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道皇玺(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天道皇玺(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继续来点推荐票和月票咯!

    ***

    脖被生生拗断,杨鼎怒啸一声,他的身体犹如一条玉色的大蟒一样扭动起来。

    可怕的力道让殷血歌的身体一晃,差点被杨鼎带翻倒地。他同样长啸一声,一边死死地抓住杨鼎的脑袋,同时向幽冥十八禁囵塔望了一眼。

    塔狱传来镇狱鬼王的鬼啸声,无数通体宛如金属铸成的恶鬼从塔狱表面浮现,随后他们挣扎着脱离了塔狱,带着浓郁的黑气腾空飞起。浓烈的黑色鬼气裹着无数的恶鬼,化为黑色的云涡紧紧裹住了杨鼎,恶鬼们挥动着爪,不断的从杨鼎身上抓扯出一丝一丝玉色的气息。

    这些恶鬼最擅长吞噬生灵的生机生力,换成完好状态的杨鼎,他浑身精气神浑然一体,犹如佛门金刚舍利,任何外祟无法近身,这些恶鬼自然是一丝半点儿精气都无法夺走。

    但是现在杨鼎阵脚大乱,体内一肚皮的坏水在作祟,**更是被殷血歌重创,无上圣体转化的浓郁死气疯狂的破坏他的身体机能,所以这些恶鬼也能撼动他的精气神,从他身上不断掠夺走一丝一丝的生命气息。

    杨鼎的气息逐渐虚弱,但是他依旧在奋力的挣扎。

    杨家的玉鼎玄功毕竟是仙界有数的顶级功法,而杨鼎自身的修为也达到了三品大罗境界。殷血歌虽然暗偷袭,更有血鹦鹉灌了他一肚皮的毒液坏水,可是杨鼎的底蕴太雄厚了。

    伴随着可怕的骨肉摩擦声,杨鼎的身躯硬生生的转了过来。他的颈骨上一道玉光闪过,澎湃的生命能量让他断裂的颈骨在短短一眨眼间就恢复如初。他变得和殷血歌面对面。双眸玉光四射,杨鼎深沉的看着殷血歌,厉声呵斥起来。

    “殷血歌,果然是你。”

    “你认识我?”

    “我当然认识你。聖公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聖公?他是什么人?”

    “他是真正的天潢贵胄。命注定的周天之主。你这卑贱的混血儿,你连跪在他脚下成为他奴仆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你只能被毁掉,当聖公端坐云端俯瞰众生,你只能在黑漆漆的坟墓腐烂。”

    两人一边急速的对话,双手也犹如四条怪龙一般疯狂的挥动着。两人都没有使用任何的神通仙术,距离如此近。两个人的面孔都几乎凑到了一块儿,就算有什么大威力的仙术秘法,他们也不敢施展出来,如果这样做了,他们只能是同归于尽。

    这么近的距离,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动用强悍的**力量决战。

    杨鼎的重拳疯狂的殴打殷血歌的软肋。可怕的打击力每一拳都让殷血歌的肋骨断折。沉重的冲击力轰进殷血歌的内腑,打得他的五脏腑纷纷碎裂。

    但是无上圣体的强悍和变态就在这一刻展示了出来,青色的流光呼啸流过殷血歌的身体,断折的肋骨下一瞬间就彻底愈合,崩裂的内脏也在眨眼间就恢复如初。任凭杨鼎一次次的殴打,殷血歌的身体却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殷血歌的拳头上裹着枯黄色的气息,他的每一拳同样深深的陷入杨鼎的身体。杨鼎的**防御力惊人。精纯坚硬犹如宝玉,但是他的**在恢复力上,却是远不如殷血歌。

    枯黄色的拳头一次一次的轰碎杨鼎**的防御力,他的皮肉大片枯死,就连他玉光熠熠的骨骼都裂开了无数的裂痕,骨骼上出现了枯黄色的死气,白玉一样的骨骼正在急速的发黑枯朽。

    两人都死死的咬着牙,疯狂的殴打着对方。

    他们的手臂犹如怪龙翻舞,搅得整个大厅的虚空都几乎崩裂。大厅内的一切陈设都化为粉碎,血鹦鹉、幽泉和乌木根本无法靠近他们。被他们的重拳卷起的怪风硬生生逼得退开了老远。

