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一章 欣然重逢(第二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二十一章 欣然重逢(第二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多来点票吧@_@!

    看到猪头那纯洁、清纯的大眼睛了没?水汪汪的大眼睛,等着看票落下来咯!

    ******

    神煌战场五大主城之下,有‘天、地、玄、黄’四大等级的主战城池。

    其地位最低的黄级城池,驻扎的仙兵仙将数量过百万;玄级城池兵马超过三百万,地级城池兵马过千万,而天级城池作为五大主城之外,神煌战场最重要的防线枢纽,规模最小的天级城池驻守的仙兵仙将都超过三千万。

    鹰扬大将军杨鼎,就是天级城池‘天煞城’的大统领,天煞城四千五百万仙兵,无数的土著修士,数量庞大的奴兵队伍,尽在他掌控下。

    有了毒一提供的通行令牌,稍微幻化了容貌的殷血歌轻轻松松的踏入了天煞城。毕竟神灵一族这些日并没有发动大规模的袭击,所以天煞城的警备程度有限,有大罗金风蝉遮掩气息,殷血歌一路上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

    天煞城大统领府,杨鼎正从云榻上站起,缓缓的舒散了一下筋骨。

    云榻上堆积的数百块极品金仙石已经是光芒黯淡,只有一丝微不足道的仙光隐隐闪烁。大罗三品境的杨鼎修炼的是杨家秘传的‘玉鼎玄功’,对仙石的消耗极其可怖,数百块极品金仙石一夜之间消耗殆尽,他得到的提升几乎可以忽略。

    在门外侍候的劲装女卫托着托盘走了进来,托盘上是一小鼎血色的浓汤。

    这一鼎浓汤不过两碗的份量,但是其蕴藏的药力惊人,不提其他的辅料,单说这浓汤使用的主要材料。就是从金仙境的蛟龙体内刚刚取出的心脏。加上三条天仙修为的蛟龙全身的精血,以及他们的骨髓压榨出的精华,这一鼎浓汤的耗费极其巨大。

    也只有杨鼎这个杨家的嫡系天才,才有资格每天都享用这么一鼎浓汤。

    端起玉色的小鼎,将粘稠犹如水银。每一滴都重达万斤的浓痰一饮而尽,杨鼎只觉一道滚烫的火线涌入腹,好似一座火山在胸腹之间炸开,滚滚热力席卷全身,他无比舒畅的"shen yin"了一声,慢慢的挥动了一下拳头。

    龙血至阳至热。金仙境的蛟龙心脏,更是蕴藏了一丝先天至阳的热毒。

    这热毒就算是大罗三品境界,主修玉鼎玄功专门淬炼肉身的杨鼎都有点承受不住。他周身热血奔涌,下身坚挺如钢,双眸都隐隐有红光喷出。送来浓汤的女卫神情自若的将托盘放在一旁,然后跪在地上。熟练的解开了杨鼎的腰带。

    低沉的喘息和叫唤声响起,整整一个时辰后,神清气爽的杨鼎身穿一套毫无花纹修饰的玉色软甲,迈着四方步从卧房走出。他身后紧跟着面色犹如桃花的女卫,她的两条腿犹如软面条一样哆嗦着,每走一步身体都摇晃一下,好几次差点栽倒在地上。

    卧房外还有十几个女卫侍立。她们恭谨的向杨鼎鞠躬行礼,对他身后的女卫身上的异样却是习以为常了。她们每天都轮流进去侍候杨鼎,自然知道杨鼎的脾性。每天早上这样的事情都会发生,不仅仅是她们,就连天煞城都流传着杨鼎的‘美名’。

    带着这些美丽、健朗的女卫,杨鼎熟悉的穿过一条条游廊走道,一刻钟后,他来到了大统领府西北角的密牢外。三千名高阶金仙带着大量的仙兵仙将守在密牢外,将这座牢狱把守得密不透风。

    杨鼎走进了密牢,穿过一道道不断开启的禁制和厚重的牢门。最后来到了一座方圆万米的牢房。一名身高五米,通体呈青铜色,身躯强壮犹如金属雕像的神灵四肢被闪耀着电光的锁链捆缚着。他纹丝不动的站在牢房的正,看到杨鼎走了进来,他当即张开嘴。发出犹如雷鸣的咆哮。

