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贵客恶客(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二十二章 贵客恶客(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不管怎样,每天的推荐票大家还是要记得投给猪头的。

    接下来,会是一段比较爽的节奏。

    所以,请多投点推荐票吧。

    ***

    斩神城白虎市集一栋占地有近万亩的大宅里,殷血歌再次见到了幽泉、血鹦鹉和乌木一行人。

    看着这些不顾自己的命令,偷偷摸摸的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混上了帝喾舰,追随自己来到神煌战场的家伙,殷血歌不由得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心的笑了起来。

    看到殷血歌笑了,幽泉绷紧的小脸蛋就好似冰川解冻一样,瞬间绽放出甜美的笑意。罗厚则是身体一晃,少年人的幻象化为一缕青烟飘散,他的血鹦鹉本体‘叽叽喳喳’的叫嚷着,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重重的落在了殷血歌的头顶。

    乌木则是一本正经的向殷血歌行了一礼,沉声道:“乌木大爷把所有的兄弟都带来了,咱们怎么也不能让您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拼命啊。神煌战场可不是什么善良的地方,没有人帮衬,您一个人在这里想要做点杀人放火的勾当都不方便不是?”

    幽泉狠狠的瞪了一眼乌木,她轻巧的走到了殷血歌身边,用力的抓紧了他的袖。

    “是幽泉让他们跟着公一起来神煌战场的。”幽泉眯着眼睛,很是开心的笑着:“是一帮忙,找了她以前在佛门的老朋友帮忙,才让我们及时赶上了帝喾舰。我们带来了一万多人,应该能给公帮不小的忙呢。”

    伸手抚摸着幽泉的脑袋,殷血歌眯着眼,缓缓点了点头:“也好。也好,既然来了,就陪着我在这里好好的折腾一番。”

    看了看幽泉,再看看乌木,殷血歌放出一道血光将四周封锁了起来。然后压低声音,沉声说道:“血鹦鹉,你居然和杨鼎拉上了线?正好,我想要下手料理了他,大统领府的各种禁制、阵法想要混进去很困难,你到时给我帮了大忙。”

    血鹦鹉浑身的羽毛一下就竖了起来。他无比兴奋的仰天尖叫了一声。殷血歌想要干掉杨鼎?这种事情,他太喜欢了。

    罗厚与杨鼎亲切会面半个月后,天煞城大统领府的正门再次开启。

    穿着一套花花绿绿的袍,带着满身的邪气,罗厚龇牙咧嘴的笑着,在杨义的恭谨迎接下走进了大统领府。因为他的到来。大统领府平日里时刻开启的各种禁制和阵法同时关闭,让开了一条从正门直达杨鼎会见客人大厅的通道。

    以大罗金风蝉掩去了周身气息,殷血歌施展血海神通血影无形遁,抢在罗厚身前潜入了大统领府。大罗金风蝉毕竟是大罗道器,有着玄妙莫测的威能,血影无形遁更是诡异无比,大统领府门前数以百计的金仙高手。居然没一个人发现殷血歌的蛛丝马迹。

    沿途所有禁制和阵法都全部敞开,殷血歌根本不用耗费心力破解这些阵法禁制,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一路来到了大统领府的正厅。

    杨鼎已经站在了正厅的台阶下,笑呵呵的向着罗厚拱手行礼:“罗公未免太心急了一些,本将军这里刚刚弄到了几个好货色,罗公可就赶来了。”

    罗厚掏出一条手绢擦了擦鼻,慢条斯理的向杨鼎点了点头:“大将军手上的宝贝,可都是抢手的货色。所以我听到风声,就第一个赶来了,不然哪里还有我的份儿?”