    眨眼间的功夫,两人互相殴打了数万拳,殷血歌的嘴角有一丝血迹隐隐渗出,但是杨鼎已经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血。他的肚皮里翻江倒海般闹腾着,一个一个的臭屁连珠炮一样喷出来。带着恶臭的黑水也随之喷射而出。

    羞愤欲死的杨鼎怒极看着殷血歌,他声嘶力竭的怒吼起来。

    “无耻小人,看你今天的行径,你就不配成为妫家的嗣。”

    “妫家?不是第一世家?呵呵,妫家,嗯,姓氏够奇怪的。”

    “蠢货,混血的杂碎就是混血的杂碎,你根本不知道妫姓的尊贵和古老。你不知道也好,你甚至连听到这个尊贵姓氏的资格都没有,你就是一个杂碎。”

    “我这个杂碎,可以打得你吐血。”

    殷血歌冷厉的看着杨鼎,他从毒一的嘴里知道了杨鼎的厉害,但是杨鼎的实力依旧超出了殷血歌的预估。被毒液削弱到了这种程度,不断的被恶鬼掠夺走身体内的生命能量,这家伙居然依旧能和殷血歌打得有声有色,丝毫不落下风,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无法想象实力完好无损的杨鼎有多厉害,无法想象如果不是偷袭暗算,而是正面堂堂正正的较量的话,杨鼎的实力会强到何等程度。

    深吸了一口气,殷血歌向着塔狱长啸了一声。塔狱传来了镇狱鬼王的鬼啸声,无数条黑漆漆的锁链从塔狱的门窗喷射而出,化为一张巨大的罗网将杨鼎裹在了里面。这些黑色的锁链和杨鼎的身体一接触,就骤然发出了烧红的铁链被喷上了冰水一样的‘嗤嗤’爆鸣声。

    杨鼎的动作骤然慢了三分,这些锁链虽然无法真正的禁锢他,但是也阻扰了他的动作,让他无法全心全意的和殷血歌战斗。他怒视殷血歌,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卑鄙’。

    殷血歌只是冷笑,他一个膝顶恶毒无比的向杨鼎的下身顶了过去,却被杨鼎同样一个膝顶挡了下来。两人的膝盖骨同时发出沉闷的碎裂声。他们的脸都哆嗦了一下,但是殷血歌的膝盖骨迅速愈合,而杨鼎的那条腿则是再也无法支撑身体,只能虚点在地上。

    “卑鄙?那个聖公一次一次的暗算我,一次一次的想要我的性命。一次一次的动用仙庭以及各方的力量追杀我。甚至不惜诬陷我勾结神孽,将我流放来神煌战场,难道他就不卑鄙么?”

    “为了对付我这么一个小小的地仙,我已经被流放到了这里,他居然还让你继续追杀我。十二个金仙啊,真是大手笔啊。如果不是我还有点小手段,我岂不是早就被你派出去的人给宰了?”

    杨鼎悲愤莫名的看着殷血歌,他又是一长串的臭屁喷了出来,大量的黑水随着臭屁喷出,杨鼎翻起了白眼,他很想一脑袋撞死在大厅的墙壁上。但是在他撞死之前。他一定要亲手摘下殷血歌的脑袋。

    他长啸一声,身上突然一道白光喷出,正不断撕扯他的身体,从他体内掠夺生命气息的恶鬼们同时惨嚎起来,无数恶鬼纷纷化为黑烟飘散。

    “小小的地仙?你的仙体可以和我抗衡,你居然说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地仙?”

    “聖公传来的消息说,你击杀了第二神那个废物。但是聖公和我都以为。是冢鬼道祖出手,没想到,真的是你亲手击杀了第二神。殷血歌,你这个奸诈无耻的小人,你居然藏得这么深。你明明有大罗境的实力,居然伪装成一个地仙。”

    殷血歌没吭声,只是连续三百重拳轰在了杨鼎的小腹上,打得杨鼎再次一口血狂喷了出来。

    枯黄色的死气侵入了杨鼎的内腑,杨鼎的力量越来越弱,他的动作越来越慢。对于金仙而言。杨鼎的动作依旧是快得让金仙根本无法看清,但是在大罗境这个层次,杨鼎的速度却是慢了整整三成,足以致命的三成。

    “伪装?”