    “卑贱的仙人,你怎么敢用这样卑鄙的手段对付高贵的……”

    杨鼎冲到了神灵的面前,一个上冲拳狠狠的砸在了神灵的胯部。神灵的面孔突然变成了青绿色,他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就算是神,只要你还是一个男人,当下身要害受到重击的时候,所有人的反应都是一般无二。

    “我会全力殴打你一刻钟,你能熬过去,就能活。熬不过,你就死。”

    杨鼎俊朗的脸此刻犹如恶魔一样狰狞,他咧嘴大笑,露出两排雪白的大牙,他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着嘴唇,龇牙咧嘴的笑道:“确切的说,你现在是我的肉靶。我讨厌那些三两下就被弄死的肉靶,你能活多久,就看你到底有多强。”

    大笑了三声,杨鼎的头顶一层白茫茫的仙气冲起,仙气三尊玉色三足圆鼎喷射着淡淡的紫气上下翻飞。杨鼎修炼的是杨家秘传的玉鼎玄功,这门改编自杨家转玄功的玉鼎玄功没有转玄功那样变化莫测,在品阶上相对而言差了一大截。

    但是玉鼎玄功将**的强悍演绎到了极致,杨家的玉鼎玄功被仙界的道祖点评为仙界炼体功法第一神通,由此可见这门功法的霸道和强大。杨鼎修炼玉鼎玄功突破大罗境界,他仙气代表了他境界修为的莲花,都被强横霸道的玉鼎玄功凝成了三座玉鼎。

    玉鼎飞舞,杨鼎长啸出声,双拳犹如雨点一样向不断挣扎怒吼的神灵打了下去。

    牢房内不断响起骨头断裂、筋肉撕裂的声响,更不时有凄厉的嚎叫声传来。地面被震得‘嗡嗡’作响,整个牢房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没有一刻钟,只有半刻钟的时间,杨鼎就悻悻然的走了出来。他浑身都是金色的血液,玉色的仙气从他体内喷出,这些仙气温度极高,金色的神血一丝一丝的被仙气蒸发,他身上的血迹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牢房内。那尊雄壮魁梧的神灵已经被轰成了一堆碎肉,一块水缸大小的道则晶石滴溜溜的在地上滚动着。杨鼎很不快的向站在牢房门口的典狱官冷哼了一声:“下次,找个更强的。每次都不能尽兴,现在的神灵,都变得这么弱了么?”

    典狱官不敢吭声。他耷拉着脑袋,腰杆都已经弯成了十度。

    在天煞城,杨鼎就是天,就是地,就是万物的主宰,就是一切生灵的掌控者。天煞城有城主。也有其他的武官员。但是包括天煞城的城主在内,都是杨鼎的一条狗。小小的典狱官,甚至连做杨鼎的狗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他只能竭尽全力的表示出自己的恭谨和服从。

    看都不看这个谦卑的典狱官一眼,杨鼎从容的走出了密牢,哼着轻松的小调。一路来到了前院。

    一名身穿猩猩红色仙官袍服的年男已经等候在了这里,一见到杨鼎,这年男就谄媚的笑了起来:“大将军,有人求见,已经等候了好一阵了。”

    年男满脸都是笑,而且笑容格外的谄媚而甜蜜。他是杨鼎的管家杨义,服侍杨鼎已经有近百万年。他深知自家主人的脾性,知道要如何才能让自己的主人满意。

    杨鼎双眼微微看着天空,他冷声道:“什么人?如果又是一些小猫小狗的,让他们滚。”

    杨义急忙笑了起来:“不是小猫小狗,不是小猫小狗,对方出手很豪阔,门房那里的门包就送了整整一千块上品天仙石。这三百年来,这是出手一等一豪阔的大豪客了。”

    “唷?”杨鼎顿时来了兴趣,他低下头,看着杨义笑道:“那倒是要见一见了。门包都这么豪阔。他给我又送了些什么东西啊?”