    半个月前。罗厚和杨鼎达成了密切合作的协议,大致就是杨鼎为罗厚提供一些非法的,自己不方便出面打理的货物,而罗厚则负责将这些物品出手换取高额利润。

    杨鼎并不缺少为他出货的代理商,但是他很乐意发展新的渠道。因为想要从他手上代理这种非法买卖的人越多。他能够得到的利益就越丰厚。

    因为有着共同的利益,杨鼎和罗厚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放声大笑。两人手挽着手,很是亲热的走进了大厅,杨义也满脸是笑的侍奉在一旁,亲自为两人奉上了茶水。

    双手一挥,杨鼎放出一道仙光,激发了大厅内的禁制。一道一道金色的仙纹符箓从屋顶垂下,彻底隔绝了内外的联系。这座大厅内的禁制花费了杨鼎很大的代价,除非是道祖级的存在,否则没人能够窃听这大厅内的动静。

    今天这大厅内也没有其他的闲杂人等,除开在一旁亲自侍奉茶水的杨义,其他的侍女、丫鬟都被赶了出去。

    看了看左右,杨鼎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他从袖里掏出了一个金色的卷轴,小心的将卷轴缓缓打开。一道金色霞光冲了起来,霞光出现了十几个生得金发碧眼、皮肤犹如养殖一样雪白细腻的神灵一族的少女。

    “看看货色吧。”杨鼎不无得意的看着罗厚:“七天前,天煞城的斥候队找到了一个迁徙的神灵部落,本将军亲自带领天煞军突袭掩杀,斩杀纯血神灵三万人,神人后裔二十余万。这几个小妞,是里面最好的货色,可都是纯正的水神一系神王血统的后裔。”

    吧嗒了一下嘴,杨鼎露出了一丝只要是雄性生物就能理解的怪异笑容。

    “本将军已经亲自下手,试了其一个美人儿的滋味。嘿嘿,水神一系的女神,身体真的和水做的一般,那般紧致,那般润泽,那般的娇声呖呖,也只有亲自体验了才知晓。”

    罗厚目露奇光,凑到了杨鼎的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霞光的少女面容。他的嘴角有一丝涎水挂了下来,眼珠都隐隐有点泛红了。

    杨鼎得意的看着罗厚表现出的猪哥嘴脸,他凑到了罗厚的面前,张嘴笑道:“罗公和本将军,还是第一次打交道,所以本将军可以……”

    杨鼎和罗厚的脸。这时候相距不到两寸。杨鼎对罗厚实在是没有什么戒心,其一是罗厚的修为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其二,杨鼎根本就想不到,罗厚有对自己下手的理由。

    所以杨鼎根本没有丝毫防范的凑到了罗厚面前。笑语盈盈的想要卖罗厚一个人情,给他一个极其优惠的价码,好好的笼络一下这个很可能出身某个古老家族的贵客。

    罗厚的嘴唇突然嘟起,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亲在了杨鼎的嘴上。

    杨义‘吧嗒’一下,手茶壶摔在地上砸得粉碎。罗厚的动作让杨义完全没反应过来应该怎么做。如果罗厚拔出武器对杨鼎突下杀手,杨义早就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但是罗厚居然亲了杨鼎一口,这让杨义应该怎么做?

    自家的主,难不成最近对男色有了兴趣?杨义追随在杨鼎身边已经有百万年,他深知杨鼎有时候会有一些怪癖,或许他最近真的对男人有了某种异样的兴致?

    所以杨义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旁。在自家主开口之前,杨义会严守一个合格管家的本分,不会做出任何有可能让自家主不开心、不高兴的动作来。

    杨鼎也傻眼了,如果罗厚对他出手袭击,那么他早就一拳将罗厚的脑袋打成粉碎。但是罗厚居然给了他一个热吻,这就让杨鼎的脑里一阵的混乱。

    甚至如果罗厚真的是一个邪气冲天的少年,如果他已经正儿八经的化形的话。一个男人敢冒冒失失的亲吻杨鼎,他也已经飞起一脚将罗厚踹飞出去。但是杨鼎的道行高深,法眼神通强横,他早就看透了罗厚的本相,他只是用幻术幻化了一个少年人的身体,他的本体是一只大鸟而已。

    被一只大鸟突然亲了一口,虽然这有点莫名其妙,可是杨鼎觉得,他还能忍受。

    毕竟从心理承受力上而言,被一个男人亲一口和被一头大鸟亲一口。这其的冲击力相差巨大。杨鼎绝对无法忍受一个男人对自己如此冒犯,但是一头大鸟么,被他亲一口还能掉一块肉不成?