    殷血歌晒然一笑,他懒得分辩什么。

    他连自己修炼的血海浮屠经和无上圣体到底是什么来路都不清楚。这两门功法诡异非常,无上圣体让他拥有了变态、恐怖的**力量,足以和大罗境的存在抗衡的力量。但是天地良心,殷血歌连大罗境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都不知道,他同样也不知道大罗境所谓的彻底掌控一道法则是什么意思。

    起码现在,殷血歌根本连掌控法则的边都没摸到。

    无论是诸天崩毁大手印还是无上圣体自行转化的死寂之气,这都是这两门古怪的功法自行演变出来的。诸天崩毁大手印代表了诸天崩坏的毁灭法则,死寂之气则是万物凋零死亡的寂灭法则,但是这毁灭法则和寂灭法则到底是什么个东西,殷血歌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清楚。

    所以对于杨鼎的指责,殷血歌根本懒得搭理。他可不是伪装成一个地仙,而是实实在在的,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地仙啊。而且就算是这地仙的修为,也不是他一步一步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

    “死!”

    杨鼎突然怒啸了一声,他双手并成掌刀,狠狠的插进了殷血歌的软肋。他的掌刀犹如切豆腐一样直接刺进了殷血歌的身体,指尖向着殷血歌的心脏切了过去。

    这是一次沉重的伤害,饶是无上圣体霸道神妙,面对修为比自己高出许多的杨鼎这奋力的一击,殷血歌依旧有点抵挡不住,张口就是一道血喷了出来。

    感受着杨鼎坚硬无比的手掌在自己的胸腔穿行,殷血歌瞪大了眼睛。

    天道人皇宝箓发动,四周混乱的天地元气瞬间被殷血歌吞噬一空。一声沉闷的雷鸣声在殷血歌的体内响起,殷血歌的身体强度突然增加了数倍,原本快速在他体内穿行的手掌,就好像被铁钳钳住的利刀一样,只能极其缓慢的向前穿行。

    “你这是……”

    杨鼎不可置信的看着殷血歌,他怒吼道:“你这混血的杂碎,你怎么有胆量修炼,怎么有资格修炼?到底是谁将这人皇无上神通传给了你?没道理,你根本没道理、没资格修炼天道人皇宝箓。”

    怒啸一声。杨鼎的手掌上喷出了白色的玉光,这是他最后的一击,他势必要一击将殷血歌斩杀。

    殷血歌和血鹦鹉的偷袭,已经极大的削弱了杨鼎的力量。塔狱的钳制和削弱,更是让杨鼎有点消受不起。殷血歌出乎意料的强横。更是让杨鼎惊诧莫名。各种因素加在一起,杨鼎已经全盘落了下风。

    如果不能斩杀殷血歌,杨鼎就会死。

    手掌上的玉光越发的炽烈,杨鼎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殷血歌厉声长啸。

    一声凄厉的秋蝉鸣叫声从殷血歌体内传来,大罗金风蝉腾空飞起。随后一道金黄色的光芒从大罗金风蝉的嘴里喷出。那是一枚印玺,一枚造型古朴,散发出无尽威严的令玺。

    印玺成四方形,边长寸,高有五寸,印玺下方雕刻的字迹被金色的强光笼罩。以殷血歌的目力,居然无法看清这印玺上雕刻的字迹到底是什么。

    金黄色的玉玺表面干干净净,没有丝毫的花纹装饰。无穷无尽的威严气息从印玺内涌出,就好像一座大山牢牢地压在了杨鼎的身上,强横如斯的杨鼎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咕咚’一下就趴在了地上。

    殷血歌同样沐浴在印玺散发出的金色光芒,但是他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压力。

    这枚印玺。似乎只是对杨鼎有作用,似乎只有杨鼎感受到了印玺那股古老、浩瀚、无法揣测的伟大力量。堂堂三品大罗金仙,而且是专门锻体的体修仙人,居然在这印玺的压制下变成了一滩软泥。

    “不可能!”