    杨义躬身在前方带路,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笑道:“尽是一些阿堵物,虽然配不上大将军您的身份,但是数量足够有诚意的。十万块极品的金仙石,各种灵药仙草数以千计。还有成品的三转以上的仙丹一万粒,其他的一些零碎……”

    “够了。”杨鼎笑着点了点头,他对于这个登门求见的人,越发的兴趣浓郁了。仅仅是登门求见,还没说要求他杨鼎做什么事情,仅仅是初次登门拜访送上的见面礼就是这么一大笔钱,可见对方的实力雄厚。杨鼎喜欢实力雄厚的客人,他更愿意让这些实力雄厚的客人,变成实力雄厚的朋友。

    大统领府招待重要客人的正厅内,罗厚端坐在大椅上,眯着眼贼兮兮的向四周打量着。他鬼祟的目光不时的扫过大厅内侍立的丫鬟侍女高耸的胸脯,扫过她们长裙掩盖下的高挑挺拔的身躯。

    “有品位,真不错,和鸟爷的爱好一模一样,都喜欢长腿大胸脯的姑娘。”罗厚端起茶杯,得意洋洋的灌了一大口仙茶:“嗯,转轮尊者那老鬼介绍的这个杨鼎,真有这么大的能耐?如果真能走通这条路,倒是一条好财路啊。而且,还能帮咱们老板一把。”

    罗厚正叽里咕噜的念叨着,杨鼎已经带着‘哈哈’大笑声走进了大厅。

    身穿软甲的杨鼎双眸玉色的仙光一闪,他的笑容微微一滞,然后再次笑了起来。他稳稳的坐在了大厅正的大椅上,然后向罗厚沉声喝道:“区区还没化形的妖物,借助幻术潜入本将军宅邸,到底有何图谋?还不速速说来。”

    杨义身体微微一僵,他看了罗厚一眼,惊恐的跪倒在地大声叫道:“还请大将军恕罪,奴婢实在是没有发现这厮居然是妖物化身,他,他,他居然是,幻术?”

    杨义说着说着,语气都有点变了。作为巅峰金仙,他实在是没有看透罗厚身上的幻象。他还以为这是一个真正的少年,最多是身上的邪气太浓郁了一些。他做梦都没想到,罗厚居然是一个连化形都没有化形的妖物。

    “不怪你,这位客人的幻术可不是普通货色。”杨鼎挥了挥手,让杨义站起身来。他眯着眼睛凝视着罗厚,冷声喝道:“能够瞒过我这老管家的一对儿法眼,这起码也是道祖传下的无上仙术,嘿嘿,只可惜。本将军一对儿神眼能看透世间一切虚妄,你瞒不过我。”

    罗厚丢下茶盏,轻轻的翘起二郎腿,很轻佻的向杨鼎笑了笑。

    “没指望瞒过大将军你,鸟爷和你的修为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只不过。除了鸟爷这一手幻术之外,大将军是否忽略了一件事情?鸟爷的实力已经和金仙相当,却依旧没能化形,所以,鸟爷出身高贵不凡,血统高贵。”

    罗厚高傲的昂着头。从鼻孔里喷出了两条冷气。

    杨鼎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一如罗厚所言,他的气息隐隐可以和金仙相抗衡,他的修为确实不凡。但是到了金仙境界,居然还不能化为人形,这只能说罗厚的天赋血脉太过于高阶。金仙境的实力根本无法支撑他凝聚人身。

    在仙界,倒也有这么几支古老的血脉有这样的情况。

    但是那几支古老的血脉衍化出的家族,是连杨家都不敢轻易招惹的恐怖存在。

    甚至,不仅仅是杨家,就算是杨家背后的那个家族,杨家世世代代以主人事之的可怕世家,也不敢轻易的招惹那几个古老而且强横的血脉。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杨鼎摆出了几分尊敬。他笑着向罗厚拱了拱手,沉声道:“敢问客人尊姓大名?”

