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三百二十章 图谋逆袭(第一更)(书号:13584

第三百二十章 图谋逆袭(第一更)

作者:血红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没有交流,没有解释。

    十二个神人奴兵带着沉沉死气冲进了岩洞,手长戈带起流星一样璀璨的流光,刺在了殷金等人的胸口上。这些神人奴兵的实力相当于寻常元婴修士,但是他们的战斗技巧,却比元婴修士更加直接和可怕。

    他们应该属于某一类速度极快的神族,他们向前突刺的速度比起飞剑刺杀更快许多。殷金他们只觉眼前寒光一闪,长戈就刺在了他们胸口,刺在了他们的蛇皮软甲上。

    软甲镶嵌的灵石突然迸射出刺目的光芒,一重蛋壳形的光盾护在了殷金他们体外。长戈陷入了光盾,溅起了无数点火星,但是无法对光盾造成丝毫的伤损。

    这些神人奴兵这才勃然色变,同时丢下了长戈,双手狠狠的向前一挥。

    无数道一尺多长的青色风刀铺天盖地的向殷金他们劈砍了下来,同时这些奴兵发出了尖锐的啸声。犹如寒冬深夜那些古老的冤魂吹响了最为凄厉的胡笳,那样尖锐扬的啸声震碎了外界的狂风,在荒漠上传出了老远。

    殷金他们从神人奴兵的突袭回过神来,他们一言不发的向前冲了过去。五个人犹如发怒的猛虎冲近了神人奴兵身边,重拳犹如雨点一样落下,狠狠的捶打在他们的身上。

    极细的雷光缠绕在殷金他们的拳头上,他们的重拳所过之处,雷光四射,不断发出‘啪啪’的脆响声。神人奴兵们顽强的抵挡着殷金他们的攻击,神人的**本来就比人类修士强横许多,他们刚出生的时候,他们的**强度就堪比人类金丹境的修士。

    但是面对殷金他们五人。神人奴兵的抵挡是那样的脆弱。

    他们破烂的甲胄被打得稀烂,他们的手臂被打断,然后重拳直接轰在了他们身上。

    衣甲粉碎,电光四射,奴兵们的尖啸声戛然而止。他们被重拳打得倒地不起,但是他们依旧顽强的瞪大了眼睛怒视殷金等人,同样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殷血歌跳了起来,殷金已经抱住了一个神人奴兵的脑袋,正准备发力折断他的脖,殷血歌急忙喝止了他。大步走到了这几个神人奴兵面前。殷血歌沉声道:“你们给谁传信?”

    刚刚这些神人奴兵的啸声没有任何蕴意,只是单纯的尖锐啸声,能够穿出很远的啸声。殷血歌隐隐有一种不妙的预感,这些人族的奴兵,以及这些神人奴兵的出现,似乎都是冲着他来的。

    “你。死定了。”被打倒在地,两条手臂被打得粉碎性骨折的神人奴兵惨烈的笑着,幸灾乐祸的看着殷血歌:“卑贱的人类,能够见到你们自相残杀,我们很欣慰。”

    自相残杀?殷血歌心头微微一抽,他正要开口,十二道狂暴的杀意已经犹如狼烟一样从远处冲天而起。这座小山正好位于十二道杀意的包围圈正。不论往哪个方向走,都起码会遭到三道杀意主人的联手合击。

    所以殷血歌也不急着逃走,他放出血龙索,将地上的奴兵不论是人类还是神人一律捆绑了起来丢在岩洞角落里,然后命令殷金五人藏在岩洞深处,自己一人窜出了岩洞,飞身到了小山之巅站定。

    毒一等十二位金仙头顶毒云翻滚,毒气金色莲花围绕着黑色毒蟒上下起伏。他们从四周一步一步的不断逼近,双眸闪耀着深蓝色的毒焰,隔着数十里地死死地盯着殷血歌。

    “小。这些天你都躲在什么地方?”毒一举起了手上的玉牌:“我手上有那五个奴兵小的禁制灵符,只要他们还在神煌战场,我就能找到他们。但是这三个月,他们的气息居然完全消失了。”