    杨鼎艰难的抬起头来,他浑身战栗的看着那枚印玺,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不可能,这是天道人皇印,上古人皇号令人族亿万部落至高无上的印玺。”

    “手持这枚印玺,就是人族正统。手持这枚印玺,就是。就是,就是……”

    杨鼎惊恐的,带着一丝绝望的看着殷血歌:“你只是一个混血的杂碎,没道理,没道理。聖公才是天命所归。聖公才是,才是……”

    天道人皇印?

    殷血歌麻木的看着这枚印玺。

    第一至尊将大罗金风蝉给了殷血歌,这也就罢了。但是大罗金风蝉内,居然还隐藏了一枚所谓的代表了人族正统的天道人皇印?这件事情,第一至尊是知道呢,还是不知道呢?

    上古的人皇早就烟消云散,殷血歌甚至在玄天府两仪星见到了洛王帝陵,那是人皇洛王一脉的陵墓。这枚天道人皇印在现在这个人皇早就不复存在的年代,到底还有什么作用?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杨鼎如斯修为,居然被这枚印玺彻底压制?

    苦笑了一声,殷血歌抚摸着自己肋骨上被杨鼎撕开的两条惨厉的伤口。无上圣体全速运转,这两条伤口正在迅速的愈合。他看着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杨鼎,不由得摇了摇头。

    “早不出来,晚不出来,非要等我差点被人干掉的时候才冒出来。”

    “这枚印玺,到底有什么用?”

    殷血歌前一句话是发牢骚,而后面一句话,则是在询问杨鼎。

    杨鼎的身体微微哆嗦了一下,他咬了咬牙,显然他并不想回答殷血歌的问题。但是那枚印玺微微一晃,一股浩瀚如海、无比威严的气息狠狠的碾压过杨鼎的身体,他几乎是无法自主的开口了。

    “太多的,我也不知道,那样的核心机密,或许只有那些太上长老才知晓一二。”

    “我只知道,这枚印玺只有人皇血脉才能发动,才能掌控。手持这枚印玺的人,就是妫家之主。”

    强吞了一口吐沫,杨鼎抬起头来看着殷血歌,结结巴巴的说道:“聖公,聖公他,他就是想要,想要得到这枚印玺。但是无数个量劫之前三界剧变,鸿蒙本陆末法之劫,三界通道断裂,三界的时间流速也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这枚代表了妫家主权的印玺,却是留在了鸿蒙本陆。”

    “也就是说,鸿蒙本陆第一世家,才是那所谓妫家的正统?”殷血歌俯瞰着趴在地上的杨鼎。

    沉默了一阵,杨鼎虽然不愿意承认这个事情,但是他终归是被那印玺压制,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了点头。他的肚皮内‘咕噜’的响了一声,又是一连串的臭屁喷了出来。

    殷血歌捂着鼻向后退了几步,无奈的向浮在半空的血鹦鹉叹了一口气。

    “看看你做的好事,这都叫做什么事情?好好的一个三品大罗金仙,堂堂鹰扬大将军,居然被你坑害成这样。”

    血鹦鹉无奈的晃动了一下翅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小运气不错,如果换成鸟爷的亲爹在这里,一口吐沫都把他融成一滩毒水了,哪里还有他开口说话的份儿?”

    点了点头,殷血歌低头看着杨鼎,笑语盈盈的说道:“似乎,这枚印玺能克制你?”

    杨鼎面无表情的看着殷血歌,咬牙切齿的说道:“妫家和妫家的所有臣仆家族的嫡系弟,都会被他克制。手持天道人皇印,就是人族正统。这印玺对其他人是否有效用我不知道,但是妫家和妫家的所有臣仆家族的弟,都抵挡不住他的力量。”

    殷血歌展颜一笑,他看着杨鼎,沉声道:“那么,你愿意归顺我么?”

    看着目瞪口呆的杨鼎,殷血歌慢的说道:“虽然收一只放屁虫在身边,随时都可能被臭气熏到。但是你实力不错,还是有点价值的。”

    ‘噗嗤’一声,幽泉在一旁捂着鼻笑了起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