    杨鼎的脖微微用力,正要仰头将自己的嘴唇和罗厚的嘴分开,殷血歌出手了。

    血歌剑带起一道血光。狠狠的刺向了杨鼎的后心。与此同时,殷血歌握紧双拳,重拳犹如流星,带起无数道青色的光流,倾尽全力的砸向了杨鼎的脖颈要害。

    ‘当啷’一声巨响,血歌剑刺破了杨鼎的长袍——今天杨鼎没有披挂软甲,只是穿了一件有自我洁净功效的普通长衫。血歌剑轻松破开长袍,狠狠的刺在了杨鼎的后心上。但是杨鼎玉色的皮肤只是微微向下凹陷了一点,血歌剑溅起了几点火星,被一股巨大的反震力量弹飞。

    殷血歌的心口一甜,血歌剑受到震荡,牵动着他的仙魂也受到了一丝影响。

    他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从毒一嘴里,他知道了杨鼎是一名体修仙人,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三品大罗的境界。但是殷血歌也没想到,杨鼎的**居然是如此的强悍,被殷血歌用血海灵宝大禁宝箓温养了这么多年,吞噬了无数金仙器的精华,已经隐隐要突破到大罗道器境的血歌剑,居然连他的皮肤都无法破坏。

    沉闷的撞击声犹如雷鸣般响起,殷血歌瞬息间轰出了数百重拳砸在了杨鼎身上。

    杨鼎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殷血歌的无上圣体强横无匹,他的法力修为不过是地仙品,但是他的**力量已经足以和二品大罗金仙抗衡。殷血歌每一拳都好似流星自天而降,带着可怖的冲击力轰击下来,就算是杨鼎都感到了痛彻心腑的剧痛。

    杨鼎的身体迸射出一层莹润的玉色光芒,沉闷的巨响声不绝于耳,殷血歌的偷袭让杨鼎一时间乱了阵脚。杨鼎脑里一阵混乱,他不知道殷血歌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是如何潜到自己身边而不被发现的。

    瞬息间的功夫,殷血歌已经向杨鼎打出了数万拳。他的拳头精准的打在了杨鼎脖颈后一个固定的位置,每一拳的落点都和上一拳的落点完全相同。杨鼎的颈骨好似紧绷的弓弦,不断发出‘嗡嗡’巨响。杨鼎座下的大椅已经被震成一缕青烟,但是杨鼎依旧依靠自己的**力量,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纹丝不动。

    罗厚的眸里一抹邪异的魔光闪过。他嘴角的涎水全部喷进了杨鼎的嘴里。他更是张开嘴,从他嘴里喷出了一道粘稠漆黑的毒液,随后是大量黑红色混杂的毒水喷了出来。

    杨鼎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殷血歌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殷血歌对他的威胁,他根本忽略了罗厚的举动。

    所以数量巨大的毒液。足以装满几口大水缸的毒液全部喷进了杨鼎的嘴里,射进了他的肚。这些毒液,完全漆黑的毒液来自毒一等十二位毒仙,那是他们能调配出的最强力的毒药。

    至于黑红色的毒水么,则是罗厚自己肚皮里的存货。

    这家伙生冷不忌,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仙人、妖魔。吃掉了多少稀奇古怪的玩意。他的身体基本上是只进不出,所有的精华都被他吸收消化,而那些糟粕杂质,则全部融在了他的肚里,融成了一肚皮莫名其妙就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的坏水。

    毒一等人配制的毒液霸道而猛烈,他们师兄弟十二人每个人都擅长不同种类的毒剂。比如说毒一擅长草木之毒。毒二擅长毒虫之毒,毒三擅长金石之毒等等,十二种迥异的毒液同时发作,就算是大罗金仙都要犯一个晕儿。

    但是杨鼎毕竟修炼的是杨家秘传的玉鼎玄功,他的身体浑然一体,身体内更是锻炼成了金刚一般的一整块儿。毒一他们的毒液虽然猛烈霸道,但是杨鼎的肠胃放出玉色光芒。这些毒液根本无法侵入他的身体,无法真正的伤损到他。

    可是罗厚的这一肚皮坏水也冲进了杨鼎的肚,这一下乐就大了。

    真不知道罗厚到底吃了一些什么,也不知道他的肚有什么古怪的功效,总之他喷出的黑红色的坏水刚刚进入杨鼎的肚,杨鼎肠胃的玉色光芒就骤然黯淡,他的**直接暴露在了这些可怕的复杂的毒液前。