    殷血歌没吭声,他只是盯着那块玉牌。

    殷金他们五人的禁制灵符。殷血歌一听就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殷金他们身属狼牙城,作为最低贱的奴兵,他们根本没资格在主城登记入册,所以他们的禁制灵符,只可能掌握在狼牙城的最高统治者老黑狼的手。

    那条老黑狼,彻底的出卖了殷血歌。

    眸里闪耀着淡淡的青光,殷血歌伸手向着身边呼啸而过的狂风抓了一把。‘轰’的一声巨响,百里外一条高有千里的黑色龙卷突然崩解,无数道狂暴的风劲被他一把抓在掌心,迅速的压缩成了一条不过一指粗、两尺多高的黑色风气。

    “唷?”毒一挑了挑眉头。

    “小家伙生气了?呵,呵,有趣。”毒一摇了摇头:“我能猜出你在想什么,但是这事情和老黑狼无关。我们用狼牙城满城老小的性命威逼他,所以他才给了我们这块玉牌。”

    将禁制玉牌都在地上,狠狠的一脚将他踏成粉碎,毒一厉声喝道:“我们师兄弟十二人是恶棍,但是我们不是无赖。我们同样被逼无奈要杀你,但是我们不牵连别人。老黑狼一片好心,将你送出狼牙城做斥候,是想要帮你避难。”

    “但是我们逼他给我们指点你的方位,他无力反抗我们,只能屈服。”

    毒一周身黑烟缭绕,腥臭扑鼻的黑色毒烟在他身边急速缠绕,凝成了一柄长有数米的黑色长剑。他随手一指殷血歌,长剑铿锵一声向殷血歌刺了下来。随后毒一等十二位毒仙转身就走,向着斩神城的方向大步走去。

    在毒一看来,他们出动十二位师兄弟斩杀殷血歌一个微不足道的地仙,这已经是用牛刀杀鸡了。只要一击,殷血歌从**到仙魂都会彻底消亡,他们对自家的毒功很有信心。所以根本不需要多看什么,出手后直接回城就是。

    至于说殷血歌手下的五个奴兵怎么样了,他们操控的那些搜索殷血歌三个多月的奴兵又去了哪里,毒一他们根本不关心。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他们的死活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黑色长剑带着刺鼻的腥味扑面而来,殷血歌眉头微微一皱。掌心风气化为湍急的黑色风旋向前冲出,黑色长剑被风旋卷了进去,一寸一寸的被碾成了粉碎。千里龙卷风凝成两尺长的风气,可想而知这风气蕴藏了多可怕的风力。

    毒一的长剑是剧毒气息凝聚而成,长剑碎裂。黑色的粘稠毒气就带着‘汩汩’声响喷了出来,黑色的毒气迅速笼罩了殷血歌的身体,他脚下的岩石突然溶解,被可怕的毒气融成了黑色粘稠的刺鼻毒液。

    毒一不由得回头望了一眼,他看着那一团浓郁的黑色毒气,轻轻的摇了摇头。

    殷血歌死定了。毫无疑问。毒一他们师兄弟十二人出身太古秘传毒门,因为意气之争,一怒之下施展毒术神通,杀死了半个星域的所有生灵。仙庭监察司震怒,出动十八位大罗金仙亲自出手将他们生擒活捉,本来想要将他们送上斩仙台处死。但是一位同样出身魔道毒门的仙庭重臣开口求情,这才将他们发配到了神煌战场立功赎罪。

    无数年来,毒一他们不仅赎清了自己的罪过,而且他们立下了无数的军功,累功而成了斩神城仙庭正规军的都尉。他们依靠的,就是自身的毒功,就是可以灭绝万物的。就连大罗金仙都要谨慎提防的毒功。

    殷血歌死定了,毒一有这个自信。

    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黯然。他低声咒骂道:“这次之后,我们和那位大人,就两不相欠了。从今天开始,我们兄弟们才是真正的自由之身,天地之大,我等可自由驰骋。”

    其他十一位毒仙同时呼出了一口气,他们轻轻的点头,干巴巴、阴冷瘆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们好似脱去了某种沉重的负担,他们的精气神突然就不同了,他们显得格外的轻松,格外的惬意。

