单纯是手谕而已,殷血歌对这个卷轴立刻失去了兴趣。他倒是觉得好奇,自己的血海居然隐藏了这种古老而神圣的气息,和那卷轴相近的气息,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似乎殷血歌低估了血海浮屠经的来历,他并非是大罗道藏这么简单。

    对杨鼎的改造耗费了一天一夜,杨鼎主动的敞开仙体和仙魂,主动接受血海的改造,但是他的根基太过于雄厚,以至于依旧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当一切都结束之后,殷血歌将那座血海浮屠收回了体内,而杨鼎则是跳出血海浮屠,端端正正的站在了殷血歌面前。

    和曾经的天刑仙君一样,杨鼎已经被转化为血海浮屠宝塔的镇守鬼王。他的玉鼎玄功也因为吸收了殷血歌血海的神秘力量,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

    轻轻的哼了一声,杨鼎的头顶冲出一片白茫茫的玉色仙光,仙光三座白色玉鼎急速的盘旋飞舞着。他的气息和曾经的鹰扬大将军杨鼎丝毫无异,就算是他最亲近的人。也无法发现任何的不同。

    但是下一瞬间,杨鼎的身体微微一晃。玉色仙光骤然变成了一片粘稠浓郁的血色。三座白色玉鼎也骤然变成了刺目的血红色。杨鼎的皮肤变成了血海鬼卒特有的红色,随后他长笑了一声,身体突然炸成了无数拇指大小的血珠漫天乱射。

    呼啸的破空声接连传来,漫天血珠绕着大厅急速盘旋了数万周,然后血珠向内一凑,杨鼎再次出现在殷血歌面前。杨鼎兴奋的大笑着,他的身体再次炸开,这一次他的身体变成了一团浓密的血雾向着四周扩散开。

    血雾在空气一阵扭转飞腾。殷血歌向乌木打了一声唿哨,乌木紧握大斧,狠狠的一斧头向血雾劈砍过去。

    血雾传来杨鼎得意的笑声,血雾骤然分开成两片,大斧就从分开的血雾之间穿过,却没能伤损血雾分毫。杨鼎近乎癫狂的大笑起来:“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尊主,变异后的玉鼎玄功,不,以后这就是我杨鼎独门的血鼎玄功。”

    杨鼎得意的疯狂长啸:“血鼎玄功的诸般变化,几乎可以和转玄功相比。但是转玄功修炼起来格外艰难,就连我杨家也没有几个嫡系弟选择修炼原版的转玄功。”

    杨家的玉鼎玄功威力绝大。修炼而成的玉鼎仙体坚硬异常,刀劈斧剁都无法伤损分毫。但是玉鼎玄功的唯一缺陷就在于,仙体的强度足够,但是各种神通变化却太呆板枯涩,根本没有神通变化可言。

    但是杨鼎经过血海的洗炼。他的身体就有了血海鬼卒特有的各种变化神通。

    仙体散而成气,聚而成人。聚散之间变化莫测,单纯这变幻成血雾的手段,就让杨鼎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提升了何止十倍;对敌之时,能够突然幻化成血雾的杨鼎,又会给他的敌人造成多大的麻烦和困扰,他的战斗力也提升了不止十倍。

    长啸声,杨鼎所化的血雾突然向内一收,重新化为人形,下一瞬间他的身体一抖,整个身体就变成了一片朦胧黯淡的血光,迅速遁入了大厅的阴影。

    玉鼎玄功修炼而成的玉鼎仙体坚固无比,但是变化极少,而且遁光的速度在仙界无数遁法只能算是流。可是杨鼎一旦化身血光,他就能施展出殷血歌领悟的血海神通血海无形遁,这遁法快捷异常,在仙界绝对属于顶尖的遁法。

    更兼这遁法诡异莫测,无论前方是沙石泥土还是草木动物,血光都是一扑而过,远比常见的五行遁术或者其他的常见遁法方便了许多。

    杨鼎修炼玉鼎玄功已经有无数年,他深知玉鼎玄功的强处和弱点。遁光速度不够快,这就是玉鼎玄功最致命的缺陷,所有的杨家仙人梦寐以求的,不是强力的护身仙甲,而是飞行速度极快的飞行仙器。

    以杨鼎的手段和实力,他疯狂的收集了数百万年,也只是弄到了一条顶级金仙器级别的云舟。这云舟在他三品大罗的实力催动下,飞行的速度只能勉强和普通的一品大罗相比,但是碰到了和杨鼎实力相当的仙人,这点速度根本不够看的。

    但是现在,杨鼎施展血影无形遁,他飞遁的速度比起以前快了何止千倍。这样的遁光速度简直是耸人听闻,杨鼎实力上的最后一块短板都被修复了。

    血光一闪,杨鼎重新出现在殷血歌面前。他无比恭谨的跪倒在殷血歌面前,‘咚咚咚’就是十几个响头磕了下去。他恭声叫道:“尊主神通鬼神莫测,杨鼎心服口服。”

    殷血歌一把拉起了杨鼎,他轻轻一笑,淡然道:“鹰扬大将军客气了,现在我还是你治下狼牙城一个小小的炮灰斥候呢。还请鹰扬大将军想个法,我可不想在荒郊野地里吃灰。”

    这话说得有趣,杨鼎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现在杨鼎都已经成了殷血歌的忠心下属,殷血歌眼前的这点小麻烦,还能算是麻烦么?