    一直不得门而入的毒液当即发作,毒一他们的可怕手段开始在杨鼎的体内肆虐。

    杨鼎的身体微微一震,他闷哼了一声,脸上略微有一丝黑气渗了出来。

    以杨鼎的修为。毒一他们的毒液虽然霸道猛烈,但是他的**实在是太过于强横,这些毒液最多让他的肚绞痛一阵就会被他强横无匹的**彻底消灭。可是罗厚的一肚皮坏水也掺杂了进来,这性质复杂乱七八糟的坏水在杨鼎的肚里翻江倒海,杨鼎的五脏腑瞬间就染上了一层浓郁的黑气。

    剧痛。前所未有的剧痛涌了上来,杨鼎一时间忍不住,堂堂三品大罗金仙居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连放出了数十个恶臭冲天的响屁。更让杨鼎难堪的是,响屁也就罢了,他居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肠道,响屁连着一些恶臭的黑水一起喷了出来。

    杨鼎连殷血歌正在疯狂的攻击自己都忘记了,他已经羞愤得想要抹脖自杀。

    堂堂三品大罗金仙,更是修炼玉鼎玄功拥有如此境界的大罗金仙,身体内一丝杂质都没有,浑身莹白如玉、坚如金刚,每日里只是吞吐极品金仙石纯净无瑕的仙灵之气补充消耗,偶尔饮用一些仙果仙茶,那也都是没有任何杂质的珍宝。

    无数年来,杨鼎就连‘污垢’这个词是什么意思都不记得了。

    但是现在,他居然犹如凡人一样,响屁连连,还腹泻拉了肚。

    惶恐,羞愤,杨鼎脑里浮现的唯一念头就是——今天的事情如果传了出去,他根本就没脸回仙界见自己的亲朋好友了。三品大罗金仙腹泻,这种事情一旦泄露出去,他将成为仙界永恒的笑柄。

    响屁连连,杨鼎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

    腹痛如绞,痛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杨鼎**的防御力突然下降了一大半。

    原本殷血歌的重拳落在杨鼎的脖颈上,只是发出沉闷的巨响,却丝毫伤不了杨鼎,反而杨鼎**的反震力让殷血歌的指骨剧痛,让他痛得几乎连拳头都握不紧了。

    但是杨鼎了剧毒,更有一肚皮坏水在折腾,他的**防御力一衰弱下来,殷血歌惊喜的发现,他的拳头受到的反震力几乎消失,每一拳的力道都结结实实的轰入了杨鼎玉色的身体。

    ‘咔擦’声不绝于耳,杨鼎的颈骨终于裂开了缝隙。

    殷血歌无上圣体充满了生命生机的青色流光突然变化,从生机勃勃的青色变成了秋天万物萧条特有的枯黄色。一股死气沉沉的死亡寂灭气息萦绕在殷血歌的拳头上,这种死亡寂灭的气息让殷血歌每一拳的力道虽然没有增加分毫,但是杀伤力却何止提升了百倍?

    一拳砸下去,杨鼎的皮肉碎裂开,碎裂的皮肉迅速的枯萎干瘪,犹如白玉一样晶莹的**就好像发霉的玉兰片一样迅速变得漆黑萎缩。枯黄色的气息不断向杨鼎的身体内侵蚀过去,所过之处杨鼎的身体强度急速下降,杨鼎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杨义发出了惊恐的吼叫声,他双手一张,无数团赤红色的雷霆从他身后飞射而出,犹如一场暴雨一样向殷血歌砸了下来。

    殷血歌身体微微一晃,幽冥十八禁囵塔从他头顶喷出,黑烟缭绕乌木和幽泉从塔狱的第一重冲了出来。乌木横过大斧头,狠狠的向前挥动了一斧,漫天雷火都被他这一斧劈得粉碎。

    幽泉的脚下突然有万顷巨浪爆炸开,蔚蓝色的水波化为数十条狰狞的恶龙腾空而起,张牙舞爪的向杨义冲了过去。杨义只顾着攻击殷血歌,根本没顾上防范自身,数十条蓝色水龙撞在他身上,打得他浑身骨骼全部碎裂,口吐鲜血被打飞了老远。

    ‘咔擦’声,殷血歌搂住了杨鼎的脑袋,狠狠的扭断了他的脖。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