    “罗厚!”罗厚昂着头,冷声道:“不过,是假名。鸟爷的真名不方便说,你就别问了,当我是罗厚就成。”

    杨鼎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认可了罗厚的说法。当罗厚说他姓罗,杨鼎就觉得诧异,仙界那几个古老的血脉。可没有罗姓。但是罗厚坦诚的说这是假名,而他又自称‘鸟爷’,这个自称虽然不是很雅观,却让杨鼎想到了那几个古老血脉,一个极其难缠、在仙界也以骄横著称的大家族。

    于是杨鼎的态度除开尊敬。除开严肃,还多了几分刻意摆出来的亲热。

    “罗兄弟大驾光临,真正是蓬荜生辉。”杨鼎从来不是什么斯人,但是他也不得不掉了一句书包,毕竟如果罗厚真的出身那个家族,那实在是杨家都难以招惹的。除非是杨家背后的那个大家族出手,否则杨家极难和对方抗衡。

    所以杨鼎很罕见的对登门拜访的客人如此的和颜悦色,如此的笑容满脸。

    杨义顿时看懂了这里面的玄虚,感情这罗厚,居然是一个杨家都招惹不起的大人物?所以杨义当即做了几个手势,一旁的侍女急忙的走上来,端走了罗厚身边的茶盏。

    过了一会儿,就有侍女上来,给罗厚送来了新泡的仙茶。

    新的仙茶在品质上比刚才的仙茶高出了好几等,就连使用的茶盏,也都是金仙精心打磨锻造的好玩意。

    如果说罗厚刚进门的时候,给他奉上的仙茶和茶具是平民百姓使用的粗劣货色,那么现在送上来的仙茶和茶具,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皇才配享用的珍品了。

    杨鼎笑容可掬的向罗厚拱手道:“还请罗兄见告,不知罗兄大驾光临,有何等要务是本将军能帮忙的?”

    罗厚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他同样笑容可掬的笑道:“发财。我们一起发财。听说鹰扬大将军这里有发财的好路,我也想从得到一点好处。当然,大将军只管放心,您的利益,是一定能得到保障的。”

    罗厚笑得灿烂,杨鼎则是放下了心来。他还害怕罗厚登门,是有什么古怪的缘由找自己。但是既然罗厚是想要发财的路,对于手上掌控了一座天级城池,麾下有数千万仙兵仙将的他来说,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么?

    神煌战场虽然贫瘠,但是依旧有一些特色产出在仙界大受欢迎——比如说,那些生得妖娆美丽的神人少女,就很受某些仙界大家族公哥的喜爱嘛。当然,这种交易见不得人,但正是因为见不得人,所以这里面的利润简直是惊心动魄、耸人听闻。

    殷血歌坐在大统领府外的‘三江春’酒楼内。

    他端坐在三江春最高的第二十七层雅阁,透过窗口看着外面的大统领府。

    占地百余里的大统领府上空有一层淡淡的云烟笼罩,外人根本看不清府邸内的景象。但是按照毒一给殷血歌描绘的地图,殷血歌在一寸一寸的勾勒这座府邸的现实模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神煌战场并无日夜之分,所有三江春酒楼也是全天候营业。很快,时间就过去了七八个时辰,大统领府的正门突然开启,杨鼎笑容满面的亲自送着一个浑身邪气冲天的少年走了出来。

    殷血歌的眼皮突然一跳,哪怕隔开这么远,哪怕那少年已经用幻术掩去了本体,但是殷血歌依旧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家伙。

    “血鹦鹉,不是让你们留在蛮荒仙域么?怎么你硬是跟了过来?”

    殷血歌又是激动又是恼火的看着罗厚,他随手往桌上丢下了数十块仙石,然后转身就离开了雅阁。

    辞别了杨鼎,罗厚在几个侍卫的簇拥下,一步三摇晃的在大街上晃荡着。他嘻嘻哈哈的哼着小调,不时的出言调戏路上的美貌女。

    就在罗厚肆无忌惮的笑闹时,殷血歌阴沉着脸,一步就闯到了罗厚身边,一把拎住了他的脖。

    “好久不见啊。”

    罗厚身边的几个侍卫大惊,他们正要出手,罗厚已经骂骂咧咧的喝令他们滚得远远的。

    带着谄媚的笑容,罗厚乖巧的向殷血歌打起了招呼。

    “唉哟,我说老板,这真是巧了。啧啧,我们能够在这里相遇,咱们果然是有缘啊,俺们不如去这酒楼喝一杯?”

    殷血歌轻哼一声,拎着罗厚就转进了路边的小巷里。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