    刚刚被幽泉一击打得浑身骨骼碎裂的杨义呆呆的看着自家主突然变得如此厉害,他不由得连连咋舌。见到杨鼎的确是死心塌地的追随了殷血歌。杨义当即大叫了起来:“尊主,大将军。还请可怜可怜奴婢吧。”

    殷血歌望了杨义一眼,手掌一翻,一座血海浮屠涌了出来。

    这杨义俨然是金仙巅峰的修为,只差一步就能跨入大罗境界,殷血歌自然乐得让他成为一座血海浮屠的镇塔鬼王。

    这一次,杨鼎也跳入了血海浮屠,亲自出手帮助杨义和血海融合。有了杨鼎出手,短短一刻钟的功夫。杨义就顺利的演化为镇塔鬼王,同样也有了血海的诸般诡秘莫测的神通变化。

    接下来的几天,在殷血歌和杨鼎的操办下,殷金等五人悄无声息的脱了奴籍,连同殷血歌一起住进了天煞城大统领府。殷金他们身上的禁制也被杨鼎取出,狼牙城再也无法掌控他们的动向。

    毒一他们也返回了天煞城,见到殷血歌没有击杀杨鼎。反而是做出了比击杀杨鼎更加匪夷所思的将杨鼎彻底收服的事情,毒一等师兄弟十二人干脆也就步杨鼎后尘,干脆的投身血海,成就了镇塔鬼王之躯。

    反正他们和天刑仙君等金仙不同,天刑仙君他们都是被殷血歌击杀后,仙魂进入血海成就鬼君之躯。所以他们根本无法脱离血海存在,只能生活在血海。

    杨鼎、杨义和毒一等人,他们融合血海的时候,**依旧存在。所以他们可以自由的在外行走,除非他们展现出异变后的血海神通。否则谁也看不出他们有任何的变化。

    有了杨鼎庇护,殷血歌在天煞城闲度日。挂了一个品级很高,但是轻松无事的闲职。逍逍遥遥的过了几天轻松日,殷血歌倍觉无聊,开始和幽泉、血鹦鹉商量着,是否将幽泉成立的殷家商会好好的发展一下,借着有杨鼎这里的大好资源,在神煌战场狠狠的捞一票横财。

    这一日,殷血歌、幽泉端坐在天煞城南门的城楼上,一边远眺城外的荒漠,一边品茶闲聊,而血鹦鹉则是站在殷血歌的脑袋上,手舞足蹈的讨论着各种拐卖人口、打家劫舍、敲闷棍套白狼等获利丰厚的行当。

    殷血歌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血鹦鹉嘀咕着,不时的抓起果盘里的坚果喂给血鹦鹉。

    就在几个人其乐融融的打发着时间的时候,突然一声警钟声响彻全城,他们脚下的城楼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整个天煞城的东南西北四座城楼、城内的东南西北四座鼓楼、城池最心的那座高耸入云的钟楼同时喷出了刺目的仙光。

    道光柱冲上高空,然后化为一道巨大的光幕笼罩下来,将整个天煞城覆盖在了下面。

    无数仙兵仙将从城内各处兵营内冲天飞起,低沉的口令声响彻云霄,无数道仙识迅速的在空气交织对撞,数量恐怖的信息在仙识当相互交汇。

    殷血歌腰间佩戴的一块玉佩突然飞了起来,玉佩上喷出一道强光,在他面前组成了一道光幕。

    这块玉佩和杨鼎身上的一块军情灵符相连,通过这块玉佩,杨鼎接收到的一切紧急军情信息,殷血歌这里都能同步接收。

    就看到光幕浑身是血的老黑狼正声嘶力竭的咆哮着:“援兵,援兵,不管是哪里的,给老送援兵过来!这些神孽疯了,狗-日-的,城外起码有三十万神孽大军,他们驱动的妖兽妖禽足足有几百万。”

    “援兵,给我援兵,越多越好。一刻钟,我只能抵挡一刻钟。”

    咆哮了几声后,老黑狼突然‘嗷嗷’一声哭了起来,他痛哭流涕的跪在地上,向着光幕连连磕头:“诸位大人,不管是哪位大人,给我派点援兵吧。老死了不要紧,狼牙城一百多万民啊,一百多万啊!”

    杨鼎冷漠无情的声音在光幕响起:“神煌战场一次死伤数百亿民的大战都有,区区百万人,你是在威胁本将军么?豁出去性命,给本将军顶住。你们的性命,在你们自己手上。”

    轻哼了一声,杨鼎厉声喝道:“战局不明,神孽动向不明,天煞城下属所有城池战堡各安其位,严禁随意调动兵马。速速派出斥候,查清神孽动向。”

    光幕光影闪烁,老黑狼茫然的瞪大了眼睛,他仰天长啸了一声,真的犹如一条受伤的恶狼一样嚎叫着,身体化为一道强光向狼牙城的城墙冲去。

    光幕出现了狼牙城外的景象,可以看到无边无际的妖兽、妖禽犹如潮水一样向狼牙城涌了过来,身躯巨大的妖兽妖禽喷吐着妖风邪火,疯狂的攻击着狼牙城的护城大阵。

    这些妖兽妖禽的实力都不太强,最强也不过是相当于一品、二品天仙的水准。

    狼牙城的护城大阵可以抵挡金仙的攻击,如果仅仅是三五千头妖兽妖禽来袭,狼牙城的城防尽可以抵挡得住。但是这里的妖兽妖禽起码有五百万上下,他们团团围住了狼牙城四面攻打,狼牙城的城防大阵剧烈的震荡着,光影急速闪烁,眼看着就要被彻底攻破。

    在那些妖兽妖禽组成的洪流,三十个万人方阵整整齐齐的矗立在荒漠。

    他们身穿黑白二色相间的甲胄,一个个身材高大、容貌俊朗,分明都是神灵一族的精锐。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