    石山之巅,殷血歌张开嘴深深的一吸。他自己对身体外界的毒气充满忌惮之意。他甚至想要放出先天两仪造化神炎将这些毒气炼化,但是无上圣体却驱动他,近乎贪婪的将体外的毒气一口吞了下去。

    青色的洪流在体内化为青色漩涡,浓烈的毒烟就在青色漩涡被一寸寸的磨炼、吞噬。

    这些毒烟被青色流光转化为浓郁的草木生命之力,不断的被无上圣体吸收。殷血歌就此知道,毒一使用的毒,是从那些绝毒的毒草毒木之提炼出来,用仙法熬炼之后形成。无上圣体对这些毒烟不仅丝毫不忌惮,反而能够将其吸收转化,变成自身的养料。

    感受着体内又增强了一丝的青色洪流,殷血歌仰天长笑起来。

    “几位前辈,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殷血歌本来想要说将性命留下,但是他转念一想,刚才毒一能说出那样的话,证明毒一他们并非穷凶极恶的魔道仙人,他们心多少还残留着一丝善良,否则他们不会开口为狼牙城的老黑狼分辩。

    想到这里,殷血歌顿时丢弃了那些凶狠的话语,改成了让毒一他们留下。

    身形凌空掠起,自从知道自己能够吞噬外界的混乱天地灵气为己所用,殷血歌就不再忌惮仙力的消耗。所以他驾驭血歌剑化身一道血光冲天飞起,双手结成法印,十二道诸天崩毁大手印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向毒一他们打了下去。

    毒一等人惊悚回顾,他们不知所措的看着凌空袭来的殷血歌,一时间乱了阵脚。

    毒仙最让人恐怖的地方就是他们的毒,灭绝一切生命气息的剧毒。除开剧毒之外,毒仙无论是飞剑、法宝还是仙法拼斗,都比同阶的仙人要弱了一大截。当毒一他们看到殷血歌居然无视他们的剧毒,依旧活蹦乱跳的向自己冲了过来,甚至还做出了反击,他们一时间真的被打懵了。

    幸好他们毕竟是老资格的金仙,身上都有几件救命的宝贝。

    毒一他们腰带上一块一块的黑色玉佩炸开,无数奇形怪状的毒虫毒蛇的虚影从玉佩冲出,带着刺耳的啸声围绕着毒一他们,蠕动的身躯组成了一块又厚又重的巨大盾牌。

    血色大手印呼啸着砸了下来,带着诸天崩毁、万物毁灭的可怖气息砸在了五颜色的毒虫盾牌上。这些毒虫盾牌同样以剧毒取胜。他们真正的对飞剑和法力的防御力实在是乏善可陈。

    十二面巨大的盾牌和血色手印一接触就瞬间崩毁,沉甸甸的大手印打在了毒一他们身上,他们身穿的斩神城制式仙甲喷射出夺目的仙光,一重重仙光环绕着他们的身体,死死抵挡住了血色手印的侵袭。

    琴弦崩断的轰鸣声犹如暴风骤雨般响起。每一重仙光崩毁,都会有这么一声巨响。

    毒一等人的仙甲上不断出现头发丝一样细小的裂痕,每一条裂痕一出现,毒一他们就被打得口吐鲜血向后倒退一步。他们一步一步的倒退着,一步一步的吐着血,等得诸天崩毁大手印消散时。他们身上的甲胄和他们自己购买的贴身内甲已经同时化为一缕烟尘飘散。

    近乎赤身露体的躺在地上,毒一等人就连抬起手来的力气都没有,他们绝望的看着殷血歌,声嘶力竭的尖叫着:“你只是一个地仙,你的仙法,怎么会和金仙相当?”

    缓步走到毒一他们面前。殷血歌歪着脑袋看着毒一等人,轻轻的摇了摇头。

    毒一他们的问题,未来还会有很多人问起,殷血歌没兴趣和他们一句一句的解释。

    “三个选择。”殷血歌竖起了三根手指,目光如水的看着毒一他们。

    “让我猜猜。”毒一惨笑着,他看了看躺在身边的师弟们,咬牙冷笑道:“一个是被你杀死。另外一个,是做你的奴隶。至于第三个选择么,我还真猜不出来。”

    “猜错了。”殷血歌摊开双手,嬉笑着看着毒一:“一个,是投入我门下,成为我血海神教的弟;二个呢,赌咒发誓,以后再也不和我为难;第三个才是,你们死活不愿意和我化解恩怨,那么我只能杀了你们。”

    荒漠上一片死寂。毒一师兄弟们愕然的看着殷血歌,就好像看着一个怪物。

    这样的条件,太宽松,太宽容。除了第一条有点荒唐外,剩下的两条是如此的匪夷所思。让毒一他们脑里一阵的凌乱。只要赌咒发誓,以后再也不和殷血歌为难,就放他们离开?这是哪门的道理?在仙界,哪个占了上风的仙人会有这样的选择?

    “你……”毒一看着殷血歌,却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好好考虑一下,加入我血海神教,靠山雄厚,好处多多啊。”殷血歌不遗余力的开始蛊惑毒一他们。无上圣体无惧毒一他们的毒功,但是毒一毒功的可怕,却是殷血歌亲眼所见。

    刚刚一座石山,一个呼吸的时间,就被融掉了大半,这可是在神煌战场,这座小山的坚硬程度可比仙界的五金精英还要强出许多。这样的毒功一旦蔓延开来,绝对是屠城灭国的利器。

    想想看,第一世家的某些人不肯放过殷血歌,他们势必对殷血歌发动一波又一波的袭击。如果单纯是殷血歌一个人的话,太累了。他需要一些帮手,同样需要一些强力的,有着奇怪能力的,让人防不胜防,一旦招就会死伤惨重的帮手。

    这样算起来,还有人比毒一他们更加合适的么?

    “想想看。”殷血歌沉声笑道:“你们这次不能杀死我,背后指使你们的人,会怎么想,会怎么做?十二个金仙,都无法干掉一个地仙,你们是有意放纵我吧?或者,你们起了异心?”

    “想想看,是投靠我的好处多,还是这么灰溜溜的跑回去?”殷血歌笑看着毒一他们:“你们也不笨吧?区区一个地仙,会让你们身后的人动用十二个金仙联手,可见我的身份,也不简单呢。”

    毒一吧嗒了一下嘴,他向自己的师弟们看了看。

    过了许久,毒一沉声道:“我们欠‘鹰扬大将军’一个人情。他可不是……”

    “那就做掉他。”殷血歌很是残酷的笑着,他冷厉的看着毒一:“你们不仅欠他人情,甚至你们的家眷亲属都被他控制了吧?干掉他,你们也好,我也好。”

    “干掉他,我们就加入那什么血海神教。”毒一目光狂热却又无比冷静的看着殷血歌:“干掉他,我们就是你的人。只要你能,干掉他。”

    殷血歌笑着点了点头,不管那个鹰扬大将军是谁,总而言之,他死定了。

    就算他是大罗金仙,就算他是斩神城的高级将领,殷血歌就算是冒着砍脑袋的风险,也一定要干掉他。

    “好,现在,让我们商量一下。”殷血歌毫不在意的蹲在了毒一的面前,伸手在沙地上写写画画。

    “那个鹰扬大将军姓甚名谁,他家住哪里?有多少护卫?他自身的实力如何?周围的左邻右舍是什么情况?他平日的习惯是什么?他贴身都有一些什么仙器宝贝护身之类,来,都给我说说,只要是你们知道的,都给我说一遍。”

    毒一振奋精神爬了起来,也不顾"chi luo"的身体,就这么蹲在地上,和殷血歌比比划划的交流起来。

    毒一的师弟们神色复杂的看着毒一。

    事情为什么发展到现在的情况?他们是来杀殷血歌的,为什么会变成他们和殷血歌勾结,逆杀鹰扬大将军?

    PS:请大家关注猪头的‘微-博’,里面有猪头最新举办的活动,有兴趣的兄弟姐妹们可以参加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